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你好旧时光 > 楚天阔番外·暮霭沉沉

楚天阔番外·暮霭沉沉

 

偏偏楚天阔,长得像个王子,聪明,懂礼貌,性情温和。站在哪里都那样出挑,出色得没有办法,想泯然众人都不行。

他什么都没有,他什么都有。

楚天阔把视线从窗边收回来,在走廊尽头看见了余周周。

北方小城里,冻人不冻水的三月,名义上已经进入了春天,然而外面冰雪初融寒风刺骨,光秃秃的树枝萧瑟地摇晃,完全没什么好看的。

楚天阔呆站在窗边已经十几分钟了,裤子紧挨着暖气,烤得暖洋洋。他只是想要远离教室,里面满是那种被第一次全市模拟考试的下马威所狠狠压抑着的气氛。

同学们都像行尸走肉一般,饶是一班大把大把的尖子生,也多多少少败在了心理素质这一关。

模拟考。用橡皮泥细细勾勒几个月后的命运分水岭可能的样子,任谁都会有些心慌。而这种心慌的排遣方式之一,就是面对着已经被成功保送了的楚天阔略带羡慕、略带阴阳怪气地说一声:“唉,你多幸福啊。”

楚天阔苦笑,这种话听起来,不知道是该骄傲还是该难过。他的幸福也是自己一手争取的,没碍着任何人。

不过也不会得便宜卖乖。他知道自己现在可以用从未有过的心态和视角来看待这场独木桥战役,归根结底,还是幸运的。

余周周就在这时拿着几张卷子从远处慢慢踱过来,一边走一边皱着眉盯着上面的批改,越走越倾斜,最后直接撞在了窗台上,“哎哟”一声捂着腰蹲了下去。

楚天阔笑出声,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你还好吧?”

她抬起头,目光清澈,只是含着泪。

“还好,只是疼,谢谢你。”

他还没来得及再开口问候,就听到旁边纷乱的脚步声。

“我说你行不行啊,我从大老远就眼见着你越走越歪直接撞上去了,你小脑萎缩吧?”

是林杨,急三火四地跑过来,因为喘息剧烈而微微弯着腰,只是胡乱地朝楚天阔打了个招呼。

点点头而已。林杨曾经和他关系算是不错,只是自从凌翔茜的事情之后,楚天阔已经能够很敏感地体会到他们关系的变化。

林杨自己明确地说过:“这件事情与楚天阔无关,凌翔茜情绪不稳定,单恋楚天阔,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楚天阔没有义务去解决她的心结。至于那天的保送生考试,他就更没有必要为了寻找凌翔茜而放弃考试……”

然而在这些事理分明的陈述结尾,他微微勾起嘴角,带有一点点敌意地说:“楚天阔,我真的没怪你。我和周周、蒋川去找她是应该的,因为我们四个,有感情。”

有感情。

最后一句话含意不明,刺得楚天阔笑容僵硬。他破天荒保持了沉默,也保持了那个尴尬的微笑。

再怎么不端架子,再怎么和蔼可亲,在关键时刻,林杨终究还是显露出了他那不食人间烟火的道德高标准。

让楚天阔最最厌恶却无能为力的样子。

“周周,正好我有点儿事情,想和你聊聊。有空吗?”

他大大方方地说,朝她微笑。余周周有点儿迷惑地抬起头,眨眨眼,答应了。

林杨在一边动动嘴唇,似乎想要问句“什么事儿”,却连自己都觉得这种举动欠妥,所以表情有些别扭。

楚天阔心里笑了一声。

他自己也不知道是解气,还是羡慕。

羡慕林杨那种喜怒形于色的资本,那种直到18岁仍然保持纯良天然的资本。

余周周也看了一眼林杨,眼睛里面带着一点儿笑意,不知道是安抚还是揶揄。

楚天阔心里的笑声蓦然变成了叹息。

果然不是解气,只是羡慕。

他又想起这两个人牵着袖子狂奔出考场的样子,脚步声踢踢踏踏,都踩在了他心里。

林杨一步三回头的傻样惹得余周周“扑哧”笑出声来。

楚天阔却用余光观察着她手里的卷子。

似乎考得并不很好。

他突然很想问,如果高考的时候就此失利,与名校擦肩而过,你会不会无数次地想起某个早晨,为了一个不是很熟悉的女孩子,放弃了选择人生道路的重要机会?

真的不会后悔吗?

余周周这时将卷子平铺展开在窗台上,大大方方地审视,最后叹口气,半真半假地说:“好难啊。”

那种坦然,轻而易举地撞碎了他心里的一角。

“你和陈见夏,高一的时候在咱们班是同桌,还记得吗?”

余周周点头:“当然。”

“她……她和分校的一个学生早恋的事情,你知道吗?”

楚天阔自己也知道这几乎算是没话找话了,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

余周周似乎在猜测他的意图,只是点点头。

“俞老师和她谈了很多次了,没有结果,所以想要我做做工作。我周日的时候请她喝奶茶,谈了一下午,没有一丁点儿成果。”

他说着,就想起陈见夏当时清澈明亮的眼睛。对方如此执拗地盯紧-了他,让他蓦然想起两年多以前烈日炎炎的午后,开学第一天。

仍然是这双眼睛,彼时-羞-怯地望着他道谢,目光躲躲闪闪,远不如现在坚定勇敢。

陈见夏是振华响应“优秀教育资源共享”的号召,从省城以外的各个县城招上来的资优生之一。-羞-怯又敏感的女孩子从偏远的小城镇来到振华寄宿,年纪轻轻独自离家,难免会脆弱些,又遇到了学校里玩世不恭家境优越的二世祖李燃,很自然地把持不住,在对方糖衣炮弹的攻势之下,沦陷了,迷失了,在最最关键的高三时期,执迷不悟。

以上是班主任俞丹对陈见夏早恋情况的概括,然而在那一刻,楚天阔注视着对面这个一向目光闪烁的女孩子眼中从未有过的明亮执着的神采,感到前所未有的迷惑。

甚至比保送生考试中毅然奔出教室的那两个身影还让他迷惑。

“她对我说,和李燃在一起,她的成绩并没有下降;不和李燃在一起,她的成绩也不会有进步。她说自己已经学习到了极限,突破不了了,成绩不能成为拆散他们的借口。”

余周周听着,表情愈加迷惑,却并没有出言打断。

楚天阔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说些什么。

只是继续顺着思路讲下去。

“其实我真的没有想要做俞老师的说客去说服她。你知道,我自己也不是没有……没有喜欢过别人。”

余周周无声地笑了一下。

“我只是想问她,见夏,你付出那么多努力,有机会从家乡到振华来读书,成了你父母的骄傲,让他们不再偏心弟弟。你不觉得……功亏一篑吗?”

楚天阔的语气中没有一丝的规劝和指责,满满的都是单纯的不解。不知道为什么,余周周因为这句直白得有些吓人的话,而变得神色缓和。

甚至仿佛窥视到什么一般,有些善意的温柔浮现在脸上。

“她说,做什么事情都会有后果的,下了决心,就愿赌服输。李燃告诉她,父母对子女和子女对父母的爱都应该是不问理由并且无条件的。她来到振华,这样努力地用‘有出息’来跟天生受宠爱的弟弟争抢任何东西,都是很可笑,也很可悲的。”

似乎说完了,似乎想表达的又不只这些。其实楚天阔只是一时冲动,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叫住余周周讲这些乱七八糟的。

“其实我高一的时候,有一点儿小小的疑问。”余周周笑得狡黠,“你为什么格外关照陈见夏?”

楚天阔刚想摆摆手,解释自己对陈见夏没有不良企图,突然明白对方这个问题背后真正的意思。

楚天阔的优秀体现在情商和智商的每个方面,他惹人羡慕却不招人嫉妒,人缘非常好,但是向来没有和谁过分亲近。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小圈子,楚天阔的圈子有时候大得能容纳所有人,有时候小得只剩下他一个人。

家境平常、容貌平常、个性也不鲜明的陈见夏如何能在高中三年的时间里一直和他保持着接近于真诚的朋友关系,他自己从来没有想过。

“我不知道别人看不看得出来,至少我觉得,你对她的照顾和体谅,有时候真的超出你……超出你平时维护人际关系,保持万人迷所付出的努力程度,”她结束了这句有些复杂的话,挠挠头,又笑得眯起眼,“你能不能诚实地告诉我?”

诚实地。

楚天阔的目光追随着楼下被冷风裹挟,穿越了大半个操场的黑色垃圾袋,沉默了很久。

“可能因为……”

他就停顿在那里。

也许因为她军训晕倒后被他背到医务室,脱鞋子的时候,他发现她的袜子破了个洞。

也许因为期末考试之后大家一起去吃西式烤肉,她第一次拿起刀叉,茫然无措,又努力伪装镇定,小心而虚荣的样子。

也许因为她背着一身的负担,孤军奋战,没有退路。

也许因为,他们同病相怜。

楚天阔实在无法说明,那个小镇女孩身上所有的慌乱局促和小里小气,有多么像他。

他知道,余周周不会信,所有人都不会信。

他更知道,她和他们一旦相信了,就会一起心怀悲悯地看着他,默默地、略带开心地想着,哦,原来如此。

原来楚天阔是这样的一个人。

原来楚天阔曾经那样刻意地把自己培养成从容大气的人,原来楚天阔出色的打圆场和转移视线的能力,都起源于当初回避一些他丝毫不懂得却又害怕因此而被嘲笑的话题,原来楚天阔不是个家境优越的贵公子,原来楚天阔,很穷酸。

“周周,你觉得,我和林杨的区别在哪里?”

余周周冷不丁听到一直沉默的楚天阔开口说话,惊得“啊”了一声,反应过来之后只是一笑,等候他自问自答。

“说得肉麻点儿,”他笑,盯着那四下翻飞格外张扬的垃圾袋,却不看她,“如果命运是一条河……

“区别就是,如果命运是一条河,那么他顺流,我逆流。”

“这个孩子,生在我们家,真的白瞎了。”

楚天阔一直记得这句话。

他的爷爷这样讲,在他小荷才露尖尖角的年纪。半是赞赏,半是惋惜。

那时候的楚天阔只能听到夸奖的那一半,心中有小小的骄傲,直到再长大一些,才听到里面浓浓的辛酸。

父母都不是生得好看的人,也都没有多少文化。父亲当年因为心理素质不过关,高考弃考;母亲初中文凭,端着一张尖酸市井的面孔。

偏偏楚天阔,长得像个王子,聪明,懂礼貌,性情温和。站在哪里都那样出挑,出色得没有办法,想泯然众人都不行。

他什么都没有,他什么都有。

所以爷爷会说,如果是个但凡有点儿背景的人家,就能把他托上天。

但凡。

“文革”之后一蹶不振深受创伤的爷爷,曾经喜欢耍笔杆子,直到后来说话也文绉绉的。

所以他给孙子起名叫楚天阔,而不像他的儿子,叫楚国强。

楚天阔四年级的时候,老人突发心梗,毫无预兆地离世,让他有太多积攒着等待“以后再问”的问题都再也没有了以后。

比如,他的名字为什么叫楚天阔。

“不说这些了。”他有些清醒过来了,赶紧给自己纷乱的思绪刹车。

“你什么都没说。”

余周周无情地指出了这一点。楚天阔不由得抱歉地笑了笑,甚至以为对方下一秒钟就要说“如果没什么事情那我回班自习去了”——他今天的举动的确非常莫名其妙。

余周周却没有走,和他一起站了半天,才不慌不忙地开口。

“你知道吗,其实我很早就看到过你。”

楚天阔有些讶异。他从一开始注意到余周周的与众不同,就是因为对方是他见过的唯一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毫不遮掩地直视他的眼睛看起来没完的女生。

那种审视的目光,难得地没有让他不舒服。

“怎么?”

“应该是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吧,有天翻我上大学的哥哥的报纸杂志,突然间在某一页看到了一幅大广告,一个戴着红领巾的男孩子坐在电脑前,露了大半个侧脸。我忘记广告是哪个电脑品牌了,TCL还是方正、神舟的……反正我只记得那个男孩子长得特别特别好看,比陈桉都……”她突然停住了,像咬了舌-头一样,过了一会儿才继续,“反正特别好看。”

楚天阔没有说话。

“不知道怎么,脑海中就模模糊糊地留下了这么个印象。我刚才站在你旁边侧头看你,突然间想起来这张广告了。虽然长大了,但我确定那一定是你,怪不得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特别熟悉。”

余周周说完,就去看他的反应,没想到对方就像尊石雕,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好像隔了一百年,楚天阔才仿佛下了多大的决心一样,转过身对她说:“我跟你讲个故事,你不可以告诉任何人,可以吗?”

余周周点头:“如果那是个诚实的故事的话。”

诚实的故事?

幸福就是学会毫不愧疚地埋葬真相。

楚天阔再次回过头的时候,黑色垃圾袋已经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楚天阔不喜欢去江边。

暮霭沉沉楚天阔,越是阴天的时候,看到广阔的江面,他就会觉得内心憋闷。

也会被江边耸立的那栋高耸入云的望江宾馆刺痛。

四年级的某个深秋的早上,他小心翼翼地踏入宽阔漂亮的大厅,兜兜转转不好意思问人,好不容易找到电梯,轻轻按了一下按钮,忐忑不安地等待着。

老师说这是个非常好的机会,人家大电脑商要选一个品学兼优又长相出众的孩子去给新的学生品牌电脑“炫亮少年”做代言人——楚天阔并不很清楚代言人究竟是什么,直觉那是非常不错的一个身份。

爸爸骑着车,他紧紧-搂-着父亲的腰,埋首躲避迎面而来刺骨的深秋寒风,甚至想象得出父亲脸上可能会有的龇牙咧嘴眯着眼的表情。

初长成的少年,渐渐懂得了攀比,明白了虚荣和耻辱,一边是沉沉的对父亲的爱,另一边是初具规模的判断力——带给他不屑和抗拒。

不屑于他们的胸无大志得过且过,抗拒他们的贪小便宜鼠目寸光。

然而终究是最亲爱的人,最疼爱自己的人。

刚刚踏入成长轨道的少年,没有人能告诉他究竟要怎样看开。

所以跳下车,告诉父亲:“我自己进去。”

他父亲嘿嘿笑着,因为长年抽烟而被熏得发黑的牙齿悉数露面:“爸爸陪你进去看看!你不知道,做广告是要给钱的,你是小孩,不懂,说不定大头都被你老师拿了。爸爸陪你进去看看,省得他们再糊弄你!”

他几乎感觉到自己额角的青筋在跳。

“爸!”

这声急促的呼喊惹得旁边来来往往的人纷纷看向他们,楚天阔转身就走。

也没有回头看背后父亲的表情。

19层的商务展厅,工作人员正在调试设备,各种显示屏连着蜿蜒的线路在地上盘旋。他小心地一步步避开,四处询问,找到老师给的名片上面那个叫海润的工作人员。

一鞠躬叫“海老师”,把对方逗得大笑起来。

他不懂得这些人在布置什么,也不知道他们都是做什么的,反正是个活动,组织活动的人虽然上班了,可是叫声“老师”总不会错吧?

那个“海老师”亲昵地一把-搂-住他,对旁边的男工作人员笑着说:“怎么样,我找来的孩子,当明天新品发布的形象大使,很不错吧?”

男工作人员哈哈笑着说“长得没我帅嘛”,一边给他胸前口袋插了一朵玫瑰。

暗红色,散发着浅淡的味道。

“明天用的装点花束,多出来几朵,拿着玩吧!”

他拿在手里,用鼻尖轻轻摩挲着,乖巧地说:“谢谢您。”

后来,他最讨厌玫瑰花。

海润忙着指挥现场乱糟糟的布置,只是把他拉到第一排最角落的地方说:“楚天阔是吧?嗯,楚同学你记住了,这样,你坐在这个最靠边的位置,明天这里会放上你的名牌。然后呢,你就穿上自己最好看的衣服,最好是衬衫,精精神神地等着发布会进行到最后一步。到时候主持人会喊你的名字,让你上台和我们的执行副总一起揭开新品牌电脑的红盖头,你呢,就站起来……”

她一边说着一边演示给他看:“转过身,朝观众们挥挥手——记住别慌慌张张地站起身就往台上走哦,太没风度了。那个时候全场是黑的,只有追光灯打在你身上。然后呢,你再上台,和我们的副总握个手,站到展台的右侧,和他一人拉住一个角,慢慢掀起来……”

海润充满活力的微笑让他感到很惬意:“这时候会闪光灯大作,很多记者都会来拍照,你不可以慌,保持微笑找个方向看着就可以了。差不多时间够长了,副总会再跟你握个手,你就下台,就可以啦!”

他乖巧点头,又依照海润的说法自己做了一遍。

“嗯,很不错,小白马王子,真有派头!明天见!”

他被送出门。回头看到那个一身职业装、无比干练风情的大姐姐和美丽展厅中无数如她一样的人,楚天阔突然心里有些痒。

他对自己的名字又多了点儿感悟。

要看得很远,要知道更多,天是高远的,不要做井里的蛤蟆。

忽略那天夜里母亲对酬劳的询问,父母为了“天天明天穿哪件衣服更好看”的争执,楚天阔把头埋进枕头里,心里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兴奋。

明天自己的一个很好的伙伴,学习委员那个小丫头,也会一起去。

是那个娇生惯养的小姑娘自己求老师的,那个年纪也不怎么懂得避讳,只是很纯粹的关注。楚天阔本能地喜欢这个见多识广、养尊处优又深深崇拜着自己的漂亮女孩子,当然,他更喜欢这样一个优越的女孩子缠着自己。

小小少年无伤大雅的虚荣。

他盯着自己房间发霉的那一角——楼上蛮不讲理的人家屡次水漫金山,两家吵翻了天,叉着腰在楼道里对骂,姿态难看得让楚天阔很想撞墙。

他从来没有邀请过任何人来自己家里玩。

门外隐约传来至亲为了自己明天光鲜的一面而策划而争吵的声音,他心里的感恩和鄙视拧成了一股丑陋的绳索,将他缠绕得窒息。

第二天是阴天。

他永远记得自己站在望江宾馆前那一刻瞥向江面时候的场景。

银灰色的大江滚滚东逝,漫天铅灰色的云,分不清天地,看不出是谁映照着谁。

第二次进入望江宾馆,他驾轻就熟,自信了很多,直接就在电梯边找到了等在那里满面笑容的小丫头。

“哇,你今天真帅!”

他抿嘴笑,有点儿-羞-涩。

19层,商务厅里面已经陆陆续续坐满了宾客,后排记者的“长枪短炮”让那个小丫头也咋舌不已。

她独自坐在门口加的一排凳子上,楚天阔走到角落自己的位置坐好,手心有点儿出汗。远远看到海润自信张扬地微笑问候,心里终于稍稍平静了些。

之后很快他就被会议本身吸引了。

开篇就是长达十分钟的宣传片,介绍企业,介绍以往的辉煌,介绍产品,介绍高管……他目不转睛,似乎第一次接触另一个很高很高的世界。

包括主持人好听标准的普通话,不带任何口音,仪态翩翩,比学校老师强太多——更何况他的父母。

副总上台发言,讲桌边摆着一大束鲜花束成的花球。他忽然想起书包里还装着那朵玫瑰。

是不是,整个书包都会自然地染上那股香气?

全场灯光终于暗淡下来,主持人用好听的声音宣布:“下面有请全市优秀学生代表,来自育明小学的楚天阔同学,与我们的何总一同为‘炫亮’学生电脑揭开神秘面纱!”

楚天阔反而不怕了。

他从容地站起身,爷爷所说的那种天生的贵气战胜了恐惧。他直视着幽兰的追光和亮成一片银河的各色闪光灯,招手,笑容淡定,意气风发,有种不属于少年人的大气成熟。

直到缓缓揭开电脑的红盖头,他的笑容都不曾僵硬,仿佛已经演练了多年。

楚天阔似乎在那片闪亮中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发布会结束,剩下的就是自由交流和答记者问阶段。现场轻松了很多,记者跑到前面去拍电脑,下面很多宾客互换名片交谈甚欢。小丫头开心地跑过来,语无伦次地夸奖着他的表现。

他依旧只是抿着嘴笑,这次不再是因为-羞-涩。

“楚天阔,你过来!”

他回过头,海润正站在一堆记者中间大声喊他。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慌张,他走过去,被按到电脑前乖乖坐下。

眼前一个打开的空白文档——楚天阔的学校没有机房,自然也没有电脑课。他也只是在亲戚家才接触过一点儿,玩过几局扫雷和纸牌游戏。

甚至初中之后他才知道,那一刻眼前打开的大片空白,名字叫记事本。

“楚天阔,记者想要拍几张你和咱们新品牌的照片,别紧张,自然地打字就好,不用摆姿势,让他们随意抓角度拍几张就好。”

他怎么可能不紧张?

僵硬地把手放在键盘上,半天也不知道应该按下哪个键。

“输入法切换到智能ABC了,你就打上‘炫亮少年’几个字就行了,我们从背后和侧面拍几张。”一个记者在一旁不耐烦地催促。

被那么多“长枪短炮”对着。

楚天阔忽然很想呼救。

好像子弹即将戳穿他的面皮。他伪装的优越形象。

他缓慢地在键盘上找到根本不按照规律排列的xuan,打出第一个“炫”字,然后不小心碰了某个按键,屏幕上面就被两个硕大的字抢占了空白。

“炫耀”。

周围几个记者开始笑:“这孩子根本不会打字啊,怎么用电脑啊?”

楚天阔感觉耳朵在烧,抬起头,看到海润有点儿尴尬的表情。

后来是怎么结束的,他都不记得了。

也不记得那个塞-给他玫瑰花的年轻工作人员把400元钱塞-到他手里说“这是酬劳,谢谢小同学”的样子。

也不记得那个一定会用电脑的学习委员小丫头脸上复杂的表情。

也不记得海润姐姐笑着拍他的肩膀安慰“其实表现得非常非常好,别往心里去”的美丽姿态。

也不记得爸妈拿到400元钱高兴地摸着他的头说“我们天天就是有出息”的时候那种炫耀的语气。

更不记得很快班里的同学都知道他不会打字并争相询问“楚天阔你家没有电脑”的盛况。

他是个不会打字的小王子。再美丽的展台和追光,也都成了照妖镜。

书包里的玫瑰,早就不经意间被书本碾成了花泥,染得数学书上一片胭脂红。

“是不是觉得我挺变态,七年前的破事儿,一直记到现在?”

余周周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没点头也没摇头。

她看到的楚天阔,固然是电脑前挺拔英俊的少年,然而她不知道,那个故作镇定的表情背后,是被戳穿和嘲笑的无力与惊恐。

他见识了更大的天空,也受到了嘲讽,明白了真相的可怕。

所以当他走出望江宾馆,看到在冷风中被吹皱一张脸的父亲正在等待的时候,心中五味杂陈。

这个世界的有些矛盾,太早就跑来困扰他。

比如父亲一边辛苦地等在冷风中,不进门惹他难堪,关切地问候他“累不累冷不冷”,一边又很急迫地询问“人家给没给钱?”

比如学习委员小丫头喜欢他的优秀雅致,却在看到“炫耀”、看到他的父亲的时候,一脸的惊讶和鄙弃。

比如他自己。

“其实我也不知道今天想和你说什么,说着说着又开始纠缠当年丢脸的小插曲……我明白我很虚伪,活得挺累的。不敢有一点儿差池,不愿意得罪任何人,塑造着一个假模假样的……”他自嘲地笑,却被余周周打断。

“我知道,林杨因为凌翔茜的事情说了一些比较冲的话。他没大脑,你不要往心里去。你和林杨不一样,各有各的资本,各有各的选择,你没有做错什么。”

楚天阔只当她是说些漂亮话,因为这种漂亮话谁也没有他自己说得多。

“哦,是吗?”他笑。

“我知道,你很好奇我和林杨怎么能那么不顾大局,你也很好奇曾经和你很相似的陈见夏怎么就一下子魔怔了、奋不顾身了——但你只是好奇一下,偶尔感慨一下自己的青春没有我们这些人张扬……”

她直视着他的眼睛。

“但是你并不认为自己有任何错误。”

楚天阔不再笑。

“事实上,你也没有错。你跟我说这些,只是好奇,自己努力地为了过得好而付出了很多,内外兼修,但是好像也并不怎么快乐,那么,像我和林杨,我们有没有后悔,是不是比你开心,比你满足——你只是好奇这件事情,对不对?”

长时间沉默之后,楚天阔慢慢开口:“那答案呢?”

余周周笑:“我只能告诉你,如果你做了我们做的事情,你会比现在更难受。”

所以不必再好奇,也不必改变。

每个人都不是一夜间成长为现在这个样子的。

他有他的选择,无关对错。

算计和经营着的青春,也未必不精彩。

余周周离开的时候,告诉他自己见过凌翔茜了,她很好。

“我猜,你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一定很紧张、很疲惫。”

他没有反驳。

他不是不喜欢那个美丽的女孩子。

只是害怕,害怕她发现自己不会打字的那一张脸孔。事情发展成这样,他不是不可惜。只是如余周周所说,其实他并不后悔。

也不遗憾。

走错路的孩子,并非不是好孩子。

那么,一步也没有走错过的孩子,是不是很可怜?

楚天阔决定,再也不去想。

只是闭上眼睛,就会在这个仿若深秋的初春,想起那天早上凝重的江面和无边的灰云。

他忽然念头飘到不相干的地方去了。

明明叫作楚天阔。

偏偏那首诗的前四个字是“暮霭沉沉”。

刹那间懂得了自己的爷爷。

还好,他是后三个字。总有一天,站得足够高,就可以突破小小的天地和格局,望到云层外面去。

他要的是明天。

那些活在今天的人,永远都不会懂。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