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你好旧时光 > 蒋川番外·我们仨

蒋川番外·我们仨

 

他是一个没有骏马没有长矛的骑士,千里迢迢追随着一个任性的公主。

不管这个公主是长发还是短发,爱吃苹果还是沉睡不醒。

也不管她未来会被哪个青蛙或者国王带走,『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

“蒋川喜欢凌翔茜,凌翔茜喜欢林杨。”

话音刚落,路宇宁就恍然大悟地拉长音“哦”了一声:“我说怎么一直觉得他们仨的关系那么奇怪。不过林杨没跟我提起过啊。不闭合三角关系不稳定啊。”

“怎么不稳定,说不定林杨爱的是蒋川呢。”

身边的伙伴给出结论之后,得意地瞄准小便池前那块白色的“向前一小步,文明一大步”告示牌再接再厉。

他们不知道蒋川也在洗手间里。

两个人拉上拉链,说说笑笑地去洗手。蒋川磨蹭了一会儿才提上裤子,一转身,差点儿撞上人。

“哟,蒋川,我正要找你呢。凌翔茜要学文,她刚跟我说起,你知道吗?”

林杨笑嘻嘻的脸出现在视野中,蒋川愣了半晌:“学文?”

“你不知道啊?”林杨一边拉拉链,一边语气随意地说。

蒋川拧开水龙头。

“你都是刚知道,我怎么可能听说。”

不顾林杨错愕的表情,蒋川甩着水珠大步走出洗手间。

这个反应迟钝的二百五。

蒋川不知道他是不是唯一可以喊林杨二百五的人。

别人眼中,林杨是个聪明和气优秀招人疼的完美榜样,从蒋川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开始,周围的家长、老师、同学们,没有一个对此有异议。

包括凌翔茜。

只有蒋川从来不觉得林杨有什么了不起。蒋川眼里,林杨就是一个会面对“向前一小步,文明一大步”这种男厕所必备告示牌很得意很不屑地大叫自己射程足够远的最最普通的猥琐白痴好哥们儿。

即使这个好哥们儿一路遮住蒋川眼前的太阳,他也从来没有妒忌过。

只是那句简简单单的“蒋川喜欢凌翔茜,凌翔茜喜欢林杨”突然间让他有点儿心神不宁。

好像这么多年包裹在嘻嘻哈哈三小无猜的亲密时光之中的秘密,外人随随便便就看破了。

语文老师是班主任,讲课的时候从清华大学跑题到钱锺书,又从钱锺书扯到杨绛,最后提起了一本书:《我们仨》。

当时路宇宁他们几个就鬼鬼地笑,用胳膊肘戳林杨。林杨一到语文课就睡得人事不省,被戳醒之后就一脸大问号地看向蒋川和凌翔茜这一桌的方向,正好中了路宇宁他们的计。

“你看我就说过,你们仨果然是连体婴。赶明儿你也写本书吧,也叫《我们仨》,好好絮叨絮叨你们混乱纠结的关系。”

路宇宁笑得很猖狂,被林杨用语文书迎面打了上去,然后挑着眉笑得非常暧昧:“说什么呢,再纠结能有咱俩纠结吗?”

全班起哄,连班主任都笑得一脸慈祥,无奈地看着自己心爱的两个学生胡闹,“我们仨”的事情就被搁置在了一边。

蒋川忽然听见身边的凌翔茜面色不快地说了声“无聊”。

“你要去学文?”

他趁乱轻轻地问,一页页翻着书,做出漫不经心的样子。

凌翔茜大概没有想到他突然问这个,愣了半天才说:“对啊,咱们班好像只有我要去学文吧。”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

蒋川闷了半天,这句话也说不出口。

“什么时候决定的?”最后只能这样折衷。

“昨天晚上。和我爸妈谈了半天,他们终于决定了。毕竟学文的人少,又要和分校的学生合并一班,所以他们不同意,后来还是被我说服了。”

原来是昨天晚上的事情。蒋川心里舒服了一点儿,偏过头看到凌翔茜正在摩挲着一本名叫《人类群星闪耀时》的书的封面,很珍惜的样子。

“这是什么?”

凌翔茜丝毫没有想要回避蒋川。

“楚天阔借给我的。他听说我要学文,说多看一些这类社科人文的书籍会比较合胃口。茨威格的,我……我很喜欢茨威格。”

蒋川不知道茨威格是谁,也不想知道。

突如其来的愤怒让他终于有勇气冒出那句话:“你要学文,怎么不告诉我呢?林杨比我先知道就算了,连外……外班的都比我先知道,我要是不问,你是不是不打算说了?!”

凌翔茜有点儿讶异地看着他,漂亮的丹凤眼中满是无措。她似乎完全没有想过会面对这样一个问题,半天也没有给出任何解释。

蒋川从来没有埋怨过凌翔茜任何事情。

幼儿园的时候,她天天只缠着林杨玩。

小学时候她一定要和林杨坐一桌,上奥数的时候有不会做的题只问林杨。

初中时候被班里女同学集体孤立的时候,他们俩替她出气,她哭着扑进林杨的怀-里。

蒋川从来没有生过气。

他无条件追随和支持凌翔茜,把林杨气得大叫“蒋川,是不是凌翔茜放个屁都是香的”,然后被凌翔茜抓起扫除用的大扫帚满教室追着打的日子,在蒋川心里,是最好的时光。

可是现在,他也不知道怎么了。

尴尬地沉默了几秒钟之后,凌翔茜咧咧嘴,红着脸说:“对不起。”

她只是道歉。

这次轮到蒋川不知所措了。

也许是每天太过熟悉和亲近了,蒋川自己都没有发现,那个被他哄着捧着的毫无顾忌的小公主,也学会了道歉。

三个人自小形成的与外界隔绝的保护层,似乎再也无法容纳越长越大的他们了。外界的侵蚀让公主学会了低头,也让骑士不再无怨无悔。

直到某天在食堂看到林杨的对面坐着余周周,一脸无赖中夹杂着患得患失。

直到某天在开水间看到凌翔茜和楚天阔并肩涮杯子,小心翼翼的目光中充满了卑微和喜悦。

蒋川突然觉得自己病了,就好像从出生就待在无菌病房的人毫无预兆地被遗弃在化工厂铺天盖地的粉尘中,无力抵抗。

蒋川的手机很久都不再响,不知道多久没有人问候过他大爷了。

“我前两天听你们班主任说,茜茜早恋了?”

蒋川好不容易夹起来的鱼丸应声落回汤锅里,溅起一片汤汤水水。妈妈白了他一眼,赶紧起身去拿餐巾纸。

“她爸妈知道吗?”爸爸在一旁搭腔。

“我也不知道,”妈妈还是保持着以前的习惯,把蒋川当小孩儿,给他抹了抹嘴巴,丝毫不介意他厌烦地转头躲避,“即使人家不知道,我也不可能去通风报信,多招人烦啊。何况你也不是不知道,茜茜她爸妈关系不好,还有她妈那性格和那病,我还提醒什么,干吗做那讨厌事儿啊。”

蒋川爸爸愣了半晌:“倒也是。不过连川川班主任都知道了,估计文科班班主任早就通报过她家长了。这个年纪,小孩有点儿其他想法,倒也难免。”

“你别说,我刚一听说茜茜早恋的事情的时候,第一个反应,还以为是和杨杨呢。”

蒋川爸爸的反应更激烈:“啊?不是和杨杨啊?”

蒋川烦躁地放下碗:“我吃饱了。”

即使关上门,也挡不住背后爸爸妈妈笑意盈盈的那句:“川川啊,你记不记得小时候你们仨老在一起玩,大人说给杨杨和茜茜定娃娃亲,你还哭着闹着不同意来着?”

蒋川靠着门,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白天在学校里,他跑去化学办公室找老师,不小心撞上了失魂落魄的凌翔茜,对方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只是低头匆匆地向前走,扔下一句语气发虚的“不好意思,让一下”。

那是蒋川从来没有见过的凌翔茜,落寞,狼狈,没有一丝骄傲。

他宁肯这个女孩子仍然在电话里跋扈张扬地问他:“蒋川,你可不可以不要总像个吸不干净鼻涕的小孩?可不可以?我听着很烦。”

他跑去找林杨,没想到林杨也是坐在窗台上半死不活的样子,抬起头问他:“蒋川,你初中有段时间神神道道地说什么执着、业障的——我一直想问你,执着有错吗?

这个世界告诉凌翔茜,世界上没有权贵公主只有无产阶级;这个世界告诉林杨,任你优秀完美得天独厚也必然会有全力以赴也得不到的东西。

这个世界告诉蒋川,无论你多么努力地追逐,你们终究会迷失走散。

小时候蒋川最害怕的一件事情,就是凌翔茜和林杨如大人说的一样去结婚了——在孩子眼中分辨不出来什么是玩笑,对于这件事情,蒋川一直是顶认真的。

于是很多年之后大人们聚在一起聊起那个时候,还会笑着回忆起蒋川鼻涕一把泪一把地抱着凌翔茜大声喊“不许结婚”的样子。

当时林杨大方地做出一副哥哥应有的样子,安慰他说:“放心,以后咱们仨结婚,三个人一起过日子!”

然后他们丝毫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笑得山河变色。

蒋川现在想起来就会觉得心酸。他个子小小,淹没在拥挤的教室中,白炽灯管下,老师的嘴一张一合,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他开始深深地埋怨自己。

如果当初他同意他们俩结婚,现在会不会好一点儿?

至少这样,他们都是快乐的,他也可以常常去串门,三个人仍然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后来,林杨和余周周一同问他,究竟是怎么找到凌翔茜的。

北城不大,另外两个笨蛋转到头晕也寻不到的人,蒋川随随便便就找到了。

“就是小时候常去的几个地方,挨个儿找一遍就知道了。反正都在一个区域。”

“你怎么知道她会去省政府幼儿园?”

蒋川托腮想了很久,才慢吞吞地回答:“可能是因为,我觉得她会和我一样,都觉得还是小时候比较好吧。”

抬头看到余周周若有所思的神情。

以及林杨大力揽住余周周的肩膀,带着可疑的-脸-红大声说“我觉得还是现在好”的傻样。

果然,兜兜转转,还是这个二百五最幸福。

蒋川仍然记得那天,他挂了下林杨的电话,用最快的速度冲出教室的那一刻,内心笃定的感觉。

好像许多许多年懵懵懂懂的心事,此刻终于清晰透彻、纤毫毕现。

他仍然记得他从背后为蹲在地上掉眼泪的凌翔茜披上羽绒服,对方呆呆痴痴地望着他,然后猛地扑进他怀-里的那个瞬间。

蒋川知道自己还是太矮了。可是不妨碍拥抱。

“我,我……”凌翔茜哭得哽咽,话都说不完整。

“什么都不用说,我都相信你。”

一直相信你,你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女孩子。

“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我们在家属区的大院里面一起骑小三轮车比赛?那时候每次都是你召集大家。”

凌翔茜笑起来,鼻头仍然红红的。

“当然记得,可我是女孩子,骑得本来就慢,还不服输。每次喊完“预备跑”,立刻就被你们大家甩在后面。”

“嗯,然后特别无赖地把车往路中间一横,扯着脖子喊,真没劲,你们真幼稚!”

蒋川捏着鼻子学凌翔茜儿时尖尖的嗓音,被她一拳敲在脑门上。

“林杨每次都跳着脚骂我要无赖,大家也都说我耍赖,只有你站在我这边。”

“是啊,”蒋川苦笑,“就我不要脸……”

他们并肩坐在师大附小的楼顶。当年那么大的操场,现在看起来,就像儿童游乐园,穷酸得很。

远处烟雾迷蒙中的冬阳缓缓沉入钢筋水泥的森林。

“我爸爸妈妈……我猜你也知道。”

“嗯。”

“估计接下来会很难熬,可是我不害怕了。”

“我知道。”

“说我逃避也好、懦夫也好,总之,剩下半年,我不想在学校念了。”

“好。”

“作弊的事情,我也不想解释和澄清了。”

“嗯。”

“我会在高考中考个好成绩让他们看看。”

“肯定没问题。”

凌翔茜偏过脸:“蒋川,你是真的还是假的?”

他没有问她究竟指什么,只是笑:“真的。”

真的,即使被她拧着胳膊大喊:“蒋川你大爷的!”

他是一个没有骏马没有长矛的骑士,千里迢迢追随着一个任性的公主。

不管这个公主是长发还是短发,爱吃苹果还是沉睡不醒。

也不管她未来会被哪个青蛙或者国王带走,“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

未来太变幻莫测,蒋川不是林杨,他从来都不会雄心勃勃地眺望。

只要此刻,他们还在一起,每一个今天都在一起。

那么,明天就不会分开太远。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