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历史书籍 > 你一定爱读的极简中国史 > 第二十九章 五代的混乱

第二十九章 五代的混乱

五代时的国,原不过唐朝藩镇的变形。这许多武人,虽然据土自专,其实并无经营天下的大志,不过骄奢-yin-佚而已。所以除中原之地,战争较烈外,其余列国之间,兵事颇少。

本族纷争不已,必然要引起外患,这是最可痛心的事。当唐之末年,梁之形势,本已独强,所以能篡唐而自立。然而梁太祖死后,末帝懦弱;而晋则李克用死后,子存勖继立,年少勇于攻战。于是形势骤变。河北三镇和义武,都入于晋。梁人屡次攻战,都不得利,只得决河以自守。李存勖(xù)自称皇帝,建国号为唐。是为后唐庄宗。九二三年,庄宗破梁兵于郓(yùn)州。注467乘梁重兵都在河外,进兵直袭大梁。末帝自杀。梁亡,后唐迁都洛阳。

后唐庄宗,本是个骄-yin-的异族。虽然略有犷悍之气,却并不懂得什么叫政治的。所以灭梁之后,立刻骄侈起来。宠信伶人宦官,政治大坏。九二五年,命宰相郭崇韬,傅其幼子魏王继岌伐蜀。把前蜀灭掉。而皇后刘氏,听信宦官的话,自为教与继岌,令其把郭崇韬杀掉。于是中外震骇,讹言四起。魏博的兵,乘机据邺都作乱。庄宗命李克用的养子李嗣源去打他。嗣源手下的兵也变了,劫嗣源以入于邺。嗣源以计诳叛人得出。又听其女婿石敬瑭的话,回兵造反。庄宗为伶人所弑。嗣源即位,是为明宗。明宗在五代诸君中,要算比较安静的。在位八年,以九三三年死。养子从厚立,是为闵帝。时明宗养子从珂镇凤翔,石敬瑭镇河东,闵帝想把他俩调动,从珂便举兵反。闵帝派出去的兵,都倒戈投降。闵帝出奔,被杀。从珂立,是为废帝。又要调动石敬瑭。敬瑭又造反。就把契丹的兵引进来了。

废帝鉴于闵帝的兵的倒戈,所以豫储着一个不倒戈的将,那便是张敬达。于是发兵,把晋阳困起来。石敬瑭急了,乃以割让燕、云十六州为条件,注468求救于契丹。刘知远劝他:“契丹只须饵以金帛,便肯入援,不必要这么优厚的条件。”而石敬瑭急何能择,不听。于是契丹太宗,发大兵入援,打破张敬达的兵,挟着石敬瑭南下。废帝自焚死。敬瑭受册于契丹,国号为晋,是为晋高祖。称臣于契丹。沙陀虽是异族,业已归化中国。他自己并无根据地,迟早要同化于中国的。李克用等,虽是异族的酋长,一方面亦可算作中国的军人。梁、唐的兴亡,也可算是中国军人的自相陵捽(zuó),其性质还不十分严重。至于契丹,则系以另一国家的资格侵入的,其性质,就非沙陀之比了。以地理形势论:中国的北部,本该守阴山和黄河。注469守现在的长城,已非上策。自燕、云割后,不但宣、大全失,山西方面,只有雁门内险可守;河北方面,则举居庸等险而弃之,遂至专恃塘滦之类,以限戎马。宋朝所以不敢和契丹开衅,最大的原因,实缘河北方面,地利全失之故。燕、云不能恢复,女真之祸,自然接踵而来了。所以十六州的割弃,实在是中国最大的创伤。然而外有强敌,而内争不已,其势必至于此而后止。

晋高祖的称臣于辽,臣下心多不服。高祖知国力不足与辽敌;唱高调的人,平时唱着高调,临事未必肯负责任;甚且有口唱高调,实怀通敌之心的。注470所以始终不肯上当。对辽总是小心翼翼,不失臣礼。九四二年,高祖死了。兄子重贵立,是为出帝。听信侍卫景延广的话,罢对辽称臣之礼。辽人来诘问,景延广又把话得罪他。两国的兵端遂启。国与国的竞争,不但在兵力,而亦在纲纪。纲纪整饬,即使兵力不足,总还可以支持。纲纪荡然,那就无从说起了。晋辽启衅之后,辽兵连年入寇,晋兵从事防御,胜负亦还相当。然而国力疲敝,调兵运饷,弄得骚然不宁,本已有岌岌可危之势。加以假借外力,晋祖既开其端,安能禁人之效尤。于是有替契丹力战的赵延寿,又有举兵以降敌的杜重威。九四六年,辽人遂入大梁,执出帝而去。明年,辽太宗入大梁。

辽太宗是个粗才,不懂得治理中国的。——假使这时,来的是太祖,汴梁的能否恢复,就成为问题了。——于是遣打草谷军,四出钞掠。注471又遣使诸道,搜括财帛。多用其子弟亲信为刺史。一班汉--奸-,因而依附着他,扰害平民,弄得群盗四起。太宗无可如何,反说:“我不料中国人难治如此。”乃弃大梁北归。行至滦城而死。注472刘知远先已自立于太原,及是,发兵入大梁,是为后汉高祖。

后汉高祖,也是沙陀人,入汴后两年而死。子隐帝立。三年而为郭威所篡,中原之地,自后唐入据以来,至此始复脱沙陀的羁轭(è),而戴汉人为主。汉高祖之弟旻(mín),称帝于太原,称侄于辽,受其封册,是为北汉。注473

后周高祖篡汉后,三年而殂(cú)。养子世宗立。世宗性英武,即位之初,北汉乘丧,合辽兵来伐,世宗自将,大败之于高平。注474当时天子的卫兵,实即唐朝藩镇之兵的变相,自唐中叶以后,地擅于将,将擅于兵,已成习惯。小不如意;或有野心之家,饵以重利,便可杀其将而另戴一人,此时的藩镇,看似生杀自由,实则不胜其苦。五代时的君主,所以事势一有动摇,立刻势成孤立,亦由于此。而且累朝不加简阅,全是老弱充数,所以卖主则有余,御敌则不足,这要算是五代时最根本的大患了。世宗自高平回来,深知其弊。于是大加裁汰,又命诸州招募壮勇,送至阙下。择其尤者,为殿前诸军。又裁冗费,修政事,于是国富兵强。这时候,南唐、后蜀,都想勾结契丹,以图中原。世宗乃先出兵伐后蜀,取其阶、成、秦三州。注475次伐南唐,尽取江北之地,南唐称臣奉贡。九五九年,世宗遂自将伐辽。时值辽穆宗在位,沉湎于酒,国势中衰。世宗恢复瀛、莫、易三州,直趋幽州,恢复亦在旦夕。惜乎天不假年,世宗因患病回军,不久就死了。子恭帝立,还只七岁。当时兵力,最强的是殿前军,而赵匡胤是殿前军的都点检。当主少国疑之日,自不免有人生心,于是讹言契丹入寇,匡胤带兵去防他。至陈桥驿,注476兵变,拥匡胤回汴京,废恭帝而自立,是为宋太祖。当时偏方诸国,本都微弱不振;而中原经周世宗的整顿,业已富强,加以宋太祖的英明,因而用之,而统一的机运就到了。

 

 

【注释】

注467 今山东东平县。

注468 幽州,今河北北平县。蓟州,今河北蓟县。瀛州,今河北河间县。莫州,今河北肃宁县。涿州,今河北涿县。檀州,今河北密云县。顺州,今河北顺义县。新州,今河北涿鹿县。妫州,今河北怀来县。儒州,今河北延庆县。武州,今河北宣化县。云州,今山西大同县。应州,今山西应县。寰州,今山西马邑县。朔州,今山西朔县。蔚州,今河北蔚县。

注469 河套北岸。

注470 如安重荣是。可看《五代史》本传。

注471 契丹军行不赍粮草,但遣打草谷军出而钞掠,见《辽史·兵志》。此时已入中国,仍用行军时之法。

注472 今河北滦城县。

注473 《五代史》称东汉。

注474 今山西高平县。

注475 阶州,今甘肃天水县。成州,今甘肃成县。秦州,今甘肃秦安县。

注476 在今河南开封县东。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