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潘神的迷宫小说 > The Forest and the Fairy第一章 森林与精灵

The Forest and the Fairy第一章 森林与精灵

西班牙的北部曾经有一片非常古老的森林,古老到能够讲述人类早已遗忘的久远故事。森林里的树木深深扎根在苔藓覆盖的土壤里,树根连着死人的骨头,树枝伸向遥远的星星。

三辆黑色汽车沿着土路驶过林中的羊齿蕨和苔藓,林间的树叶低声呜咽,哀叹说:“失去的东西太多太多。”

“可它们都能失而复得。”树木紧接着轻声补充道。

那是1944年,三辆黑色汽车中的一辆坐了个小女孩,旁边坐着她怀孕的母亲。女孩听不懂树木在说些什么。她叫奥菲利娅,虽然只有十三岁,但已经对失去的痛苦了如指掌:她父亲一年前去世了,奥菲利娅非常想他,有时甚至觉得自己的心变成了一个空荡荡的盒子,除了她的痛苦引发的回声,盒子里什么都没有。她常常好奇自己的母亲是不是也有同样的感觉,却无法从她苍白的脸上找到任何答案。

“像雪一样白,像血一样红,像煤一样黑。”奥菲利娅的父亲看着她母亲的时候,经常这样说,他的声音很温柔,“你看起来非常像她,奥菲利娅。”现在这一幕也消失了。

为了让母女俩跟那个男人见面,汽车已经行驶了好几个小时,离奥菲利娅熟悉的一切越来越远,越来越深入这片永无止境的森林。“那个男人”是奥菲利娅的母亲为女儿选择的继父,奥菲利娅叫他“狼”,不愿提起他,可此刻连森林里的树木都在发出狼嚎般的低沉呼啸,让她不得不想到他的名字。

奥菲利娅能从家里带走的东西只有她的书,现在她的膝盖上就摆了一本。她的手指紧抓着它,抚摸着它的封面。打开这本书的时候,白得耀眼的书页仿佛能够驱赶充斥整个森林的暗影,纸上的词句给予她庇护和安慰,一串串的字母像极了雪中的脚印,书中那个白雪皑皑的广阔世界不曾被痛苦玷污,没有被黑暗的记忆伤害,只有让人舍不得放手的甜蜜。

“你为什么要带着这些书,奥菲利娅?我们可是要到乡下去!”旅途的颠簸让她母亲的脸色更加苍白,当然,让她不适的还有肚里的孩子。她从奥菲利娅手中夺过书,所有宽慰的话语都停在了嘴边。

“你已经长大了,不适合再读童话故事,奥菲利娅!你应该多看看这个世界了!”

她母亲的声音像一口破钟那样嘶哑,奥菲利娅不记得父亲在世的时候母亲曾经发出过这样的声音。

“噢,我们要迟到了!”母亲叹息道,举起手帕按住嘴唇,“他会生气的。”

他……

听到母亲呻吟起来,奥菲利娅连忙靠向前排座位,抓住司机的肩膀。

“停车!”她喊道,“停车!你没看见吗?我妈妈不舒服。”

司机咕哝了一声,关掉发动机。一群“狼”——奥菲利娅这样称呼陪同他们的士兵,他们都是吃人的狼。她母亲说,童话故事和这个世界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但奥菲利娅心里清楚,她是通过童话故事了解现实世界中的一切的。

奥菲利娅爬出车外,她母亲跌跌撞撞地走到路边,吐在羊齿蕨上,它们在林木间密集地生长,羽毛形状的叶子连成一片汪洋,灰色的茎干犹如蛰居地下世界的生物伸出地面的手臂。

另外两辆车也停了下来,车门敞开,跳下一群穿灰制服的士兵,奥菲利娅感觉到那些树木不喜欢这些士兵。指挥官赛拉诺过来察看她母亲的情况。他是个魁梧的男人,讲话时嗓门很大,把自己的制服当作演出的戏服来穿。她母亲哑着嗓子向赛拉诺讨水喝,奥菲利娅趁机顺着土路向前走了一小段。

“水,”树木喁喁低语,“泥土,太阳。”

羊齿蕨的叶子像绿色的手指一样刷过奥菲利娅的衣服,她突然踩到一块石头,就低头看了过去:石头是灰色的,像是士兵的制服,恰好摆在路中间,仿佛是有人经过时掉在那里的。身后又传来她母亲的呕吐声,为什么即将把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女人都会觉得恶心呢?

奥菲利娅弯下腰,握住那块石头,光阴给它裹上了一层苔藓,奥菲利娅把这层苔藓擦掉,发现石头的表面平坦光滑,上面刻着一只眼睛。

一只人类的眼睛。

奥菲利娅环顾四周。

她只看到三根残破的石柱,几乎隐没在高大的羊齿蕨丛中,灰色的柱身雕刻着奇异的同心图案,中间那根柱子刻了一张人脸,饱经岁月侵蚀,凝视着森林深处。仿佛受到无法抗拒的蛊惑,奥菲利娅离开大路,走向石柱,没走几步鞋子就被露水打湿了,野蓟钩住了她的衣摆,可她全然不顾。

石头人脸少了一只眼睛,就好像拼图缺了一块,等待别人帮它补齐。

奥菲利娅握紧了那块刻着人眼的灰石头,走上前去。

石头面孔的鼻子下方深深地刻了许多直线,组成一只张开的嘴巴,里面的牙齿残缺不全。突然,奥菲利娅跌跌撞撞地向后退去,因为这两排牙齿中间冒出了一个长着翅膀的小东西,它瘦得像一根枯枝,细长的触须颤动着指向她,昆虫般的腿正从石头面孔的嘴巴里爬出来,从头到脚比奥菲利娅的巴掌还要大,它急急忙忙地爬到柱子顶端,抬起两条纤弱的前肢向她示意。奥菲利娅被它的动作逗笑了,她意识到自己很久都没有笑过了,嘴唇早已不再习惯。

“你是谁?”她低声问。

小东西再次挥舞前肢,发出有节奏的咔嗒声。它也许是一只蟋蟀,可蟋蟀看起来是这样的吗?还是说它是一只蜻蜓?奥菲利娅并不确定。她在城市长大,城墙是用既没有眼睛也没有面孔的石头建造的,上面更不会有张开的嘴巴。

“奥菲利娅!”

小东西一下子展开了翅膀,奥菲利娅的目光追随着它,看着它飞走了。她母亲就站在离她几步之遥的路面上,旁边站着赛拉诺指挥官。

“瞧瞧你的鞋!”母亲责备道,语气柔和而无奈,带着她现在已经习以为常的听天由命的意味。

奥菲利娅低下头,发现自己湿乎乎的鞋子上沾满了泥巴,但她还是抑制不住地弯起嘴角,笑了出来。

“我想我看到了一个精灵!”她说。没错,那个小生物就是精灵,奥菲利娅十分肯定。

在 线阅DU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