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潘神的迷宫小说 > Sister and Brother第三十六章 姐姐和弟弟

Sister and Brother第三十六章 姐姐和弟弟

维达尔走进饭厅时,所有的眼睛都看向了他。荣耀已经一去不复返。他们不久之前还在这里庆祝过树林包围战的胜利。维达尔觉得自己脸颊上的绷带像个耻辱的记号,而且是奇耻大辱……竟然被菜刀割开了脸。

赛拉诺精神萎靡地坐在炉火旁的椅子上,魁梧的身体仿佛缩小了一圈。

“加西斯呢?”

赛拉诺摇了摇头。维达尔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

“那里有多少人?”

“至少有五十人。只有加西亚和我逃了回来。其他人全都死了。”赛拉诺几乎不敢看他。

“我们的哨站也没有回应。”方才向维达尔报告坏消息的那个士兵说。维达尔仍然记不起他的名字。

“我们还剩下多少人?”

“二十。也许更少。”

维达尔把手伸进衣袋里摸索怀表,这才想起自己把它忘在了桌子上。他突然很想知道,当年他父亲快要死的时候,这块怀表的嘀嗒声是不是变得比以往还要响亮。意识到自己竟然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他试图用一个微笑自我解嘲,但他也痛苦地认识到,之所以会这样想,说明现在的情况到了多么糟糕的地步。

如果他抓不回默西迪丝,那就杀了那个女孩。

奥菲利娅仍然站在维达尔的房间里,抱着她的弟弟。他是那么幼小、那么温暖,戴着他们的母亲为他做的白色婴儿帽,他的脸庞显得更加稚嫩新鲜,他抬起明亮的眼睛,充满依赖地看着她。

姐姐。弟弟。

奥菲利娅以前从来没做过姐姐,她更熟悉扮演女儿的角色,还是个会跑进树林、弄坏新衣服的任性女孩,而且她依然不确定自己左肩上的那个月亮形状的标记是什么意思。

姐姐。这个称呼改变了一切。

“我们要走了,”她低声对着弟弟的耳朵说,“一起走。别害怕。”

她弟弟发出胆怯的呜咽声。这对我来说是件新鲜事儿,奥菲利娅相信这就是他的意思,请保护我,姐姐。

“你绝对不会有事的。”她紧紧地把他搂在怀里。

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承诺。

当她抱着他朝门口走去的时候,突然听到楼梯上传来他父亲的声音。噢,她为什么不早点离开呢?

“如果其他人回来了,让他们立即找我报告。”“狼”的声音越来越近。

奥菲利娅躲在门后。不要哭,弟弟!她默默地乞求,不要出卖我们!尽管她此前求弟弟不要伤害他们的母亲时,他并没有听她的话。

“发电报求援,”她听到“狼”说,“马上。”

他回到房间里。屏住呼吸,奥菲利娅。

“狼”走到桌子旁边,拿起放在酒杯旁边的怀表放进口袋,然后伸手去端酒杯。趁着“狼”转过身去喝白兰地的工夫,奥菲利娅从门后溜了出来。弟弟安静地睡在她的怀里,他对她的信任让她觉得自己很走运,但她的幸运并不持久。奥菲利娅刚刚走到敞开的门口,一声爆炸的巨响从院子里传来,火光撕裂了黑夜的斗篷,鲜红和惨白的光芒照亮了四周的墙壁。“狼”应声转身,蓦然发现她站在门口,像一只被猎人盯上的鹿那样呆若木鸡,怀里抱着他的儿子。

“放下他!”他的声音像刀、像锤子、像子弹。

奥菲利娅勇敢地与“狼”对视,摇了摇头。这是她所能做的一切。

“狼”朝她这边迈了一步,但他的脚步摇摇晃晃,几乎站立不稳。奥菲利娅祈求费雷罗医生保护她免遭凶手袭击。

然后她转身就跑。

维达尔跟了上去,但他连走到门口的力气都没有,脑袋昏昏沉沉。这是怎么了?但他没去怀疑那杯白兰地,他过于自大,想不到一个孩子会给他投毒。不,一定是另外那个女巫给他带来的伤害造成的。他也会把她找出来杀掉,但首先要杀的是那个女孩。那一天,女孩从车上下来的时候,他就知道她会带来厄运。她的眼睛如同森林一样幽深,也像森林那样沉默无言。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扭断她的脖子。

当维达尔跌跌撞撞地离开他的房间时,她仍然在楼梯上,但他几乎无法拔枪。当他终于能举起枪来瞄准时,那个卑鄙的女孩已经出门了。他走下楼梯来到外面,看到她的身影消失在树林中。她为什么要带走他的儿子?她要把他交给叛乱分子,为自己的母亲报仇吗?

不。因为叛乱分子们全都冲进了磨坊。卡车和帐篷在燃烧,到处都是烟雾和火焰,男人们正在战斗,在夜幕和红色火光的映衬下,他们的轮廓像纯黑色的剪影。维达尔应该杀了那个女孩的。还有默西迪丝。因为她履行了自己对奥菲利娅的承诺,带着她弟弟佩德罗和他的手下一起来找她,但当她和佩德罗来到女孩的房间时,里面没有人,默西迪丝呼喊着奥菲利娅的名字,也无人回应,他们发现了她那件淡绿色的外套——以及用白色粉笔画在地板上的一扇门的轮廓。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