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蒲公英王朝:七王之战 > 第十一章 内务总管

第十一章 内务总管

蟠城

义正武治三年十一月

戈岚·匹拉常想,内务总管不过就是门面光鲜一点的管家。从前各国尚且分立初期,内务总管还要负责城防,也被视为贵族。但如今,他的职责不过是为玛碧德雷皇帝调停后宫纷争,督管奴仆,管理宫廷账务(但这可是很大一笔账),以及给皇帝做玩伴。

匹拉的职位继承自他父亲。父亲曾效力于玛碧德雷皇帝的父亲德赞王。匹拉在如意岛上乍国旧都奇霏城的旧皇宫中长大,和雷扬小王子是少时玩伴。两人常常偷窥年轻妃子的闺房,总是因此挨骂。

每次被逮时,匹拉总坚持说是自己出的主意,是自己带坏了王子。于是挨打的也总是他。

“你真勇敢。”雷扬说,“确是我的挚友。”

“雷,”他忍着打板子的痛楚说道,“我永远都是你的朋友。不过,下次你动静稍微小点好吗?”

雷扬登基做了乍国国君后,二人友谊并未淡漠。它经历了多年征战的考验。雷扬因为止步不前而低落沮丧,或因为他国侮辱而怒火中烧时,匹拉便会劝慰他。雷扬征服六国成为玛碧德雷皇帝后,多了许多高傲自大的古怪习惯。可就连此时,二人的友情也并未受影响。皇帝小指一动,诸位大臣将军便会颤-抖,但在政务厅之外,在起居区域,他只是雷扬,是匹拉的总角之交。

可他们的友情,终没挺住。是因为玛盈夫人。

玛盈来自阿慕国,是一位拒绝投降乍国的公爵家的千金。她作为俘虏被带回玛碧德雷皇帝的新都蟠城,做了御膳房的侍女。

匹拉对宫内女-子从未过多注意。这也是他保住差事的维生之道。若是不能抵御皇帝那诸多妻妾奴仆的美貌,这内务总管便也做不长久。

匹拉遵父母之命娶了一个乍国女-子。二人相敬如宾,但很少相伴,因为匹拉几乎一直都在雷扬身边。这女-子没有生育,但匹拉并不在意。他觉得内务总管的活并不好干,并无意将这一职位传给后代。很久以前,匹拉便学会了压抑自己作为男人的冲动。

但玛盈唤醒了他内心的某样东西。是因为她虽从贵族千金一落千丈沦为奴隶,却从不哀叹命运?还是因为她从未把自己当作奴隶看待,总是扬着头,目光毫不躲闪?又或是因为她能从日常琐事中寻找快乐,教御膳房的其他侍女以龙头滴水为乐,映着烹菜巨炉的火光在墙上玩手影戏?他说不清。但他知道,自己爱上了她。

两人开始闲谈。他觉得她是唯一一个真正理解他的人,只有她不把他等同于他的官职,她知道他有时写诗,咏叹春日冰雪融化,夏夜星移斗转,描述人群中的孤寂,抒发金银环绕却无真情实意的内心空虚。

“我不过是个门面光鲜的奴隶。”他一面对她说着,一面意识到事实如此,“我们二人皆非自由身。”

与她共度的时光终于让他懂得了亲近的真正意义。他原以为自己与雷扬亲近,但二人终究地位有别,而真正的亲近必须身份平等。

一晚,玛碧德雷皇帝为诸位将军设宴。匹拉耐心等待宴会结束,意欲趁皇帝陛下心情好时求个恩典。他想请求雷,他的老友,他的儿时玩伴,废除玛盈的奴隶身份,并将她赐给匹拉。

那晚,玛盈端上剑鱼排。她经过皇帝桌前,菜盘高举。皇帝恰好无聊,偏偏那一刻抬起头寻找消遣。他看到了玛盈的细腰,看到了玛盈一头浅褐色的秀发,看到了一样长久以来都属于他的东西,但他一直无暇享用。

当晚他将玛盈召来侍寝,她随即成为玛盈夫人,跻身玛碧德雷皇帝后宫三千佳丽。因玛碧德雷皇帝喜新厌旧,所以一直未曾选定皇后。

那一晚,匹拉的心死了。

尽管玛盈的境遇是所有其他女奴梦寐以求的,但匹拉翌日清晨前来唤醒皇帝时,看到玛盈脸上满是惊恐,而非喜悦。她躲避着匹拉的目光。匹拉小心翼翼地用平静的语气讲话。他在梦中已无数次向她告别。

玛盈夫人有了身孕,诸位侍臣奴仆都衷心祝贺她。皇妃有了龙种,在后宫的位子便坐稳了。

但她对大家的祝愿并未回应。随着肚子一天天隆起,她也变得愈加孤僻。

玛盈诞下一个男孩,尽管孩子早产了两月,但仍然健康活泼,体重也和足月的孩子并无差别。心生疑虑的御医支走奴仆奶妈,对疲惫不堪的玛盈夫人盘问了一个小时。他终于问出真相,便急忙去找匹拉。

匹拉已无数次重温那日景象。他本有可能救下自己的儿子吗?他本有可能救下玛盈吗?他本有可能用金银珠宝堵住御医之口吗?他本有可能跪在皇帝脚下祈求宽恕吗?他是否懦弱到连全世界唯一珍爱的人也无法保护?他想象着自己抛下一切,带着玛盈乘小渔船远走高飞,驶向未知的港口,提心吊胆地度过余生——可她至少会还活着,还活着。

但所有可能性都是同一个结局:他全家被处死,父母,发妻,叔伯姑姨。欺君之罪是血脉相承的,一人欺君,则灭满门。

他想不出如何才能避免悲剧,但他仍然深陷自责。

他向玛碧德雷皇帝转达了御医的话。

“孩子的父亲是谁?”皇帝震怒。

“她不肯说。”匹拉的声音中充满绝望。

他本想和雷扬解释,自己是在雷扬想占有她之前便认识她的,他们其实并未欺骗皇帝。但他是内务总管,他很清楚宫中规矩。女奴都归皇帝所有,哪怕他从未碰过她,哪怕他叫不出她的名字,记不住她的模样。他们的确犯了欺君之罪,从他不再将她视为皇帝的财产那一刻起,他们便犯了罪。

于是,那孩子当着玛盈夫人的面被掐死了,他只是站在一旁静静看着,一言不发。皇家侍卫掐死了玛盈夫人,他也只是站在一旁静静看着,一言不发。他负责处理尸体,他的双手触碰到她冰冷的皮肤时,他强忍着没有流露任何表情。

但他发了誓:他要为她复仇,推翻乍国统治。他要当真欺一次君,叛一次国,搅它个天翻地覆。

“总管大人,他们一直前来报告起义军情,扰得我不得安宁。我如何是好?”

“皇帝陛下,起义军不过是些流寇山贼、乌合之众,不值得费心。您不必扰乱心神屈尊操劳,可以下令宣布,谁再敢用这等小事来烦扰您,一律处死。便让摄政王大人替您代劳吧。”

“你真是我唯一的挚友,总管大人,总是替我着想。”

“陛下过奖了。咱们今天做点什么呢?去皇家奇兽园和水族馆看看如何?您可以赏玩新生的小独角鲸。或者,您愿意过目一下法沙新送来的童女吗?”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