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清醒思考的艺术 > 自序

自序

一切都始于2004年秋天的一个夜晚。那天,我接受出版商胡贝特·布尔达的邀请,前往慕尼黑,去参加“一场知识分子的自由交流”。之前我从未感觉自己是“知识分子”(我读过企业管理学,成了企业家——似乎是知识分子的反面),但我出版了两部长篇小说,这显然足够了。
桌旁坐着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他当时还是个不知名的喜好哲学的华尔街商人。我被作为英语和苏格兰启蒙运动的专家介绍给他——说我尤其精通大卫·休谟。很显然,他们是把我与谁搞混了。我什么也没说,有点不安地向在座的人笑笑,将由此产生的间歇当作是我庞大的哲学知识的证明。塔勒布马上拉过一张椅子,轻轻拍拍椅面,请我坐下来。幸好聊了几句之后话题就由休谟转向了华尔街,让我至少可以参与。我们取笑首席执行官们常犯的系统性错误,也没将自己排除在外。我们谈论不可思议的事情,可事后回想起来显得也蛮有可能性。我们取笑投资者在股价低于买入价时几乎不能割舍他们的股票。
随后他寄给我手稿,我作出评论,并对部分内容提出批评,它们变成了全球畅销书《黑天鹅》。这本书让塔勒布一下子跻身知识分子型世界巨星的行列。我对知识的饥渴日渐增长,狼吞虎咽地读完了这本关于“启发式偏差”的书。与此同时,我与许多人的交流加强了,他们堪称美国东海岸的知识分子群体。数年后我认识到,在作为作家和企业家的工作之外,我完成了名副其实的社会心理学和认识心理学研究。
我在这里使用的思维错误的概念,是指系统性地偏离理性,偏离最理想的、合乎逻辑的、理智的思考和行为。“系统”一词很重要,因为我们经常错误地走向同一方向。比如,我们高估我们的学识要比低估我们的学识频繁得多。失去某种东西的危险要比获得某种东西的前景更能促使我们加快速度。一位数学家谈到我们思维错误的一种“不规则”分布。幸运的是:这种错误有时候是可以预测的。
为了不草率地输光我靠写作和做生意积累的财产,我列了一份系统性思维错误的清单。我没打算将它发表,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了我自己。但我很快发觉,这份清单不仅在金钱投资领域有用,在生意和私人生活中也有用。有关思维错误的知识让我更平静、更审慎:我能够及时发现自己的思维陷阱,并在它们造成重大损害之前予以避免。我第一次发现,当别人行为不理智时,我可以胸有成竹地面对他们——甚至也许更具优势。但最重要的是,这样一来非理性的幽灵就被放逐了——我手里有类别、概念和解释,可以用来轰走它。自本杰明·富兰克林以来,电闪雷鸣没有变少、变弱或响声变低,但不及原先令人害怕了——从那时起,我自己的非理性也是这样。
很快,听说此事的朋友们就开始对我的小小提纲产生了兴趣。这一兴趣的结果是《法兰克福总汇报》和瑞士《星期天报》上每周的专栏文章,是无数的报告(主要是针对医生、投资者、董事和首席执行官们),最后是这本书。瞧,你现在手里就拿着它——它也许不能给你带来好运,但至少能保证你不会面对太大的灾难。
罗尔夫·多贝里

 该书中译版由中信出版社2008 年5 月出版。——编者注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