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全能侦探社小说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震惊导致的沉默持续了很久,窗外的暮色似乎随之变深,将房间攥进它的掌心。光线的魔术将雷格缠绕在黑影之中。

从小到大嘴巴动个不停的德克,难得说不出话。他的眼睛闪着孩童般的兴奋,用全新的视线浏览房间里无趣而破旧的家具、镶墙板的墙壁、磨出线头的地毯。

他的双手在颤抖。

理查德皱了一小会儿眉头,像是在心算什么数字的平方根,然后又望向雷格。

“你是谁?”他问。

“我一点也不知道,”雷格轻快地说,“我的大部分记忆早就彻底消失了。如你所见,我年纪很大。老得令人震惊。对,我相信,假如我能告诉你们我有多老,我可以打包票你们肯定会非常震惊。很可能我自己也会震惊,但我不记得了。我见过的东西多得可怕,你们要知道。感谢上帝,绝大多数我都忘记了。问题在于,一个人到了我这把年纪——我好像前面已经说过了,我的年纪大得令人震惊。我说过吗?”

“对,你说过了。”

“很好。我忘了我有没有说过。问题在于,你的记忆容量并不会变得更大,许多东西就那么掉出来了。所以你们看,我这把年纪和你们这个年纪的人之间,最大的区别不是我知道多少,而是我忘记了多少。再过一会儿,你连你忘了什么都忘记了,接下来你甚至会忘记你还有东西应该记得,然后你会倾向于忘记。呃,你们刚才在说什么?”

他无助地望着茶壶。

“你记得的东西……”理查德轻声提示道。

“气味和耳环。”

“你说什么?”

“出于某些原因,这些东西逗留得比较久。”雷格困惑地摇摇头。他忽然坐下。“维多利亚在登基五十年纪念仪式上佩戴的耳环。非常令人惊叹的物件。当然了,在那个时代的照片里失色不少。街道上还没有汽车时代的气味。很难说哪个更难闻。当然了,所以克里奥帕特拉才会那么鲜明地留在记忆里。耳环和气味,一个毁灭性的组合。到最后其他的记忆都已消亡,我猜剩下的多半就是这个。我会孤零零地坐在黑洞洞的房间里,没有牙齿,没有视觉,没有味觉,什么都没有,只剩下一个苍老的灰发小脑袋,那个苍老的灰发小脑袋里有个画面,丑恶的蓝色与金色的悬垂物件在光线中闪烁,还有气味,臭汗、猫粮和死亡的气味。真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德克几乎不敢喘气,慢慢地环绕房间,用指尖轻轻抚摸墙壁、沙发和桌子。

“多久,”他说,“这东西待在——?”

“这儿?”雷格说,“两百年左右而已。自从我退休。”

“退休前你在……?”

“你自己查吧。不过肯定在做什么很厉害的事情,你觉得呢?”

“你是说你在这套房间里待了……两百年?”理查德喃喃道,“你不认为会有人注意到,或者觉得奇怪吗?”

“哦,剑桥这些古老学院的好处之一,”雷格说,“就是每个人都神神秘秘的。要是咱们开始讨论每个人的古怪之处,到圣诞节估计还没说完呢。斯弗拉德,呃……德克,我亲爱的小伙子,这会儿请别动那东西。”

德克的手正在伸向算盘,它独自立在桌上仅有的一块空地方上。

“那是什么?”德克厉声道。

“看上去像什么它就是什么,一个古老的木算盘,”雷格说,“我等会儿给你看,但首先我必须恭喜你,为你拥有如此强大的领悟力。我能问一下你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吗?”

“我不得不承认,”德克难得一见地谦虚道,“我并没有。到最后我问了一个小孩。我把戏法描述给他听,问他觉得这个戏法是怎么变的,他的原话是:‘太他妈明显了,白痴,他肯定有个该死的时间机器。’我向他道谢,给了他一个先令。他使劲踢了我的小腿一脚,然后忙他的去了。但解开谜题的确实是他。我唯一的贡献是确定他必定是正确的。他省去了我踢自己的麻烦。”

“但你有这份洞察力,能想到找个小孩问一问,”雷格说,“好吧,我换一下,恭喜你这个好了。”

德克还在怀疑地打量算盘。

“它……是怎么运转的?”他尽量说得像是随口一问。

“呃,其实相当简单,”雷格说,“你要它怎么运转它就怎么运转。你要明白,控制它的电脑相当先进。事实上,所有电脑加起来,包括——诡异就诡异在这儿——它自己在内,都比不上它的算力。我跟你实话实说,这一点我一直不怎么明白。不过,它的算力有百分之九十五用于理解你到底想让它干什么。我只是把算盘立在那儿,它就理解了我是怎么用算盘的。我觉得我小时候肯定学过算盘,那会儿我还是个……呃,孩子,大概吧。

“举例来说,理查德很可能会想使用他的个人电脑与机器沟通。他把电脑放在那儿——也就是现在放算盘的地方——这台机器的电脑就会控制理查德的电脑,向你提供许多功能强大、非常好用的时间旅行应用程序,有下拉菜单,要是你喜欢,连桌面附件都有。你指向屏幕上的1066,黑斯廷斯战役就会在你家门外打响,当然了,前提是你对这类事情感兴趣。”

雷格的语气说明,他感兴趣的是其他领域。

“它呢,呃,确实有它的有趣之处,”他做出结论,“当然比电视有意思,也比录像机好用一万倍。要是我错过了什么节目,我只需要向回跳一段看节目就行了。我无可救药地喜欢鼓捣这些按钮。”

听见他说出这等真相,德克惊恐道:“你有时间机器,却用它……看电视?”

“这个嘛,要是我能学会使用录像机的窍门,我就完全不会用时间机器了。时间旅行,你必须明白,是一件非常微妙的事情。充满令人恐惧的陷阱和危险。假如你在过去做了不该做的事,就有可能彻底打乱历史进程。

“另外,当然了,它会干扰电话。非常抱歉,”他有点不好意思地对理查德说,“昨晚害你打不通女朋友的电话。英国电话系统似乎有一些根本性的难以解释之处,而我的时间机器不喜欢它。水管、供电甚至煤气都没出过任何问题。连接接口在我不怎么理解的量子层面,从没出过问题。

“然而另一方面,电话无疑是个问题。我使用时间机器——当然了,我难得使用一次——每次都有一部分原因是电话。电话出故障,我不得不叫个电话公司的智障来检修,他开始问一些愚蠢的问题,但不可能听懂答案。总而言之,重点是,我立下一条非常严格的规矩,那就是我绝对不能改变过去的任何事情——”他叹道,“——无论面对什么样的诱惑。”

“什么诱惑?”德克厉声道。

“哦,就是一点,呃,我感兴趣的小事,”雷格含糊地说道,“完全无害,因为我严格遵守自己的规矩。但我感到悲哀。”

“但你打破了你的规矩!”德克不肯让步,“昨天夜里!你改变了历史——”

“呃,对,”雷格说,有点不安,“但情况不一样。完全不一样。要是你看见那可怜孩子的表情。太凄惨了。她以为世界应该是个奇妙的地方,那些可怕的老学究却对她冷嘲热讽,因为世界对他们来说已经不再奇妙。我是说,”他向理查德恳切地说,“还记得考利吧?冷血的老山羊。真该灌点人性到他脑子里,哪怕是用砖头砸进去呢。不,我这么做完全是正当的。除此之外,我给自己立了一条非常严格的规矩——”

理查德看着他,似乎逐渐明白了什么。

“雷格,”他很有礼貌地说,“能给你一个小建议吗?”

“当然可以了,我亲爱的小伙子,我洗耳恭听。”雷格说。

“假如咱们这位共同的朋友请你沿着康河散步,千万别去。”

“你到底在说什么?”

“他的意思是,”德克认真地说,“他认为你事实上的行为和你陈述的理由之间有些不相称。”

“哦。呃,但他的表达方式真奇怪——”

“唔,他就是个奇怪的家伙。但你要明白,有时候你做一些事情或许还存在你未必意识到的其他原因。例如一个人受到催眠暗示——或者鬼魂附体。”

雷格的脸色变得煞白。

“鬼魂附体——”他说。

“教授——雷格——我相信你想见我是有原因的。具体是什么原因?”

◇◇◇

“剑桥!剑桥……到了!”车站公共广播系统像唱歌似的叫道。

闹哄哄的宾客涌上月台,朝彼此叫嚷嘶喊。

“罗德尼呢?”一个人说着,困难地从酒吧所在的那节车厢爬下来。他和同伴晃晃悠悠地东张西望。迈克尔·温顿—威克斯的庞然身影悄无声息地经过他们,走向出口。

他们沿着列车从前跑到后,隔着脏兮兮的车窗向内张望。他们忽然看见失踪的伙伴依然坐在座位上,神情恍惚,车厢里已经几乎空无一人。他们使劲敲窗户,朝他叫喊。刚开始的一两秒,他毫无反应,紧接着忽然惊醒,迷迷糊糊的样子像是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

“他喝醉了!”两个同伴兴高采烈地大叫,匆匆忙忙地重新爬上车,又匆匆忙忙地拖着罗德尼下车。

他糊里糊涂地站在月台上,使劲摇脑袋。他抬起头,隔着铁轨看见迈克尔·温顿—威克斯拖着庞然身躯和沉重的行李钻进出租车。他失魂落魄地又站了一会儿。

“真是非同寻常,”他说,“那家伙。他给我讲了一个好长的船难故事。”

“哈,哈,”两个同伴之一咯咯笑道,“问你要钱了吗?”

“什么?”罗德尼困惑道,“哦,不,没有。应该没有。但那不是船难,更像是一起事故,爆炸——?他似乎认为是他引起的。更确切地说,出了一起事故,接着他制造了爆炸,想把事情扳回正轨,但杀死了所有人。然后他说,在很多年里,只有多得可怕的腐烂淤泥,还有黏滑的有腿生物。真是太奇怪了。”

“了不起的罗德尼!了不起的罗德尼撞上了一个疯子!”

“我觉得他肯定脑子有问题。他忽然离题万里开始说什么鸟。他说,关于鸟的那些故事毫无意义。他希望自己能彻底摆脱关于鸟的那些故事。然后又说他会把事情扳回正轨。全都会被他扳回正轨的。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喜欢他说这句话时的语气。”

“你该和我们一起去酒吧。太好玩了,我们——”

“我也不喜欢他说再见时的语气。一点也不喜欢。”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