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全能侦探社小说 >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德克从二号宿舍楼的窗口望着月亮。

“我们不会,”他说,“等得太久。”

“等什么?”理查德问。

德克转过身。

“那个鬼魂再次来找我们。”他说。“教授,”他对焦躁地坐在炉火旁的雷格说,“你的房间里有白兰地、法国香烟或者解忧念珠吗?”

“没有。”雷格说。

“那我只能无可救药地坐立不安了。”德克说,转身继续望着窗外。

“我还没有被说服,”理查德说,“难道就没有其他解释了吗?除了……鬼魂——”

“就像你必须亲眼见到时间机器运行才会接受一样,”德克答道,“理查德,我佩服你的怀疑态度,但一个怀疑论者也必须做好准备,在没有其他解释时接受难以接受的事实。一个东西长得像鸭子,嘎嘎叫得像鸭子,那我们至少要考虑这种可能性:我们手里有一只鸭科小型水禽。”

“那鬼魂到底是什么?”

“我认为,”德克说,“鬼魂是一个死于非命或意外的人,但他或她或它手上还有事情没结束,在事情结束或被扳回正轨前无法安息。”

他再次转身面对二人。

“也就是说,”他说,“鬼魂一旦知道时间机器的存在,时间机器就会对它产生莫大的吸引力。在鬼魂看来,时间机器提供了一个手段,能够把过去的错误纠正,从而让它获得自由。

“因此它必定会回来。它首先尝试附体雷格,但雷格成功地顶住了。接下来是戏法、粉底和洗手间里的一匹马等种种变故,而我——”他停顿片刻,“——连我都无法理解这些,但我决心死也要搞明白。然后是你,理查德,出现在这儿。鬼魂撇下雷格,转而集中精神对付你。然后几乎立刻就发生了一个古怪但重要的转折。你做了一件你希望自己没做过的事情。

“我指的当然是你打电话给苏珊,在她的答录机上留言。

“鬼魂抓住机会,企图诱使你撤销这件事。也就是返回过去,抹掉那条留言——改变你已经犯下的错误。只是为了看你会不会这么做,看这种行为是否符合你的性格。

“假如你做了,现在就会完全沦陷在它的掌控之下。但就在最后一瞬间,你的本性高举叛旗,你拒绝这么做。于是鬼魂也放弃了你,不在你身上白费力气了。它肯定找到了另一个人。

“它这么做已经有多久了?不知道。你现在理解了吗?听懂我说的这些话了吗?”

理查德浑身发冷。

“对,”他说,“我认为你无疑是正确的。”

“那么我问你,”德克说,“鬼魂究竟是在什么时刻离开你的?”

理查德吞了吞唾沫。

“迈克尔·温顿—威克斯走出房间的时候。”他说。

“那我就要琢磨了,”德克静静地说,“鬼魂在他身上看见了什么可能性。不知道这次它是不是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我看我们不会等得太久。”

有人敲门。

门打开了,迈克尔·温顿—威克斯站在门外。

他开门见山:“求求你们,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雷格和理查德望向德克,然后望向迈克尔。

“介意我找个地方放下这东西吗?”迈克尔说,“太沉了。装满了潜水装备。”

◇◇◇

“哦,我明白了,”苏珊说,“哦,好的,谢谢,尼克拉,我会试试那种指法的。我确定他放个降E调在那儿只是为了惹人生气。对,我已经练了整整一个下午。第二乐章有些十六分音符简直混蛋之至。嗯,对,能帮我分神。不,没有新消息。整件事都让人困惑,可怕到了极点。我甚至不想——对了,晚些时候我能再给你打个电话吗?看看你感觉怎么样了。是啊,我知道,你永远分不清哪一个更糟糕,是生病,是抗生素,还是医生对待病患的态度。你照顾好自己,或者至少确保西蒙照顾好你。叫他带几加仑热柠檬水给你。好的。好了,回头再跟你聊。盖暖和点儿。再见。”

她放下电话,继续拉大提琴。她还没开始考虑那个讨人厌的降E调,电话就又响了。她原本把电话从底座上摘下来晾了一个下午,但刚才打完电话后忘记了这么做。

她叹了口气,立好大提琴,放下琴弓,走过去再次拿起电话。

“哈喽?”她问。

还是没人说话,只有遥远的呼啸风声。她气呼呼地摔下听筒。

她等了几秒钟,确定线路已经畅通,正要再次把电话拿开,忽然想到理查德说不定会找她。

她犹豫了。

她向自己承认,她很少听答录机上的留言,因为她开答录机只是为了戈登的方便,并且这会儿她不想被迫想起戈登。

不过,她还是打开答录机,调低音量,然后回去继续练莫扎特存心用来为难大提琴手的降E调。

◇◇◇

德克·简特利整体侦探事务所黑洞洞的办公室里,戈登·路笨拙地把电话放回底座上,一屁股跌坐下去,陷入最无法自拔的沮丧。他甚至没有挣扎,听凭自己穿过座位,轻轻地落在地板上。

电话第一次开始自动拨号,皮尔斯小姐就逃出办公室,她对诸如此类之事的耐心终于再次耗尽,从此办公室就完全落在戈登手上。然而,无论他尝试联系谁,结果都是彻底的失败。

更确切地说,他只尝试过联系苏珊,他在乎的人只有她一个。他被杀时正在对苏珊说话,他知道自己必须通过某种方法再次和她交谈。但是大半个下午她都把电话取下来撂在一旁,而就算电话能接通,她也听不见他的声音。

他放弃了。他从地上爬起来,滑出办公室,下楼回到暗沉沉的街上。他漫无目标地飘荡了一会儿,在运河上走了一阵,很快就玩厌了这个把戏,于是重新飘回街上。

洋溢着灯光和生机的房屋尤其惹他生气,因为它们渗出的欢迎气氛渗不到他身上来。要是他径直滑进他们的屋子,看一个晚上的电视,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在意。他不会给他们带去麻烦的。

或者看电影。

看电影似乎更好,他可以去看电影。

他拐上诺埃尔路,开始向前走,脚步变得更加坚定,但依然缺乏实质。

诺埃尔路,他心想。某段模糊的记忆被触动。他觉得自己最近和诺埃尔路上的某个人有过生意往来。是谁来着?

响彻街道的惊恐尖叫声打断他的思路。他站住了,一动不动。几秒钟后,前方几米外的一扇门陡然打开,一个女人跑出来,眼神狂乱,喊个不停。

在线阅读网全本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