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43凶手训练营 14 神之子

43凶手训练营 14 神之子

&&&&展昭冲回S.C.I.他自己的办公室,就开始翻箱倒柜地找起来。

&&&&一路跟来的白玉堂和白驰见展昭一副心急火燎的样子,都不解地看他。

&&&&“猫儿,你找什么呢?”

&&&&“小白,你还记不记得我上次买了一批旧的英文报纸?”展昭边找边问。

&&&&白玉堂想了想:“就是你论斤秤来的那些?”

&&&&“对啊……我记得就在这附近的。”展昭越找越着急,“不会是被我扔了吧?”

&&&&“没!在你文件柜右面倒数第二个橱子里。”白玉堂很肯定地说。

&&&&“……?……真的?”展昭有些怀疑。

&&&&“绝对!”白玉堂点头,走过去拦住要拉开橱门的展昭,“我来,这个行为具有一定的危险性。”说着,他侧身让开,猛地一拉橱门,闪!——“哗”地一声,废旧发黄的报纸如“潮水”一般地涌出……

&&&&“怎么会这样?”展昭瞪着那座报纸山发愣。

&&&&白玉堂耸耸肩,“当时你死命往里塞的时候,我就知道有一天它一定会喷发!!”

&&&&“快帮我找!”展昭挽起袖子冲上去扒开那座报纸山,“帮我找一篇名叫《The&son&of&the&gods》的文章,大概是七几年的报纸上的。”

&&&&“The&son&of&the&gods?”白玉堂莫名其妙,“众神的儿子?什么?小说么?”

&&&&“不是,是篇心理学报道。”展昭快速地翻找着。

&&&&“白驰!来帮忙!”白玉堂一看这些全是字的黄报纸就头晕眼花,招呼一边啃着面包的白驰。

&&&&放下面包,白驰在裤子上擦擦手,也冲入了报纸堆中。

&&&&三人快速地翻找着,白玉堂突然拍拍展昭。

&&&&展昭一乐,赶忙看他,“找到了?”

&&&&白玉堂摇摇头,用手指了指白驰,就见他正以一种非人类的速度浏览着报纸。

&&&&展昭笑,小声说:“以他的智商,每分钟至少可以看上万字,而且你信不信,他刚才扫过一眼的都能背下来。”

&&&&“真的假的?”白玉堂睁大了眼睛,“那不是比电脑还厉害?”

&&&&展昭朝他眨眨眼,“你们白家总算是出了个头脑发达的。”

&&&&“嗯~~”白玉堂赞同地点点头,才反应过来,“死猫,你说我四肢发达?”

&&&&“我什么都没说。”

&&&&“你~~”

&&&&“啊!!”正在两个当哥哥的又要开始斗嘴时,小白驰喊了起来,“我找到了!!”

&&&&展昭和白玉堂同时望向他。

&&&&就见白驰费力地从把自己包围的报纸中爬了出来,仰着脸把手上的报纸递给展昭,问,“哥,你看看是不是这个。”

&&&&白玉堂和展昭同时抽一口气,出来了出来了!!耳朵出来了,尾巴也开始摇起来了!!——好可爱呀~~~

&&&&展昭接过报纸一看,是76年的,在第三版的学术专版上,赫然一篇《The&son&of&the&gods》,虽然只有豆腐干大小,但是白驰还是没有漏掉。

&&&&“就是这个。“展昭惊喜地看白驰。

&&&&看到了展昭眼中的笑意,白驰心满意足地眯起了眼睛,展昭伸手在他头上摸摸,“乖~~~太能干了。”

&&&&见白驰被夸奖,高兴得耳朵都耷拉下来,尾巴摇得更欢的样子,白玉堂无力地扶自己额头,这小孩真是白家人??基因突变啊!!!

&&&&展昭已经专注地看起了这篇报道。

&&&&“猫儿,这篇报道跟案件有什么关系?”白玉堂好奇地凑过来,小白驰也靠了上来。

&&&&“这是一篇关于人格分裂的早期研究报道,这篇报道里把人格分裂的人,说成是拥有神赐予的特殊能力的种群,是凌驾于普通人类之上的物种,因此赋予他们众神之子的称号。我对这篇文章的印象很深刻,因为作者鼓吹这些‘众神之子’是人类最高端也是最终极的兵器。”展昭指着文中的语句说,“看,这里写的‘谁能拥有控制这些终极武器的能力,谁就能成为未来世界的王。’”

&&&&“哗~~”白玉堂笑,“这也太符合这次案件的逻辑了,莫非这个作者是个预言家??”

&&&&“话说回来猫儿,”白玉堂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这些报纸你都看过了?而且还记得?”

&&&&展昭和白驰同时转脸看他,不解地问:“有什么问题?”

&&&&…………白玉堂干笑,摇头,“没有~~没问题。”咳嗽了一声,面不改色地道,“继续!继续案情!”

&&&&白驰指着标题下面作者的名字道:“这个文森特-布朗是什么人啊?”

&&&&“文森特-布朗?”展昭喃喃地重复着这个名字,“文森特……布朗……啊!”

&&&&“是威尔森教授的本名!”展昭轻声惊呼了出来。

&&&&“什么?”白玉堂也是吃惊不小,“猫儿,没弄错吧?那老头不是说人格分裂不存在么?这篇文怎么看他都是人格分裂的绝对拥趸啊~~”

&&&&展昭紧皱着双眉,“我也想不明白。”

&&&&“会不会,他三十年前是相信的,后来就不信了呀?”白驰问,“就好比我十年前相信圣诞老人,十年后就不信了……”

&&&&白玉堂和展昭转头看他,白驰乖乖闭嘴:“就,就当我没说过。”

&&&&坐到报纸上,白玉堂摸着下巴说:“猫儿,我突然想到一些事情。”

&&&&“哦?”展昭很感兴趣地看他,“这么巧,我也想到一些,你先说。”

&&&&白玉堂点头,说:“诺,着个案子的起因是威尔森教授被狙击枪暗杀,那次虽然惊险,不过他很巧合地逃过了。这次,在他自己主办的晚宴上,被他自己的太太刺伤,那么巧又没死。”

&&&&展昭和白驰点头。

&&&&“表面上看起来他是绝对的受害者,不过,仔细想想,感觉很蹊跷。”白玉堂总结。

&&&&“嗯。”展昭赞同地点头,站起来,从桌上拿了一张白纸和几只笔。

&&&&“我们先把这个案子的所有人物关系理顺一下。”拿起笔,在白纸上画了个圈,说“首先,案子的几个□纵的人,你们看,齐磊,杨锋和乔恩。”

&&&&“齐磊和乔恩有交集,就是狙击枪。”展昭把两人的圈画成交叉,中间的部分写上“抢”字。

&&&&“而这两个人,都和庞煜有关系!”白玉堂说,“齐磊是在他的射击俱乐部里学的枪,而乔恩和他又是朋友。“

&&&&“没错!”展昭接着说,“也就是说,这两起案子,都是直指庞煜的。”

&&&&“齐磊和杨锋其实没有关系,但是他们之间却有另外一环,也就是贾郑岩!”聪明的小白驰学着展昭的逻辑往下分析,“贾郑岩和乔恩之间有交集,就是药!!”

&&&&“非常好!”展昭腾出手来摸他头,“以此类推,案件是一环扣一环的,完整的犯罪,到最后肯定是一个封闭的集合!也就是说,在贾郑岩和庞煜之间,必然存在着一个或一个以上的环,把他们彼此相连。”

&&&&“也就是,我们接下来要找到,是既和庞煜有关系,又和贾郑岩有关系的人!或者关系网。”展昭总结,“这两个人身份悬殊,工作性质也相差甚远,所以这样的人应该不多。”

&&&&“别忘了!”白玉堂突然道,“这个人,很有可能齐乐见过!”

&&&&展昭和白驰同时惊讶地抬头看他。

&&&&“怎么了?”白玉堂一脸奇怪,“不然干吗要杀齐乐。”

&&&&展昭呆呆地问:“小白,有没有人说过……”说道这里,停顿。

&&&&“说什么?”白玉堂不解,莫非自己出了什么洋相??

&&&&突然伸出手猛揉白玉堂的头发,展昭咬牙切齿地说:“你有时笨得像个微生物,有时比天才还要天才!!!”

&&&&白玉堂顶着乱蓬蓬的头发,一脸沮丧:“微生物??猫儿……又降了~~~”

&&&&S市广龙射击俱乐部的靶场里

&&&&马汉射完最后一发,一旁传来了一阵口哨声。

&&&&射击教练拍着手,看着射击靶道:“天啊,你可以去参加奥运会了!!你绝对不是业余的!!”

&&&&马汉放下枪,冷冷地朝教练看了一眼,转身就走。

&&&&“喂!等等!你想不想做教练?”射击教练追在后面,跟着马汉进了更衣室。

&&&&趁着马汉脱训练服的时机,教练跟他搭起话来,“你好酷哦,没见你说过什么话,说真的,你是不是职业的啊?”

&&&&“我是警察。”马汉冷冷地说。

&&&&“……”那人显然是一愣,“你……哦!肯定是狙击手!!”

&&&&马汉敏感地感觉到从刚才开始,就似乎有人在暗处盯着他,也许是躲在角落,也许是通过摄像头……只是,他是有多年实战经验的狙击手,说到灵敏度,整个警局除了白玉堂之外,没有人能跟他比。

&&&&成败也许就在此一举……马汉打定主意,这么多天不显山不露水的,今天就来个疯的给你们看看。

&&&&那教练刚想说些什么,却突然感觉身边的气氛不对,抬眼看马汉……只一眼,惊得他几乎瘫坐在地上。

&&&&此时的马汉,眼睛睁得大大的,似乎连瞳孔都放大了,额头上青筋蹦着,鼻翼微微地扇动。不同于一贯的冷酷表情,此时,他的嘴边正挂着一抹有些诡异的笑容。就这么低头看着他,好似另一个人。

&&&&马汉缓缓地蹲□去,伸手轻轻握住教练的脖颈,注视着颈间的血脉,仿佛随时会张开长满了獠牙的嘴,咬下去一般。

&&&&“你……你干什么……”教练的声音有些颤抖。

&&&&马汉似乎已经听到了那个暗中偷窥者的呼吸,正变得越来越剧烈——接下来就是重点了。

&&&&手指收拢,力气大得惊人。

&&&&那教练拼命地伸手拍打着马汉的手,但是感觉就像是蚍蜉撼树,马汉阴冷地笑着,近乎嗜血。

&&&&“不……救……救命~~救命~~~”教练嘶哑着喉咙喊叫了起来。

&&&&瞬间,马汉似是被针扎了一下,猛地一弹。

&&&&有些恍惚地放开手,看着好不容易挣脱的教练。

&&&&教练捂着出现青紫手印的脖颈,惊慌地怪叫着跑了。

&&&&马汉就这样呆呆地跪在原地,注视着自己的手,手还在微微地抖着,他痛苦地捶打着自己的头,发出一阵阵的钝响,然后,像疯了般,猛捶身边的金属更衣箱,一遍又一遍,嗓子里发出犹如幼兽一般的低吼声,痛苦中,无尽的绝望。

&&&&他尽情地演绎着展昭叮嘱他的每一个重点,一个眼神都尽量到位……最后,更衣箱上已经鲜血淋淋,马汉才茫然地看着自己的手,颤抖地站起来,失魂落魄地逃走……

&&&&马汉刚走没多久,就有一个人踱进了更衣室,刚才在监视器前已经很好地欣赏过了,感觉相当满意。走到带血的更衣箱前,用手指触摸那还有些粘腻的血液……又一个优秀的——恶魔之子。

&&&&回到家中,坐到电脑前,马汉才回过神来,感觉说不出的疲惫。

&&&&“哥,你回来啦?”妹妹走了进来,“……哥!!你手怎么啦?”马欣惊叫了起来,“妈~~妈……”

&&&&“嘘~~”马汉连忙把妹妹拉进来,关上门,“不能让妈知道,会被念死的!!”

&&&&“你手在流血!!”马欣气呼呼地从柜子里翻出医药箱来给马汉处理伤口。

&&&&“学校怎么样?”看妹妹一脸的不高兴,马汉笑嘻嘻地问,“未来的大医生!”

&&&&“才念大一而已!!神探!!”

&&&&小心翼翼地帮马汉包扎好,马欣说:“妈煮了某人喜欢喝的赤豆汤,不过某人这个样子肯定不敢出去。”

&&&&马汉看着自己被困的可以媲美木乃伊的手,苦着脸:“欣欣,你也太夸张了吧?”

&&&&“我去给你端进来吧~~看你那么可怜的份上。”马欣笑呵呵地走了出去,一会儿就捧了满满一碗赤豆汤进来。

&&&&清甜可口的赤豆汤下肚,马汉一天的坏心情宣告终结。他突然想到了齐乐,年纪好像和马欣差不多……不知道齐磊死的时候她是什么心情。如果死的是他,马欣说不定会崩溃吧……

&&&&“呵~~”低头看着自己手上厚厚的绷带,“杀手训练营?……该死的……”

&&&&叮~~~屏幕一闪……

&&&&马汉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电脑,显示有邮件寄来……伸出去抓鼠标的手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

&&&&费力地点开邮件,映入眼帘的是短短的一句话:“听从你心里的魔,用你的枪,扫除不该存在的废品。”

&&&&署名竟然是Killer&training&camp

&&&&马汉愣了三秒钟,猛地弹起来,“电话……电话……”

&&&&白玉堂坐在沙发上发呆,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传来,想起那大滴小滴的水珠落在展昭的身体上……沿着白皙的皮肤缓缓地向下……

&&&&使劲甩头,不能想不能想……鼻血要出来了。

&&&&Dididididid~~~~想入非非时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把他惊了一跳,拿出手机——马汉?!

&&&&白玉堂差点蹦起来,连忙按接听键:“喂,马汉?!”

&&&&“头!来了!!”

&&&&“什么?”白玉堂觉得马汉的声音有些抖……或者说自己的声音也有些抖。

&&&&“杀……杀手训练营来邮件了,快,快叫展博士,回复邮件……”马汉有些激动。

&&&&“啊……哦,好!”白玉堂拿着电话就冲到了浴室,伸手一把拉开了浴室的门。

&&&&“猫儿!猫,电话!电…………”

&&&&就见氤氲的水雾中,展昭全身□地站在淋浴器下,水珠沿着身体滚落,头发拢到耳后,露出秀气的额头。

&&&&白玉堂脑袋里乱哄哄的,只感觉这猫儿,皮肤好白,好纤细,腰好瘦,腿好长,关节好小好精致……还有挂着水珠的长长睫毛下,大大的眼睛,圆溜溜的……小屁股~~~

&&&&天~~~~

&&&&白玉堂只觉鼻子发痒,头脑发热。

&&&&电话那头的马汉等了半天不见回音,正纳闷,就听一声大喊震天:“呀啊~~死老鼠!滚出去!!!”

&&&&…………………………

&&&&两分钟后,

&&&&湿漉漉裹着浴袍的展昭,气呼呼地站在电脑前面,按下了电话的免提键,“马汉,把邮件转发给我。”

&&&&“好的。”马汉快速地把邮件转发给了展昭。

&&&&点开信件,展昭扫了一眼,心说马汉干得漂亮,“你现在不用回邮件!”

&&&&“不用回么?”马汉问。

&&&&展昭迅速地敲击着键盘,给他发了三封信去:“马汉,你看着,我给你发了三封信,分别标着序号,你今晚可能不能睡了。”

&&&&“没问题!我怎么回?”

&&&&“他会给你发很多遍那封邮件,到第二遍时,你回他我给你的第一封。等他发来第五次时,你回第二封。然后,你就可以睡了,等明天凌晨五点到六点的时候,无论他有没有给你信,你都发第三封给他。”

&&&&“好的……”马汉和展昭又交谈了几句,白玉堂站在后面,根本一句都听不进去。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刚才看到的景象,眼前的展昭裹着薄薄的浴袍,却挡不住白玉堂的想象,更何况露在浴袍外面的脖颈,修长的小腿,□的脚。因为着急,他连拖鞋都没有穿,白嫩嫩的脚丫子,修剪得光溜溜的脚趾……可爱……性感……

&&&&手不自觉就伸了出去。

&&&&挂掉电话,展昭有些兴奋,看来马汉的行动已经取得了大半的成功,起码确定了那个射击俱乐部和凶手训练营有直接的关系。

&&&&腰间微微一紧,反应过来时,已经被白玉堂从后面抱住,耳边传来温热的气息……

&&&&“别闹,说说案……啊!”展昭一声短促的惊呼,咬住下唇回头瞪白玉堂,“你……嗯~~”

&&&&白玉堂一手伸进了展昭的浴袍里,轻轻摩挲着他胸前精致的凸起,引来展昭一阵战栗……

&&&&低头吻住想发出抗议的唇瓣,另一只手,沿着腰线渐渐下滑,找到浴袍两襟间的缝隙,摸索了进去,轻抚着光洁修长的腿,渐渐向上,向内~~~

&&&&“嗯……”被吻得昏昏沉沉的展昭,就觉白玉堂的手轻触到那敏感的地带……

&&&&“等……等……玉堂……”

&&&&展昭努力地想保持清醒,伸手推拒着白玉堂不安分的逗弄,那人却突然含住了他的耳朵。

&&&&“嗯~~”展昭就觉心慌意乱,感觉到身后和他紧贴在一起的白玉堂,似乎是起来什么变化,顶在自己腰间的炙热,渐渐硬挺起来,微微地磨蹭……

&&&&“啊……”展昭红着脸转身狠狠推了白玉堂一把,趁着他后退一步的时机,低头飞也似地冲进了卧室,狠狠地关上了房门。

&&&&白玉堂看着紧闭的房门,长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力地坐到地上,最后索性张开双臂大字型躺到地上。

&&&&全身烫得厉害,终于明白什么叫□焚身了。有些颓丧地摸摸自己的额头,手上滑腻的感觉还在……猫儿啊猫儿,你可要了我的命了……你要我拿你怎么办好~~你这只磨人的笨猫。

&&&&是夜,

&&&&卧室里,展小猫裹着被子缩在床上装鸵鸟。

&&&&浴室里,白老鼠边冲冷水澡边学狼人唱歌………… 在 线阅DU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