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45凶手训练营 16 计

45凶手训练营 16 计

&&&&“猫儿,你打算怎么干?”白玉堂发动车子,问身边笑得一脸奸诈的展昭。

&&&&“嗯~~”展昭沉吟了一小会儿,突然答非所问地来了一句,“小白,你觉得这些被害者之间有没有什么明显的区别?”

&&&&“你这算换了一个话题?”白玉堂笑得有些俏皮。

&&&&“说正经的!”展昭瞪他,“说说你对这些被害者的看法,我知道你心里有数!”

&&&&“什么都瞒不过你这猫!”白玉堂摇头,收起了笑容,“其实,我从杨锋放火闹事那次开始,就觉得不对劲了。齐磊和杨锋都属于是被利用犯罪。而最先的受害者,比如说那个被狙击的慈善家,那些街头的白粉妹等,都似乎是随机挑选的。但是,最后两次,他们的目标就都变得很明确,而且彼此也有关联起来,不是随机的,是特意挑选的。”

&&&&展昭了然地点点头:“有道理,还有么?”

&&&&“还有。”白玉堂接着说,“贾郑岩,齐乐,包括那个张华……他们会成为被害人或者被害的目标,这似乎和上述的两种犯罪又不一样……暂时就这些。”

&&&&白玉堂看展昭在一边有些高深莫测地低着头,就笑问:“怎么样,专家,你是不是已经有高见了?干你们这行的不就是研究人的动机的么,现在机会来了。”

&&&&“去!”展昭又瞪了他一眼,道:“我发现的其实和你差不多,不过稍微总结了一下。”

&&&&“洗耳恭听!”白玉堂的眼里闪烁出兴味来。

&&&&如果我们把被害者分类,可以归结出三种动机来。

&&&&“哪三种?”

&&&&展昭右手的食指轻轻敲击着车窗,慢慢开始分析。

&&&&“第一,像你说的,是齐磊和杨锋的第一批受害人,他们的选择是随机的,似乎是为了符合杨锋和齐磊自己的某种正义价值。而对于唆使他们犯罪的主使来说,其目的,与其说是害人,还不如说是为了证明人格分裂的存在。”

&&&&白玉堂点头,“继续。”

&&&&“第二,就是威尔森、乔恩的被狙击,杨锋大闹霓裳街和劳拉刺杀威尔森教授这三次。”展昭逐一地说明,“那次晚宴上的狙击案,直接使‘凶手训练营’进入了警方的视野;而杨锋的那次闹事,则是把‘凶手训练营’搞得沸沸扬扬……最后,威尔森收到信件并且被刺,更是将一切矛头都指向了‘凶手训练营’。”

&&&&白玉堂皱眉听着,似乎是有所领会,道:“对啊猫儿,难怪你说我们一直被牵着鼻子走,到目前为止,不是我们要把侦查的重点放在‘凶手训练营’上,而是……有人希望我们这样。”

&&&&“bingo!”展昭表示赞同,随即又显得有些烦恼,说:“只是最后这个第三类,贾郑岩被杀还有齐乐和张华变成被杀对象,实在是令我无法理解,怎么也想不明白。”

&&&&沉默了一会儿,白玉堂突然说,“猫儿,我们会不会是钻了牛角尖了?”

&&&&“什么意思?”展昭不解。

&&&&“诺,如果抛开那些心理分析的话,杀人的理由一般都很单纯。”白玉堂随意地列举,“仇杀、情杀……杀人灭口……”

&&&&说到这里,两人同时愣住——杀人灭口?!

&&&&展昭揪住白玉堂的衣服摇啊摇:“小白!!你是天才!”

&&&&白玉堂笑着凑上脸去:“来!亲一下。”

&&&&“嗯!”兴奋过头的展昭反应过来时,已经“啾”地一声,在白玉堂腮帮子上亲了一口……

&&&&……沉默……

&&&&“死老鼠!你去死吧!”红着脸的猫开始动粗。

&&&&“小心啊猫儿!我在开车!!”某老鼠笑得像掉进了油缸。

&&&&“不管!!”

&&&&回警局的路上,车子呈“s”型前进~~~

&&&&到了警局后,展昭和白玉堂第一时间和大家开了个会,并且交代了接下来的计划。

&&&&会议结束后,白玉堂给丁家的双胞胎打了个电话,交代了几句,随后,两人一脸兴奋地坐在办公室里,坐等大鱼上钩。

&&&&中午十二点左右,白玉堂的手机上收到了马汉发来的一条短信,写的是“下午两点,创意大厦十三层。”

&&&&“鱼儿上钩了!”白玉堂有些激动,把短信转发给了双胞胎。

&&&&创意大厦现在是白氏集团下属影视公司的所在之处,今天下午,有乐队面试的复赛。

&&&&下午两点三十分,比赛如期举行。

&&&&丁兆惠破天荒地出现在了比赛会场,因为是白氏的重要股东,又是白锦堂的心腹,所以立刻引起来了在场工作人员的高度注意。

&&&&丁兆惠悠闲地踱着步,看到齐乐她们还不忘打个招呼,这一举动立刻引来了多方的猜测。

&&&&齐乐有些局促,毕竟这也算半个老板,而偏偏人家还看见过自己毒瘾发作时的丑态。

&&&&本来她们已经因为吸毒而被取消了复赛资格,不过后来不知为什么又接到了比赛通知。

&&&&但丁兆惠的目标显然另有其人,他溜溜达达地走到了经纪人张华的身边,和他攀谈起来。

&&&&“幸苦了。”递上烟。

&&&&张华立刻受宠若惊地双手接过,点燃……抽。

&&&&东拉西扯地聊了几句,兆惠满意地拍了拍他肩膀,离去。

&&&&另一边,马汉提着一个黑色的箱子走上了创意大厦对面的一座高楼。

&&&&这个箱子是刚才,他在射击俱乐部自己的更衣箱里发现的,里面是一只巴雷特M82A1型的狙击步枪。

&&&&马汉拿到那只抢后,就直接来了这里,中途在厕所,给白玉堂发了一条短信。

&&&&进入大楼后,马汉没有选择电梯,而是直接走楼梯,上天台。

&&&&在走到四楼时,一个推着垃圾箱的清洁工站在楼梯口,两人擦身而过时,交换了手中的箱子。

&&&&马汉继续上楼,清洁工退到楼内某个密封的房间里,把箱子打开……

&&&&下午两点五十分。

&&&&马汉把天台的门关上,拿出箱子里的巴雷特M82A1,拼装好,放入子弹,架到护栏上,对着瞄准镜开始选择角度……

&&&&下午三点。

&&&&比赛的会场随着沸点乐队的表演沸腾起来,齐乐出众的嗓音很有现场感染力,没有一般少女的清纯模样,倒是有满满的沧桑。评委们都满意地点头,这个歌手,前途无量。

&&&&张华美滋滋地看着齐乐的表演,心说这回真是挖到宝了……只是,头怎么晕乎乎的?

&&&&马汉透过瞄准镜,瞄准了张华的心脏,默默地注视着他的举动,见他似乎是微微摇晃了一下。

&&&&立刻扣动扳机。

&&&&齐乐一曲完毕,音乐停止的瞬间,就听一阵清晰的玻璃碎裂声。

&&&&张华觉得自己心口似乎是微微地有些刺痛,伸手一摸,抬手,见满手的鲜血……脑中霎时闪现一个念头……你,竟然杀人灭口,随后,头就重了起来,意识模糊,不支倒地。

&&&&在场的众人见到地点张华和他胸口的血迹,立刻乱了起来,尖叫着纷纷逃窜,闻乱赶来的丁兆惠连忙过去查看张华的情况。

&&&&“快叫救护车……”一边有几个早些醒悟过来的人喊。

&&&&“不用救护车了!”丁兆惠摸着张华的颈动脉,摇摇头,“直接报警吧。”

&&&&马汉收起枪,快速地拆好,放回箱子,迅速走下楼,经过四楼时,又遇见了那个清洁工,交换箱子……

&&&&一分钟后,马汉已经提着箱子消失在了人群中。

&&&&三分钟后,警车来到现场,抬走了张华的尸体。

&&&&二十分钟后,马汉把箱子塞回了射击俱乐部的更衣箱里,维持着一种恍惚的状态,跑回了家。

&&&&半个小时后,有人走到马汉的更衣箱前,取出黑色的箱子,打开,见里面原本崭新的巴雷特M82A1已经有了被使用过的痕迹……满意地笑了。

&&&&比赛场的众人浑浑噩噩地来到警局,接受警方的调查。齐乐却被单独叫到了S.C.I.的办公室里。

&&&&再次见到展昭和白玉堂,齐乐有些懵,她不明白刚才是怎么回事。

&&&&“不用担心,只是让你来配合一下调查。”说着,展昭拿出那张在贾郑岩家找到的女高中生相片给齐乐看:“你回忆一下,是不是曾经见过这个人?”

&&&&齐乐接过照片看了看,脸上有些狐疑,不是很确定地说:“嗯……很像,不过又感觉不太一样。”

&&&&“你认识这个人?”白玉堂问。

&&&&“不认识。”齐乐摇摇头,“……见过一次。那次在街上,看到她和张华在一起……好像是在争吵,不过她看起来要时髦很多,年纪也大些。”

&&&&白玉堂和展昭对视一眼,展昭拿出另一张,方静在杂志上的照片给齐乐看:“是不是她?”

&&&&“就是她!”齐乐肯定地说。

&&&&展昭收起照片,“你待会儿和其他人一起离开,别告诉任何人你来过这里好么?”

&&&&“好的。”齐乐点头,跟着赵虎下楼。

&&&&“王朝张龙!”白玉堂叫来两人,“你两全天二十四小时紧盯着方静,看她都做些什么,和什么人来往,别让她发现!”

&&&&“是”两人快速离去。

&&&&“蒋平,查所有关于方静的资料,尤其是她高中时期的。”

&&&&“好的。”

&&&&“猫儿。”安排完组员的工作,白玉堂转身问展昭,“下一步怎么办?”

&&&&展昭想了想说:“只好等马汉那边了,对方应该很快就会再有指令下来,接着,就可以拼凑出他的意图了。”

&&&&白玉堂点头。

&&&&徐庆跑了进来:“头儿,张华醒了。”

&&&&“怎么样?”白玉堂看展昭,“猫儿,接着演戏?”

&&&&展昭笑:“那是自然了。”

&&&&一个特殊的病房里,张华全身粘着怪异的管子,固定在床上,身边放着各种治疗的器械,感觉就像是在隔离的重症病房里。

&&&&张华醒过来,感觉心口有些疼,头脑不是很清醒。

&&&&“你感觉怎么样?”展昭问。

&&&&张华有些费力地看清了身边的展昭和白玉堂,“我怎么了~~~”挣扎着想坐起来。

&&&&白玉堂赶紧按住他,说:“你好不容易才捡回一条命,现在别动!”

&&&&“啊?我……”似乎是有些混乱。

&&&&“你被狙击了,子弹离心脏不到一公分。”白玉堂说得煞有介事,“医生说你至少还要在床上躺三个月。”

&&&&“我……”

&&&&“你知道什么人要杀你吧?”不等张华缓过神来,展昭紧追着问,“你最好说出来,对方如果知道你没死,可能还会派人杀你。”

&&&&张华脸上的表情变了变,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好,你个臭□想杀了我,你不仁我就不义……是方静!是方静那个臭女人想要杀我灭口啊!”

&&&&白玉堂和展昭对视了一眼,白玉堂打开录音笔,问:“方静为什么要杀你?”

&&&&“因为……因为我知道她的过去!还有,那些杀人案也都是她搞得。”张华有些激动。

&&&&“说具体点。”白玉堂问。

&&&&“你们别看方静她现在风风光光的,什么明星经纪人,手下一把小明星,她以前,以前是个□!”

&&&&“你说话干净点行吗?”白玉堂皱眉。

&&&&“哦,好的好的。”张华连忙陪笑,脸上却是不屑,“我和贾郑岩在高中是认识的,泡酒吧时认识的。咱俩家境都不好,就想弄点钱花花,后来,我们就去了地下赌场,起先赚了点,后来瘾就越来越大了。不过么,久赌无胜家,那次,我们输得一干二净,还欠了赌场老大一屁股债。那个老大要我们还钱,不然就宰了我们。”张华叹了口气,“我们哪有钱啊,嗯,我知道贾郑岩有个女朋友,长得蛮漂亮的,就提议,用她来还债。”

&&&&展昭微微一愣:“是方静?”

&&&&“……嗯。”张华点点头。

&&&&“继续说。”白玉堂催促。

&&&&“贾郑岩那小子先是不肯,后来怕了,也就愿意了,然后就用她……还了债。”张华支支吾吾地说。

&&&&“方静是不是自愿的?”白玉堂冷冷地问。

&&&&“呃……反正,她平时也挺随便的,不随便怎么这么小就和贾郑岩这种混混在一起……”

&&&&“我问你她是不是自愿的?!”白玉堂打断他。

&&&&“……我们……我们给她吃了点药,她就乖乖的了……”张华说。

&&&&白玉堂皱眉,“然后呢!”

&&&&“后来,我们也没想到那个药,方静竟然上瘾了……”

&&&&“是什么药?”

&&&&“就是那种街头马仔给的,彩色的镇痛片……听说不会上瘾的,可能给她吃多了……然后,她就有了毒瘾。她不肯原谅贾郑岩,就跟他分了手。”

&&&&“然后呢?”白玉堂皱眉,“你说话痛快点行不行?!”

&&&&“好好~~”张华连忙继续,“后来,贾郑岩就跟我翻了脸,也就没了来往,听说方静后来上了大学。贾郑岩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本分了很多,他托关系进了M大当班导老师……我么,也混得不是很好……然后,听说方静没念完书,就出了国。”

&&&&“那你这次是怎么和她扯上关系的?”

&&&&“我那天这么巧在电视上看见她了,她好像混得很好。我就去找贾郑岩,本想打听打听他俩还在不在一起,没想到,那天那小子喝多了,说是他把那两个学生的资料告诉方静的,还说方静很有可能在走不归路……我才知道,这小子为了补偿方静,一直都给她当狗使唤……然后……然后……”

&&&&“然后你就利用这件事情来威胁方静,获得好处?”展昭开口,“你除了让她帮你找到了这份工作之外,还要了什么?”

&&&&“我……没,没要什么了……”张华赶紧否认,“我也不敢太嚣张……毕竟她有钱有势的。”

&&&&“贾郑岩是不是你杀的?”白玉堂问。

&&&&“不……不是。”

&&&&“可是在瓶子上有你的指纹啊。”展昭看张华眼神闪烁,故意撒了个谎。

&&&&“不可能,那瓶药……”张华说到这里,猛地醒悟,连忙闭嘴,可为时已晚。

&&&&“接着说啊。”白玉堂冷笑,“谁告诉你那是药瓶的?你怎么不猜汽水瓶啊?”

&&&&“我……”

&&&&“你为什么杀贾郑岩?”展昭问。

&&&&“是……是方静叫我干的,贾郑岩为了挽回方静的心,就自己去吃那种药,不过我知道他吃的只是维他命之类的……后来方静给了我一瓶药,说是叫我换了贾郑岩的……”

&&&&白玉堂关掉录音笔,拔掉了张华身上的管子,对门口说:“进来吧。”

&&&&随后,两个警察模样的人走了进来,“白队,好演技啊。”

&&&&“交给你们了。”白玉堂拍拍两人肩膀。

&&&&“你们……我……”张华有些发愣,“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一个警员把他拉起来,张华才注意到自己胸口只有浅浅一个红印而没有枪眼。

&&&&“打中你的是灌了血浆的练习弹。”展昭说。

&&&&“我……你们骗我?”张华抬头,不敢相信地看着白玉堂和展昭。

&&&&“骗你?”白玉堂冷笑连连,“等着坐牢吧,人渣。”

&&&&随后,张华就被带了下去。

&&&&走出那个专门布置的特殊病房,白玉堂和展昭都有些唏嘘……方静的行为虽然可恶,但也很可悲……毕竟,她是最深的受害者。

&&&&回到S.C.I.,展昭和白玉堂默默无语地走进了办公室,案子到这里有些眉目了,一切指指方静……不过,方静究竟是幕后黑手,还是,她也只是一颗棋子?

&&&&Didididdididi~~~~~

&&&&白玉堂的手机响——是马汉。

&&&&“马汉,怎么样了?”白玉堂按下免提键。

&&&&电话那头是长时间的沉默,终于,马汉开口:“头,他又给我发了封邮件。是猎物2”

&&&&“这次是谁?”白玉堂和展昭有些焦急地问。

&&&&“是……”马汉盯着电脑屏幕上那张熟悉的照片,说,“是公孙……”

&&&&………什么?!……………

&&&&白玉堂和展昭对视,满脸的惊诧。

&&&&第二天一早,被禁闭了三天的公孙终于离开了家门,走向警局。

&&&&这次,丁兆惠在他的早餐里加了些料,公孙步行在街头,就觉头晕晕的。

&&&&身后开着车小心翼翼跟着的白锦堂担心地看着,怎么今天看起来倒比昨天还虚弱?这人什么体制啊?这么做一下就要养三天,那自己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难道要禁欲??

&&&&正自嘀咕着,白锦堂猛然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劲,子弹划空而过的声音……

&&&&公孙微微一晃,缓缓倒地。

&&&&白锦堂从车子里下来,走到公孙身边,就见公孙躺在那里,胸口一个清晰的血洞……

&&&&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四周的一切也都仿佛已经消失,白锦堂呆愣地站在原地,感觉……这个世界,慢慢崩陷~~。

&&&&“公……公孙……”白锦堂一脸迷茫地跪到公孙身边,将他抱起来,“公孙……”

&&&&远处的大丁戳戳小丁:“糟了,忘了告诉大哥了。”

&&&&“不用吧。”小丁一脸无所谓,“大哥一搭脉就知道公孙没事了。”

&&&&“你看他像是没事的样子么?”大丁拉过小丁,一指远处的白锦堂……白锦堂的脸色,比公孙还像死人。

&&&&小丁急,“大哥怎么这样?摸他脉呀!!要不然听听心跳,探探鼻息啊!!”

&&&&“这时候谁想得到?!”大丁叹气,“大哥会不会跟着公孙殉情啊?!”

&&&&“不至于吧??”小丁大惊。

&&&&“怎么不会?”大丁鄙视,“要不然你以为罗密欧怎么死的??”

&&&&这时,人群里不知谁喊了一声,“快叫救护车……”

&&&&白锦堂猛地惊醒了过来,似乎有什么隐隐的不对劲,才感觉到,公孙的身体还是热的,脉搏在跳,仔细一看……只是晕过去了……

&&&&救护车比以往都要来得迅速,一言不发的白锦堂抱着公孙上了车……果然,车上坐的,不是医生……而是一脸尴尬的展昭和白玉堂。

&&&&铁青着脸到了医院,把公孙放到病床上,白锦堂回头,冷冷地问两人,“谁的主意?”

&&&&惊~~~

&&&&展昭看白玉堂,眼神示意:“怎么办?”

&&&&白玉堂沮丧:“还能怎么办?跑呗!”

&&&&只可惜,两人还没来得及向后转,就被白锦堂一把抓住,“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吃了豹子胆了,我今天给你们梳梳皮!”

&&&&“呀~~~~~”

&&&&房间外,双胞胎听到里面传来的惨叫声,惊得转身就逃。

&&&&房间里,展昭和白玉堂抱着头东窜西逃~~白家大哥发飙啦~~~

&&&&危急时刻,公孙浅浅的一声轻吟拯救了缩在角落里等死的小猫和小老鼠。

&&&&白锦堂脸上的戾气瞬间全消,快步扑倒床头,就见公孙睁开眼睛,一脸迷茫地看向众人。

&&&&“怎么了……”掀开被子坐起来,就见眼前的白锦堂一脸的惊喜……确切地说,是失而复得的狂喜,难以掩饰。

&&&&想起刚才的事情,又看见躲在角落里的白玉堂和展昭,公孙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白锦堂的表情,让他微微脸红……

&&&&白玉堂拉起展昭偷偷溜了出去,关门的瞬间,就见白锦堂把公孙拉到怀里,抱得很紧。

&&&&公孙就听白锦堂在耳边喃喃低语:“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只要你没事……”

&&&&作者有话要说:*^_^*&下一章&真相大白~~今晚会更出来,不过可能要到很晚,亲们明早就可以看到了~~咔咔咔~~~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