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49魔法凶手 03 “鬼”

49魔法凶手 03 “鬼”

&&&&12月12日,晨,8点30分,警局S.C.I.办公室

&&&&会议室里的众人各个面色严峻,桌上血淋淋的现场照片,刺激着每个人都神经。

&&&&公孙最后一个进来,手上拿着孙倩的验尸报告,一脸阴沉。

&&&&“怎么样?”等他坐下,白玉堂有些急切地问,众人现在都非常关注一点,展昭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昨天和今天犯案的,是不同的两个人!

&&&&公孙揉揉眉心,说:“两个人。”

&&&&虽然众人都百分之百信任展昭的判断,但还是保有最后一丝希望,期盼着结局不是那么糟糕,但是,法医的结论,是铁的证据。

&&&&“张真真的尸体切口是由左下方向右上方发展的,也就是说,凶手惯用右手。”公孙轻轻地在空中比划了一下,接着说,“孙倩的伤口是从右下方向左上方延伸的,也就是说凶手是个左撇子,而且,两处刀伤的深度也不同。”

&&&&“就是说两个人的力气不一样?”白玉堂问。

&&&&“没错!”公孙点头,”张真真的伤口比较浅,而孙倩的伤口则很深。

&&&&“说明什么?”王朝说道,“凶手的体格不一样?”

&&&&公孙摇头,说:“造成伤口深浅不同的因素其实有很多,而且,孙倩是个小孩子,比张真真好好制服……”停顿了一下,“不过,我个人偏向于小昭的观点,第一个是新手,第二个是老手。”

&&&&“为什么呢?”赵虎不解地问,“都那么多年不犯案了,突然又出现,杀的还是个小孩子?”

&&&&白玉堂沉吟半晌,说:“现在我们手上的讯息太少,大家先分头搜集线索。王朝和张龙去学校附近查访,看看有没有目击者。马汉你去查一下那个工地,赵虎和徐庆去走访被害人的家属,调查他们的社会关系。公孙把之前那些案子的验尸报告全部找出来对比一下。猫儿和白驰下午把旧的案件都找出来,蒋平你去找一下关于魔法图的讯息。我去找以前负责这些案子的警员问情况,今天就分头行动,明天一早再来汇总,明白了么?”

&&&&“是。”众人领命后各自离去。

&&&&蒋平埋头猛敲键盘;公孙冲去了资料室;展昭和白驰一头扎进了书报的海洋,开始以一种藐视众生的速度浏览文字~~

&&&&白玉堂左看右看发现没他什么事,就溜溜达达地下了楼。

&&&&警局的一楼是处理普通案件的地方:民事纠纷、闹事的混混、嗑药的未成年人,小偷小摸……

&&&&“文叔。”白玉堂走进纷乱的办公室,拍了拍一个正在做问讯笔录的老头。

&&&&“呦!小白啊!”被称做文叔的老头赶忙站了起来,“你大忙人怎么上这来了啊?”

&&&&“您忙呢?”白玉堂笑问。

&&&&“不忙不忙,你找再忙也得放下不是?”文叔乐呵呵地找来了一个警员继续他的工作,招呼白玉堂上里间的办公室里坐。

&&&&“怎么了?有什么事儿要我这老头子帮忙的?”文叔边倒茶边问。

&&&&“哦~~我想问一下,十年前查那个魔法连环杀人案的是谁……”

&&&&白玉堂的话音刚落,就听“哐当“一声,文叔手上的杯子整个掉在了地上,热水溅了一地。

&&&&“怎么了?文叔。“白玉堂赶忙上前接过他手上的电水壶,扶他坐下,就见文叔的脸色苍白,手微微地抖。

&&&&“唉……我没事,丢人啊,年纪大了经不起刺激。”文叔缓了缓神,脸色也好了许多,“都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文叔,您干吗那么大反应?”白玉堂试探着问。

&&&&“呵……”文叔笑着指指他,“你和你老爹一样,都是人精!”

&&&&白玉堂呵呵笑笑,不语,等文叔接着讲。

&&&&“那个警察姓卫,叫卫永……他查这个连环凶手好几年了,他的未婚妻,也被那个凶手杀死了,然后啊,他就像疯了一样没日没夜地追查,可是啊,那个凶手却在十年前人间蒸发了,因为卫永的行为有些偏激了……所以最后,就离开了警队。”文叔说,“这个案件持续的时间比较长,其他的警员要不然是中途换走了,要不然就是像我这样不怎么上心的,总之,从头到尾追着不放的,就只有这个卫永。”

&&&&“那么他现在呢?”白玉堂问。

&&&&“……”文叔沉默了一下,说,“具体我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他自己开了一家侦探社,一直还在追查。”

&&&&“哦……”白玉堂了然地点点头,正想接着说什么,就听门外一阵骚乱。

&&&&文叔站起来,走了出去。

&&&&偌大的办公室里,就见几个警察把一个满头是血,正不停骂骂咧咧的小混混按到椅子上坐好。另一边,是一个正在叫嚣着的年轻女子,穿着随意的牛仔装,她似乎是喝多了,正对着那个男子破口大骂。身边两个年纪更轻一些的女生正费力地拉着她。这两个女生白玉堂认识,是齐乐和陈瑜。

&&&&“干什么呢?!?”文叔大吼一声,两方才都安静了下来。

&&&&“这个三八喝醉了随便打人!”那个混混捂着头说,“我好好地走我的路,她冲出来就用酒瓶砸我的头!我要告她人身攻击!”

&&&&“你老实点!”一边一个警员又把他按了回去,“你不去招惹她,人无缘无故打你啊?!”

&&&&“警官,你没见她喝醉了么……”那小混混回头就嚷嚷,猛地看见了站在一边的白玉堂,连忙噤声,咳嗽了一声,规规矩矩坐正。

&&&&齐乐也看见了白玉堂。

&&&&白玉堂对她挑挑眉,问:“不是改好了么?怎么还出来混?”

&&&&“没有!”齐乐连忙争辩,随即,小声嘀咕:“谁一大早出来混啊,她是合租的姐妹,昨晚上没回来,我们才去酒吧街找她的。”

&&&&身边的陈瑜连忙点头:“没错!我们怕她吃亏,就跟来警局了。”

&&&&白玉堂点点头,看那混混,“你怎么样?”

&&&&“没……没事……”小混混连忙赔笑,“都怪我走路不小心……呵呵。”

&&&&齐乐和陈瑜一脸惊奇,其他的警员可是了然,做混混的,连大哥都不敢得罪白玉堂,更别说这些个小弟了。

&&&&那混混站起来就要走,“没事啦,各位大姐,误会误会……走了。”

&&&&“等一下。”白玉堂叫住他,见他脸色刷白,笑,“你怕什么?”说完,递给他几张钞票,“拿回去治伤。”

&&&&“哦~~谢谢……”小混混拿了钱飞也似地就跑了。

&&&&齐乐脸上尴尬,小声说:“我会还给你的。”

&&&&白玉堂回头,见文叔他们已经忙开别的了,敏锐地感觉到文叔似乎是不愿意多谈当年的事。

&&&&这时,一边被齐乐和陈瑜扶着的那个女人突然盯着白玉堂呵呵地笑了起来,醉醺醺地伸手指着白玉堂说:“呵呵……好……好男人……”

&&&&“李絮你别闹啦!”齐乐怕白玉堂生气,连忙拉住她,但李絮却挣开,依旧指着白玉堂说,“祸害!一看就是祸害……哈哈……杀人要偿命的!看!报应来了吧……都是因为你!”

&&&&白玉堂微微皱眉,齐乐赶忙挡住李絮,回头对白玉堂说:“你别介意,她喝多了……”

&&&&事实上白玉堂注意的是李絮那句杀人偿命,想了一下,对齐乐说:“你们扶她到门口,我送你们回去。

&&&&“啊?不用……”齐乐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白玉堂已经转身出去拿车了。

&&&&开了大概十五分钟,到了齐乐等租住的房子,一路上,白玉堂和两人随意地聊着天,齐乐比较内向,陈瑜却很健谈,白玉堂大致打听清楚了那个烂醉如泥的女人叫李絮,她是做舞台设计的,平时经常会喝醉,清醒的时候很好相处,醉了就是这样发酒疯,说什么好男人是祸害之类的,估计是以前被狠狠地甩过……

&&&&到了地方,白玉堂叫住了转身要扶李絮上楼的齐乐,“手机。”

&&&&齐乐不太明白,还是把自己的手机放在了白玉堂伸出的手上。

&&&&快速地输入了一个号码,白玉堂把手机还给齐乐,“有事就找我。”

&&&&愣了一会儿,齐乐点点头,转身,又回头,“我……我已经不吃药了。”

&&&&白玉堂微笑点点头,开车离去。

&&&&看着车子驶离了视野,陈瑜惊异地推了推齐乐,“天啊,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

&&&&“……”齐乐白了她一眼,“你胡思乱想什么呢?”

&&&&“那他干吗对你那么好?”陈瑜边扶着李絮往里走,边问。

&&&&齐乐心里自然是明白,白玉堂肯定是因为自己打死了齐磊,觉得应该对她现在无依无靠的状态负有一定的责任……实在是好人。

&&&&“他有亲亲爱人了。”齐乐自然不能和陈瑜言明,只能搪塞。

&&&&“亲亲爱人?长什么样?我很奇怪他会看上什么样的女人耶~~”陈瑜很感兴趣地问。

&&&&“你少三八。”齐乐拿出钥匙来开门。

&&&&“说来听听么,漂不漂亮”陈瑜好奇追问。

&&&&齐乐帮她把人扶进去,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岂止是漂亮……”

&&&&关上门。

&&&&门外走廊的拐角处,潜伏着的人探出半截身子,双眼,恶意地盯着刚刚关上的大门。

&&&&白玉堂开车回警局,他打了个电话给徐庆,让他查一下卫永,还有李絮。

&&&&多年办案的经验和天生的直觉,让白玉堂隐隐地意识到一丝怪异。

&&&&S.C.I.的办公室里堆着壮观的文件山,展昭和白驰坐在文件堆里浏览着,时不时地交流几句。

&&&&公孙拿着几份文件走到办公室里,看见两人的样子,摇头叹气~~

&&&&“小白呢?”问一边低头敲键盘的蒋平。

&&&&“队长说去楼下的,不知道为什还没回来。”蒋平头也不抬地回答,随即指着屏幕问公孙,“这个图是不是和张真真尸体下面的那个一样?”

&&&&公孙凑过去,“是啊!”他翻开资料看照片,“一模一样!”这是什么?

&&&&“我在国外一个巫术爱好者的网站上找到的。”蒋平框选出一段评论给公孙看,“眼睛的图案在咒语里叫“阿特金”,代表曾经的恶行没有逃过死神的眼睛,一切都到了结算的时候了,这是上天的惩罚。”

&&&&“孙倩尸体下的那个呢?”公孙拿出照片给蒋平比对。

&&&&正这时,卢方敲门进来,“小白……”

&&&&蒋平抬头喊了一声:“头儿出去了,一会儿就能回来。”

&&&&“呃……”卢方有些为难,就听他身后一人说,“没关系,我进去等就可以。”

&&&&公孙觉得声音有些耳熟,抬头一看,竟见沈潜走了进来。

&&&&“嗨,公孙,我们又见面了。”沈潜熟络地打着招呼。

&&&&公孙有些疑惑地望向卢方,卢方说:“哦,沈先生是发现第二具尸体的那块工地的所有者,他来配合警方的调查。”

&&&&公孙和蒋平对视了一眼,蒋平笑,“还真是热心市民啊。”

&&&&沈潜微笑着耸耸肩,对公孙道:“事实上,我只是想看看你工作的地方。”

&&&&公孙转头对蒋平说:“小白来了叫我,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他说。”

&&&&“ok。”蒋平点头。

&&&&公孙拿着文件转身离开,沈潜连忙跟上一步说:“介不介意让我参观一下法医室?”

&&&&“介意。”公孙回头冷笑着说,“我工作的时候只喜欢和死人呆在一起。”

&&&&说完,离去。

&&&&沈潜有些尴尬地站在原地,蒋平赶忙低头忍笑继续码字。

&&&&这时,白玉堂推门进来。

&&&&“头!公孙说有重要的事情找你。”蒋平连忙说。

&&&&“叫他来,我也有发现,”说着,白玉堂向展昭的办公室走去,看到杵在原地的沈潜微微地一愣。

&&&&“哦,你好,我是……”沈潜刚想开口,蒋平就替他说,“那个工地是他的。”

&&&&白玉堂点头问沈潜:“你有什么事?”

&&&&“我来看看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沈潜说。

&&&&白玉堂看了他一眼,说,“暂时没有,有的话我们会联络你,谢谢你的配合。“

&&&&这时,公孙已经接到蒋平的电话走了进来,而王朝和张龙也风风火火地赶了回来,进门就喊,“头!有情况!”

&&&&“进去再说。”说完,白玉堂撂下沈潜,和众人一起进了会议室。

&&&&瞥见门外的沈潜有些讪讪地离去,白玉堂问蒋平,“什么意思?”

&&&&蒋平耸耸肩,向公孙呶呶嘴,轻声说:“醉翁之意不在酒。“

&&&&白玉堂了然点头,看着房间里堆得到处都是的资料,问展昭,“猫儿,怎么样了?”

&&&&展昭和小白驰一起抬头,“差不多了。”

&&&&“都什么状况?”白玉堂先问一脸兴奋的王朝和张龙。

&&&&两人对视了一眼,王朝说:“头儿,我们问了学校附近的人,没发现什么,不过,学校的保安说……昨晚上学校里闹鬼了!”

&&&&“哈??”听到这里,众人都停下了手上的工作,惊奇地抬头看着两人。

&&&&“闹鬼?!”白驰轻轻地惊呼了一声,向展昭身边靠了靠。

&&&&“是啊!”张龙说,“学校的保安晚上十点左右出来转了一圈,说看到那个死人的教室里,有绿莹莹的鬼火,还有一个长发女人的身影在窗前晃,他吓坏了,就跑了。

&&&&众人一脸的惊疑,展昭好笑地看着身边紧紧抓着他衣角的白驰:“你怕呀?”

&&&&“嗯!!”白驰认真地点头,引来了众人的轻笑,红着脸看众人,“你们……你们不怕么?”

&&&&张龙蹲下去拍他脑袋,“你是警察啊,怎么相信这些?”

&&&&“那,那是怎么回事?”白驰小声问。

&&&&“你有没有注意到教室的窗户是绿色的?”公孙问白驰。

&&&&“嗯。”白驰点头。

&&&&“那就是说,有人在里面燃烧了什么东西。”白玉堂说,“一个长发的女人……如果那个保安没有看错的话。”

&&&&“她跑到那里去烧东西……”白驰看展昭。

&&&&展昭点点头,“不是凶手,就是知情人。”

&&&&白玉堂点头说:“大家抓紧时间休息一下,今晚我们去工地等一宿,看能不能钓到大鱼!”

&&&&“公孙你有什么发现?”白玉堂问公孙。

&&&&“这是以前的验尸报告。”公孙拿出来说,“只有最后一个被害者是小孩子,其他的都是成年人。”

&&&&展昭拿过刚才放在旁边的一份报纸说,“对,叫徐佳丽,小女孩,13岁。”

&&&&白玉堂看着验尸报告和报纸问:“有什么问题?”

&&&&“其他被害者都是被刀子割断颈动脉,直接毙命,只有她的后脑有外伤,是被钝器击中造成的。”公孙说。

&&&&白玉堂皱着眉不解,“这个……说明什么?”

&&&&“凶手的手法变了。”展昭说,“从行为分析上解释不通!”

&&&&“怎么说?”众人不解望向展昭。

&&&&展昭说:“这个凶手的魔法阵图都有一定的含义,画的相当的细致,他是个完美主义者,而且他的每一张图的线条都是从颈部的伤口开始,围绕着身体在画,整张图相当的完整!但是,如果有其他的地方在流血,就会破坏整张图的完整性,这是他这种类型的人绝对不能容忍的。”

&&&&“那说明什么?”白玉堂皱眉,“那件案子不是他干的?”

&&&&展昭点头,说:“这是一种可能,还有一种就是,在他犯案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变故。”

&&&&“也许,是这个变故导致了他接下来十年里不再犯案?!”白玉堂接口。

&&&&“right!”展昭赞许点头。

&&&&“ok!大家准备一下,今晚行动!”白玉堂说着,过来帮忙整理报纸。

&&&&白驰突然像是下定了决心似地对展昭说:“今晚抓鬼,我也要去!”

&&&&……………………

&&&&众人笑开,展昭揉他脑袋:“都说不是鬼了!”

&&&&晚间,S.C.I.众人兴致勃勃捉“鬼”去了,公孙自然是没兴趣的,他走到楼下,刚才白锦堂来电话说要接他去吃饭,让他在警局门口等着。

&&&&而停在公孙面前的,却是一辆白色的宝马。

&&&&“有没有空,赏脸吃顿饭?”沈潜再一次出现,坐在车里,打开车门。

&&&&公孙有些无奈地看他,这时,白锦堂的黑色奔驰已经停到了沈潜宝马的后面,车门打开,白锦堂下车,走到公孙身边:“等很久了?”

&&&&“刚下来。”公孙笑了一下。

&&&&“这么巧,白总。”沈潜下了车,站到白锦堂面前,公孙再次确定这两人没有可比性,白锦堂的存在感绝对强于沈潜,这个男人惹怒白锦堂只是在自找苦吃,虽然不知道他出于何种目的……

&&&&“走吧。”公孙拉了拉白锦堂,和他一起离开。沈潜微笑,坐进车里,笑得阴冷,“兄弟俩一个样,优秀得让人讨厌,眼光倒是都很好。”

&&&&驾车离去。

&&&&S.C.I.的众人在冷风里埋伏于工地的四周。

&&&&已经是晚上十点了,依然没有动静。马汉张龙和最胆小的白驰守在工地建筑的最高处向下望;赵虎和王朝隐在工地的后方。

&&&&展昭和白玉堂坐在车里,盯着工地的入口。

&&&&“猫儿,冷不冷?”白玉堂问。

&&&&“嗯~~”展昭摇摇头。

&&&&“过几天就是圣诞节了。”白玉堂突然说,“要不要去山上过?”

&&&&“山上?”展昭不解。

&&&&白玉堂拿出一串钥匙甩了甩说,“兆惠给我的,说是我哥最近在半山区造了一片温泉度假小屋……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过圣诞?”

&&&&展昭微微一愣,脸有些红,点点头。

&&&&白玉堂有些紧张,又确认了一遍,“那个,你真的肯跟我去?就我们两个哦,过……过夜的。”

&&&&展昭脸更红,转开脸,“嗯”了一声又点点头。

&&&&这时,就听对讲机响了一下,白玉堂连忙按接听键,就听马汉说:“头儿,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