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51魔法凶手 05 诅咒

51魔法凶手 05 诅咒

&&&&赵桢一声:“我想起你是谁了……”和白驰的一句“骗子!”,让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展昭问白驰,“你们以前认识?”

&&&&赵桢笑得有些尴尬,白驰则是别扭地低头不语,似乎是在生着什么气。

&&&&沉默了半晌,赵桢突然放软了声音问白驰,“你……你不结巴了呀?”

&&&&听到这里,白驰转脸狠狠瞪了赵桢一眼,眼里隐隐的水雾,转身就拉住展昭说,“我想先回去。”

&&&&“别,别!”赵桢连忙伸手拉他,“坐会儿再走,好久没见了……”

&&&&白驰用力甩开他手:“不准你碰!”

&&&&“不碰不碰……”赵桢连忙收回手,赔笑。

&&&&在场的众人脑中都有一个念头闪过,莫非赵桢做了什么对不起白驰的事情?不然小家伙怎么这么大火?

&&&&白玉堂冲展昭挑挑眉,意思是“看到没?兔子急了都咬人~~”

&&&&展昭瞪他一眼,“你还嫌不够乱啊?!”——警告他“不准添乱!”

&&&&那个老管家突然“啊!”了一声,看看赵桢,又看看白驰,哈哈地笑了起来。

&&&&包拯问:“怎么,他们有什么渊源么?”

&&&&展昭和白玉堂立刻崇拜地望着包拯,心说“真不愧是老大啊~~问出了我们的心声,八卦得还那么自然~~佩服啊……”

&&&&管家引着众人到了客厅,端上茶,说出一段,当年的,小插曲~~

&&&&一般来说,与众不同的孩子,童年都不会过得很快乐……因为不同,所以没有朋友。

&&&&就比方说,展昭和白玉堂为什么老混在一起,因为从小到大,别人很难融入他们之间。

&&&&白玉堂知道,展昭十岁时,就熟练地掌握了三种语言,可以看很厚很厚的原文书。展昭知道,白玉堂十岁时,就能光脚碎十二块砖,可以和警局里比他大好几倍的叔叔单挑。换句话说,如果小时后,白玉堂的身边没有展昭,而展昭的身边也没有白玉堂的话,那么他们的童年,都将会是孤独的童年,因为,他们很难找到其他朋友。

&&&&但是,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天才儿童都会幸运地,有一个天才的青梅竹马的。比如说白驰,又比如说赵桢。

&&&&赵桢的妈妈是法国人,所以他出生在法国,到了差不多十岁,才跟爸爸回了国。回国时,赵桢还不会讲中文,所以……他没有朋友。为了给宝贝儿子解闷,赵桢的爸爸给了他这只叫做“里斯本”的小白狮,从此之后,里斯本就成了赵桢唯一的朋友。

&&&&白驰的童年要更加不幸,因为,一个文曲星,生在了一个盛产武曲星的家庭里,小白兔生在了狮群里。

&&&&从小到大,白驰都生活在父辈们的严格要求下,生活在那个从未见过面的堂哥的阴影之下。白驰跑步很慢,平衡能力差,胆子也很小,唯一厉害的,可能就是记性很好,算数很快……但是这一切,在白家都得不到赞赏。所以,孤独的小白驰变得凡事都小心翼翼,他也没有朋友。

&&&&小白驰最喜欢的,就是去图书馆借一本大人都啃不动的书,躲到没有人,但是可以晒到太阳、看到花草的地方,津津有味地读书。他有很多属于他的小型秘密基地,其中最喜欢的一个,在图书馆后面的小院子里,看门的老大爷还会和气地请他吃点心。

&&&&这样日复一日地过了很久,突然有一天,一只很可爱的白色大“猫”,从矮墙外翻了进来。

&&&&它似乎是饿了,白驰请它吃了自己的点心——糯米团子,这之后,一人一“猫”就建立了牢固的感情。

&&&&以后,每天放学,白驰都会从家里带上些吃的东西到这里来,“猫咪”也一定会准时到,而白驰来图书馆的目的,也从看书,变成了单纯地和“猫咪”玩耍。直到有一天,一个漂亮的小男孩,喊着“里斯本”,找到了院子里,那男孩就是赵桢。

&&&&赵桢从小就痴迷于魔术,这点可能是遗传于他那个著名的魔术师外公。而他的外公也发现这个孙子有极高的天分,所以,赵桢每天下午都有三个小时的魔术练习。原本,小“里斯本”是因为赵桢要练习,没有功夫陪它,所以才溜出来玩耍。渐渐的,它喜欢上了和白驰呆在一起,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晚,直到赵桢发现了它的定时失踪,找了出来。

&&&&看到和白驰在一起玩得高兴的里斯本,赵桢有一种被背叛了的感觉,他决定,好好教训教训这个抢走它好朋友的“小家伙”。

&&&&孩子是不一样的。他们可能都只有到你膝盖那么高,可能都会怕黑,可能都会喜欢点心胜过主食……但是,孩子之间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比如说,展昭从小就是那种,会捡路边受伤的小动物回来养的小天使。而白玉堂,则是那种会往老师粉笔盒里放毛虫的小恶魔。

&&&&以此类推,白驰,就是个有些呆的小天使,赵桢,则是个有些坏的小恶魔。

&&&&赵桢通过找里斯本,和白驰成为了朋友,他惊奇地发现,这个有点呆的小孩,竟然会说法语,然后,在得到白驰的信任之后,赵桢狠狠地——骗了他。

&&&&那天,白驰像往常一样到图书馆找他的“猫咪”和新朋友玩。

&&&&赵桢得意洋洋地告诉白驰,他会魔法。

&&&&白驰不信,赵桢就表演了一个他最新学会的魔术,他把一只鸽子,变成了一只青蛙——在这几天的交往当中,赵桢了解到,白驰最怕的就是青蛙。

&&&&最后,赵桢在白驰的肩膀上拍了三下,说,他已经对他下了咒语,只要白驰一说话,就会变成青蛙。

&&&&吓坏了的白驰,哭着就跑了,赵桢得意地抱着里斯本回了家,转眼,已经将这件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一个月之后,白驰的母亲出现在了赵桢的家门口。她起先只是来询问情况的,因为自从小白驰那天从图书馆回来后,就再也没有说过话。

&&&&赵桢这才知道白驰真的信了他的把戏,当他告诉白驰,他已经帮他把魔法解除了的时候,白驰说话开始结巴。

&&&&小白驰的结巴一直都没好,但是,里斯本却和他成了最好的朋友,经常溜出去了就不回来,仿佛白驰才是他真正的主人。赵桢因为内疚,也就没有再生什么事端……只是,结巴使白驰原本就很糟糕的童年变得更加地凄凉,学校里,小朋友们嘲笑他;家里,父母总是用一种怜悯和惋惜的眼神看他……他变得更加地胆小和不喜欢说话。

&&&&一年之后,赵桢带着里斯本回了法国……他没有和白驰告别,虽然白驰自他骗过他之后,就一直都没有理过他,但赵桢心里明白,如果里斯本也离开了,那么小白驰就会变得更加更加孤单,他很害怕看见小白驰哭的跟只小兔子一样红红的眼睛。

&&&&其实赵桢一直都没有忘记这件事,也就是因为这个,长大后的赵桢无论走到哪里,都喜欢去当地的图书馆转悠……他希望还可以遇见小白驰。只是,他记忆中的小孩是个胆小的小结巴……现在的白驰不止不结巴,还是个警察。

&&&&直到看见白驰抱着里斯本蹭啊蹭,赵桢才从他身上认出了当年那个小孩的轮廓来——他叫自己骗子……还真是没叫错!

&&&&听完了管家的叙述,包拯等都觉得哭笑不得。

&&&&展昭对白玉堂眨眨眼,意思是“他比你小时候还坏!”

&&&&白玉堂点头,“这倒是,简直不可原谅!”

&&&&随后,两人同时鄙夷地看了赵桢一眼,心说“不愧是赵爵的侄子,遗传啊遗传!”

&&&&然后两人又猛地想到,白驰的确是一紧张或者害怕的时候,就会不自觉地结巴……原来症结在这里。

&&&&同情地看了白驰一眼;“这是被害了一辈子啊~~太惨了~~”

&&&&“咳咳~~”赵桢脸皮再厚,也觉得有些顶不住了,转移话题说,“包叔,您刚才说什么要我帮忙的?”

&&&&…………

&&&&众人这才想起来还有正经事,展昭拿出了文件袋里的魔法阵图照片,给赵桢看,问:“这些图,有什么特殊的含义?你是不是了解?”

&&&&赵桢接过图,仔细地看了起来,一张一张照片地看下去,眉头也是越皱越紧。看完照片,赵桢把茶几上的杯子移开,把照片分成两堆。

&&&&展昭和白玉堂不解地看着他的动作,有些好奇。

&&&&赵桢忙完后,靠到沙发上,问:“中间的那个白色人形……是尸体么?”

&&&&展昭带来的照片,都是尸体被搬开后,剩下的魔法阵图,毕竟赵桢不是警方的人,看到尸体的照片不太好。见他问起,就点点头。

&&&&赵桢笑了笑说:“这些照片上的图案不是一个人画的。”

&&&&白玉堂看着桌上的两堆照片问:“你分成两堆,是两个人?”

&&&&“不,这个我没法确定。”赵桢摇头说,“我只能肯定,这些图案,一堆是正确的,一堆是错误的。”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隐隐的惊喜。

&&&&“你了解这些图案的意思?”展昭问。

&&&&“嗯。”赵桢点头,说:“这些图案的真正起源,是原始部落的图腾。原本是很没有规律的,后来随着炼金术的盛行,人们把这些图案归类整理,逐渐演变出了固定的样式。”

&&&&“炼金术?”白玉堂皱眉,“有这么玄妙么?”

&&&&赵桢笑:“炼金的图,结构更加简单,突出的,也是星座和各种元素……这些图,你们看。”说着,他指着照片说,“眼睛、性别、蛇……不再是简练抽象的符号,而是具象的实物。”

&&&&展昭点头,“也就是说,发展了?!”

&&&&“聪明。”赵桢笑着说,“都说你是天才,果然不假……的确,这些是炼金图发展而来的。”

&&&&“那到底是什么呢?”白玉堂问。

&&&&“……诅咒!”赵桢说,“全部是代表天谴的诅咒。”

&&&&“天谴?”众人一脸的惊疑。

&&&&“没错!天谴!”赵桢重复一遍说,“眼睛,代表死神的眼睛,造成被诅咒者死亡的,是他曾经所犯的恶行。性别,代表不洁的男女关系,造成被诅咒者死亡的,是罪恶的□,一般都用来诅咒□或者情妇。蛇,代表谎言,造成被诅咒者死亡的,是他对世人的欺骗……”

&&&&“那你刚才说,这里有一部分图画错了……这是什么意思?”展昭不解。

&&&&赵桢说,“事实上,你们因该拿带着尸体的照片来给我看,这样会更准确些……因为,这些图和被诅咒的对象是有直接关系的。”

&&&&“你是说,什么样的人就应该配什么样的图,都是有规定的?”展昭说。

&&&&“哈哈~~”赵桢笑起来,“和你说话真是太省心了,一点就透……没错。这些图。画得很正确,就像是职业的巫师画出来的,但是,这些……”他拿起另一堆,“就很粗糙,显然,画这些的人,根本对诅咒本身没有任何的了解。”

&&&&白玉堂拿起照片,脸上的惊奇之色越来越浓,他拿着徐佳丽的那张图说:“你说这张和前几张不是出于同一人之手?”

&&&&赵桢沉吟了一下,点头:“可以这么说。”

&&&&展昭看着最近的两起案件,拿起张真真和孙倩的问:“这两张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赵桢笑着摇头,“我只能说,这两张图是专业的人画得,是不是同一个人,我就不了解……不过……”

&&&&“不过什么?”展昭和白玉堂看向他。

&&&&赵桢拿起孙倩的那张说:“画这张的人,最厉害,知道为什么么?”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了然地同时道:“因为被害的是小孩子,之前从没出现过,但却画对了!”

&&&&“good!”赵桢赞许地说,“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容易!”

&&&&作者有话要说:特别说明:各位转载的亲亲请注意,因为一些内部原因,这篇文请于今天开始,停止转载,喜欢小雅的亲亲们就上这里来看吧~~~~~^___^&~~~给大家带来不便敬请见谅~~ 在线阅读网全本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