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64魔法凶手 15 突变

64魔法凶手 15 突变

&&&&娱乐城的现场随着大量警察的进入,先前混乱的状态也变得有序了起来。

&&&&公孙坐在白锦堂的那辆黑色奔驰里,封闭的车窗阻隔了外界的嘈杂,隔着玻璃,看车窗外人们无声地忙碌着……公孙突然感觉整个世界都似乎安静了下来。

&&&&白锦堂就静静地,躺在他身边放倒的车椅上,除了脸色有些白之外,看不出别的异样来,就像只是睡着了。

&&&&公孙侧过脸,认真地端详起来,他从没想像过,像白锦堂这样一个强悍的人,也会说晕倒就晕倒~~或者说,那人展现在人前的,一直都是他强硬的一面,而脆弱的一面,总是不为人知……就连在晕倒前的那一秒,他还在跟自己开着玩笑……是不是像他这样的人,即使下一刻死了,上一刻,也还是会在笑着的~~

&&&&伸手过去,公孙有些恶作剧地掐了掐白锦堂的鼻子,又戳了戳他的腮帮子,看着这个平时一直欺负他的男人被自己欺负,心里小小平衡了一下,刚才的那种担心和惶恐,也慢慢烟消云散~~

&&&&听说人处于深层睡眠状态的时候,你跟他说话,他的脑子里就会出现相应的画面。

&&&&公孙凑上去,在他耳边轻轻地说:“吃到苍蝇了~~~”

&&&&白锦堂的眉头微微蹙起,喉头轻轻耸动了几下……

&&&&~~真好玩!~~

&&&&“有狗追你。”公孙再接再厉。

&&&&眉头皱得更紧,眼皮也微微地颤动。

&&&&…………忍住笑,公孙又想了一下,凑上前轻声说:“公孙说,你要是再不醒,他就不要你了。”

&&&&白锦堂突然没了反应~~公孙有些不解地盯着他,就见紧闭的嘴唇缓缓开启,原本昏迷的人,突然开口说:“就算死了,也要醒过来。”

&&&&……!……

&&&&看到白锦堂睁开的双眼和眼中的那份笑意,公孙惊得差点叫出声来:“你,你什么时候醒的?”

&&&&“就一会儿。”白锦堂微笑,伸手,却发现自己的左手正紧紧抓着公孙的手。

&&&&“分不开了,怎么办?”连带公孙的手一起抓起来,白锦堂问得颇有几分无赖。

&&&&“……”公孙不语,看看自己已经泛白的手指,轻声说:“疼~~”

&&&&白锦堂连忙放了手。

&&&&气氛很融洽,连周围空气的温度都似乎在慢慢升高,白锦堂就觉机会难得,简直千载难逢~~刚想开口说些“甜言蜜语”,车门却猛地被人拉开。

&&&&双胞胎齐刷刷探进脑袋来:“老大!你醒啦?!”

&&&&瞪眼~~这两个不长眼的电灯泡!!白锦堂伸手就想把人扔出去。

&&&&双胞胎看出白锦堂脸上的杀气,连忙摆手:“大哥,你听了之后肯定会高兴的!”

&&&&“公孙刚才好担心你,都急哭了!”大丁把事实扩大十倍。

&&&&“我没……”公孙红着脸解释,虽然当时他是很着急,但是没有哭呀~~

&&&&“他连工作都不管了,跑来照顾你!”小丁又把事实扩大十倍。

&&&&“你们……”公孙急。

&&&&“还有!!”双胞胎齐声把事实扩大一百倍,“他叫你‘锦~堂~’,还说只要你没事,让他做什么都可以!!”说完,“呯”地一声关上了车门。

&&&&“……”公孙气得磨牙,这对死双胞胎,胡编乱造~~虽然有一部分是事实,但是哪有那么夸张……再看白锦堂,正一脸诧异加幸福地看着他。

&&&&“他……他们胡说的~~没有的事。”公孙连忙解释,却被白锦堂一拽。

&&&&“再叫一遍。”把公孙搂到怀里,白锦堂轻吻他的耳朵,“叫我的名字。”

&&&&…………公孙略微犹豫了一下,看到白锦堂眼中的期望,凑到他耳边,轻唤了一声。

&&&&换来的,是白锦堂温柔异常的长长一吻。

&&&&“我……我去验尸~~”轻喘着挣扎出来,公孙快速推开门逃走~~白锦堂独自留在车里,有些虔诚地注视着公孙仓皇远去的身影,怎么也移不开视线。

&&&&平稳了情绪之后的公孙走到沈灵的尸体前,带上了手套,代替被叫来帮忙的杨法医,亲自开始尸检。一看到伤口,就是一愣~~公孙有些惊讶地回头看站在身后的白玉堂和展昭,就见两人似乎是征询他意见似的对他眨眨眼,公孙想了一想,对两人点点头。

&&&&尸检的结果是,沈灵是被勒死而不是被刀扎死的,她的颈间有一条透明的玻璃绳,绳子的另一端固定在顶楼的围栏上,长度计算得极其准确,正好在魔法阵图的中央位置。王朝等带人到了顶楼,发现地上有一大滩血迹~~沈灵应该是在这里,被人将刀扎进脖子,然后系上绳子,从空中抛了下来。颈部插着的刀和固定用的绳子,都是魔术转用的道具。

&&&&展昭和白玉堂找来了沈灵的朋友,询问情况。

&&&&据说沈灵在和展昭白玉堂交谈完之后,又和朋友在一起喝了一会儿酒。沈潜去准备开幕式的事情,很早就走了,后来大家看时间差不多,就准备到广场来看表演,但是沈灵突然说她还有些事情,就独自走了特殊通道。

&&&&“特殊通道?”展昭有些不解地问,“什么是特殊通道?”

&&&&“就是只有沈氏集团的内部人员才可以走的通道呀。”沈灵的一个朋友回答。

&&&&展昭单独叫过了其中一个,据说是沈灵最好朋友的女生,问了她几个问题。

&&&&回到白玉堂身边,展昭和他耳语了几句,两人对视一眼,转身离开。

&&&&停车场里,一个人慌慌张张地打开车门,把一个大包塞进后座,关上门,长出一口气,转生正想往回走,却惊觉背后不知何时已经站了两个人——展昭和白玉堂。

&&&&“怎么了孔律师,看你这一头大汗。”白玉堂笑问。

&&&&站在车边脸色煞白的,正是沈氏集团的御用律师——孔诚。

&&&&“呃……两位警官这么巧啊~~有什么事。”虽然强自镇定,但孔诚说话时,还是紧张得有些咬字不清。

&&&&“不是巧,我们是专门来找你的。”展昭也笑,“你身后那辆车好像不是你的,白色宝马~~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你老板沈潜的。”

&&&&“哦~~对的,对的。”孔诚点头,“老板刚给了我个包,让我放进车子里。

&&&&白玉堂皱着眉摇摇头:“我看,里面应该是带血的衣服,玻璃绳,还有几把刀,是不是?”

&&&&“我……我不知道,我没打开看过。”孔诚赶忙摇头。

&&&&“你不止看过,而且这些就是你放进去的。”白玉堂叹了口气,“你杀了沈灵,还想嫁祸给沈潜,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啊~~”

&&&&“你……你们胡说什么?你们有什么证据?!”孔诚提高了嗓子,“我,我要告你们诬陷!”

&&&&“你先别着急么。”展昭示意他冷静,“对了,现在几点了?”

&&&&孔诚一愣,手本能地伸向了西装的口袋,但又猛地停住。

&&&&“拿呀,怎么不把你的怀表拿出来?”白玉堂微笑着问,“还是说,这表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孔诚沉默,双眼死死盯着白玉堂和展昭,“你们,怎么会知道……”

&&&&“我们一直都很奇怪,现在这种时候,沈灵随时都处于危险之中,但是,她为什么要离开众人,独自走特殊通道呢?而更奇怪的是,凶手为什么又会知道她要走特殊通道,还在那里袭击她?”白玉堂似乎是在自问自答,“答案是,因为她想避开一个人,那个人就是你!”

&&&&“听沈灵的好友说,你最近追她追得很紧。”展昭接着说,“沈灵告诉她说,你今天上午还自编自导了一起绑架案,所以她现在极其讨厌你,离你越远越好。”

&&&&“就在刚才,你说你要上洗手间,马上就回来,叫大家等你一起去会场。沈灵听后就独自离开,选择了特殊通道……这些,都在你的计划之内。据你的朋友说,你去了很久,差不多二十分钟左右才回来。”白玉堂帮他算了一下,“你到特殊通道杀了人,再把人用电梯运到顶楼,绑在你早就准备好的绳子上,扔下,再回来,正好二十分钟。”

&&&&“工作人员说,你代表沈氏集团和赵祯他们签订了保密协议,不透露魔术的细节,因此,你下令顶楼区域从筹划表演那天开始就封闭了~钥匙归沈潜管……当然,以沈潜的身份,肯定不会为这些小事分心!你连他的车钥匙都可以拿到,那串顶楼钥匙,就更是不在话下了~~所以,没人发现你做好的准备。”展昭不紧不慢地解释:“魔法阵图,是你在招牌悬挂上去之前就已经画好了的!因为这个魔术的关键就是——招牌本身其实一直悬挂在娱乐城的外墙上,只是外面包裹了一层特殊的覆盖层,视觉效果才会和墙壁一模一样~~而这个招牌在装上去之前,一直放在顶楼上,你可以趁哪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独自上去,揭开覆盖层,画上魔法阵图,再盖上~~神不知,鬼不觉。”

&&&&孔诚默默听完,干笑了几声:“这也只能说明我有犯案的条件,你们怎么能肯定是我?沈潜和赵桢也有机会吧!”

&&&&白玉堂和展昭听完笑了笑。

&&&&展昭摇摇头:“可惜的是,你犯了一个错误,百密一疏!”

&&&&“什么错误?”孔诚不解。

&&&&“看到尸体的第一眼,我们就很奇怪,真正魔法凶手的习惯,是用刀子划开死者的喉咙。这么多起案件里,都是如此,从来没有变过!但是,为什么偏偏这次,却要把刀扎进死者的喉咙里?而且还是在死者被勒死之后。”展昭摇摇头:“简直就是多此一举。”

&&&&“那是因为……”孔诚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脸上满是懊恼。

&&&&白玉堂点点头:“的确,这不能怪你,那是没有办法的~~意外,是不是?”

&&&&孔诚低下头,手伸进口袋里。

&&&&展昭继续道:“沈灵是被勒死的,为什么还要扎上一刀,也就是说,扎刀的地方,是凶手想破坏的地方~~那块皮肤有什么问题?我们就想到,是不是凶手用来勒人的工具有什么特别之处,而在那里留下了印记~~勒痕十分细,也就是说,我们要找寻的凶器,是一根很细,而又有些特殊的绳子或链子~~!”

&&&&“我们问过你的朋友,你一直随身带着一个古旧的铜质怀表,表链很长,链子上还有一枚圆形的铜币,上面刻着你的名字。”白玉堂说,“大概是你在勒死沈灵的时候,在她的脖子上,留下了可以指证你的证据——有你名字的印记!所以,你要破坏那个证据,”

&&&&“呵呵~~”孔诚有些沙哑地笑了几声,从口袋里拿出那块怀表,长长的表链上,一枚一元大小的铜币“我没想到,在勒死她的时候,这铜币正好抵在了她的脖子正中央,我的名字就那样,清清楚楚地印在了上面。”

&&&&“你割掉了那一块圆形的皮肤,但是这样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所以才突发奇想,把刀子整个扎了进去,来掩盖伤口,是不是?”展昭注视着孔诚,“按照那张魔法图的画法来看,张真真也是你杀的,是不是?你为什么要杀她们?!”

&&&&孔诚盯着自己的怀表看着,缓缓点头,咬牙切齿:“没错~~因为她们该死!”随后,闭口不言。

&&&&接下来,孔诚被押上押运车,送往警局。

&&&&白玉堂和展昭略微松了口气,众人了解了全过程后都惊得直乍舌,刚才还是一件百年难得一见的堪称完美犯罪的奇案,片刻之间就这么干净利落地破了,连带张真真的案子也一起破了~~不由对白玉堂和展昭大为景仰~~

&&&&只是,展昭和白玉堂则表情严峻~~孔诚和卫永的态度、口径,几乎一致——“她们该死~~”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真正的知情人,却都死了。孔诚对于这整个案件来说,意味着什么。或者,不过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众人有些疲累地回到S.C.I.,现在有卫永,李絮,孔诚三个人等着审问,白玉堂想召集大家开一个会,却发现马汉不在。

&&&&“马汉人呢?”问一边的蒋平,“难道亲自去盯赵爵了,不是告诉他派人去么?”

&&&&“哦!”蒋平拿出一堆照片,“我还纳闷呢,他看完照片就急匆匆地跑了。”

&&&&展昭接过相片,众人围过去一看,是一个女孩儿在跳舞时的照片。

&&&&“这东西哪儿来的?”白玉堂看了几眼,一把抢过去问蒋平。

&&&&“呃……我,我联系了徐佳丽的家里人……这是她生前表演时……拍的。”

&&&&“你说她是徐佳丽?!”展昭也是一脸的惊讶。

&&&&“怎么了?”蒋平不解地看着众人。

&&&&正这时,卢方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不好了,押运孔诚的警车被人撞了,警员受了伤,孔诚跑了,还劫走了一只枪!”

&&&&………… 在 线阅DU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