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79凶手非人类 08 不明嫌疑人

79凶手非人类 08 不明嫌疑人

&&&&白玉堂和展昭回到S.C.I.,一出电梯,就见法医室的门“轰”地一声被推开,赵虎冲出来,趴在墙边一阵干呕。紧随他之后,马汉也快步走了出来,虽然没有赵虎那么狼狈,但也是面色苍白,快速地点了根烟,狠狠吸了一口。

&&&&“干什么呢?”白玉堂不解地看他俩。

&&&&“公……公孙……剥皮……还用锯子……呕……”赵虎话没说完,转身就往厕所冲去,马汉皱了皱眉,转身也冲了过去。

&&&&白玉堂和展昭对视了一眼,走向公孙的法医室,小心翼翼推开门,探头看了一眼,缩回头,关上门,转身,回办公室……庆幸,还好刚才没把汤喝了再来。

&&&&走进S.C.I.的办公室,就见白驰正在展昭的办公室里忙碌,地上铺满了各种资料,他快速地浏览着。赵祯靠坐在沙发上,含笑看着白驰。

&&&&说有重要情报要提供的莫里斯,正在休息室的一张椅子上坐着,双眼有些呆滞地望着展昭办公室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头!”蒋平抬头看到进来的两人,赶紧打了个招呼。

&&&&休息室里的莫里斯也随即站了起来,走到两人面前:“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警方。”

&&&&“什么事情?”白玉堂问。

&&&&“我知道凶手是谁!”莫里斯简练地回答。

&&&&此话一出口,整个办公室的人,包括在展昭办公室里的白驰和赵祯都惊讶地盯着莫里斯。

&&&&“……到我办公室说吧。”白玉堂和展昭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引着莫里斯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三人在沙发上坐下,展昭先开口问:“你指的凶手,是杀死谁的凶手?!”

&&&&“……”稍稍沉默了一会儿,莫里斯说:“所有人。”

&&&&白玉堂微微一笑:“你的意思是杀死所有人的,是同一个人?!”

&&&&“没错!”

&&&&“是谁?”展昭很感兴趣地轻叩着下巴。

&&&&“我不知道。”莫里斯回答。

&&&&白玉堂和展昭对视了一眼,笑:“这里虽然不是审讯室,但也是正式的警方询问,莫先生这个玩笑是不是开得大了点?!”

&&&&“呃……不是。”莫里斯连忙摆手,“我没有捉弄你们的意思,我是说,我知道有这样一个人,但是具体姓名我并不清楚。”

&&&&“那么,就把你所了解的情况详细地跟我们描述一下吧,”展昭说。

&&&&“首先,我想各位先听一卷录音带。”莫里斯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卷小巧的录音带,“这是田中工作室里的电话留言录音。”

&&&&白玉堂微微一皱眉,“我们早就派人检查过了田中的工作室,并没有发现什么录音留言啊。”

&&&&“呵呵……”莫里斯笑着摇摇头,“你们去的那个工作室,只是田中的一个噱头,是用来唬人的,他真正的工作室不在这里!只有我知道。”

&&&&展昭接过录音带,边塞进电话机里,边问:“最开始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告诉警方他真正的工作室在哪里?!”

&&&&“呃……”莫里斯有些为难地摇摇头,“这是为了田中的名声,他工作的手法有些极端,人也有些恶趣味,如果公开出来,肯定会让他名声扫地的……但是”说道这里,莫里斯抬头看了展昭和白玉堂一眼,“我听到了这盘录音带后,觉得有些蹊跷,所以就拜托祯带我过来。”

&&&&展昭按下电话机的播放键,就听先是一段田中的录音:“我现在不在家,请在嘟嘟一声后,留言,我会尽快回复你。”紧接着,是“嘟”的一声提示音,然后,有将近三四秒钟的沉默——虽然是沉默,但是展昭和白玉堂还是可以听到微弱的呼吸声,似乎另一头拿着听筒的人,正在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更奇妙的是,虽然只是简单的几声呼吸,听起来,却有些吓人。

&&&&呼吸之声结束后,就听一个用金属波处理过的电子声音说:“你们都做得太过了,已经侵犯了图西的神圣……你们会遭到天谴……”话音刚落,就听咔嗒一声,像是有人接起了电话,然后,传来了田中惊恐的声音:“放过我……&我是无心的,放过我……”但是对面,只是传来了“嘟嘟”的忙音之声。

&&&&整盘录音带上就只有这一段对话。展昭关掉电话,把录音带拿出来,放到一张证物袋里。

&&&&白玉堂沉思了片刻,问莫里斯:“你觉得是这个打电话的人,杀了田中,以及其他的人?”

&&&&“没错!”莫里斯点点头。

&&&&“引起你怀疑的理由呢?”展昭看他,“不会只因为这卷带子吧?!”

&&&&又沉默了良久,莫里斯叹了口气,说:“事实上,的确有这么一个人……田中就叫他图西。”

&&&&“图西?”白玉堂和展昭对视了一眼,“那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见过么?”

&&&&摇摇头,莫里斯说:“我只是听田中经常提起。”

&&&&似乎是开始回忆之前的经历,莫里斯缓缓地说了起来:“我和田中是在一次旅行摄影时遇上的,我善于拍摄风景,而田中则善于拍摄人物……我们两人兴趣相近,技术又很互补,所以准备联合拍一组照片。在合作的过程中,我发现了田中的一个秘密……他很善于拍摄那种人物惊恐的表情……其实拍摄技巧是其次,关键是怎样让模特儿展现出那种惊惧异常的表情。

&&&&最开始的时候,他尝试了很多方法,也就是我告诉你们的,但是效果不解,直到他遇到了一个人……”

&&&&莫里斯停下来,喝了口水,稍稍冷静了一下,接着说:“那人被称作图西,他一直都和田中用电话交谈,只要田中选中了模特儿,并把这名模特儿的相关资料传给他。他通过给模特儿实施诅咒……就能让他们产生幻觉,露出惊恐万分的表情——就是因为这样,田中的摄影作品才会这样传神!”

&&&&“用诅咒来使人露出惊恐的表情?”白玉堂皱了皱眉,“听起来有些荒诞啊。”

&&&&“的确是很奇怪!”莫里斯的情绪稍稍有些激动,“我起先也是不信,但是,后来他让我亲自体验了一回!”

&&&&“亲自?”展昭很感兴趣地问,“你感觉到恐惧了?!”

&&&&莫里斯道:“简直让人头皮发麻,但是究竟害怕什么,事后我就想不起来了……但是,那种害怕的感觉还在,而且一直都忘不掉!”

&&&&“图西就是打电话的人?”白玉堂问,“你能能肯定?”

&&&&莫里斯点头,随即,有些懊丧地捶了捶自己的头说:“归根到底……其实是我害死田中的。”

&&&&“……什么?!”白玉堂和展昭惊讶地看着莫里斯,“这话怎么说?!”

&&&&“都是我觉得这个图西文明太神奇了……才怂恿田中来拍摄关于图西的照片的……”莫里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如果没有擅自涉及这片禁忌……也不会遭天谴!!”

&&&&白玉堂和展昭静静地听莫里斯把话说完,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后,起身,把莫里斯送了出去。

&&&&出门前,莫里斯还反复叮嘱:“警官,你们一定要相信诅咒的存在啊……这个图西肯定就是凶手!”

&&&&“我们会侦查的!”白玉堂点头,“谢谢你提供情况……还有,我想找人到田中的那个私人工作室去搜查一下,你可以告诉我们地址吧?!”

&&&&“可以可以!”莫里斯连忙点头,“我现在就可以带你们去!”

&&&&白玉堂吩咐马汉和赵虎,跟着莫里斯同去,随后,和展昭一起回了办公室。

&&&&马汉和赵虎先去拿车,莫里斯在办公室门口的走廊里,找到了赵祯和白驰,两人正在僵持中:

&&&&赵祯拉住白驰:“我回去的时候买排骨,你来吃饭。”

&&&&白驰瞪:“你买排骨有什么用,还不是要我做,我不去!”

&&&&“干吗不去?!”赵祯笑,“之前不是住得好好的!”

&&&&“之前是因为你的手受伤了!”白驰继续瞪人,“我那是没办法!我还没有和你和好!!”

&&&&“祯……”莫里斯开口,打断了两人,他看了白驰一眼,随即又看赵祯:“走了。”

&&&&“你先回去吧。”赵祯向他摆摆手,“我等他下班一起走。”

&&&&“谁要你等?!”白驰把袖子抽回来,“我要回家,不去你那里!”

&&&&赵祯笑:“那也行,我跟你回家,里斯本也去!”

&&&&“那我先走了……”再一次打断两人的对话,莫里斯走上前几步,拉过赵祯,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回头再找你。”说完,转身离去。

&&&&赵祯似乎并不在意,继续磨白驰,“我要喝冬瓜排骨汤。”

&&&&白驰看着莫里斯远去的背影,心里突然感觉到一丝怪异……他刚才盯着赵祯的眼神,还有盯着自己的眼神……再回头看看赵祯,白驰脸微微泛红:“他……他刚才,干吗亲你?”

&&&&赵祯先是一愣,随即笑起来:“你吃醋啊?”

&&&&白驰瞪他一眼:“说……说正经的!”

&&&&赵祯耸耸肩:“法国人都这样打招呼。”

&&&&白驰瘪瘪嘴,“他是,你又不是……”

&&&&“我在法国长大的。”赵祯好笑地揉白驰头发,“莫里斯也是在法国时就认识了。”

&&&&“我总觉得……”白驰想了想,“他有些奇怪……”

&&&&赵祯盯着他看了良久,突然一把搂住:“小东西,你好可爱!”

&&&&“呀~~~”白驰惨叫一声,红着脸一把推开赵祯,“你……你再敢乱来,我……就揍你!”

&&&&赵祯抓住他不放:“我被危险人物盯上了,你怎么可以放着我不管……你是警察……这样吧,从现在开始,你24小时保护我的安全……”

&&&&白驰奋力挣脱,撒腿就跑,奔回展昭的办公室关上门,把自己埋进书报堆里。赵祯在走廊上笑了一会儿后,敛起笑容,微微皱着眉沉思了起来,快步走到了走廊尽头的落地窗前,向下望。

&&&&楼下,莫里斯走出警局,似乎是在等马汉和赵虎的车子,他站在白驰的车边,正低头紧紧地盯着那辆黄色的可爱金龟子。

&&&&因为离得太远,没法看清莫里斯脸上的表情,但是……

&&&&退到楼道里,赵祯眉头皱得更紧,快步走进洗手间,掬起水,洗脸……

&&&&白玉堂的办公室里,展昭玩着桌子上的一个魔方。

&&&&“怎么样猫儿,我们也算是有个嫌疑人了!”白玉堂笑,“你的专家意见呢?这个莫里斯是在说真话,还是在瞎掰?!”

&&&&展昭沉默了片刻,冷笑:“比瞎掰还糟糕……”把魔方放下,看着白玉堂,“他那叫多此一举!”

&&&&这时,外面张龙和王朝回来了。

&&&&白玉堂打开办公室的大门,走出去:“怎么样了?”

&&&&两人垂头丧气进来,张龙摇头“那个女的叫周璐,她是偶然来找阿卡沙算命的……在医院里醒过来后说什么都不记得了!”喘了口气继续说,“那个阿卡沙更邪门,差点把自己的命玩儿没了,还在那里喊什么诅咒……真服了她了。”

&&&&“那曲彦明呢?”白玉堂追问了一句。

&&&&王朝耸耸肩:“那小子什么话都不说。”

&&&&“什么都没说?”展昭看了看白玉堂。

&&&&“话说回来,那小子倒是块硬骨头。”王朝接着说,“取子弹,上肩膀……连哼都没哼一声。”

&&&&“人带回来了么?”白玉堂问,见王朝点头,对展昭说:“走猫儿,我们去审审……”

&&&&“我看就不必了吧……”白玉堂的话音刚落,S.C.I.的大门被人推开,走进来了两个人。

&&&&走在前面的,是商洛,他后面跟着一个三十来岁,手提公文包的男子。S.C.I.的众人一看就是一皱眉——那个跟着商洛来的,是警察都认识:他叫胡烈,大律师,胜诉率很高,而且出了名的无良为了赢官司不择手段,是很多权贵的御用律师。

&&&&胡烈和白玉堂等也算是老打交道了,他驾轻就熟地走上几步,微笑:“我是曲彦明的律师,我要求保释他。”

&&&&白玉堂也微笑:“他持枪杀人,人赃并获被当场抓住,而且涉嫌多起谋杀案,所以要收押?”

&&&&“是不是他干的还不一定呢。”胡烈有些得意地道:“他的行为有可能不受大脑支配,而且你们也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他和其他几个案件有关……你们警方不是正在为是不是诅咒杀人而头痛么。”

&&&&“呵……”展昭忍不住笑了:“你说他人格分裂也比诅咒要来的有说服力些?你想证明他不正常,就拿专业的专家证明来,不过我看他清醒的很”

&&&&“哦~~”胡烈对展昭点了点头:“展博士说得没错,就像诅咒的确不科学一样,但是,你们警方还没有证据证明这一切不是诅咒造成的对不对……既然一切尚存疑点,我要求带我的当事人去接受专业的精神状况检查,你们想扣押他,就必须出示我当事人的犯罪动机和与案件有关的证据,否则我会申请保释”

&&&&S.C.I.的众人听了这话,脸都沉了下来,还没等众人开口,就听门口有人慢条斯理地说:“你想要证据的话,我可以给你。”推门进来的,是还穿着白大褂的公孙。

&&&&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他身上,公孙手上拿着一叠厚厚的验尸报告,走进来,把报告递给白玉堂:“卡洛斯、田中和莫宁的验尸结果都出来了,都是被人害死的,没有一个是诅咒,曲彦明完全有嫌疑谋杀这几人,我们绝对有权扣押他进行调查。”

&&&&展昭看了看胡烈,问:“胡律师,法医的验尸报告,够科学了吧?!”

&&&&胡烈回头看了商洛一眼,商洛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转头问公孙:“能不能给我详细地说明一下?!”

&&&&公孙冷冷看他一眼,皮笑肉不笑地回答:“我没有向你汇报的义务,你想知道的话,回家看电视,等警方的新闻发布会吧。”说完,转身往外走,走到门口时,回头补充了一句,“对了,你要是想收藏那个箱尸的话,可以放心摆到家里,因为根本没有什么诅咒之类的东西……如果你不敢要的话,记得卖给我,我很有兴趣。”说完,关门离去。

&&&&白玉堂合上验尸报告,对商洛和胡烈笑了笑:“二位……门在那里,不送……”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