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97重影凶手 01 黑夜惩罚者

97重影凶手 01 黑夜惩罚者

&&&&小狗死在了巷子里

&&&&哥哥拉着弟弟的手路过

&&&&看见小狗支离破碎

&&&&弟弟蹲下为小狗哭泣

&&&&哥哥问飞过的山雀:“是谁杀了小狗?”

&&&&山雀说:“不知道”

&&&&哥哥问经过的仓鼠:“是谁杀了小狗?”

&&&&仓鼠说:“不知道”

&&&&哥哥问爬过的蚂蚁:“是谁杀了小狗?”

&&&&蚂蚁说:“你可以问一下月亮”

&&&&哥哥抬头问月亮:“你看见是谁杀了小狗么?”

&&&&月亮点头:“我看见了,是你的弟弟”

&&&&哥哥低下头看弟弟

&&&&弟弟蹲在小狗的尸体边

&&&&肩膀抖动着,但不是在哭,而是在笑

&&&&弟弟抬起头看哥哥

&&&&笑呵呵地说:“是小狗自己,杀了自己”

&&&&三月,春意渐浓,刚破获了大案的SCI众人,迎来了难得的三日休假。

&&&&“猫儿?你干什么呢?”白玉堂看着展昭在卧室里摊了一地的文件、报纸还有书,不解地问。

&&&&展昭抬头看看他,“找资料。”

&&&&“找什么资料?”白玉堂拨开书本走进来,“你又要写书啊?”

&&&&“嗯~~”展昭翻翻翻,最后找出一份文件来,递过去说:“小白,这是你离开刑警队时接的最后一件案子吧?”

&&&&白玉堂伸手接过来看了看,“没错,在我手上过了一下,后来我转去SCI,案子就交给艾虎了。边说,边翻看资料……“悬案?”白玉堂吃惊,“这案子都半年了还没破?!”

&&&&展昭点点头,说:“那个凶手被媒体称为‘黑夜惩罚者’”

&&&&“什么‘惩罚者’……”白玉堂不悦挑眉,“他杀的那些小混混只是偷偷东西,要不然就打个架什么的,都不是死罪。”

&&&&“这案子很奇特。”展昭说,“没有动机,受害者也没有共同点,最后这个黑夜惩罚者还无缘无故地消失了”

&&&&白玉堂坐到展昭身边,捏住他鼻子,“你说你这猫,难得休息,就别再凶手死人的说了行不行?”

&&&&展昭拍掉他手,“对了,你刚才在外面忙什么呢?”

&&&&“我把你衣服都洗了!”白玉堂笑呵呵,“勤快吧?”

&&&&“什么?”展昭冲出去拉开自己的衣柜,发现什么都没有,再一看阳台,齐刷刷晾了一排,“白老鼠,你干嘛把我衣服都洗了?!”

&&&&“你上次都敢把僵尸身上的东西放口袋里!”白玉堂说得理直气壮,“谁知道你还放过什么进去?今天太阳不错,都给你洗了。”

&&&&“死老鼠,你洁癖又严重了!”展昭愤怒,“那我晚上怎么办?我们还要去看齐乐的演唱会呢!”

&&&&………………

&&&&入夜,S市的体育场门口,一身白衣的白玉堂,和同样一身白衣的展昭,一起下了车。

&&&&看到眼前人山人海的歌迷,白玉堂惊得张大了嘴,“怎么这么多人?这丫头真出名了不成?”

&&&&展昭瞥了他一眼:“这可是在体育馆开的万人演唱会,现在齐乐她们的乐团很受年轻人欢迎。”边说,边揪揪身上那件白毛衣的领子,可恶啊!白玉堂念书时穿的衣服他现在穿竟然正好——气死!

&&&&“齐乐那丫头不是在和虎子谈恋爱么?”白玉堂话一出口就被展昭一把捂住了嘴,“这里到处都是记者,被听到就完了。”说完,拖着白玉堂就往里闯。

&&&&“猫儿,你越来越暴力……”白玉堂被他拽着胳膊往里走,觉得展昭杀气腾腾冲进人群的样子实在是很可爱。正走着,就见迎面一人低着头快步走了过来,其他人都是往里走,只有他是往外走,显得有些突兀。

&&&&他低着头,没看见白玉堂,走路的速度还特别快,猛地发现眼前有人时,已经看见了入目满眼的白色。

&&&&那人一抬头,和白玉堂打了个照面,“小心!”展昭回头看见了,一拽白玉堂。

&&&&灵巧地闪身避开,但肩膀还是相互撞了一下,白玉堂见那人满脸胡子,年纪似乎不小了,赶紧笑着说了声:“sorry~~”,随后就转身随着人流,进了体育馆。

&&&&那人停住了脚步,回头盯着远去的白影,就像被钉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之后经过他身边的人,都觉得他是个疯子——因为他的嘴里一直反反复复,嘀嘀咕咕地念叨着:“白的……好看,白的果然是比黑的要好看……”

&&&&演唱会进行了有近四个小时,出来的时候,白玉堂就觉头昏眼花外加耳鸣,乖乖,这比抓贼还累,他身边的展昭倒是很兴奋。

&&&&用丁家双胞胎的话讲,人的外表具有一定的欺骗性:比如说白玉堂,你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可能会觉得他是个花花公子,但是说实话,他从小由于家教甚严,喝酒、染发、穿洞、泡妞……别说做了,连想都没想过,而且还有轻微洁癖,喜欢安静的环境。如果说白玉堂因为比较风流的外形吃了无数的亏,那么展昭就是以百分之百纯良的外型让别人吃了无数的亏。

&&&&坐到车里,白玉堂揉自己的太阳穴,“好吵啊~~”

&&&&“小白,那个是不是刚才撞到你的人?”展昭突然伸手指向出口的位置。

&&&&“啊?”白玉堂向展昭手指的方向望过去,果然,就见刚才那个撞到他的人还是站在原来的位置,因为他们出体育馆的时候走的是别的出口,所以没看见。

&&&&“他不会是一直站到现在吧?”白玉堂打开车门,却被展昭拉住,“你要干嘛?”

&&&&“我去看看。”白玉堂见那人依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有些疑惑。

&&&&“我也去,那人看来不太正常!”展昭有些担心,也要下车。

&&&&正这时,就见体育馆里出来了一大帮兴奋的年轻人,他们手上放着烟火,拿着荧光棒,又唱又跳。一涌而出的人流一下子就把那个人淹没在了人群里,等人潮散去,再看……

&&&&就见那个人,踪迹不见。

&&&&白玉堂有些不敢相信地揉揉眼睛,回头看展昭,见他也是一脸吃惊的表情。两人向那个出口走去,站到那位置上四下张望,没发现那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

&&&&“邪了门了!”回到车里,白玉堂系上安全带,“猫儿,刚才那人的样子你看清了没?”

&&&&展昭耸耸肩,“没,就看见个轮廓,你不是和他打了个照面么?不记得长相了?”

&&&&“……是个男的,不过满脸胡子……我还以为是个老头子……”白玉堂发动车子,“可是刚才看他站着的姿势,倒像不老。”

&&&&“说不定人有相似,是看错了吧……”展昭眨眨眼,“又或者是个超级歌迷,没买着票,进不去就只好在外面听了。”

&&&&白玉堂也觉得好笑,就没再多想。车子开到半路,路过东区时,就见路边停了不少辆警车,靠墙抱头蹲了一排人,地上都是水管西瓜刀什么的。

&&&&把车子开过去,白玉堂摇下车窗叫住一个警员,“出什么事了?”

&&&&小警察看到白玉堂亮出的证件后,紧张得有些结巴:“呃……白队长,那个,西区和东区的飞仔火拼。”

&&&&白玉堂微一皱眉,“东西区不是一向很太平的么?怎么会打起来?”

&&&&警员低下头小声说:“前几天西区的老大黑鱼死了,西区的人说是东区干的,说要报仇,昨天东区的二当家老洪也死了,两个人死法差不多,所以东区的就说是西区人干的,今天这不砍起来了。”

&&&&白玉堂点点头,“黑鱼和老洪都死了?怎么死的?”

&&&&“据说都是死在家里的。”警员伸手比了个开枪的姿势,“都是爆头,据说枪还被钉在了墙上,看样子像是黑吃黑。”

&&&&“枪被钉在墙上?”展昭不解,“用钉子钉的?”

&&&&“具体我不清楚。”小警员摸摸头,“我也是听人说的。”

&&&&正说间,就听到有一个警员喊了一声:“别跑!”

&&&&白玉堂和展昭寻声望去,就见有一个混混,大概是趁警察么没注意,溜了,眼看着他拐进一个巷子,没了踪影。

&&&&白玉堂对那个警员道了谢后,就驱车离开。

&&&&“把枪钉在墙上?”展昭不解,“这算什么意思?”

&&&&白玉堂也皱着眉耸肩,“这两个人死得也蹊跷……黑鱼和老洪家里起码有几十个兄弟守着,怎么会□掉还没人发现,听着像职业杀手干的。”

&&&&“咦?”展昭指了指车窗外,道:“刚才逃走的那个小混混。”

&&&&白玉堂放慢车速,转脸望去,就见马路对面的巷子口站着一个年轻轻的黄毛,东张西望的,嘴上还叼着根烟。

&&&&“呵……”白玉堂打过方向盘,车子拐弯。

&&&&“你不抓他呀?”展昭笑问。

&&&&“这小子才十几岁,没多大就出来混了,也不算太坏,挣了钱供妹妹念书。”白玉堂叹口气道,“没办法,爸妈死得早,他又不舍得把妹妹给人。”

&&&&“你认识啊?”展昭有些好奇。

&&&&“以前有个案子里见过。”白玉堂说得轻描淡写,“我看刚才那个警察估计也是故意放他跑的,这片的巡警都不怎么难为他……”

&&&&“呯……”白玉堂的话音刚落,就后方传来了一声闷响,像是爆胎,又像是炮竹,但是两人的职业本能告诉他们——是枪声!

&&&&“从后面传来的。”展昭下了车,指向他们刚才拐出来的那条街。

&&&&随后,听到了尖叫声。

&&&&两人飞快地跑过了转角,就见路边的行人正站远了往巷子里张望,巷口躺着个人,两人心头立刻涌上了不好的预感。

&&&&冲过马路,白玉堂上前一看,就见刚才那个小黄毛躺在地上,直挺挺睁着眼睛,已经断了气,额头上一个血洞还在往外冒着血。

&&&&“哪里开的枪?”白玉堂问站得最近处的一个行人。

&&&&“巷子里……应该是……”那个行人也吓呆了,战战兢兢地指了指巷子的方向,白玉堂二话不说就跑了进去。

&&&&展昭打电话报了警,就低身检查尸体……注意到他真的是很年轻,近看也就十六七。上衣口袋里还鼓鼓囊囊的,展昭打开了口袋,从里面抽出了一个塑料袋,就见塑料袋里包裹的是一条样式很可爱的丝巾,还是新的……应该是要送给妹妹的吧……

&&&&轻叹了口气,展昭站起来,觉得很难过,这时,白玉堂从巷子里跑了回来。

&&&&“怎么样?”

&&&&白玉堂摇摇头,“没看见人。”低头看到僵直的尸体,也是无语叹气。

&&&&很快,警车驶来,两人把情况告诉了警员后,就离开了。

&&&&上了车,展昭突然说:“小白……很像。”

&&&&“像?”白玉堂一开始没反应过来,随后猛地一惊,“你是说,那个黑夜惩罚者?”

&&&&展昭点点头:“午夜的时候,一枪爆头,没有理由,杀的都是小混混,神出鬼没……”

&&&&“明天去警局把资料调出来看看,要真是靠谱就把案子接过来。”&白玉堂发动车子,“够级别了。”

&&&&车子缓缓驶远,事发的巷口被拉起了黄线,四周的楼上,好多住户都纷纷打开窗子探出头来观望,有一个窗户也洞敞着,只是没有亮灯。一个人站在窗前,张着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边喘边笑,似乎是很兴奋,“看吧……白的好看吧?白的真的比黑的要好看啊……你看。”

&&&&作者有话要说:一直很喜欢《谁杀了知更鸟》,《鹅妈妈童谣》这些童谣,还有阿婆在《无人生还》里用的那个《10个小兵》

&&&&难怪有人说“孩子的残忍才是真正的残忍”。。。所以雅雅就按照本次案件的情节,自己瞎编了一段~~嘻嘻^__^~~ 在 线阅DU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