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116重影凶手 19 童谣

116重影凶手 19 童谣

&&&&洛阳直到深夜才沉沉睡去,白玉堂把他抱进客房里,盖上被子关了灯,才小心翼翼地退了门外。

&&&&等他洗晚澡回到卧室时,就见展昭正坐在床上,看着眼前的一个盒子发呆,白玉堂一看那盒子就差点喷了,那是上次大丁小丁送给他的所谓“情趣盒”。

&&&&“猫儿……这么主动?”白玉堂边擦着头发边走到了床边。

&&&&展昭抬头,见白玉堂光着上身,下面围着一块大毛巾……“死老鼠,你怎么穿这样?!”

&&&&白玉堂低头看看,有些纳闷:“我刚洗完澡,你要我穿哪样?”

&&&&“现在阳阳在这里,你收敛点。”展昭说着,指了指床上的盒子,“这个藏哪里?”

&&&&白玉堂好笑:“干嘛要藏起来?”

&&&&“那被看见多不好!”展昭嘀咕着,转脸瞟了一眼白玉堂光溜溜的上身,心说,这耗子身材真好,倒三角,腿长腰细,还有胸肌腹肌,讨厌!

&&&&“就这么扔了多浪费啊?”白玉堂凑近,亲了一下展昭的耳朵,“不如我们用完吧……”

&&&&展昭白他一眼,想了想后,就笑起来:“用完?你能行么?”

&&&&白玉堂一愣,就见展昭斜着眼含笑瞅着他,睡衣领口开着,露出精致的锁骨。

&&&&“猫儿,你可别后悔啊。”边说,边凑上去亲展昭的脖子。

&&&&“后悔什么?”展昭笑嘻嘻地抬起下巴,贴着白玉堂的脸颊轻轻蹭了蹭。

&&&&白玉堂抽了口凉气,一把将展昭压躺下,正想饱餐一顿,却听传来了两下敲门声,紧接着门一开,阳阳探进个头来。

&&&&“嗵”地一声巨响传来。

&&&&再看床上,就见展昭一脸温和的笑意,边整理衣服边一本正经地问,“阳阳,怎么了?睡不着啊?”

&&&&阳阳扫了几眼,发现白玉堂没在房里,有些奇怪,“我就看看你们在不在。”

&&&&展昭一愣,想起来刚才阳阳是睡着了被抱进房间的,可能醒过来发现身边什么人都没有,所以就来看看。

&&&&“哦……那我再去睡,晚安。”说完,关上房门回去睡了。

&&&&展昭松了口气,回头看看躺在床下的白玉堂,刚才太急了,一脚就把他踹下去了。

&&&&白玉堂仰着脸躺在地毯上,身上是盒子里的“情趣”物品,洒了一身,正呆呆地看着天花板,一脸的郁闷。

&&&&“小白。”展昭伸脚戳了戳白玉堂的肚子,“关灯!”缩回脚,盖被子睡觉。

&&&&白玉堂无奈地站起来,走过去关了灯,四周瞬间暗了下来,片刻后,就听……

&&&&“哎呀,死耗子你干嘛!”

&&&&“你竟然踢我下床,看我怎么收拾你。”

&&&&“不要摸那里!”

&&&&“偏摸!”

&&&&“呀……”

&&&&“嘘……小心阳阳听见哦。”

&&&&“唔……嗯嗯~~哎呀”

&&&&“猫儿。”

&&&&………………次日清晨,展昭懒洋洋地从床上爬起来,全身酸痛,“死老鼠,疯耗子!”

&&&&推开门,就见白玉堂正架着腿坐在桌边喝咖啡看报纸,桌上放着早餐,而厨房里叮叮当当的声音。

&&&&“醒了?怎么不多睡会儿?”白玉堂略皱起眉,昨晚疯得够晚的,今天诚心让这猫多睡一会儿,怎么这么早就爬起来了?

&&&&展昭刚要开口回答,就见小洛阳围着白玉堂平时惯围的围裙,拿着个盘子从厨房里出来,一抬头看见展昭了,就乐呵呵地回去又拿了一份早餐。

&&&&“早餐是洛阳做的。”白玉堂收起报纸对展昭眨眨眼,“这小子可是比你能干多了,这样好,以后多一个人喂你!”

&&&&展昭气呼呼转身去洗手间刷牙洗脸,没多久,又含着牙刷跑出来,“小白,今天大胡子是不是要做手术?”

&&&&“对。”白玉堂点头,“我们待会儿直接去医院,今早公孙跟去了,说要去看看那变声器是怎么样植入的。

&&&&“昨天那个大胡子,他说话没有问题啊!”展昭洗漱完回到桌边,端着阳阳递上来的牛奶喝了一口,咬一口三明治——好吃啊!伸手赞许地摸摸阳阳的脑袋。

&&&&“也就是说他找地方做过手术了。”白玉堂放下手中的报纸道,“不管是去的医院或者是私人开的刀,总归是一条值得一查的线索啊。”

&&&&“嗯。”展昭点点头,问白玉堂,“还有那个他说的哥哥弟弟……我想问一下大胡子。”

&&&&“吃完就去!”白玉堂看看表,“十点左右手术就能做完!”

&&&&三人闷头吃早饭,阳阳突然问:“昨晚是不是地震了?感觉床在晃。”

&&&&“噗……”白玉堂咖啡喷了一桌。

&&&&“咳咳……”展昭杯牛奶呛到。

&&&&…………

&&&&白驰开着他的那辆金龟子到了医院的楼下,停好车,拿着刚才公孙打电话要他拿来的资料,兴匆匆想往医院大楼跑,却被不远处停靠着的一辆黑色轿车吸引了注意力,这车子眼熟。

&&&&抬眼望去,果然见一个人正单手插兜,随意地靠在车上抽着烟——是白锦堂。

&&&&白锦堂侧对着白驰,似乎是在发呆,一根烟夹在手中。

&&&&白驰这个角度正好看到白家大哥那高挺的鼻梁在光线的作用下,印在半边脸上的阴影,完美的侧面。白锦堂和白玉堂是很有几分相像的,只是感觉却完全不同,若硬要说区别的话,白玉堂是俊美,白锦堂是英俊,感觉……有一种成熟男人的味道。白驰正在品评,却见白锦堂转过脸来,有几分好笑地勾了勾嘴角。

&&&&白驰脸立刻通红,被发现了,自己呆呆站这里偷看半天了。

&&&&硬着头皮走过去,白驰心里咕咚咕咚打着鼓。他和白玉堂已经混熟了,也没有先前那么紧张了,但是和白锦堂见的次数不多,而且对于这个几乎被白家人作为禁语,从不提及的大哥,他还真是有几分畏惧来着。

&&&&走到白锦堂身前,白驰抬眼看了看,小声叫人:“大哥。”

&&&&白锦堂点点头,也不说话,叼着烟,伸手拍了一下白驰的背,像是让他抬头挺胸。

&&&&白驰挺了挺身子,小心翼翼地问:“大哥,你等公孙呀。”

&&&&白锦堂又点了点头,拿下嘴里的烟,问:“手术还有多久?”

&&&&“快了吧!”白驰抬手看表,“说是十点就完,现在都九点半了。”说话间,白驰注意着白锦堂的神情,就见他微微皱了皱眉头,似乎是有什么不快。

&&&&白驰生性对这方面特别敏感,以为是白锦堂烦他了,就赶忙道:“那个,我先上去……”说完,转身就想走,不料后脖领子被白锦堂一把抓住,没等他叫出声来,就被一把按蹲下,躲到了车后。

&&&&白驰一头雾水,刚反应过来,就听“呯”一声响,随后,对面的墙上出现了一个冒着黑烟的窟窿……刚才要是白锦堂不压他一下,应该就被射中了。

&&&&“怎么回事?”白驰转脸,就见白锦堂轻皱着眉,侧耳听着车后的动静,边伸手过去,嘴里发出一个单音节,“枪!”

&&&&虽然警队规定枪是不能随便给人的,但白驰还是没有犹豫地把枪交给了白锦堂,因为他明白,这个时候枪给他,比给自己有用。

&&&&白锦堂接过枪,拉开保险栓,静静听着后方的动静。白驰略有吃惊,刚才白锦堂的那几下,显然是对枪支很熟悉,他不是警察,怎么这么熟悉枪的用法呢。

&&&&正在纳闷,却突然听到了一阵轻轻的哼歌声。

&&&&白驰起先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怎么会有哼歌声,但注意一听,发现没错,果然是有人在唱歌,而且哼的……像是一种外文歌,不是英语。

&&&&下意识地转脸看身边的白锦堂,白驰想看看他有什么反应,却在转过头后愣住,就见白锦堂手拿着枪,睁大了眼睛呆在那里,脸色苍白,整个人像是连呼吸都停止了。

&&&&白驰伸手轻轻地拍了他一下,白锦堂才猛地回过神来,随后深深皱起眉,一脸的严峻。他掏出电话来轻轻按了几下,接通后,交给白驰,并示意他别出声。

&&&&白驰拿着电话,看到显示屏上拨通的,是白玉堂的号码。

&&&&………………

&&&&“嗡嗡”的震动声响起,白玉堂看了眼身边的展昭,“猫儿,看看是谁。”

&&&&展昭习惯地从他口袋里把手机拿了过来,打开,就见是白锦堂来的电话。

&&&&“是大哥。”按下接听键,“喂?大哥?”

&&&&良久,电话那头没有人说话,但是隐约传来了轻微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哼歌。

&&&&车里的展昭和白玉堂,包括身后的小洛阳都是一愣。

&&&&“什么声音?”白玉堂有些摸不着头脑,展昭也皱起了眉,“这是一首意大利语的童谣。”

&&&&“我好想在哪儿听过这个歌。”身后的洛阳突然回答

&&&&白玉堂和展昭对视了一眼,正在不解,突然听手机里传来了“呯呯”几声枪响。

&&&&随后就是一长串的忙音。

&&&&“玉堂!”展昭刚喊了一声,就听白玉堂道,“抓紧了!”

&&&&白驰拿着电话,就觉得身后的哼歌声一点点靠近,这时,白锦堂猛地一拽他,闪到了车尾。而与此同时,一颗子弹已经击中了刚才两人呆的地方,白驰也在那一瞬间看见了开枪人的样子——是大胡子?不对,有些像,但又好像不一样!

&&&&白锦堂并没有开枪,而是带着白驰躲到了停车场的石柱之后,低声问他:“什么人?”

&&&&白驰摇摇头:“不知道。”

&&&&“你不认识?”白锦堂更加疑惑。

&&&&就在这时,一声响另的刹车声传来,就见白玉堂那辆银灰色的跑车横向冲进了停车场。

&&&&作者有话要说:对不起大家了,前两天太忙,,事情已经忙完,为了补偿大家今天、明天、后天我会连着更新~~^—^~~ 在 线阅DU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