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122重影凶手 25 火

122重影凶手 25 火

&&&&洛阳是被水流声吵醒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仰躺在地上,头顶是蓝色的尖顶,很高,像是那种旧式的工棚。

&&&&脖子有些疼,真是久违了的感觉,洛阳莫名觉得很真实,估计应该是很疼很疼的吧,虽然自己只感觉到了一点点疼。

&&&&想坐起来,但是发现双手是被捆着的,用力挣了两下,发现挣不开,绑得很结实。

&&&&阳阳转过脸,想侧身坐起来,却在看到身边躺着的人时愣住,

&&&&“展叔叔?”洛阳挪过去,发现展昭紧闭着双眼。

&&&&洛阳呼唤了一阵,展昭完全没有要苏醒的意思,心里有些害怕,凑上去去听了听,发现展昭的心跳和呼吸都很微弱。

&&&&“呵……”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轻笑声。

&&&&洛阳猛地回过头,就见不远处站着一个人,手上拿着个空空的铁桶。洛阳知道,那是汽油桶。同时,他也闻到了四周浓烈的汽油味,转脸才发现这是个类似涂料车间之类的地方,四周还有好多纸箱……而那个哐当一声将桶扔在一边的人,正是蓝成霖。

&&&&“你,你对展叔叔做了什么?”洛阳怒视这蓝成霖,双手用力地搓动,想要挣开绳子。

&&&&“呵……”蓝成霖笑着摇摇头,“小东西,你有没有听说过琥珀碱?”

&&&&洛阳不解。

&&&&“琥珀碱是一种限量使用的剧毒药物,少量用的话是肌肉松弛剂,大量的话,就是剧毒。”蓝成霖脸上的笑容扩大。

&&&&“你……”洛阳有些害怕,回头用头蹭了蹭展昭,发现他还是不醒。

&&&&“我给他喷了一些,”蓝成霖掏出打火机,脸上有些眉飞色舞,“你知不知道,我这辈子,最恨两个人!”

&&&&洛阳紧紧盯着他手上的打火机,心里想着要是他点火的话……

&&&&“一个是洛文,另一个就是白玉堂!”蓝成霖说得咬牙切齿,“洛文已经死了,可是他死了也要害我!”蓝成霖因为激动,剧烈地喘着气,“至于白玉堂……如果不是他,我也不会该死的混得那么惨!”

&&&&“喀嚓”一声打开打火机,蓝成霖大笑了起来,“大概白玉堂不久就能到了吧……展昭用了肌肉松弛剂。一旦吸入浓烟,就必死无疑!”

&&&&洛阳脸色煞白,就听蓝成霖继续说,“本来,他们只叫我把你们送过去,不过,我改变主意了,一想到白玉堂看着展昭死在面前,我心情就说不出的舒畅!”

&&&&说完,他向后退去,退到卷闸门的后面,抬手将打火机一扔,瞬间,火舌窜起,随着汽油延伸的熊熊火焰迅速将展昭和洛阳围到了中间,蓝成霖大笑着,一把拉下了卷闸门。

&&&&…………

&&&&赵祯怕被发现,不敢跟得太紧,远远看见那辆出租进了一片大的厂区,他在门外停下了车,电话一直通着,白玉堂和他保持着通话,以确定位置。

&&&&打开车门,赵祯放下了里斯本,就见里斯本一下来就望着后方,赵祯也一回头,吃惊地张大了嘴,白玉堂的车子已经飞也似地冲了进来。

&&&&“人呢?”白玉堂冲下车,赵祯被他的脸色吓到,指指厂房里,“进去了,这里很大,里斯本应该可以找到。”说着,拍了拍里斯本的脑袋,不等赵祯发话,里斯本已经跑进了厂房,白玉堂也跟上。

&&&&赵祯想追,却远远看见好几辆警车都开了进来。

&&&&“我哥呢?”白驰冲下车,说话的声音带着颤音,急得眼圈通红。

&&&&赵祯也不知该说什么,只是指指里面,示意大家一起进去。

&&&&白玉堂随着里斯本在厂区里兜兜转转,但是四周有不少的废旧轮胎,因此里斯本似乎有些转向,在原地转了几圈,急得直吼。

&&&&白玉堂倒是冷静了下来,走过去抬起里斯本的大脑袋,低声道:“冷静,现在只能靠你了,好好感觉一下!”

&&&&里斯本停止了低吼,渐渐平静下来,猛地一转头,盯着远处。

&&&&白玉堂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就见不远处的一处厂房顶端,冒起了一股浓烟。

&&&&来不及多想,白玉堂飞也似地冲向了那见厂房。

&&&&火势迅速地扩大,不多久,远处的白驰等也看见了,等众人冲到厂房不远处,正好看见白玉堂用一根三角铁撞碎了厂房的窗户,一头冲进了火场,随着他,里斯本也冲了进去。

&&&&“哥!”白驰看着已经被熊熊大火包围的厂房,SCI的其他人想冲进去,却被特警队的拦住“现在进去只会碍事……”

&&&&话还没说完,刚才白玉堂冲进去的那个窗口就被烈焰封住了。

&&&&赵祯掏出手机打电话叫救护车和消防车,其他人都紧紧盯着火场。

&&&&时间在一秒一秒地流逝,等在外面的人只觉得这火是烧在他们的心上,个个连怎么呼吸都忘了。

&&&&正这时,就听“轰”地一声,另一边的窗户被一个飞出的椅子撞碎,随后里斯本跃了出来,身上赫然趴着小洛阳,里斯本的尾巴都着火了。众人的心提到嗓子眼,这时,就见白玉堂抱着昏迷不醒的展昭跳出了窗。

&&&&SCI的众人惊得倒吸了一口气,白玉堂的胳膊上着了火。

&&&&马汉等赶紧上去用衣服帮他灭火,却发现白玉堂不对劲,他完全不看众人,疯了一样给展昭做着胸外压和人工呼吸,这时众人才发现,展昭已经没有了呼吸。

&&&&“琥珀碱!”神智还清醒的洛阳大喊起来,“蓝成霖给展叔叔吸了琥珀碱。”

&&&&众人都倒吸一口冷气,这招太过狠毒了。

&&&&白玉堂也不知道是急疯了,还是冷静过头来,什么反应都没有,只是一遍遍重复着胸外压和人工呼吸,嘴里反复叫着“猫儿”。

&&&&空气中有淡淡的焦糊味道,竟是白玉堂手臂上的大片烧伤传来的,只是时间渐渐流逝,展昭依然没有呼吸,希望渐渐渺茫,众人的心也一点点变冷,驰已经蹲在一边哭了起来。

&&&&就在远处响起救护车的鸣笛声时,展昭突然轻轻咳嗽了一声。

&&&&在场的所有人大概这辈子都没有感觉到咳嗽声这么美妙过。

&&&&“猫儿?”白玉堂轻轻地拍着展昭的面颊,咳嗽了两声的展昭意识依然模糊,但是却有了呼吸……白玉堂的眼泪,这才掉下来,脸上却是失而复得的笑容。

&&&&救护人员立刻将展昭、洛阳和白玉堂都送上了救护车,白驰跟着救护车一起去了医院。救火车也赶到,消防员开始灭火。SCI的众人心早飞去医院了,也都纷纷上了车,跟着

&&&&救护车走了。

&&&&赵祯却站在原地没有动,他还在出神,眼前全是刚才白玉堂给展昭做胸外压时的那一幕。正这时,就听身边的里斯本突然低吼了一声,盯着厂房的后方看着。

&&&&赵祯转念一想,双手插兜,和里斯本一起,闪到了厂房后面,就见一个衣衫不整的人,正鬼鬼祟祟地向火场的方向张望。

&&&&对里斯本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里斯本乖乖安静了下来,赵祯不动声色,看着那个人。

&&&&就见那人观察着火场的情势,脸上似乎有几分不安。

&&&&赵祯想了想,闪到那人的身后,突然低叫了一声:“蓝成霖!”

&&&&那人明显惊得一蹦,回过头来,眼中的惊骇告诉赵祯,他就是蓝成霖。

&&&&“你是谁?”蓝成霖戒备地盯着赵祯,“警察?”

&&&&赵祯耸耸肩,摇头,这时,里斯本也走了出来,坐到赵祯的身边,蓝成霖看到这只巨大的非洲白狮,脸上也变了颜色。

&&&&“你想怎样?”蓝成霖掏出腰间的枪,还没来得及瞄准,就见赵祯手一甩,一把飞刀已经稳稳地扎透了他的手背。

&&&&“啊……”蓝成霖疼得大喊出声,枪落地,握着自己的伤手,靠到了墙边,“你要抓我去警局?”

&&&&赵祯摇头。

&&&&“你……你是他的人?”蓝成霖脸上的神色更加的惊恐。

&&&&赵祯觉得有趣,又摇了摇头。

&&&&“你,你究竟是谁?”蓝成霖盯着赵祯。

&&&&“我本来不喜欢管闲事。”赵祯摸了摸下巴,像是在自言自语“不过,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一个男人那么伤心的。假如,展昭真的死了……不知道白玉堂会怎样”

&&&&说到这里,赵祯停下来,注视着蓝成霖的脸,道:“你的脸上刚才有一种畅快的表情。”

&&&&蓝成霖不语,他觉得眼前这个人看着似乎是正常人,但是又和正常人有些不一样。

&&&&“你那种畅快的表情,让我很不爽。”赵祯微笑着拿出电话,“所以,我也想畅快一下。”

&&&&“你……你想干什么?”蓝成霖感觉到一些不妙。

&&&&“我想让你受些教训,这样我能感觉畅快。”赵祯用电话轻轻地敲击着下巴,“不过貌似你知道的事情又不少,得从你身上弄些情报帮助SCI的人破案。”

&&&&蓝成霖睁大了眼睛盯着赵祯,不明白他究竟想怎样。

&&&&“所以……我觉得有一个人大概对你会很感兴趣。”说完,拨通了电话。

&&&&电话接通,就听赵祯含笑道:“你好,找白锦堂”

&&&&……

&&&&蓝成霖想逃跑,但是里斯本就坐在他身边看着他,只要他稍稍一动,就会听到一声惊人的狮子吼。

&&&&十分钟后,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赵祯的身后,开门下来的,是双胞胎。

&&&&“大哥去医院了,不是你说他还不知道,大概玉堂不让人惊动他。”丁兆兰走上来,对赵祯点了下头,“大哥让我带句话,说谢谢你救了他两个弟弟,以后只要我们能帮上忙的,你尽管说。”

&&&&赵祯点头,笑得有些别有深意,“这倒不错。”

&&&&丁兆惠不比兆兰沉得住气,早就盯上地上的蓝成霖了,他走过去第一件做的是给蓝成霖戴上一个口嚼一样的东西,让他合不上嘴。

&&&&轻轻拍了拍他脸,兆惠笑呵呵道,“待会儿,你可能会想,没有这个就好了……”边说,边凑近他,冷冷道,“没有它,你就能咬断自己舌头,早点解脱……放心,我一定好好招待你。”

&&&&拖着一个劲摇头的蓝成霖上了车,丁兆兰也对赵祯道了声多谢后,转身上了车,扬长而去。

&&&&赵祯轻轻解开衬衫的领子,低头看里斯本,笑问:“的确很畅快,是吧?”

&&&&……………………

&&&&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永远不会让人开心起来,私人病房里,白玉堂手上缠着厚厚的纱布,坐在床边盯着床上静静躺着,带着氧气罩的展昭。

&&&&当医生从急救室里出来,告诉他展昭已经没事了,静养两天就能出院的消息后,白玉堂才觉得自己又活了回来,随后,整条左手钻心一般的疼,抬手一看,自己都失笑,烧伤了一大片。

&&&&伸手过去,抓住展昭露在被子外的手,感觉到是温热的,白玉堂只觉得一份由衷的满足。医生催了好几遍,让他吃止痛片,但是他不想吃,吃了那玩意儿多少会有些犯晕,他想清清醒醒地等展昭醒过来,尽管手上火辣辣的痛。

&&&&就这样静静地盯着展昭的脸,不知不觉,天黑了,又渐渐变亮,那人长长的睫毛,终于开始颤动,缓缓地睁开眼睛,有些迷糊地望向他。

&&&&白玉堂并没有很激动,只是想平时早晨醒来时一样,伸手捏捏展昭脸颊,微笑:“猫儿,醒了?”

&&&&展昭眨了眨眼,开口,却发现脸上的氧气罩,显得有些无奈。

&&&&白玉堂伸手轻轻揭开了他的氧气罩,凑上前,“想说什么?”

&&&&“阳阳……”

&&&&“他没事。”白玉堂笑,指了指远处沙发上蜷着睡着了的洛阳,“昨晚守了你一夜,好不容易睡着的。”

&&&&放心地点点头,展昭低低的声音又说,“我想明白了,整个案子,从头到尾……”

&&&&白玉堂点头,凑上前亲他的额头,“我想不明白,你说给我听。”

&&&&展昭笑,“行……不过你先做饭给我吃,肚子饿。”

&&&&“嗯。”白玉堂伸手帮他梳理微乱的头发,“想吃什么,就给你做什么。”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