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二部 > 7无罪的凶手 07 盛宴

7无罪的凶手 07 盛宴

&&&&晚上七点半,S市国际酒店的门口停靠了一辆辆的车子,与以往召开大型派对或者沙龙不同,今天停靠在门口的大多是警车,从车上下来的人也没什么明星派头,有的甚至很朴素。当然,期间也会夹杂着几个耀眼的公众人物,只是往日夺人眼球的他们今天相对也比较低调。

&&&&大门口没有记者,没有红地毯,只有泊车的服务生不停地忙碌着。

&&&&包拯的车子停到了大楼下,下车后四下望了一眼,没看见白玉堂那辆显眼的跑车,眉头耸动了一下,看看表,七点半还差一分钟,咬牙:“臭小子!”

&&&&“包局,来了。”卢方一指后方。

&&&&包拯回头,就见远远驶来了四辆车,为首一辆就是白玉堂那辆Spyker&C8,皱眉,“怎么来参加宴会跟出任务似的。“

&&&&卢方忍不住笑。

&&&&这时,其他的宾客也陆续到场了,不少人被白玉堂的车吸引,以为是哪个明星来了,都驻足观看。

&&&&车门打开,车上的人下来……

&&&&“呵~~”包拯清晰地听到一派抽气之声。

&&&&卢方捂着嘴笑,低声对包拯说,“包局,你知不知道,SCI出任务的时候会有女生围观。”

&&&&包拯就觉眼皮又一跳。

&&&&下得车来的SCI众人的确是很有看头,有几个宾客都在窃窃私语,问是什么人,当得知是大名鼎鼎的SCI时,都大吃一惊,暗暗称赞,果真是才色兼备啊。

&&&&在这堆“色”当中,最引人注目的自然就是最前面那辆车上下来的白玉堂和展昭……

&&&&白玉堂还是那身万年不变的白西装,是白妈妈专门为他准备去喝喜酒穿的。白玉堂因为严重的洁癖,所以衣服一律白色,其中西装只有两套,这件白色的是穿来出席喜事的,还有一件仅有的黑色西装,是穿来参加丧事的。白玉堂平时喜欢白毛衣、白夹克、白风衣,尽量低调,只是白色有些太过炸眼,不过颜色只是补充,问题的关键还是出在他那张过于引人注目的脸和一副好身材上。当一个男人拥有女人无法抵挡的魅力时,如果再穿上一身白,就注定逃脱不了白马王子的命运!展昭瞄了一眼身边正在“pikapika”闪光的白玉堂,小声嘀咕了一句,“死耗子。”

&&&&其实展昭在骂白玉堂的同时,完全没注意到这里有一半的目光都在他身上。一身靛蓝色的西装是展昭最常穿的行头……学者一般都喜欢穿西装,不过展昭穿西装还有些“不可告人”的目的,因为穿西装会显得比较“壮”一点……穿一身毛衣或者脱了西装一身衬衫的他,看起来就像一个漂亮的大学生,优雅而斯文,关键还有一张人见人晕的脸,容易引起围观和骚动。

&&&&相比于白玉堂的张扬外貌,展昭更显得柔和,简单地说,白玉堂的帅可能会让人觉得有威胁,女人喜欢,男人站在他身边却通常会有不舒服的感觉,而展昭则是标准的老少皆宜,男女通吃了。

&&&&后面那辆车上下来的是公孙、白驰和蒋平。

&&&&蒋平因为宅太久,所以存在感很微弱,这里忽略不计,身后公孙的那骨子冷艳配上白驰的那份可爱,实在是让人有一种强烈的对比感。

&&&&用丁家双胞胎的话讲,公孙这种人是能迷死男人,恨死女人的,他对于男人有一种类似于毒药的吸引力,所以才会整天被那么多无头苍蝇追啊追,搞得白锦堂天天如临大敌,找了一堆保镖把他看得死紧。

&&&&白驰则是比较招老人家喜欢的款式,不过,他今晚那一身西装穿在身上,实在是有些别扭,感觉一个小孩硬要装成大人似的,非但半分成熟都不见,反而越发的可爱起来。

&&&&他们后面的一辆车子里是马汉、赵虎和洛天。之所以说SCI是S市局的明星部队,除了头头姿色过人之外,几个组员也是很有看头。

&&&&马汉是冷酷型的,大概和他以前做过狙击手有关,也是讨女人喜欢的类型。

&&&&赵虎则是阳光型的,感觉很亲切,也很好欺负,脸上总是有笑容。

&&&&洛天则是SCI的新款式,不同于众人的成熟让他更显魅力,特别是因为记忆缺失外加阳阳的到来和对整个SCI的感激,他的性格异常的温和。只是这种温和中隐藏着一种时间带来的沧桑感,让人觉得尤其有味道。只是洛天却心不在焉,他因为不放心阳阳一个人在家,就把小宝贝交给白驰带回家和里斯本作伴了,不知道有没有乖乖写作业呢,晚饭吃了什么,睡前有没有吃糖,刷牙了没。

&&&&最后面的一辆车子上是张龙、王朝和徐庆。

&&&&张龙属于众多警察当中最不像警察的,平时看起来总觉得有些吊儿郎当,性格也很机灵。

&&&&王朝长相很普通也很大众,是扔人堆里不会被发现的类型,不过也绝对不是难看的。

&&&&徐庆个子比较大,很结实,有些不修边幅,看着挺狂野。

&&&&总之这一排人往外一站,绝对能让人有眼前猛亮的感觉,你就挑去吧,总有一款适合你。

&&&&“白少爷。”泊车的服务生都认出了白玉堂,赶紧打招呼,并引着一干人等从一旁的专用电梯上去。

&&&&特殊的待遇更加地让人对众人的身份猜测纷纷。

&&&&包拯摇头,不过看看其他那些又老又平凡的大众警察形象,还是觉得带这帮臭小子来带对了,关系到警察局的颜面啊。

&&&&特殊电梯又宽又大,众人赞叹,不愧是六星级的酒店,电梯直接就载着众人到了顶楼。大门打开,几人出来,白玉堂和展昭看到了那间熟悉的大厅,只是装潢都已经改过了,而且据说自从上次的事件之后,酒楼已经把所有的玻璃都换成了防弹的。

&&&&展昭凑过去压低声音问白玉堂:“小白,你猜大哥总共有多少财产?”

&&&&白玉堂想了想,压低声音回答:“谁知道啊,这得问公孙吧,说不定大哥全部钱财上缴。”

&&&&不出所料的,接收到了公孙飞过来的一个狠狠的白眼,俩小孩赶紧忍笑闭嘴。

&&&&大厅里的众多宾客都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说笑,白玉堂和展昭打眼一看,没发现白锦堂,心说莫非还没回来?

&&&&几人刚走进大厅里,就听有人喊:“虎子!”

&&&&赵虎就是一缩脖子,战战兢兢回头,果然看见齐乐正朝他跑过来,本能地就想抬腿跑,被身边的马汉一拽,没跑成,让齐乐逮了个正着。

&&&&“你干嘛不接电话?!”齐乐凶巴巴的。

&&&&赵虎干笑挠头,“那个……前几天忙。”

&&&&齐乐今天一身利落的黑色套裙,看起来精神奕奕,狠狠瞪了赵虎一眼后,就笑着和白玉堂展昭打招呼。

&&&&白玉堂和展昭都感觉欣慰,他们和齐乐的缘分可以说就是从这个大厅开始的,眼前似乎又出现了半年前那个画着浓浓烟熏妆,瘦得形容枯槁,深受毒品之苦的女学生。但现在,眼前的少女已经是著名的摇滚乐队主唱,有一大批歌迷,毒瘾早就戒了,整个人容光焕发,青春袭人。更难得的是齐乐还对自己的过去毫不避讳,大大方方地承认自己曾经吸毒,现在已经戒了,她和她的乐队还把唱歌之外的几乎全部精力都放到了慈善事业上,做各种关于对抗毒品的宣传,鼓励误入歧途的青少年重新开始。展昭和白玉堂时常会觉得这个小女生真是不简单,最好笑的是,齐乐时常声称他有个当警察的男朋友,救过她命的,这辈子非他不嫁。赵虎最开始的时候绝对是拿齐乐当妹妹,但后来被小妮子围追堵截,磨得苦不堪言,最后还是栽了。

&&&&齐乐拉了赵虎走到一边去见陈瑜她们,几人嘀嘀咕咕地谈得热络。

&&&&SCI的其他人也都散开,徐庆蒋平等走到窗边和以前的朋友聊天,洛天抽空就跑到走廊给阳阳打电话。

&&&&白玉堂和展昭各拿了一杯侍者送上来的香槟,就听身边的马汉突然低声说:“头儿,看那是谁。”

&&&&白玉堂和展昭顺着马汉的视线看过去,就是一愣,只见不远处的人群里,有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虽然做了精心的打扮,但还是能看出她年岁不小。一身华贵的晚礼服,身上名贵的首饰,算得上是品貌端庄。不过吸引白玉堂他们的并不是这个女人,而是和这个女人手挽手的男人,一身白色的西服——方渥!

&&&&白玉堂皱眉,前不久还在说方渥突然失踪了,派出去跟踪他的人都跟丢了,众人正苦无头绪,没想到他竟然在这里出现了。

&&&&“怎么你喜欢年纪大一点的么?”几人身后,一个清清亮亮的女声响起,马汉就觉头皮一麻。

&&&&“有什好看的?”身后,一个一身紫色礼服的漂亮女人上来,伸手挽住马汉,“我没她好看?”

&&&&白玉堂和展昭识趣地端着酒杯闪边去了。

&&&&马汉有些无力地看看身边一脸笑容的陈佳怡,“你怎么在这儿?”

&&&&“嘿嘿。”陈佳怡笑呵呵,“我知道你在这里么,你看什么?那个人是你们的嫌疑犯啊?”

&&&&马汉微微挑眉,问陈佳怡,“你认识那人?”

&&&&陈佳怡看了看,说,“女的是今天这个派对的发起者,天宇集团的总裁,言丽。”

&&&&“那他身边那个男人呢?”马汉问。

&&&&“我不知道啊。”陈佳怡摇摇头,想了想又补充,“不过今天据说言丽要和他好不容易沉冤得雪的男友订婚呢。”

&&&&“什么?”马汉一惊。

&&&&“你那么紧张干嘛?”陈佳怡瞪眼,“言丽年纪都够当你妈了,她女儿都十八了!”

&&&&马汉叹气,“我没……”

&&&&“走,不准你看。”陈佳怡一收手,将马汉拉走。

&&&&两人的谈话,在不远处的展昭和白玉堂都听到了,有些纳闷地对视了一眼,沉冤得雪的男友……说的不就是方渥么?怎么今夜方渥要和言丽订婚?

&&&&“难怪方渥那么多人想救出来。”一旁的公孙走上前一步,道,“以言丽的实力,自然可以找很多专家给他帮忙,更可以发动媒体。”

&&&&“赵祯也来了。”白玉堂突然拿着杯子,对着电梯的方向一指。

&&&&白驰转眼望去,就见赵祯还是一派悠闲地踱出电梯,进了大厅之后就左右张望,似乎是在找什么人。

&&&&“几天没见……”白玉堂和展昭都皱眉,问白驰,“赵祯怎么好像瘦了很多,驰驰,你虐待他啊?”

&&&&白驰瞪眼,“才没有,我每天都大鱼大肉喂他的,他最近为新表演准备呢。”

&&&&“对了。”展昭突然说,“我前阵子在网上看了个赵祯魔术的视频集锦……他那个把自己扔进绞肉机里的魔术真的很变态!”

&&&&“还有那个从三十六楼踩着玻璃窗垂直走下来的。”白玉堂也说,“他怎么做到的?”

&&&&白驰摇摇头,有些别扭地说,“我都不知道,他的魔术表演我从来都不敢看。”

&&&&正说着,赵祯的视线落到了几人的身上,但是他却没有立刻过来,而是盯着一身西装的白驰愣了一会儿,就扶着墙开始笑。

&&&&白驰脸绯红,他也知道自己穿西装的样子真的很怪,但赵祯也不用笑成这个样子吧?!

&&&&很欢乐地笑了一阵后,赵祯双手叉兜悠闲自在地走了过来,毕竟是大明星,有不少人都认识他,一片热切的目光追随。

&&&&赵祯轻轻松松地闪过人群,来到白驰他们身边,和展昭白玉堂公孙点了个头,算是打招呼,随即就过去搂住白驰的肩膀笑,“驰驰,这年头童装店还有西装卖?”

&&&&白驰脸一黑,就见其他三人都忍不住笑,把脸转向一边。

&&&&白驰咬牙瞪了赵祯一眼,恶狠狠道:“你怎么在这里?!”

&&&&赵祯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言丽,“不是跟你说过了么,我这次要给她的娱乐城做表演。”

&&&&“她……都那么大年纪了呀。”白驰突然松了口气,回头瞪了赵祯一眼,“你还说她盯着你流口水?!”

&&&&赵祯听了先是一愣,随后又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还在记仇啊。”

&&&&白玉堂和展昭对视了一眼,从刚才开始他们就强烈地感觉到,赵祯瘦了之后,轮廓和赵爵越来越像,尤其是笑的时候。

&&&&“你手怎么了?”白驰突然盯着赵祯的手腕子看起来,赵祯抬手一看,白玉堂和展昭也是一皱眉,这是清晰的绳索捆绑的痕迹。

&&&&“刚才练习的时候受伤了。”赵祯无所谓地说着,拉了白驰一把,“去拿点东西吃,我好饿。”

&&&&“你那么晚了还没吃饭?!”白驰生气地拉赵祯往一旁走,去拿东西吃。

&&&&很快,SCI的人就剩下白玉堂、展昭和公孙三个发光体在原地聊天,当然谈论的话题就是方渥。

&&&&又过了一会儿,大厅里的人越来越多,还来了很多政商界的高层,包拯不愧是局长,很多人都来跟他握手打招呼,白玉堂笑问展昭:“猫儿,你看今天像不像包局结婚?”

&&&&展昭忍笑瞥了白玉堂一眼,“你还真敢说,让他听见了明天让你扫厕所去……”话没说完,就是愣住,身边白玉堂也愣住,就见电梯门打开,进来了两个男子……白允文和展启天。

&&&&两人立刻原地后转,白玉堂紧张:“为什么老头子也会来?”

&&&&“我怎么知道,你老爸还开朗些,我老爸从没参加过这类派对的,。”展昭更紧张,两人正在低语,就听公孙轻轻地咳嗽了一声,两人一愣就觉背后升起寒意,回头,果然两家爸爸都站在了身后。

&&&&“爸爸、叔叔”俩小孩乖乖叫人。

&&&&“嗯。”俩长辈点头,随即四人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两家爸爸就转身和其他人打招呼聊天了。

&&&&白玉堂拉着展昭后退到一角,两人越想越觉得狐疑,都想不通。

&&&&公孙摇头,问:“你俩多久没回家了?”

&&&&展昭眨眨眼:“那个……有三四个月了吧,小白你呢?”

&&&&白玉堂哭丧着脸:“差不多吧。”两人立刻明白了,两家爸爸是借机来看看两个不回家的不孝儿。

&&&&公孙忍不住笑起来,这俩孩子是标准的家庭幸福,从小不缺乏关怀和宠爱的类型,所以才会在事业上那么成熟,独当一面的同时,在家人面前还会表现得像小孩子一样,的确是令人羡慕的人生啊。

&&&&“这么巧?”身后,一个女声传来,公孙回头,白玉堂和展昭也好奇地望过去,就见三人的眼前,站着一个时髦性感的女人。

&&&&公孙就觉太阳穴抽抽地疼,眼前的赫然就是前两天在警局门口的咖啡馆找自己麻烦的那个“锦堂最重要的女人。”

&&&&“今天据说请的是警界精英。”女人低笑着问公孙,“你好像不是警察吧?”

&&&&白玉堂和展昭对视了一眼,都略有吃惊。

&&&&白玉堂对展昭使了个眼色——谁啊?

&&&&展昭微微皱眉——没见过耶。

&&&&白玉堂朝上看了看——好像对公孙有敌意啊。

&&&&展昭朝下看了看——会不会是以前的女朋友?

&&&&白玉堂睁大了眼睛——不是吧?那大哥会不会爆了?

&&&&展昭眯起眼睛——还好大哥今天没来。

&&&&“用不用我派车子送你回去?”女子略有得意地说,“这里我也算半个主人。”

&&&&公孙无奈地叹了口气,决定还是不要和这女人起冲突比较明智,就喝了口酒,努努嘴,看向白允文站的方向,对那女人笑笑:“白伯父在那边。”

&&&&女人瞬间冷了脸色。

&&&&白玉堂疑惑——猫儿,白伯父不就是老头子?跟这女人认识?

&&&&展昭也疑惑——会不会是你爸的朋友,但是你爸的朋友怎么对公孙有成见?

&&&&那人盯着公孙看了一会儿,伸手拿过旁边服务生端着的香槟,冷笑,我看今天谁帮你挡!说着,抬手一杯酒向公孙的脸泼过去。

&&&&白玉堂和展昭都一惊,这时,突然旁边人影一闪,就见一个人突然挡在了公孙的身前。公孙抬头,就看见眼前一个熟悉的背部……那女人更是傻了眼,紧张地收起杯子,“锦堂……”

&&&&白锦堂冷着脸站在公孙身前,低头看了一眼胸前缓缓流下的酒水,伸手轻轻地掸了掸,抬眼看面前的女人,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淡淡的厌烦。

&&&&女人瞬间脸色苍白,红了眼圈。

&&&&=口=身后的白玉堂和展昭张大了嘴,对视一眼,发现对方眼里也同样满是兴奋——哇!好精彩、好跌宕起伏啊! 在线阅读网全本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