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二部 > 27无罪的凶手 27 结案

27无罪的凶手 27 结案

&&&&下午3:00,展昭和白玉堂从包拯处得到消息,安叔因为连受打击,已经被批准提前退休,为表彰他的功勋和对维持S市治安作出的贡献,将于下个月接受警局颁发的荣誉奖章,并得到高额的奖金和优厚的福利待遇。

&&&&下午5:00,SCI全员到白锦堂开的美食城里包厢吃火锅,展昭和白玉堂布置明天的抓捕计划。

&&&&晚上10:00,众人散去,各自准备。

&&&&次日

&&&&早晨8:00展昭的书友会在南街出版社的一间活动室里举行,到场12人,都是年轻的学生模样,其中就有杨晨和言佳佳。

&&&&但是等到8:30,展昭还是没有来,而且电话也不通,钱明月的脸上,现出了一些紧张来,向门口张望,不止展昭没来,那些自己通知的媒体也没有来。杨晨和言佳佳的脸色上,已经显出了不耐烦的神情。

&&&&9:00等待的人群开始有一些怨言。

&&&&言佳佳冷冷看着钱明月,“你是在耍我么?”

&&&&杨晨冷笑,“耍我们的说不定是你吧。”

&&&&“你说什么?”言佳佳看杨晨,杨晨转开脸不做声。

&&&&“可能他有什么事情耽误了吧。”钱明月赶紧打圆场,“他是警察么,很忙。”

&&&&正说着,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随后,门被推开,展昭站在门口,微笑,“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在场的二十多人都一时间愣住,随后就兴奋地骚动了起来,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展昭。

&&&&“展博士。”言佳佳高兴地站了起来,展昭对她点点头,她立刻笑得更加高兴,再看身边的杨晨,似乎有些羡慕。

&&&&“小展……”钱明月似乎是松了一口气,“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展昭有些歉意地道,“不好意思,因为等了两个人,所以就迟了一些。”说着,对门口招了招手,有三个人走了进来,是陆良,还有一男一女,看起来三十多岁,有些像夫妻。

&&&&三个人一进来,杨晨的脸色就一白。

&&&&陆良看着杨晨,脸色不善,“杨晨……你太让我失望了。”

&&&&“怎会……”杨晨有些不解地看着那一男一女。

&&&&“你还记得他们吧?”展昭问杨晨,“他们是赵静的父母,你曾经用他们来做实验,怎么,没想到人还活着?”

&&&&杨晨彻底傻了,就听展昭不紧不慢地道,“我们查了所有的记录,都没有发现赵静父母的行踪,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对不对?有什么方法是死了也见不到尸体的呢?”说着,伸手拍了拍赵静父亲的肩膀,“接下来的你说吧。”

&&&&赵崎点点头,道:“我们之前,经陆教授诊断出有记忆混乱的时候,真的很害怕,所以就接受了他的跟踪治疗,而负责我们疗程的,就是杨晨……她给我们药物,给我们治疗,陆教授也会到家里来看我们,但是……我们的病非但没好,反而更加严重了起来。”

&&&&陆良摇摇头,“都怪我太过信任杨晨了,她跟随我学习那么多年,真的很能干,没想到……”抬起头看展昭,“你昨天打电话给我之后,我偷偷进了杨晨的办公室……发现她藏起来的一些资料,才知道,她给赵崎夫妇用的,根本就是逆向治疗,还在研究一些旁门左道的东西,让他们的病情演变的无法控制,而且还得了重度的抑郁症。”

&&&&“后来,我们害怕我们会在不知情的状态下伤害到静静,所以,就将她交托给我的兄弟夫妇,让他们代为照顾,而我们的病情,也只有他们知道。”赵崎接着道,“我们觉得自己真的是没救了,正在万念俱灰的时候,杨晨找到了我们,给了我们两张游轮的票。”

&&&&展昭插了一句,“都知道这艘游轮吧,是本市新推出的旅游专线,从S市开到对面的K市的。”

&&&&“那后来呢?”杨晨看着赵崎夫妇,“你俩为什么没跳下去?应该一定会跳的!”

&&&&展昭微笑,“你给他们的暗示,其实就是要他们跳下去是不是?不过有一点你忘了,这叫人算不如天算。”

&&&&“什么意思?”杨晨不解。

&&&&“他们跳了,不过被人救上来了。”展昭微笑。

&&&&“什么?”杨晨有些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展昭摇摇头看她,“你对暗示之类的真是一知半解,一般怂恿一个人自杀,跳河跳海是成功率最低的,人想要弄死自己,无论什么方法都很痛苦,求生的本能会让他自救!”

&&&&赵崎点点头,“我们跳下去之后,脑袋里瞬间一片空白,但是,在要被淹死前,我就想,我为什么要死?然后就什么都想不起来,后来,就开始求救,结果被救生艇救上了岸。”

&&&&“上了岸的确是没错,只不过是K市的岸。”展昭有些无奈,“记忆混乱,外加抑郁症,两个人的状态都不正常,证件之类的又没有带在身上,最后被送进了K市的精神病院接受短期治疗。后来,K市警局发现了我们发布的寻人启示,才和我们取得了联系,我们也是昨天才知道,今天就找人去把人接来了,万幸的是,在精神病院的一系列治疗下外加停用了药物,两人的记忆已经恢复了一些。”

&&&&言佳佳笑了笑,“这么夸张,好了,把凶手抓走吧!”说着,又对展昭道,“跟我们没什么关系,我们就先走了……”

&&&&“等等。”展昭微笑着道,“谁说跟你们没关系的?”

&&&&话音刚落,就见白玉堂带着一个小孩子走了进来,正是赵静。

&&&&“静静!”赵崎夫妇飞扑上去搂住许久未见的女儿,赵静也认出了爸爸妈妈,但是,原本脸上露出笑容的她,却在转脸看到大厅里的众人时,吓得尖叫一声,一头扑进妈妈怀里。

&&&&“怎么了?”赵崎不解,“静静?”

&&&&白玉堂蹲下,伸手拍拍赵静,道,“静静,别怕,告诉我们,那天害死你叔叔他们全家的人,在不在这里?”

&&&&赵静转头看看白玉堂,又看看家人,赵崎着急地问,“静静?快告诉大家,害死你叔叔他们的人是谁?”

&&&&赵静转脸,盯着杨晨和她身后的那几人,道:“他们!”

&&&&白玉堂对守在门口的警察道,“进来抓人!”

&&&&警员们进来,那几个年轻人挣扎,“你们别胡说八道,我们没有!单凭一个小孩子,还是个神经病……”

&&&&白玉堂冷笑看他,“她正常的很,你才是神经病!”

&&&&“之前我们调查的时候,遇到了不少困难,就是因为那个小区在学校的附近,所以出入的人员特别多,尤其是打篮球的。”展昭见几人的脸部都有些僵硬,就接着道,“因为小区里面有篮球场,所以学校的学生经常会进来打球,还有好些学生本来就住在这里。也因此,保安对那些拿着球进进出出的学生,都不怎么注意。”

&&&&白玉堂点头,“我问过那些打球的学生,但他们说看到有几个打篮球的进去大楼里了。”

&&&&“摄像头没有拍到你们,因为你们没有坐电梯而是走了楼梯。”展昭笑了笑,“不过,要知道十七层的楼梯,平时是几乎没有人去走的!”

&&&&“厚厚的灰尘保留了你们的部分鞋印。”白玉堂说得轻描淡写,“还有汗液……证据确凿,还抵赖?!”

&&&&几人都低下头,说不出话来。

&&&&“关于你的实验,赵静的叔叔他们是唯一的知情人,所以你就杀人灭口。”展昭摇头看杨晨。

&&&&“静静。”赵崎问赵静,“他们害死了你叔叔阿姨,你怎么不说呢?”

&&&&赵静有些委屈地看自己的爸爸,眼泪吧嗒吧嗒地掉。

&&&&“别怪她。”展昭低声道,“她是因为记忆混乱,还有杨晨应该吓唬她了。”

&&&&赵氏夫妻有些不解,展昭道,“你们临走的时候,给赵静的留言是I&LOVE&YOU,其实只是表示对她的爱,但杨晨他们特意将尸体摆成I&LOVE&YOU,并说是你们指示的,说出去的话,就永远见不到爸爸妈妈之类,她只是一个小孩子,又有一定的记忆混乱,当然就只能什么都不说,但I&LOVE&YOU却几乎成了她的心魔。”

&&&&赵崎夫妇惊诧地看赵静,就见她点了点头,两夫妻都心疼不已。周遭的警员也有些气愤,这些人,仗着自己的学识和能力,为非作歹。

&&&&将杨晨等人都押下去之后,言佳佳站在原地拍手,“哇……真厉害啊,那个杨晨,真的是伤天害理啊。”

&&&&“你别得意。”展昭冷眼看她,“幻夜教主。”

&&&&言佳佳脸色微微一变,笑,“什么呀?”

&&&&“虽然你们的服务器在境外,但是我们已经通过专人找到了,证明网站的注册人就是你!”白玉堂命令手下的警员,“都带下去!”

&&&&言佳佳争辩,“你们凭什么抓我?我还没成年呢,注册一个网站怎么了?”

&&&&白玉堂丢下一句,“罪证确凿,你就乖乖走吧!”说着,看其后几人,“这些人也都带走!”

&&&&出版社外停了一排警车,大量的警察押着十二人上车。

&&&&等人都走光了,展昭给了赵崎他们一张名片,道,“这个人是世界关于记忆方面疾病治疗的专家,我已经跟他打过电话,并帮你们办好了手续,你们现在的病情并不严重,不过静静可能需要心理治疗,你们带她一起过去吧。”

&&&&赵崎夫妇感激地接过名片,带着赵静走了。

&&&&展昭和白玉堂转身想走,就听身后传来了钱明月略带颤抖的声音,“小展……”

&&&&展昭回头,就见钱明月脸色苍白,白玉堂和展昭交换了一个眼神,转身先出去了。

&&&&“我……”钱明月有些尴尬地张张嘴,半天也没说出话来。

&&&&展昭看了她一会儿,道,“我们查到,你妈妈得了重病,你光治病就花了很多钱……以你的经济实力,应该没法支付的巨款。”

&&&&钱明月苦笑着点点头,道,“是我挪用的,出版社的款物,还有其他一些资金,言佳佳说,只要我肯帮她,她就借钱给我补漏洞,不然就报警……我不能失去这个出版社,补不出钱,出版社就要倒闭了。”

&&&&展昭听她说完,点头,“我明白。”

&&&&“你……不抓我么?”钱明月抬头看展昭。

&&&&展昭看看门外,“警察都走了……怎么抓你,我就一搞心理的。”

&&&&钱明月有些哭笑不得,却听展昭道,“我新书写完了,过两天就能出版了,版税你拿去把漏洞补上。”说完,转身走了。

&&&&“……那怎么行?”钱明月大惊,这可是很大的一笔收入,赶紧追出去,就见原本已经走了的白玉堂正在门口站着,对她道,“这次情况特殊,下不为例!”

&&&&……

&&&&下午1:00,天宇娱乐城魔术周进入最后的压轴,言丽出来剪彩。

&&&&剪彩仪式结束,言丽宣布,最后一个魔术,是世界知名的魔术师,赵祯,再一次挑战人类极限的表演。

&&&&1:30魔术周的最后表演开始,先有半个小时左右的垫场节目,有几个魔术师在表演。

&&&&言丽走下来,被王朝和张龙拦住,随后,言丽被带到了庞晓琴和安玲丽命案的酒店里。

&&&&酒店的顶层大厅里,站着SCI的全部人员,以及言佳佳、言丽、庞吉、旁庆还有安有道。几人彼此看了看,都说不出话来。

&&&&白玉堂扫视了众人一圈,道,“下面,简单地说一下你们杀死安玲丽以及庞晓琴的全部过程。”

&&&&展昭开始讲述:“首先,安玲丽会来酒店,是安叔要求的,衣服也是安叔为她准备的,一个这样年纪的女孩儿如果单纯又品德不差,那么能让她来酒店换上一套高档礼服的,就只有——父母!”展昭道。

&&&&安叔刚想争辩,白玉堂冷冷看了他一眼,道,“别着急,待会儿有你说的,这一个过程不需要打断!”

&&&&“这整个电脑画面总共剪走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减去了三段,第一段,就是安有道先进入房间等着。”展昭不做停顿,继续解说,“安玲丽入住房间的时候,你已经在里面等着了,随后,你会让她换上那套衣服,然后杀了她。”

&&&&安有道脸色铁青,并不作声。

&&&&“不过,衣服你可以控制,一些别的事情你是没法控制的。”白玉堂道,“比如说……指甲油的颜色。”

&&&&“是你先看到女儿指甲油的颜色,才通知庞晓琴改,因此,庞晓琴才会出现仓促擦指甲油,以及在裙子拉链上面,沾上未干的指甲油。”展昭道,“你让安玲丽喝下药,再杀了她,言佳佳装扮成你们伪造出来的凶手模样,戴着机器猫的面具进入房间,你俩一起将尸体分切。然后,你留下‘给安有道的厚礼’这张字条就先离开了,为的是给自己脱罪。当然,这一段被剪掉了,这是第二段。”展昭道,“随后,言佳佳打电话叫服务生上来,给他下暗示,让他拿着装在垃圾袋里的,安玲丽的尸体,送出楼去,言丽派人接了,装进事先准备好的蛋糕里,随后,在宴会开始前的几个小时里。言佳佳独自在房间里清理现场,等待第二个受害者跑来。”

&&&&“再之后,宴会开始,庞晓琴莫名其妙地跟白锦堂和言丽发生了冲突,然后跑去了房间,大概这也是他爸爸和她事先说好的,而此时,房间里面的人是言佳佳。”

&&&&“言佳佳同样也在庞晓琴喝的饮料里面下了药,再杀了她,然后迅速带着她的人头离开,催眠了那个送蛋糕的,并找人上演了偷换人头的一幕。”展昭说着,指指言丽,“言丽负责的,是给赵祯吃麻醉药,她知道赵祯因为训练而节食的事,所以只要在适当的时候,把东西送到白驰的面前,白驰一定会拿去给赵祯吃的。而负责换人头的,大概是某个魔术师吧,最有可能的,就是跟赵祯发生争执离场的三人中的一个。”

&&&&“而剪掉视频,黑屏画面,这一切表面上看只有总裁白锦堂能做到,但是,这么巧白锦堂这段时间一直在国外,而酒店的原本人马都是你和庞吉的,所以,你们能动手脚。”白玉堂不紧不慢地说,“再最后,杨晨接着假扮那个凶手,戴着面具去放‘替天行道’的纸片在我们车上,所有的监控录像里,都出现了那个戴面具的凶手……一个我们永远都无法查到的凶手,因为他是你们假扮的。”

&&&&“推理结束,就这些,还有什么要说的?”展昭问众人。

&&&&“呵呵……”言丽笑着摇头,“很精彩啊,只是,口说无凭,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推断而已!”

&&&&展昭缓缓道,“言老板,是命人按照时间去剪辑画面吧,剪完了,也没有时间看吧。”

&&&&言丽一愣。

&&&&“那么不知道言老板有没有发现……多出了一些画面呢?”展昭说话的同时,蒋平已经打开了桌上的手提电脑,就见屏幕上有一段视频……是带着机器猫面具的人……最后从房间里出来的画面。

&&&&在场的几人,立即脸色苍白,都不约而同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个凶手……安叔应该熟悉吧?”展昭问。

&&&&安叔睁大了眼睛,震惊地看着那画面,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

&&&&“杀人要理由的。”白玉堂突然道,“安玲丽是你的养女,平时又孝顺,是什么理由让你狠心杀了她呢?”

&&&&安叔不语,身体却在微微地发抖。

&&&&“是因为他吧?”展昭伸手,轻轻地指指那个戴着面具的人,“你们本来应该弄一个凶手出来的画面,这样,我们就不会怀疑画面剪辑过。不过……如果时间短了,我们始终会发现画面有问题,因此,你们巧妙地选择了,在我们面前出现……这样,可以大大地减轻怀疑度。但是……这个在房间里出来的凶手是谁呢?”

&&&&“我们做个设想。”白玉堂道,“他出来了,就表示他进去过,既然没有被拍到,那就表示他是在你们剪掉的时间里进去的。第一段时间,房间里有安有道和安玲丽,不太可能不被发现。第二段时间,有言佳佳,所以说,他是趁言佳佳离开的那一时间进去,然后,迅速地出来了。”

&&&&“时间不超过五分钟。”展昭笑问,“你们猜他进去干什么呢?”

&&&&言丽等都紧张了起来,展昭又指着另两个视频框给大家看,“看这里,一个在宴会上,一个在停车场里,都是那个不明嫌疑人……发现他身上少了什么?是西装!”

&&&&“他把西装扔去哪里了呢?”白玉堂伸手,接过警员手里提着的一件西装,道“我们在员工更衣室的一个柜子里,找到了一件没有主人的西装,在西装的口袋里,找到了一张SD卡和一套微型摄录设备。”

&&&&蒋平接过卡,将其□了手提电脑里面,就见里面有一段视频和几段音频。视屏是安叔杀害安玲丽、言佳佳和他一起分尸、言佳佳杀庞晓琴的全部过程。音频,则是这六人的电话录音,因为每段对话里都有安有道的声音,所以确定,窃听器是装在安有道手机里的。

&&&&看着这些铁证,所有人都瘫坐在了地上……这下子,真是人赃并获了。

&&&&“为什么?”白玉堂问庞吉,“庞晓琴是你亲生女儿,干嘛害死她?”

&&&&“亲身女儿?”庞吉冷笑,“她该死,明知道他哥哥庞昱是被白家人和展家人害死的,我庞氏的财产也是被白锦堂夺光的,还要犯贱死缠着白锦堂,还说要嫁给他?!我呸!我真后悔生了她啊,也是老天没眼,我和庆儿没有成功,不然,展昭和公孙策都得死,我要你们白家人也尝尝永失所爱的滋味……老天没眼!”

&&&&白玉堂皱眉,吩咐手下,“带下去!”

&&&&“安有道。”展昭抬头看安叔,“听说你夫人进了精神病院。”

&&&&安有道有些颓然地坐到一张椅子上面,缓缓道,“对啊,老天没眼啊……我安有道,一生除暴安良,没干过亏心事,好不容易晚年得子,没想到竟然是个变态!”

&&&&展昭微微皱眉,和白玉堂对视一眼——果然。

&&&&安有道看看白玉堂,道:“我儿子叫安林,我从小看你和展昭长大……你俩有出息,小展是文曲星,你是武曲星,好事儿都被你们两家占了。当我儿子出生之后,我就想,我也一定要把他培养成一个有出息的,能文能武,他老子不及别人,他就要争气……只是没想到,这孩子非但不出息,还喜欢扮女人!小时候就把他妈气疯了,整天疯疯癫癫的,我有苦说不出,又不能告诉别人我儿子是变态,只能熬着。我天天给林林做思想工作,他也渐渐地听了,就在这时候,他偏偏看到了一篇什么烂文章,就是小展你写的那篇,跑去也不知道问了你些什么,回来后就跟我说,他要做他自己,以后只做女人……我一气之下,就只能当他不存在,后来,收养了玲丽,告诉别人,我有个女儿。”

&&&&“你花费心思,就是要找我报仇么?”展昭问安有道。

&&&&“没错!”安有道恶狠狠看着展昭,“我恨啊,你知道我这十多年来过的是什么生活,我就是要他妈的心理学从这世界上消失!”

&&&&“你发现了安林给我写的信,于是就想到了这个计划?”展昭问。

&&&&“没错。”安有道笑,“没错,我要让世人觉得都是因为你宣传心理学,才培养出这么多杀人狂……还有,因为你对这些不够重视,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遇害,而我是受害者,我有荣誉奖章,你就要身败名裂!我要你身败名裂……老天没眼,我儿子竟然偷拍他老子的证据……”

&&&&白玉堂有些无奈地看着疯疯癫癫的安有道,吩咐警员将他带下去。

&&&&“你们不能抓我!”言佳佳抢先道,“我还没成年呢,一切都是他们安排我干的!”

&&&&“呵……”展昭笑着摇头,“言佳佳,我们已经叫K市警局重新查证当年的开膛案件了,如果我没有猜错,是你带着你的那些教徒做实验,然后嫁祸给方渥。因为你看了你爸爸留下来的手记,然后你挖空心思去找到邹莫,骗王立勇的信任,取得另一部分资料,到警察局来送炸弹,杀害王立勇,要不是安林打电话来提醒我们,说不定SCI已经被炸飞了……你玩得有些太过火了!”

&&&&言佳佳看着展昭,“人家……都是为了你!人家,想你能成为神!”边说,边注视着展昭的眼睛。

&&&&展昭冷笑,“收起你那些招数吧,你的催眠骗外行还行,别在我身上用!”

&&&&白玉堂吩咐警员,“把她带下去!”

&&&&“妈……妈,救我!”言佳佳被带走的时候,还不停地叫着,那样子,也不知道她是真的害怕,还是装的。

&&&&“言丽。”白玉堂看言丽,“你又是为什么?”

&&&&言丽摇摇头,笑,“我不恨你们,即便现在,我也不恨你们,我老公的死,女儿变成这样……我恨的人只有一个……赵爵!”

&&&&展昭和白玉堂脸色微微一变,就见言丽看手表,微笑,“两点钟,赵祯的魔术开始,现在是两点十五分……”

&&&&展昭一惊,猛地想到了什么,问,“你那天在松饼里,给赵祯吃的究竟是什么?”

&&&&“哈哈……”言丽笑着道,“是损伤肺部功能的药……他已经积累了一定的量……哈哈。”

&&&&白玉堂立刻掏出电话,“白驰,赵祯的表演开始了没?”

&&&&白驰此时正在后台担心地等着,赵祯的这次魔术表演果然是逃生术,只是他的逃生术与以往不同,他将自己捆起来,关进一个大棺材里,棺材钉住,沉入30尺深的水低,全程都没有遮挡,而他要做的,就是在大家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让自己出现在岸边。

&&&&“开始了。”白驰回答,就听电话那头白玉堂喊,“别让他下水!快阻止他!”

&&&&白驰一愣,就听到“噗嗵“的一声,装着赵祯的棺材,被扔进了水里,缓缓下沉。

&&&&“不要啊!”白驰大惊,就想冲到前台去,被赵祯的经纪人一把抱住,“你干嘛?”

&&&&“快放手!”白驰难得的凶悍,“快停,把他拉上来!”

&&&&“你疯了?”经纪人和助理们将白驰紧紧拉住,“这是全球直播,你想毁了祯的事业?!”

&&&&“不行!”白驰挣扎,“你们让开,他有危险!”

&&&&……

&&&&白玉堂在电话那头听的清清楚楚,伸手一拉展昭,“猫儿,走!”

&&&&转身还没离开,就听言丽道,“赵祯的心肺功能,在水底呆不了两分钟……而且……”说着,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副手铐,冷笑,“我换了他的一个道具,不知道魔术师,能不能从真手铐里逃出来!”

&&&&白玉堂和展昭都愣住,该不会……

&&&&时间一秒秒流逝,白驰被一群人拦住,不管怎么争辩就是上不去,这时,一个助理人员说,“已经两分钟了……怎么还不上来?”

&&&&白驰一把推开有些愣的经纪人,冲上了台,此时,那些观众也都站了起来。

&&&&白驰上了台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棺材在水底,想了想还是跳下去吧,刚准备跳,就觉肩上被人拍了一下,与此同时,就听台下传来了叫好声和拍手声。

&&&&白驰回头,只见赵祯脸色苍白地站在他身后,身上还有水,带着微笑对台下的观众招招手,鼓掌的声音更大。

&&&&白驰这才发现自己像个傻子似的站在台上,此时,帘幕缓缓落下。

&&&&赵祯的手上,还有一副打开的手铐,挂在胸前的十字架却是弯的。

&&&&赵祯看看十字架,低笑,“幸亏有它……”

&&&&“你吓死人了。”白驰瞪赵祯一眼,却见赵祯伸手过来,搂住他肩膀,低声道,“驰驰,送我去医院,不过要偷偷的……”

&&&&白驰呆住,赵祯说话的时候,大量的血从嘴里流出来……眼睛缓缓闭上,倒在了他身上。

&&&&……

&&&&将赵祯送入医院时,在急诊室里的是展昭和白玉堂很熟悉的医生,一看赵祯的样子,只丢下四个字,就将人推进了手术室——性命堪忧!

&&&&随后,胸肺科、脑外科……一大堆的医生冲进去,带血的棉花推出来,一包包的血浆送进去……护士们忙忙碌碌,展昭和白玉堂站在门口不知所措,白驰坐在凳子上吧嗒吧嗒掉眼泪。

&&&&13个小时的抢救之后,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医生走出来。

&&&&“他怎么样?”三人一起冲上去。

&&&&医生点点头,赞叹,“命不该绝。”

&&&&众人长出了一口气。

&&&&“人已经送加护病房了。”医生道,“不过他的肺受了很严重的伤害,需要长时间的静养,还有,脑部有短暂缺氧,所以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医生交代完病情之后,就走了。

&&&&白驰转脸看白玉堂和展昭,展昭伸手拍拍他,白驰扑过来,哭得汹涌澎湃。

&&&&……

&&&&三天后

&&&&赵祯的情况稳定,只是还没有醒。

&&&&白玉堂给白驰放了长假,让他陪着赵祯,这几天,白驰一直都24小时照顾赵祯,这里摸摸,那里擦擦,但人就是不醒。

&&&&下午,白驰照例给赵祯擦身,这人本来就是个公子哥儿,极爱干净,所以白驰每日必擦,小心地避开胸前的手术伤疤,白驰趁换药的时候看过,很长的一道疤。

&&&&“你怎么还不醒呀。”白驰拿着干净的帕子擦呀擦,嘴里嘀咕,“你知道么,里斯本不肯吃饭了……都瘦了一圈了,好不容易养胖的,每天都在家里叫,邻居都投诉了!”

&&&&又擦了擦,白驰替赵祯把衣服扣上,“你快点醒吧……要不然,你快醒过来,我给你做排骨汤……嗯,好像没什么诚意,你想要什么?”

&&&&“是不是要什么都行啊?”

&&&&“是啊。”白驰继续擦擦。

&&&&“那就谈恋爱吧。”

&&&&“嗯……啊?!”白驰大惊,就见赵祯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笑眯眯地看着他,虽然看起来很虚弱,不过神智很清醒,不忘补充,“说话算话啊!现在开始,咱们谈恋爱!”

&&&&“怎么这样。”白驰脸红红。

&&&&“你给我擦身,都把我看光了。”赵祯瞥了一眼白驰,“不肯负责啊?”

&&&&白驰瘪瘪嘴,“那……好吧。”

&&&&门口,展昭和白玉堂探头张望。

&&&&白玉堂看展昭——要不要进去啊?

&&&&展昭摇摇头——还是不要吧……人家在谈恋爱啊!

&&&&白玉堂点头——也对啊!打扰人家谈恋爱会被马踢。

&&&&一周之后,案件告一段落,所有人都获刑。

&&&&周末,白玉堂和展昭提着一大袋子新鲜的油桃去向下看常老头,聊了半天吃了半斤油桃,两人告辞离去。

&&&&又经过田埂,展昭突然站住,田埂边坐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姑娘,纤纤瘦瘦,干干净净,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带着顶大帽子,正在看书。

&&&&展昭经过她身边,见她手里拿的是自己新出的书,就站在了她身后。

&&&&那姑娘抬起头来看看,问,“给不给签名?”

&&&&展昭点点头,拿起她手上的书和递过来的笔,刷刷刷签了几个字,把书递给他。

&&&&白玉堂在前面等,见展昭急匆匆跑过来,了然地问,“干嘛那么高兴啊?猫儿。”

&&&&展昭伸手一拍白玉堂的肩膀,“小白!回家炖骨头汤喝!”

&&&&白玉堂无语。

&&&&见两人走远,那女孩儿翻开手里的书,就见上面签着——无罪的凶手,无罪的人生。

&&&&合上书本,站起来,拍拍裙子笑着离去。

&&&&展启天回到家,鲁班喵喵叫着蹭过来,桌上留着一张纸条,写着两个字,“走了。”

&&&&有些无奈,展启天把多买的一盒饭给鲁班,“喂你!”

&&&&……

&&&&阳光普照的别墅花园里,方渥将厚厚的一叠资料递过去,“都在这里。”

&&&&接过资料,微笑,“你做的很好。”

&&&&作者有话要说:=&=&誓要本章完结的人飘过~~~

&&&&下个案子《凶手VS凶手》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