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二部 > 32凶手VS凶手 05 疑窦

32凶手VS凶手 05 疑窦

&&&&白玉堂和展昭跑进急救室,就见赫然五具尸体盖着白布躺在那里,本坐在床上,手上裹着纱布,在给他处理的正巧是马欣,包拯站在旁边,脸色难看。

&&&&“包局。”白玉堂和展昭走到包拯身边,“怎么会这样?”

&&&&“是ZJ的人干的。”本突然开口,眼圈红红的,看起来像是刚刚哭过,也难怪,身边倒着的都是朝夕共处的同伴,谁会不伤心。

&&&&“你没事吧?”展昭觉得本的情况有问题,就问了他一句。本抬起头看了看展昭,冷冷回了一句,“你说呢?”

&&&&展昭一愣,有些尴尬,白玉堂微微皱眉,但看在本可能是受了很大的刺激,也不跟他计较,看了展昭一眼——猫儿,算了,他可能受了刺激。

&&&&展昭无所谓地一抬眼——我才没那么小气呢。

&&&&“ZJ的人干的?”白玉堂看包拯。

&&&&包拯看了看本,“你说明一下吧。”

&&&&本走到那几具尸体的旁边,一把揭开盖着尸体的白布,指着死者左胸口的一枪,道,“都是一枪毙命。”又指指死者的脖颈,“海军陆战队最喜欢用的招式,掰断颈骨……胸口中弹已经是死定了,但还是要补上一招,毫无疏漏。”又指了指死者的下巴,就见那里有一个划痕,感觉就像是ZJ两个字母。”

&&&&“这是怎么弄上去的?”展昭有些不解。

&&&&“ZJ的人似乎都戴着同一款式的手表或者手链什么的,ZJ的纹理很突出,在手腕内侧,勒别人脖子的时候,那块正好按在对方的下巴上,因此会留下一个明显的ZJ标志,所有我们才用ZJ来称呼这个杀手组织。”

&&&&展昭和白玉堂点点头,原来如此。

&&&&“他们多少人?”白玉堂不解,“为什么杀你们?”

&&&&本叹了一口气,摇摇头,“军事机密,我不能说。”

&&&&白玉堂和展昭看了包拯一眼,包拯对两人点点头,道,“这事非同小可,不过在我国境内发生的,当然由我们负责侦破,因为被害的都是国际刑警组织的成员,因此那边会派人过来和我们一起调查。”

&&&&“派谁?”白玉堂和展昭对视了一眼。

&&&&“你们上次合作过了。”包拯淡淡道,“欧阳春。”

&&&&白玉堂和展昭觉得还可以接受,欧阳春挺能干关键是没什么国际刑警的架子。

&&&&“包局。”白玉堂看了看包拯,“也就是欧阳春他们来之前我们不能进行调查了是不是?”

&&&&包拯点点头,“现场我已经封锁起来了,明早欧阳春他们就会到,你们最好一起进入,这次的调查,要相互配合。”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有些奇怪地看包拯,像是问——那你现在叫我们来干什么?

&&&&包拯脸色变了变,有些尴尬地说,“今晚,我们要保证本杰明的安全……我给他安排了保卫的警力……不过,他说要你保护他。”说着,看了白玉堂一眼。

&&&&“我?”白玉堂皱皱眉,看本。

&&&&“我不相信其他人。”本看着白玉堂道,“在这里我只相信你……还有,除了你之外,我不能确保别人的能力怎么样。”

&&&&白玉堂点点头,包拯以为他答应了,刚想说话,却听白玉堂道,“这个问题其实很好解决……你只相信我,那么我帮你安排保护你的警力,你不能确保其他人的能力,那么我可以给你挑选能力出众的,你觉得人数不够,我们可以帮你安排一只军队保护……怎么着也比我一个人强,更何况,我还要办案。”

&&&&包拯和展昭都有些说不出话来,更别说本杰明了,这种情况下,一般人会拒绝么?白玉堂说话,正经够直接、够伤人,快刀斩乱麻,一丝余地都不给你留。

&&&&本笑得有些无力,点点头,“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行了,你说了算吧,我听你的。”

&&&&白玉堂看了包拯一眼,“没问题的话,我去安排人手。”

&&&&包拯点点头,白玉堂就转身出去忙了,展昭也跟包拯点点头,跟出去了。看白玉堂在忙,展昭就走到一旁的值班人员休息室里,见马欣正在看书,便敲了敲门,“欣欣?”

&&&&马欣仰起脸,对展昭笑了笑,“展博士,这么有空来看我啊,还是有话要问我?”

&&&&展昭笑呵呵地走进去,道,“……你说马汉那么稳重,怎么有个妹妹却这么鬼灵精怪的呢?”

&&&&马欣一挑眉,“那是当然了,不然两个都老实,岂不是要受气?”

&&&&展昭走到她身边,低头,“你看什么书呢?”

&&&&“法医学的。”马欣把书的封面给展昭看看。

&&&&“你要念法医啊?”展昭吃惊。

&&&&“不是要,是已经在念了。”马欣略有得意地说,“这个周末考试成绩出来呢,说不定就能做同事咯。”

&&&&“啊?”展昭大吃一惊,“同事?”

&&&&马欣点点头,“你们警局要招一个法医学硕士,考试很严格的,不止要笔试还要实际操作的,听说出题的就是赫赫有名的SCI*医公孙策……他的题出了好几年了,这么巧,今年我笔试过了,就等着解剖实际操作的成绩了。”

&&&&展昭突然想起前两天公孙挺高兴地跟他说,这几天找到一个学生,挺天才的,他准备招来做助手……莫非就是马欣?

&&&&“你哥没提起过啊。”展昭道。

&&&&马欣对展昭眨眨眼,“我准备给他一个惊喜啊,不过解剖考试真的很难啊,公孙的题好厉害,不止要考医学知识,还有药物学、还有很多很多的常识问题,稀奇古怪的,还有考想象力的呢……我尽力了,不知道结果怎么样。

&&&&“既然是未来法医,那我先考考你。”展昭笑着问马欣,“你刚才给本检查伤口了是不是?”

&&&&“嗯。”马欣点点头。

&&&&“详细给我描述一下他伤口的情况。”展昭找了张凳子坐下来。

&&&&马欣将手里的书放下,走过去关上门,低声道,“我先问了一下他是怎么受伤的,据说是在枪战时,被流弹所伤的。”

&&&&“嗯。”展昭点点头,“那你观察伤口的情况呢?”

&&&&“他伤到的是右侧胳膊,而且是内侧。”马欣道,“很难说他究竟说的是不是真话。”

&&&&“怎么说?”展昭虚心受教。

&&&&“诺,一般枪战的话,人会本能地找掩体躲避。右手用枪的会找左边的掩体,左手用枪的,会找右边的掩体。”

&&&&展昭点头,“对。”

&&&&“找到掩体后,背对掩体然后开枪,这样,多半都是伤到手臂的背面,如果是不巧方位不对,必须正面对着掩体。那样,躯体中枪的几率也比手臂内侧中枪的几率要大……不过这种几率只能作为你们警方办案时的参考,而不能说是绝对的。”

&&&&展昭轻轻点了点头,突然问,“不过如果是自己打自己的话,就肯定是内侧受伤了是吧?”

&&&&马欣一愣,随后笑了笑,道,“这不是我的职责范围了。”说着,拿起那本书晃了晃,“公孙法医的座右铭,法医,可以推理,但是不能假设。”

&&&&展昭和马欣聊了一阵,就双手插兜晃晃悠悠地出来了,就见正好旁边的手术室灯灭了,有两个医生走出来,展昭离得最近,赶紧问,“他怎么样?”

&&&&医生轻轻叹了口气,摇摇头。这时,急救室里的包拯和本都走了出来,展昭看两人出来了,突然就问医生,“他临死前,有没有说什么?”

&&&&本和包拯都盯着那医生,医生摇摇头,“没有,他整个抢救过程都没有意识,所以才救不醒,我们已经尽力了。”说完,就离开了。

&&&&本目送那医生离去,转回头,却见展昭正意义不明地盯着他看呢,眼中,似乎有一阵了然。

&&&&“猫儿。”这时,白玉堂从外面走了进来,叫了展昭一声。

&&&&展昭走了过去,白玉堂对包拯和本说,“保护的任务已经交给艾虎了,其他事情也都安排好了,明天一早我会叫SCI的人集合,等欧阳春他们来了,我们直接去宾馆现场调查,尸体现在就全部运回法医室保存,等国际刑警的人来了,我叫公孙验尸。”

&&&&包拯点点头,白玉堂的办事能力一向不用怀疑,安排可谓滴水不漏。

&&&&“那我们走了。”展昭对包拯点点头,对本笑了一笑。

&&&&本突表情复杂地看着展昭,那一丝笑容里,带着些许的了然,些许的狡猾,些许的嘲笑……只是有一点明明白白,展昭笑起来极好看,好看得有些刺眼。

&&&&白玉堂和展昭出了医院,因为车子白锦堂找人都给众人开去警局停车场了,因此白玉堂跟门口的警员借了辆警车,说明早开回警局去还给他们。门口那些小警员,被SCI总队长借车可是莫大的荣幸,当然是一大把钥匙递上来。

&&&&和展昭一起上了车,白玉堂发动车子,问“猫儿,笑那么阴险,又发现什么了?”

&&&&展昭挑挑眉,“嗯,只是猜测,不作数。”

&&&&白玉堂点点头,“你怀疑本吧?”

&&&&展昭微微吃惊,看白玉堂,“你也怀疑他?”

&&&&“七个人,六死一轻伤,当然可疑。”白玉堂边开车边道,“幸亏这次来帮忙的是欧阳,不然还真是麻烦了。”

&&&&展昭也点点头,却听白玉堂突然道,“对了猫儿,跟你说件事情。”

&&&&“什么?”展昭凑过去,“有什么要交代?”

&&&&“呵……”白玉堂点头,“我交代,我最喜欢的就是你。”

&&&&“咳咳”展昭被白玉堂一句话说得一愣,斜着眼睛看他,“你……干嘛突然?”

&&&&“别说我们两情相悦,就算你一辈子都不喜欢我,我还是最喜欢你。”白玉堂却用极平缓的语气接着道,“没人能破坏我们,无论他是爱我还是爱你,无论是谁。”

&&&&展昭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凑过去,在白玉堂的腮帮子上亲了一口,在他耳边低声说,“乖,这是给你的奖励。”

&&&&白玉堂耳朵一烫,就见旁边的展昭笑得嘴都合不上了,踩油门,“猫儿,回去做吧。”

&&&&“死老鼠,你慢点开!”

&&&&“*一刻值千金啊猫儿,浪费可耻!”

&&&&“你胡说什么呢?”

&&&&“回去做!”

&&&&“不要说做这个字!”

&&&&……

&&&&白锦堂点上一支烟,低头看靠在自己胸前,已经因为疲累沉沉睡去的公孙,裸&露的肩膀上点点暧昧的痕迹是自己刚刚留下的。大概是公孙今晚喝了些酒,或者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特别的热情,本来想着他明天还要上班就这么放他一马的,只是这妖精实在是撩人……忍不住又做狠了些,求了饶才勉强放他睡了,反正不管吃多少次,就是不腻。

&&&&正想抽完这支烟就睡了,突然,脱在床边的西装里,手机震动了起来。

&&&&白锦堂微微皱眉,这个时候谁会打电话来,伸手去拿过电话,摘下烟,“喂?”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随后一个含笑的声音传来,“声音真性感啊,刚刚做过么?”

&&&&白锦堂一皱眉,挂电话。

&&&&刚挂上,电话又响了起来,皱眉,打开电话,连“喂”都懒得说,等着那头的人说话。

&&&&“现在躺在你怀里的是谁?或者你躺在谁的怀里?”电话那头的人还是不怕死地开玩笑。

&&&&白锦堂掐灭烟,吐出口烟不说话,继续沉默。

&&&&“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电话那头的人收起笑容,道,“我在S市呢。”

&&&&白锦堂皱眉,“跟我有什么关系?想我请你吃饭?”

&&&&“呵呵……锦堂你好幽默哦。”那人无所谓地道,“我最近遇到点麻烦,大概会和你那两个宝贝弟弟有些接触。”

&&&&白锦堂冷了眼色,还没说话就听那头道,“别发火么,我还没说完呢,只是有接触,我不会去招惹他俩的。”

&&&&白锦堂不再多说,怀里的公孙突然哼哼了一声,往被子里蹭了蹭,白锦堂将被子拉起来,把公孙盖好。

&&&&“嗯哼?吵醒你的宝贝了?”电话那头继续笑,“对了,他长什么样子?有空让我见见。”

&&&&白锦堂把电话从耳边拿下来,放到嘴边,用极低但却极阴森的声音道,“你敢靠近他一百米之内,我就把你的XX切下来塞进你OO里,然后扔你进太平洋里喂鱼。”说完,挂电话,将手机扔到一边,翻身搂着公孙躺下,盖被子睡觉。

&&&&次日清晨,白玉堂和展昭到了警局,SCI的人一大早还沉浸在昨天那顿盛宴里面,却见白玉堂和展昭进来的时候一脸严肃。

&&&&“头儿?”众人看白玉堂和展昭,“出什么事了?”

&&&&话刚问出口,就见公孙一脚踹开办公室的大门,气势汹汹闯进来问,“娘的,法医室里那六具尸体哪儿来的?老子最讨厌金毛,还是浑身金毛!”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