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二部 > 44凶手VS凶手 17 胡狼之墓

44凶手VS凶手 17 胡狼之墓

&&&&赵爵给人的感觉其实很奇怪,按理来说,他是一个极度罪恶的存在,但是当你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却会觉得这人出奇的干净,简单而美好。

&&&&展昭和白玉堂已经不知道怎样去面对赵爵比较好了,这个人自从出现之后,就或多或少地影响着他们的人生。看着他笑嘻嘻地走过来,还真是让人有些招架不住,白玉堂转脸看展昭,就见他果然已经露出了猫咪见着别的猫咪时经常露出的那种神情——警惕、戒备,但更多的是好奇和探寻,这猫自己不承认也没有用,他对赵爵真的是很感兴趣呢。

&&&&赵爵走到两人面前之后,看了看展昭又看了看白玉堂,伸手跟欧阳春握手。

&&&&欧阳春很礼貌地跟赵爵握手,“你好,不是说好了我们去意大利的时候再会合的么?”

&&&&赵爵浅浅一笑,对欧阳春笑,“我想他们了。”

&&&&欧阳春微微一愣,回头看展昭和白玉堂,那眼神像是问——不是听说你们关系很不好么?

&&&&展昭挑挑眉,笑道,“那要看是哪方面的想了。”

&&&&白玉堂和欧阳春对视了一眼——火药味。

&&&&赵爵却笑了起来,走过来,往白玉堂和展昭中间一站,伸手轻轻环过白玉堂的胳膊,亲昵地说,“饿不饿?我知道好吃的法国餐馆。“

&&&&白玉堂看着挽着自己胳膊的赵爵,心里有些吃惊,这人怎么感觉这么年轻?真的四十多岁了么?而且他不得不承认,赵爵真的很漂亮,虽然比起那猫是不一样的漂亮法……

&&&&正想着,突然被展昭拽着胳膊一把拖过去,有些警告地瞪了他一眼,然后狠狠地瞪赵爵。惹得赵爵又笑了起来,伸手拍拍欧阳春,道,“走,我请你们吃饭。”

&&&&“那怎么好意思。”欧阳春还想客气几句,就被赵爵拉走了,走时赵爵还不忘对展昭挑衅地眨眨眼,笑眯眯。

&&&&白玉堂再看展昭,毛都竖起来了,无奈地伸手掐了他的脖子一把,低声说,“你就是一逗就扎毛,所以他才乐此不疲地想要逗你。”

&&&&展昭有些不高兴地皱皱鼻子,警告白玉堂,“你离他远点,小心他给你下暗示,要不然催眠你!”

&&&&白玉堂伸手一搂展昭的肩膀,低笑,“放心,有你在么……嗯,话又说回来,你说是不是你平时一直都催眠我,或者给我暗示,我才整天满脑子都是你呢?”

&&&&展昭脸上显出笑意来,这白耗子,情话说得这个自然……心情立刻阴转晴。

&&&&前方走着的赵爵回头看了两人一眼,有些无奈地放慢了一些脚步,递过刚才他一直在看的一本书给展昭。

&&&&“什么啊?”展昭接过来看了看,是一本日语版的小说《胡狼之墓》

&&&&“为什么是日语小说?”展昭略有不解地抬头问赵爵,“我记得原版是英语的。”

&&&&赵爵含笑看了展昭一眼,道,“换一种语言来看,更有味道。”

&&&&展昭微微皱起眉,看赵爵。

&&&&“换一个人的眼睛来看一本书。”赵爵微笑,“你可以同时看见两个人的思想。”

&&&&展昭挑挑眉,算是对这句话保留意见。

&&&&“什么书?”白玉堂很感兴趣地问展昭。

&&&&“一本二战小说。”展昭淡淡道,“讲的是一只盟军小分队,代号胡狼的,捣毁纳粹集中营,跟外号叫胡狼的纳粹战犯较量的故事。”

&&&&“结果哪只狼赢了?”白玉堂问展昭。

&&&&展昭无所谓地笑了笑,“有什么输赢可言,盟军赢了结果,不过战争破坏的是过程,之所以叫胡狼之墓,是因为胡狼捕猎时都是咬住动物的咽喉,留下的伤口永不愈合,被它咬到,就意味着永远进入了坟墓。”

&&&&白玉堂接过书打了个口哨,“听起来真不错,谁写的?”

&&&&“是后人重新整理的。”展昭道,“原作者的名字已经无从考证,据说是战争笔记……真实故事改编的。”

&&&&赵爵也笑了笑,道,“这本小说很冷僻,这样的小说你也看过?”

&&&&展昭点点头,“我喜欢看没有作者的小说。”

&&&&“为什么?”赵爵有些吃惊。

&&&&“这表明,这本书不是作者为自己写的。”展昭双手插兜,“就好像无名英雄比有名英雄多了一份震撼一样。”

&&&&赵爵点点头,又问,“那这本书,那一段你的印象最深?”

&&&&展昭轻轻一笑,“里面有胡狼的队长,和纳粹胡狼在军工厂决斗的一段吧。”

&&&&赵爵满意地点点头,“嗯,跟我一样。”

&&&&说完,两人就开始扯别的,走了一段路,四人的队形已经发生了变化,展昭和赵爵走在前面,你一言我一句地聊一些奇怪的话,欧阳春走在后面,旁边的白玉堂正在翻看那本书,好像在找两胡狼决斗那一段。

&&&&欧阳春听赵爵和展昭在那里谈话,实在是插不上话去,也听不懂,就问身边的白玉堂,“他们在说什么啊?”

&&&&白玉堂继续翻书,无所谓地问,“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都是在正常人理解范畴之外的一些细节。”

&&&&“细节?”欧阳春有些茫然地摸摸头,看白玉堂,“你看得懂日语?”

&&&&白玉堂摇头,“看不懂啊。”

&&&&“那你还看?”欧阳春更加不解。

&&&&“有汉字啊。”白玉堂眨眨眼,“猜一猜大致应该差不多吧,反正情节也知道了。”

&&&&=&=&……欧阳春明智地闭上嘴,加快脚步跑到前面去给众人开车门。

&&&&到了赵爵介绍的餐馆吃了一顿美味的法国菜之后,几人驱车回白锦堂的别墅,此时天已经快黑了。

&&&&车子刚到庄园里,就听空中一阵阵风声和螺旋桨的声音,白玉堂和展昭下车抬头,就见一架直升机缓缓地停到了院子中央的停机坪上面,小洛阳欢天喜地地跑了过来,一把抱住展昭的腿喊,“展叔叔!”

&&&&展昭将他抱起来,见小洛阳一脸的兴奋,问,“迪斯尼好不好玩呀?”

&&&&“好玩!”洛阳还是很高兴,“直升飞机好帅气!”

&&&&白玉堂看了一眼那架纯黑的直升机,和白锦堂上次送给自己的那款纯白的是同一款式的,看来他买了不止一辆。

&&&&洛阳给展昭和白玉堂还有欧阳春问了好之后,就有些好奇地看着赵爵。

&&&&赵爵走上前,伸手戳了戳洛阳的腮帮子,笑呵呵道,“你好啊。”

&&&&洛阳搂着展昭的脖子,小声在展昭耳边说,“这个叔叔好像赵叔叔哦,是不是他的哥哥?”

&&&&赵爵听起来显然很是受用,不料展昭认真地对洛阳道,“阳阳,他是赵祯的叔叔,跟包伯伯年纪一样的,你要叫赵老伯!”

&&&&“啊?”洛阳吃惊地盯着赵爵,突然一脸担心地问展昭,“包伯伯怎么那么老啊,他发生什么事情了?”

&&&&赵爵捂着嘴闷笑了起来,展昭和白玉堂也哭笑不得。这时,洛天也从飞机上下来,见展昭他们回来了,就走过来,手上有刚刚给阳阳买的米老鼠,但却在离众人三四步远的地方,停住了脚步。

&&&&“爸爸?”洛阳对洛天招手,但是洛天没有动,展昭和白玉堂回头看洛天,就见他呆呆地看着赵爵,满眼的震惊,似乎还有些慌乱。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都有些疑惑,他们认识洛天那么久,即使是面对再可怕的境地,洛天都没有路出过任何类似于慌张的表情,他在这方面是经过特殊改造的。

&&&&展昭顺着洛天的视线看赵爵,就见他也歪着头摸着下巴,似乎是觉得洛天有些眼熟,看了良久,突然一挑眉,“哦……原来是你啊。”

&&&&洛阳盯着洛天看了一会儿,突然对赵爵道,“你是坏人么?不准盯着我爸爸看!”

&&&&赵爵有些吃惊地转脸看洛阳,两人对视了一会儿,赵爵委委屈屈地躲到白玉堂的身后,道,“讨厌,小孩子好凶诺,欺负大人!”

&&&&洛阳也愣住了,不解地看着赵爵,怎么这么个大人这么胆小?他不解地看展昭,展昭将他放倒地上,洛阳跑到洛天身边,洛天将阳阳抱了起来,有些警惕地看着赵爵,一脸的戒备。

&&&&展昭和白玉堂意识到的事情的严重,白玉堂刚要问,就见展昭微微一摆手,这时,门外走回来了大丁小丁还有赵虎马汉等SCI的众人,他们今天逛街逛了一天,回来一个两个都挺高兴,但进了院子,就见诡异的对视场景。众人的视线一落到赵爵身上之后,都愣住了,对视了一眼,一个两个都变得警觉起来,虽然早就知道这次会和他有合作,但是赵爵的突然出现,还是激发了几人警察的本能。

&&&&赵爵看了看周围盯着他看的众人,摇摇头笑了起来,道,“好多猛兽类。”

&&&&展昭对马汉道,“带阳阳进去,其他人回别墅去,早点休息,明天一早赶往意大利,给白驰他们打电话,让今晚回来,或者明早八点之前过来!”

&&&&这里这么多人,展昭会选择马汉是因为马汉是绝对不会回嘴的一个,而且最会回嘴的赵虎听马汉的。虽然心里还有疑问,但马汉还是心领神会地拉了一旁一脸不爽的赵虎一哈把,走到洛天身边,抱起阳阳,进屋去了。其他人也跟了进去,双胞胎本来想看好戏的,被白玉堂瞪了一眼,也乖乖进屋了。欧阳春是个识时务的,而且私人的事情他也不想管,就跟着几人一起走了。

&&&&等众人都走了,院子里只剩下了白玉堂、展昭、洛天和赵爵。

&&&&“怎么了?”白玉堂问洛天。

&&&&洛天看着赵爵道,“我在岛上见过他。”

&&&&展昭一愣,猛的反应过来,“他就是那个让爱伦坡发疯的天才?给爱伦坡灵感制造阳阳的也是他?”

&&&&洛天点点头,眼神复杂地看着赵爵。

&&&&赵爵双手插兜,无所谓地笑了笑,“爱伦坡那个蠢材……你和阳阳应该是他唯一干过的好事吧?”

&&&&“你的出现,直接导致其他的试验品都死了。”洛天突然皱起眉,脸上的怒意让展昭和白玉堂有些担心,洛天已经很久没有那么生气了。

&&&&赵爵却偏偏是个别人讨厌什么他来什么的人,见洛天恼了,他却不怕死地接着笑,别有深意地道,“你也说了,他们都是试验品。”

&&&&“你……”洛天咬牙,赵爵的话让人痛,但却是事实……试验品么,就是随时能牺牲掉的东西。

&&&&正在四人僵持不下的时候,突然就听不远处传来了一声低低的吐气声。

&&&&众人一愣,抬头,就见白锦堂靠在二楼的阳台上,拿下嘴里的香烟,吐出嘴里的烟,低声道,“在门口站着干什么?”

&&&&白玉堂点点头,走过去,伸手拉着洛天往房间里走。白锦堂看了赵爵一眼,将手上的烟掐灭,放到了一旁的烟灰缸里,转身回房。

&&&&展昭突然听到身边的赵爵轻轻地笑了一声,转脸,就见赵爵抬着头,盯着白锦堂消失在房门口的背影,轻轻地说,“都那么大了啊……”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