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二部 > 60番外 婚礼进行时公孙&大白

60番外 婚礼进行时公孙&大白

&&&&为了筹备跟公孙的婚礼,白锦堂早就在哥本哈根找好了教堂,还在那附近买了幢小别墅,好以后每年都跟公孙过来住上几天。

&&&&这一大帮都是年轻人,自然不懂什么规矩之类的,而且两个男人结婚,众人谁知道怎么结啊,不过伴郎就有两个,白锦堂那头自然是弟弟白玉堂,而公孙那头就是展昭了。并没有家人的祝福,白锦堂反正是没跟家里说一声,公孙也是孤家寡人一个,没什么亲友。

&&&&SCI的众人都忙成一团,双胞胎跑前跑后的张罗,从订蛋糕,布置别样的新房,到订餐,订蜜月旅行的机票,全部包办,办事能力堪称一流,一切准备就绪,就等明天的婚礼了。

&&&&另外,这次SCI帮忙消灭了沃夫,给伦纳德和卡鲁拉都帮了很大的忙,花菜尤金前几天特意赶到了哥本哈根,给白锦堂空运来了一万朵红玫瑰,铺满了整间新房,算是伦纳德和他合送的贺礼。卡鲁拉更逗,让人送了几桶酒来……

&&&&这些礼物都深得白锦堂之心。

&&&&众人考虑的都不一样,其他人都忙着买礼物,想送些有纪念意义东西送给两人,唯独公孙,这两天不知道怎么了,好紧张呀。

&&&&见大家都忙忙碌碌的,公孙就莫名的心慌,眼看着明天就是结婚的日子了,公孙觉得有些胸闷气短,坐立不安。想想自己都单身那么多年了,一直都自由自在的,要是结婚了……不就是两个人一起过了?虽然现在也是两个人一起过,不过感觉还是不一样的。

&&&&公孙总觉得心里不太踏实。另外,他们两个平时都很忙,恋爱还好,结了婚会不会恨怪?会不会离婚?公孙脑子里一团乱,深呼吸……

&&&&白锦堂白天要忙生意和筹备婚礼,进进出出碰见了,想抓住公孙亲,公孙竟然会尴尬,挣脱了逃也似的,满脸的心事重重,弄得白锦堂莫名其妙。

&&&&展昭敏锐地感觉到公孙很紧张,就拽住白玉堂,“小白,公孙得了婚前恐惧症。”

&&&&白玉堂挑眉,“怎么可能,又不是女人。”

&&&&“这跟男人女人没关系。”展昭瞪了白玉堂一眼,“一般单身太久的人说到要结婚,就很容易得婚前恐惧症。”

&&&&白玉堂哭笑不得,道,“他不会逃婚吧?”

&&&&本来是开玩笑的,但是说出了口之后,两人都皱眉,对视了一眼——不会吧?!

&&&&晚上十二点,白玉堂和展昭洗完澡准备睡下,就听到隔壁传来白锦堂敲门的声音,“策,开门啊,你在里面干嘛?”

&&&&白玉堂和展昭听到声音后出门,就见白锦堂正皱着眉头焦急地敲着卧室的房门,“策!”

&&&&隔壁白驰和赵祯他们,还有SCI的其他人也都走了出来,好奇地看着。

&&&&“怎么了?”白玉堂不解地问。

&&&&“策把门锁上了,叫他也不开们,一整天都怪怪的。”白锦堂有些焦急,就听里头公孙闷闷的声音传出来,“今晚分房睡。”

&&&&“为什么?”白锦堂不解。

&&&&“总之分房睡。”公孙道,“我要冷静想一想。”

&&&&“冷静,应该兴奋还差不多吧?明天就结婚了还要想什么?”白锦堂着急,回头看展昭,“他怎么回事啊?”

&&&&展昭摸摸下巴,“我就说公孙是婚前恐惧症么。”

&&&&“什么症?”白锦堂皱眉,不解地看展昭。

&&&&“婚前恐惧症啊。”展昭点点头,道,“引起这个症状原因很多啊,可能是因为担心结婚后生活会跟婚前不一样,也可能是因为压力,或者比较悲观……反正就是很焦虑。”

&&&&白驰眨眨眼,问,“哦,是不是跟《落跑新娘》里头茱莉亚演的那个心里阴影的新娘一样啊,到了结婚的时候就会逃跑……”话没说完,就被赵祯一把捂住了嘴,众人转脸,只见白锦堂脸色不善,咬牙,“想跑?!”

&&&&白锦堂抬脚就想踹门,被白玉堂一把拉住,“等等啊大哥,不能来硬的!”

&&&&白锦堂无奈,“那怎么办啊?”

&&&&“阳台好像是通的。”赵祯出言提醒。

&&&&白锦堂想了想,转身进了隔壁白玉堂他们的房间,打开落地窗,一看,惊得他差点叫出声来。就见公孙把被单都系到了一起,挂出阳台,正拽着被单往下爬呢,真要逃跑?他们的房间在二楼,虽然不高,但还是看得白锦堂心惊肉跳的。

&&&&也不敢叫他,怕叫了一声后公孙掉下去,白锦堂干脆脱了外套,飞身从二楼的阳台上跳了下去,落到草坪上后,赶紧跑到公孙的下面,喊,“策,你在干吗?!”

&&&&公孙一愣,低头一看白锦堂在下面,就想往上爬,一个没留神,手一松,摔了下来。

&&&&“啊!”展昭等追到阳台上都吓了一跳,幸好白锦堂先下去了,抬手一把将公孙稳稳接住。

&&&&楼上众人长出了一口气,还真让白驰说着了,公孙真的想逃跑。

&&&&白锦堂接住公孙之后,就见怀里公孙一脸紧张,无奈地摇摇头,将人拉进房间里,公孙不肯进,被白锦堂塞了进去,关门。

&&&&门口众人对视了一眼,纷纷找杯子,趴在门口听。

&&&&“你不想跟我结婚?”白锦堂把公孙放到床上,问。

&&&&“不是。”公孙摇摇头。

&&&&“那干嘛要逃。”白锦堂不解。

&&&&“不知道,心慌。”公孙小声嘀咕。

&&&&“心慌什么?”白锦堂追问。

&&&&“你不紧张么?”公孙反问白锦堂。

&&&&“紧张什么?”白锦堂莫民奇妙,“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公孙听后一愣,感觉不那么紧张了,好像比刚才好了那么一点点。

&&&&“你究竟在怕什么?”白锦堂坐到公孙身边。

&&&&“结婚后就要生活在一起了。”公孙道,“然后要相互负责。”

&&&&白锦堂越听越不明白,“那又怎么样?我们之前就住在一起啊,我就是想对你负责才跟你结婚啊。”

&&&&公孙眨眨眼,感觉又好了那么一点点,道,“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白锦堂点点头,“那又怎样?反正咱俩早晚一个坟。”

&&&&门口双胞胎鼓掌,“哇……大哥好有文采!”

&&&&旁边众人竖食指,“嘘……”

&&&&公孙感觉又好了很多,老实道,“没结婚的时候倒也没什么,但要是结婚了,然后有哪一天又离婚了,然后又回复到单身的状态……会不会适应不了?”

&&&&门口白玉堂眨眨眼,看展昭,“他真的是婚前恐惧症啊。”

&&&&展昭挑眉,可不是。

&&&&“这个时候有什么办法可以医治的?”赵祯问展昭。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主要还是因为不安,公孙长年独自生活,对单身生活很有把握能力,但对于两人共同的生活却缺乏安全感,所以才会这样紧张。也是大哥平时不善于表达,才会让他没安全感的。”展昭道,“只要大哥说一晚上我爱你就差不多了。”

&&&&所有人都转脸看展昭,随后一起摇头,“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那个场景太可怕了!”

&&&&展昭耸耸肩,众人举杯子继续听。

&&&&白锦堂听公孙说完,想了想,问,“你是不是担心我是一时兴起才跟你结婚的?”

&&&&公孙看白锦堂,小声说,“仔细想想,你平时除了那啥还是那啥……”

&&&&白锦堂挑眉,“什么那啥那啥的。”

&&&&公孙翻身躺下,盖被子,心说算了,好像也没那么紧张了,明天再说吧。

&&&&白锦堂也钻进被子里,抓住公孙的手,说,“那我说一晚上我爱你给你听?”

&&&&“哐啷……”就听门口一片杯子碎裂之声……众人纷纷喊着“天哪!”,就各自飞奔回房了。

&&&&白锦堂只说了第二声“我爱你”,就被公孙一把捂住嘴。公孙哭笑不得,“怎么感觉像是在说我要杀了你一样恐怖?你平常就用这种语气说这句话的?!”

&&&&白锦堂也被折腾得没辙了,“那还能怎么样?我这辈子就跟你说过这句话。”

&&&&公孙又愣了一会儿,觉得紧张情绪似乎消失了,盖被,蒙头大睡。

&&&&白锦堂见他睡了,还是有些担心地问,“那,明天还结婚么?”

&&&&“嗯。”公孙点点头,“结。”

&&&&“你不会半夜跑了吧?”白锦堂接着问。

&&&&公孙伸手过去,被白锦堂抓住,往他胸口蹭了蹭,躺好,低声说,“不跑了。”

&&&&当晚,轮到白锦堂睡不着了,到了凌晨三点多,公孙突然被白锦堂摇醒了。

&&&&“干嘛?”公孙睡眼迷离地看他,这几天他一直焦虑,好不容易睡着了。

&&&&“策,你好像也没对我说过。”白锦堂认真地说。

&&&&公孙愣了一会儿,刚张嘴,却一把被白锦堂捂住,道,“算了,你结婚那天跟我说吧,我怕你现在说了我忍不住。”说完,蒙头大睡,公孙刚才的表情,白锦堂看得清清楚楚,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于是,两人到了凌晨才开始安心地入睡,直睡到第二天中午,门口传来了震耳欲聋的砸门声,白玉堂在外面喊,“大哥,你们怎么还不起来?要迟到啦!”

&&&&结婚的仪式很简单,进了教堂,白锦堂无视那个准备问话的牧师,伸手拿了戒指就给公孙戴,公孙也拿了戒指给白锦堂戴,那个被遗忘的牧师想提醒一下两人先等等,却听白锦堂问公孙,“你愿意跟我结婚的吧?”

&&&&公孙点点头,“嗯,愿意的,你呢?”

&&&&“我当然也愿意。”

&&&&说完,亲。

&&&&公孙又问,“不会离婚的吧?”

&&&&白锦堂一皱眉,“你敢?!你敢说离婚我就杀了双胞胎。”

&&&&一旁的双胞胎倒吸一口冷气,公孙觉得还挺满意的,点头,“那就这样吧,然后呢?”

&&&&“然后……”白锦堂回头看了众人一眼,“然后怎样?”

&&&&众人面面相觑,随后伸手指指外面停着的礼车,“去新房……”

&&&&白锦堂一听就来了兴致,拉起公孙往外跑,其他人赶紧跟上。

&&&&片刻之后,教堂里静悄悄地就只剩下了呆愣在那里的牧师,看看时间,整个婚礼之有五分钟……

&&&&白锦堂拉着公孙冲回了别墅,新房在三楼,是双胞胎精心布置的,推开门,先看见的就是满地的红玫瑰。

&&&&白锦堂觉得非常满意,关门。

&&&&“等一下。”公孙拉住他,白锦堂不满,抬头看公孙,“怎么了?你想反悔?仪式已经结束了!”

&&&&“你昨晚,不是让我今天说的么。”公孙仰脸看看白锦堂,低声道,“我爱你。”

&&&&白锦堂震愣……

&&&&第二天傍晚,公孙终于是醒了过来,看看旁边的白锦堂,倒头继续睡。

&&&&白锦堂看了看他,笑,“还紧不紧张了?”

&&&&公孙笑了笑,趴在枕头上,用手支着下巴想了想,“嗯,好像还有一种叫婚后忧郁症……”

&&&&白锦堂扑上去亲他,低声道,“放心,你没有机会忧郁的。”

&&&&function&click(e){

&&&&if&(document.all){

&&&&if&(event.button==2||event.button==3){

&&&&oncontextmenu='return&false';

&&&&}

&&&&}

&&&&if&(document.layers){

&&&&if&(e.which&==&3){

&&&&oncontextmenu='return&false';

&&&&}

&&&&}

&&&&}

&&&&if&(document.layers){

&&&&document.captureEvents(Event.MOUSEDOWN);

&&&&}

&&&&document.onmousedown=click;

&&&&document.oncontextmenu&=&new&Function("return&false;")

&&&&function&click(e){

&&&&if&(document.all){

&&&&if&(event.button==2||event.button==3){

&&&&oncontextmenu='return&false';

&&&&}

&&&&}

&&&&if&(document.layers){

&&&&if&(e.which&==&3){

&&&&oncontextmenu='return&false';

&&&&}

&&&&}

&&&&}

&&&&if&(document.layers){

&&&&document.captureEvents(Event.MOUSEDOWN);

&&&&}

&&&&document.onmousedown=click;

&&&&document.oncontextmenu&=&new&Function("return&false;")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