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二部 > 62密码凶手 02 倒霉鬼

62密码凶手 02 倒霉鬼

&&&&马欣和公孙进了法医室解剖尸体,其他众人左右无事,白玉堂站起来,拉了展昭一把,“走,猫儿,我们去那个师范学院逛逛。”

&&&&“嗯。”展昭站起来,跟上,两人刚进电梯,就听后头蒋平大喊了一声,“头儿!”

&&&&白玉堂一把按住了正要关上的电梯门,和展昭一起走出来,回办公室,“怎么了?”

&&&&就见蒋平手里拿着电话,递给他,“艾虎打来的。”

&&&&白玉堂伸手接过来,“喂?”

&&&&电话那头的艾虎说了几句话,白玉堂一皱眉,道,“好的,我们马上来。”

&&&&“干嘛?”展昭问。

&&&&“艾虎说在长文街的一幢高层写字楼,刚刚发生了一起跳楼自杀的案件。”白玉堂道,“说让我们去看看。”

&&&&“跳楼自杀的案件?”赵虎有些不解,“自杀干嘛要让我们去看?”

&&&&“嗯……他说有些问题。”白玉堂对众人招招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走吧!”

&&&&众人起身,照旧留蒋平看家,其他人开车,往长文街的写字楼集中区赶去。

&&&&长文街是S市一块高层写字楼密集的区域,出没在那里的也大多是一些白领上班族。SCI的车子开到的时候,已经围了不少人,警戒线拉起老长,将好奇的人们隔开。

&&&&“白队!”艾虎老远看见了白玉堂他们,赶紧跑了过来。

&&&&“尸体呢?”白玉堂问。

&&&&“在楼前的广场上。”艾虎带着几人往那里走,边道,“样子有点惨,据目击者说,是从二十层以上摔下来的。”

&&&&展昭等听后都一皱眉,这还不摔烂了啊。

&&&&果然,走到了警戒线里头,就见偌大的广场上面,躺着一具尸体,鞋子什么的已经摔得飞出去老远了,那人基本上也就是一张肉皮一样贴在地上。

&&&&众人都皱眉。

&&&&“你让我们看什么?”白玉堂问艾虎,“是自杀么?就算是谋杀,你们也应该能搞定吧?”

&&&&“不是不是。”艾虎摆摆手,道,“我想让你们看看,有没有什么比较特别的地方啊?”

&&&&众人都听得有些不解,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看艾虎,“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嗯……”艾虎想了想,道,“这已经是这个月,S市因自杀死亡的第十个人了。”

&&&&“哈?”展昭一愣。

&&&&“S市有一千万人口吧,每月自杀一二十人也正常,不是说每年全球得死好几万么……”赵虎问。

&&&&“要是按照一个月算,的确是正常的。”白玉堂挑挑眉,“不过这个月才过了一个礼拜。”

&&&&众人一愣,看艾虎。

&&&&艾虎点点头,道,“就是因为这个,才来问问,我们兄弟这几天几乎天天往外跑,都是自杀的案子,郁闷得我们都不想活了。”

&&&&SCI的几人都笑了,展昭突然问,“对了,前几天师范大学那个学生自杀的案子,也是你们办的吧?”

&&&&“师范大学……”艾虎想了想,道,“哦,是个女学生……什么事那么想不开非得自杀啊,这么年轻,有些人想活都活不了。”

&&&&白玉堂和展昭对视了一眼,走到那具尸体旁边。

&&&&其他人也走了过去,纷纷仰脸看楼顶,别说从上往下跳了,就是站在楼底仰着脸往上,看感觉都挺吓人的。

&&&&“真想不开啊,这样就往下条,死得既没有美感,还容易砸到别人。”赵虎有些感慨。

&&&&展昭低头看了看那尸体,摸着下巴似乎是在想什么。

&&&&白玉堂问艾虎,“有目击证人吧?”

&&&&“有很多。”艾虎道,“毕竟是大白天的么,这里人来人往的也多,有一个差点就被砸中了,还好那人掉下来的时候在叫。”

&&&&“在叫?”展昭仰脸看了看,问,“那个目击证人在么?”

&&&&“在!”艾虎指了指不远处,就见有两个警察陪着一个人站在那里,正在问话。那人三十多岁,微微有些发福,小平头,长得很普通,穿着上班族们会穿的白衬衫,手里抱着一个公文包。

&&&&白玉堂和展昭走了过去。

&&&&“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没看清楚。”那个行人似乎有些不耐烦。

&&&&展昭和白玉堂走到旁边,重案组的警员们都认得两人,就叫了一声,“白队,展博士。”

&&&&“就是你差点被压着?”白玉堂问。

&&&&“嗯。”那行人点点头,看了看两人,道,“该说的我都说了好不好啊,我能走了吧,上班要迟到了!”

&&&&白玉堂上下打量了一下他,那人见没人拦着,就想走了,却听白玉堂道,“你应该没有工作吧……”

&&&&那人站住,睁大了眼睛看着展昭,有些紧张地咽了口唾沫。

&&&&白玉堂皱眉看了看他,问,“你有什么隐瞒的没说么?”

&&&&“没……没有啊!”那人声音提高了极度,道,“你们这什么意思啊?我是差点被压死,又不是我推他下来的,问什么问啊,真烦!”说完,转身就要走。

&&&&“等等。”一旁的警员拦住他,道,“问你几个问题你急什么,市民有义务配合警员调查你知不知道啊?”

&&&&“我……”那人还来脾气了,梗着脖子道,“我已经配合好了,现在是你们耽误我的时间!”

&&&&展昭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笑,“你包里的东西掉出来了。”

&&&&那人脸上的表情引起了所有人的怀疑,就见他张大了嘴,一副惊吓过度的神情低头看自己的包,发现没掉什么东西才松了一口气。

&&&&“包里的是什么?”白玉堂问他。

&&&&“没……没什么。”那人道,“这是我的*啊,不用你们管!”说完,抱着包就想走。他急匆匆地往前走,白玉堂也没去拦他,而是对走到前方不远处的马汉使了个眼色。

&&&&马汉不动声色地仰脸望着楼顶,见那人从身边走过,抬脚轻轻地绊了他一下。

&&&&“哎呀……”那人叫了一声就一个趔趄摔倒在地,手中的包一下子就脱手了。

&&&&“没事吧?不好意思。”马汉弯腰去扶他,只是一手是扶他,另一只手却按在了他的背部,那人半天没爬起来。而前方的赵虎则伸手捡那个包,笑呵呵道,“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提包的时候,赵虎故意拉了一把那公文包的拉链,就见“哗啦”一下,包里落出了一大堆东西,远处围观的人群也都叫了起来,就见那人包里,装满了面值一百的人民币,白花花洒了一地。

&&&&那人脸上大惊失色,挣扎起来也顾不得包了,转身就跑,被洛天一手提住了衣领,旁边的白驰警告他,“不准再跑了!老实呆着吧。”

&&&&那人挣扎了几下也没从洛天的手下挣脱出来,只好放弃了。

&&&&白玉堂和展昭对视了一眼,也都觉得有些奇怪,马汉和赵虎将钱装进了包里,白玉堂对洛天招招手。

&&&&洛天提着人过去了。

&&&&“你是干什么的?”白玉堂问那人。

&&&&“我……我做买卖的啊,那钱是我的,干嘛,带着钱上街犯法啊?!”那人狡辩。

&&&&“那包不是你的。”展昭淡淡地说,“你样子看着挺落魄的,前不久还离婚了吧,那个包很名贵,跟你的衣服也很不配,你没有理由拿那么个包装满了钱上街。”

&&&&“我……”那人愣了良久,看展昭,“你……你怎么知道我前不久刚刚离婚啊?”

&&&&展昭微微一笑,看白玉堂。

&&&&白玉堂有些不耐烦地看他,道,“少废话,你自己坦白,还是去局里问?”

&&&&“不……不管我的事啊!”那人赶紧摆手,道,“我……那包是我捡的。”

&&&&白玉堂冷下脸,道,“看来你很不老实啊。”

&&&&展昭抬头对马汉道,“数数里头总共多少钱,回去让人查查,上午附近的银行那个户头里提出过这个数目的钱,去提前的应该是一对焦急的夫妻,查到身份后,打电话到他们家挨个问,看有谁家孩子被人绑架了。”

&&&&展昭的话一说完,就看见那个中年人的脸色刷白,白玉堂一笑,“看来猜对了。”

&&&&“我……不是……”那人紧张得张口结舌,白玉堂冷声问他,“你拿的是赎金吧。”

&&&&那人还想坚持不说,就听展昭道,“你想在牢里呆一辈子么?”

&&&&那人惊恐地看着展昭,就听他道,“快说,不然你的罪不只是绑架,还要加一条谋杀。”

&&&&那人睁大了眼睛,白玉堂一拽他,把他拉上了车,洛天和白驰开车跟上,其他人在现场,跟艾虎调查自杀的案件。

&&&&在车上,那个中年人老实地交代了事情的经过。

&&&&这人名叫许忠,真的如展昭所说,前阵子工作失意,被单位开除了,苦寻了几天的工作,还是没有机会,因为要还房贷,日子过得越来越拮据。他太太跟他吵了几天后,就离婚了,他所有的积蓄都给了太太。前几天正在外面游荡呢,过了一所幼儿园附近,看见一对很有钱的夫妇,开着车接他们的儿子放学,他就突然心生了一个邪恶的念头。因为那对夫妇好像挺忙的,那小孩儿每天放学的时候都会在门口等上十来分钟,他那天就假装是他父母的朋友,将小孩儿骗走了。

&&&&“你……你怎么知道我刚刚离婚?”许忠不解地问展昭。

&&&&“你的手晒得挺黑的,只有结婚戒指的地方有一圈白,看得出来之前是带着婚戒的。”展昭心不在焉地道,“你看着像是个文员,应该没有机会晒那么多太阳,可见这个夏天你都在大太阳地下跑,那么大概是在找工作,样子看起来落魄失意,估计是工作不好找,然后就离婚了……只是推理加猜测而已。”展昭说着,催促白玉堂,“小白,快点开!”

&&&&白玉堂加快了车速,那许忠道,“我把他关在家里,不会有事的。”

&&&&展昭并不理会他,只是很着急的样子,白玉堂飞快地将车开到了许忠说的地方,下了车后,众人飞奔上楼,刚到了门口,白玉堂就一皱眉,一股浓浓的煤气味道从里面传出来。

&&&&许忠脸也白了,掏钥匙的手一个劲儿抖,“我没开煤气啊,怎么会……”

&&&&白玉堂一把抢过钥匙开门,白驰打电话叫救护车,大门打开,白玉堂冲进去开窗户,展昭找到了在床上躺着的小孩,就见他脸色潮红,呼吸急促,但还没有昏厥。

&&&&展昭给他解开领口的扣子,白玉堂将窗子全部打开了,空气渐渐流通。

&&&&很快,救护车就来了,医生们将孩子抬下去,因为救得及时,因此孩子的性命应该不会有事。

&&&&白驰跟去医院,顺便通知孩子的父母,洛天把吓傻了的许忠押回警局去,展昭和白玉堂则留在了房间里。

&&&&“猫儿。”白玉堂见展昭在房间里缓慢地查看着,就道,“这次的案子,不简单对吧?”

&&&&展昭微微一笑,点点头,道,“如果刚刚许忠被砸死了,煤气泄漏可能就不会发生,就是因为没有砸死,才会有煤气泄漏。”

&&&&白玉堂微微地皱眉,道,“你是说,如果孩子死了,那么许忠也死定了,是不是?”

&&&&“嗯……”展昭摸摸下巴,笑了笑,“这个案子,很有意思。” 在 线阅DU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