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二部 > 86密码凶手 25 破译密码

86密码凶手 25 破译密码

&&&&“猫儿,不能把她叫醒么?”白玉堂问。

&&&&展昭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当年那人给她催眠的时候用了什么指令,所以没办法……”

&&&&“那能压制一下么?”董茉莉问展昭,“当年那人也不知道给玲玲做了什么指示,她会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啊?”

&&&&展昭深深皱眉,道,“不行,她已经有一个催眠在身上,而且现在极度混乱,如果我再给她暗示……说不定她会彻底迷失掉自己。”

&&&&“迷失掉自己?”白玉堂不解。

&&&&“就是她可能再也找不到原来的那个自己了。”展昭道,“彻底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那就等于我亲手把她给杀死在了皮囊里面,是绝对不可以的。”

&&&&白玉堂点点头,道,“不过她的情况还是比较危险,我找人轮班来盯梢吧。”

&&&&展昭点头,伸手拍了拍还搂着自己不放的叶玲,道,“玲玲,你休息一会儿吧,好不好?”

&&&&叶玲很听展昭的话,问,“末末,你是不是要走了呀?”

&&&&展昭点点头,道,“我还有工作要做,过几天再来看你好不好?”

&&&&叶玲似乎有些不舍,问,“过几天呀?你会不会走很久都不来看我?”

&&&&展昭摇摇头,笑道,“放心,我三天之内就回来的,你再坚持一会儿。”

&&&&叶玲茫然地点点头,展昭弯下腰,盯着叶玲的眼睛,认真道,“玲玲,你答应我,一定要坚持住好不好?”

&&&&叶玲歪过头,不解地看展昭。

&&&&展昭微笑,“你才是这个身体真正的主人,不管什么可怕的东西想把你赶走,占据这个身体,你都不要答应他,知道么?我会来救你的。”

&&&&叶玲看着展昭的眼睛,点了点头,“嗯,我相信你!”

&&&&展昭站起来,就看见一旁的董茉莉眼圈红红地双手捧着书仰脸看他,不解地问,“干嘛?”

&&&&董茉莉陶醉地直晃悠,“我会来救你的……啊,好温柔啊,骑士啊,你要是这样跟我说我也要疯掉!”

&&&&展昭哭笑不得,白玉堂则拽了一把他的胳膊,愤愤,“走了猫儿!”说完,将展昭拉出了房间。董茉莉摆了摆手,“哎呀好大的醋味呀。”边说,边转身给叶玲盖好了被子,对她说,“玲玲,你先睡,我过两天再来看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带给你?”

&&&&叶玲摇了摇头。

&&&&“那,拜拜了。”董茉莉对她摆摆手,开门出去了,叶玲也对她摆了摆手。

&&&&等人都走了,叶玲从床上爬了起来,跑到窗边,睁大了眼睛,紧紧盯着通往门口的那条大道,就见展昭和白玉堂他们走了出去,

&&&&叶玲伸手抓住了一旁的窗帘,静静地看着……

&&&&“怎么样?要不要相信他呀?”

&&&&“……他好像很厉害。”

&&&&“会不会比他厉害?”

&&&&“不知道呀。”

&&&&“我想相信他,我好累啊。”

&&&&“嗯……”

&&&&“那要不要告诉他呢?”

&&&&“……再等等,再等等……”

&&&&疗养院外,董茉莉跟展昭他们道别,展昭突然对她说,“茉莉,你这段时间不要再来了,另外,对于叶玲的医治也暂时停止,好么?”

&&&&董茉莉愣了一下,随后点点头,道,“是,老师。”说完,上了车,对展昭摆摆手,顺便给了白玉堂一个飞吻,“拜拜,帅哥。”说完,欢欢喜喜地开车走了。

&&&&白玉堂哭笑不得,打开车门,“猫儿,上车,蒋平查到沿河茶餐厅的老板十多年都没换过,看来这次我们能有线索了。”

&&&&展昭点点头,最后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疗养院大楼,上了车子。

&&&&白玉堂发动车子,问,“你怎么了?心事重重的?”

&&&&展昭沉默了一会儿,问,“要拘谨一个人,你说关在哪里最好?”

&&&&白玉堂一愣,想了想,“监狱里?”

&&&&展昭淡笑,摇摇头,“不是。”

&&&&“那关在哪儿?”白玉堂边开车子边问。

&&&&展昭架起了腿,伸手轻轻地揉自己的眉心,良久才道:“关在他自己的身体里……永远都逃不出去。”

&&&&白玉堂沉默……车子过了大概二十分钟,终于驶离了寂静的郊区,缓缓进入了车流如织的高速路,四周也喧嚣了起来。

&&&&白玉堂转脸见展昭还是脸色不好,就道,“猫儿。”

&&&&展昭抬起头看他,白玉堂突然凑过去亲了他一下,车子一个打晃,就听到身后一片车子的刹车声。

&&&&展昭惊得差点没叫出声来,白玉堂一把抓住方向盘,大笑着将偏离车道的车子拉了回来,就听身后一片按喇叭声和叫骂声。

&&&&展昭看着白玉堂脸上恶作剧般放肆的笑容,心里的阴云散去,原本想狠狠骂他两句的,但张嘴却变成了笑声,最后只能摇着头,磨牙,“疯耗子。”

&&&&“饿不饿?”白玉堂见展昭的心情恢复了,就道,“不如去沿河茶餐厅尝尝那个据说很好吃的鸡腿饭吧?”

&&&&“嗯……”展昭笑眯眯,“我要两个鸡腿!”

&&&&白玉堂挑眉,加快速度,往河滨的餐馆开去。

&&&&公孙在法医室对着桌上乔伟明当年的档案资料看了好几天了,头昏脑胀,但还是没找到那个所谓的密码在哪里,有些烦闷。

&&&&这时,马欣走了进来,见公孙还在那里皱眉研究验尸报告呢,就道,“先生呀,你要不然让脑袋放空一下吧?”

&&&&公孙转脸看她,就见马欣一手插在白大褂的兜里,另一只手拿着一个热狗,很没形象地边走边吃,嘴边都是肉酱。

&&&&公孙叹了口气,“欣欣,你好好一个美女,怎么性格这么古怪?”

&&&&马欣耸耸肩,“这是女法医的权利啊,反正女孩子做了法医,再淑女再温柔,也会被人当怪胎看,还不如自在点呢,对吧?”

&&&&公孙觉得听起来还蛮有道理的,就点头,想了想,又问,“报告你看过么?”

&&&&马欣哭笑不得,“您都让我看了多少遍了?我现在做梦都是焦尸。”

&&&&“也想不出头绪来?”公孙有一些丧气。

&&&&“嗯……”马欣又咬了一大口热狗,边嚼边说,“先生啊,我觉得那个乔伟明会把这些东西给你,还跟你提起密码的事情,也就证明,这个密码应该只有你能破解的。”

&&&&公孙抬起头看马欣,“怎么说?”

&&&&马欣拿起桌边的可乐喝了一口,“那个乔伟明,据我分析他其实在专业方面很在意你。”

&&&&公孙很感兴趣地等马欣继续往下说。

&&&&“他应该很想战胜你。”马欣道,“换句话说,我觉得那乔伟明其实最想看的是你苦想不出密码,最后知道了恍然大悟然后自认失败的挫败摸样!”

&&&&公孙点点头,“我都能想象出那种表情出现在他那张变态脸孔上会是什么样子的。”

&&&&马欣失笑,将最后一口热狗塞进嘴里,说,“素以哇,这过米姆一定唔素你早就子道的。”

&&&&公孙无奈地看着马欣含着满满一嘴热狗说话,但她的话他还是听明白了,马欣的意思是,“这个密码,有可能是自己早就知道的一些事情……只是自己想不起来了而已。”

&&&&这时候,传来了马欣吸可乐的“库鲁库鲁”声音,公孙抬头看看墙上的时钟,道,“看来我最好找个地方换换脑子。”

&&&&马欣点头啊点头,指指外面,道,“对了,我刚刚去买热狗的时候啊,看到楼下有一辆黑色的奔驰停着,然后一个很帅很帅的男人无良地在公共场合以一种秒杀女人的姿势抽着烟,还视所有路过对他抛媚眼的辣妹美眉为粪土……你要不要去他身边呼吸一下那种充满了性感味道的新鲜空气呀?”

&&&&公孙哭笑不得,摇着头拿起文件往外走,出门前不忘提醒,“美女要少喝可乐,不怕胖!”

&&&&马欣挑挑眉,“我最近每天跟大哥学两小时的搏击,迫切地需要肉厚一点,这样摔地上才不疼呀。”

&&&&公孙无力,马欣是属开心果的,对她摆摆手,转身出去了。

&&&&马欣在房间里左右看看,摸了摸自己的胃——要不然再煮个泡面吃吧?加个蛋。哈!

&&&&……

&&&&公孙脱下白大褂,换上风衣出了警局的大门,抬头一看……他不得不佩服马欣的概括能力。只见不远处的路边,停着白锦堂那辆黑色的奔驰,白锦堂应该是刚刚从公司出来,随意地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领口开着,没打领带,头发微乱,他今早出门前有些赶,所以没来得及刮胡子,下巴上微微有些胡渣……这样的他看起来跟平时有些不一样。白锦堂知道时间不到公孙是不会下楼的,所以只是站在车边静静抽着烟。在公孙的控制下,白锦堂现在每天就只抽几根烟,而且定期会去做身体的检查,只是万一哪天来早了要等他,无聊的时候还是会抽上一根……

&&&&出于某种私心,公孙其实并不想白锦堂彻底把香烟戒掉。用蒋平的话说,他公孙穿着白大褂,叼着烟架着腿看报纸的时候像个提前迈入老龄阶段的不良青年,一点颓废的美感都没有。当时他问那白锦堂抽烟的时候呢,蒋平的回答是,“颓废、忧郁、孤独、狂野、性感都占了。”边说,还边啧啧了两声,摇头,“那种魅力,往人堆里一站,绝对是一个高倍荷尔蒙分泌机器,吸引所有母性生物。”

&&&&“这么早?”公孙胡思乱想间,已经走到了白锦堂的身边,惹得他微微吃惊。

&&&&“嗯。”公孙伸手拿下白锦堂还叼在嘴里的烟,放到自己嘴里吸了一口,道,“今天不忙……”

&&&&话刚说完,白锦堂单手搂过公孙,凑上去吻住……

&&&&公孙手上夹着烟,两人肆无忌惮地在警局外面的人行道上热吻,无名指上戴着同样的戒指,引得周遭路过的人惊叫连连。

&&&&白锦堂吻完,将公孙塞进车里,自己也上车,发动车子,“今天这么热情,干脆吃完饭回家做些有益的运动,我下午也没事。”

&&&&公孙将香烟熄灭在烟灰缸里,道,“嗯,我今天需要换换脑子。”

&&&&白锦堂失笑,“怎么,又遇上哪个被自己骂过却不记得的人了?”

&&&&公孙一愣,转脸看白锦堂,&“你……刚说什么?”

&&&&白锦堂有些纳闷地看了他一眼,“你上次说要换脑子,不就是因为在路上遇到一个说曾经被你骂得狗血淋头的学生么,你死都记不起来了……”

&&&&白锦堂的话还没说完,公孙赶紧拿出那份验尸报告看了起来,良久,他将文件一把合上,有些兴奋地说,“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白锦堂不解地看他,公孙突然转脸,拽住白锦堂的衣领,“锦堂,你是天才!”

&&&&白锦堂挑眉,笑道,“我在床上更天才!”

&&&&公孙无语,拿出电话打给展昭,“小昭,我知道验尸报告上的密码是什么了!”说完,看了白锦堂一眼,又道,“你们要晚上才能回来的吧?我们晚上再说,下午我有事情。”

&&&&挂掉了电话,公孙看一旁挑着嘴角笑的白锦堂,伸手摸他因为胡渣而有些磨手的下巴,笑问,“一下午呢,会不会太久啊?”

&&&&白锦堂挑眉,“你是给自己找麻烦呀,策。”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