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二部 > 113爱情凶手20 钥匙与铜像

113爱情凶手20 钥匙与铜像

&&&&展昭记得以前看过一个叫做蓝胡子的童话,原本很美满的故事,类似于灰姑娘一般的情节,但是却因为最后那一把金色的钥匙,而使故事立转变得恐怖了起来。

&&&&但是直到这一刻,展昭才真正地明白,其实童话也好,小说也好,无论再黑暗恐怖,作者都很善良地为读者掩盖了最极致的那一部分……

&&&&死人和尸体,在于警察或者法医来看,根本不算什么,毕竟,再恐怖的尸体见得多了,还就是那么回事罢了——比活人少了口气,硬了些也臭了些……也许被切成血肉模糊状,即便被捣成肉酱,也是见过的……可是,展昭和白玉堂他们,直到了这一刻,才明白尸体的真正恐怖之处并不在于切割,而是在于变形。并且不是短期巨大的外力造成的变形,而是长时间的不可抗力,慢慢造成的那种变形,真是叫人不寒而栗。

&&&&这个房间确切地说是一个研究室,正中间有台子,其上有那个年代几乎可以找到的全部医学器材。

&&&&医学器材么,在医院里看起来是治病救人的神器,而在阴暗的地下室里,锈迹斑斑的医用器具,感觉却会更像是刑具一些。

&&&&不过,展昭他们当然不是因为这里头的家具摆设而感到不舒服的,确切地说,是因为房间里头的尸体。

&&&&正题就是——尸体!

&&&&以前一直听人说吊死鬼吊死鬼的,影视作品之中也曾经将吊死鬼作为一种普遍的造型加以夸张,无外乎是舌头老长,翻着白眼什么的……可真正的吊死鬼,特别是吊了上百年的那种死鬼,在身体上,是会产生很明显的变化的——脖子变长,变细。

&&&&这个房间里头,房顶上装着一排排密密麻麻的大铁钩,每一个钩子上面,都有一个黑色的金属索套,索套中,套着一颗头颅,下面一节细长的脖颈,已经变形成为完全看不出人类脖颈影子的状态。脖颈的下面是赤*裸的身体,即使干了,也可以看出伤痕累累,有的甚至残缺。

&&&&这些尸体都呈现一种干尸的状态,尸体的表面皮肤干燥褶皱。

&&&&公孙伸手指了指墙上的一个大型吹风装置,道,“看来尸体是被风干的。”

&&&&“还能用。”赵爵走了过去,伸手打开了那个大风扇……随着轰隆隆的风扇叶转动之声传来,一阵大风从吹风装置中吹了出来……与此同时,那些已经风干而轻飘飘的尸体,也微微地动了起来。那些尸体几乎个个面目扭曲,脖子细长得几乎挂不住身体……随风摆动,仿佛正在挣扎,想象一下满屋子挂着的尸体正在如挂在大风地里的招子一样随风飘荡,真是诡异得有些变态,说不出的恶心。

&&&&或许是空气中浓厚的死亡气息作祟,展昭手里的那只小白狮子,似乎也焦躁不安了起来,在展昭的手中挣扎了一下,将脸埋在了他的臂弯里头,一只爪子抱住展昭的胳膊,尽量靠近。展昭伸手摸了摸它的脖颈,安慰一般。

&&&&赵爵将吹风机关上,回头看众人,问,“怎么样?”

&&&&展昭叹了口气,和白玉堂还有公孙好好地参观了一下这个房间,公孙摸着下巴看着其中的几具尸体,道,“特意装了一个吹风机,为的是将尸体吹干么?这主人是故意保留这些尸体的?”

&&&&“看起来似乎是想用他们来作为某种装饰。”赵爵笑了笑。

&&&&公孙皱起了眉头,看了看展昭,就见展昭正在翻看手上的书,问,“这个家族究竟是什么性质的家族?”

&&&&“你把书看完了,估计也就能了解了。”赵爵说着,伸手,从桌子下面拖出了一个铁质的箱子来,对白玉堂道,“帅哥,来帮个忙。”

&&&&白玉堂走了过去,就见那是一个一米五见方的大铁箱子,四周都有把手,样子看起来,相当的沉重。

&&&&“抬到那边的矮桌子上面去。”赵爵抬手,指了指一旁的矮桌子。

&&&&白玉堂弯腰抓住箱子的一个把手,往上一提,就一皱眉,看赵爵。

&&&&“很沉么?”展昭和公孙都跑过来,想帮忙,白玉堂摆摆手,道,“少说有两百多斤,去把洛天叫来帮忙吧。”

&&&&展昭跑到楼上去叫洛天,白玉堂转脸看了看赵爵,道,“你力气不小啊,能把它从桌子下面拖出来。”

&&&&赵爵挑挑眉,道,“我还是很不喜欢运动的……就好比启天也很不喜欢运动,但是力气也不小一样。”

&&&&赵爵这一提醒,白玉堂才猛然想了起来,自己老爸他们说过,展启天的确是不会搏击之类的运动,很斯文……但是,他记得曾经展昭腿受伤的时候,展启天轻轻松松地就把展昭抱起来过……展昭虽然不重,但抱起一个一百多斤的大男人……也不是一件轻易的事情吧,起码那猫就肯定抱不动!

&&&&这时,展昭叫了洛天回来了,进到地下室一看,就发现白玉堂和赵爵正在对视,而且两人的脸色都不是太好,公孙则站在一旁若有所思。

&&&&洛天看到了那个铁箱子,就问,“要搬东西么?”

&&&&“嗯。”白玉堂点点头,伸手抓住铁箱子的一个把手,对洛天道,“咱俩把它抬到桌上去。”

&&&&“好。”洛天走了过来,跟白玉堂一边一个把手握住,一用力,将沉重的铁箱子抬了起来,放到了一旁的,一个铁质小矮桌上面。

&&&&展昭和公孙都走了过去,白驰也跟了下来,他似乎对那些像纸片或者说像风铃一样挂在半空中的尸体不太适应,低头走到了众人的旁边。

&&&&赵爵从口袋里摸出一块橘子味道的薄荷糖来,递给他,白驰摆了摆手。

&&&&赵爵不解,道,“你不难受么?脸都白了。”

&&&&白驰摇摇头,显得有些倔强,虽然很不适应,但毕竟是警察么,不能让人看轻了。

&&&&展昭把手上的小白狮子递给他,道,“帮我抱会儿,它挺沉的。”

&&&&白驰看了看展昭,伸手将小狮子接了过来,小狮子歪头看了看白驰,在他身上嗅了嗅,眨了眨眼睛——闻到了另一头狮子的味道呦!

&&&&白玉堂看了看箱子,问,“你想让我们看的东西在这里面?”

&&&&赵爵点了点头,伸手,拉出了铁箱子顶端的一个嵌在箱子盖里的把手,对洛天道,“把他打开。”

&&&&公孙笑问,“这个用不用做心理准备?”

&&&&“这是我从房子主人坟墓里头挖出来的东西。”赵爵笑了笑,道,“你们会很感兴趣的。”

&&&&众人对视了一眼,白玉堂对洛天点点头,洛天用力往上一拉,将盖子整个拉了起来,移开,放到了一旁的地上。

&&&&白玉堂等众人往箱子里头一看,就见里面盖着一块黑色的绒布,布上,用金色的丝线绣着非常复杂的图案,繁复但是极精致华美……

&&&&再看那块精致的绒布刺绣下面,隐约现出了一个人形来,个子很小巧,似乎是一个小孩子,难怪就藏在这么小的一口棺材里头。

&&&&“奇怪啊。”公孙摸了摸下巴,有些不解地问,“这布如果盖着尸体埋在地底下如此之久,为什么还那么新?”

&&&&众人都点头,表示疑惑。

&&&&赵爵伸手轻轻地揭开那块红色的绒布,道,“这个么……因为这块布的下面,根本不是尸体。”说完,轻轻一把揭开。

&&&&众人往里面一望,都有些纳闷,就见那是一尊孩子的雕像,黄铜色的,雕刻的还是惟妙惟肖,是个小女孩儿,样貌跟赵爵房里那幅全家福油画上面的小姑娘……是一模一样。

&&&&“为什么把小女孩儿的雕像埋在自己的坟墓里头呢?”展昭不解地问。

&&&&“他的女儿不是自然死亡的,你看了书之后,就会了解。”赵爵说着,伸手轻轻地指了指小女孩儿铜像侧面的一条中缝,虽然密封……但还是隐约可见一条极细微的锋线。锋线上有一个扣锁,似乎是将铜像的两半锁在了一起……

&&&&“空心的?”公孙吃了一惊,“莫非能打开?”

&&&&“保不齐。”赵爵笑了笑,道,“我没打开过。”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心说,赵爵还挺能忍的,这种情况,换一个人都会好奇的吧。

&&&&赵爵看到两人的表情,笑了笑,道,“别误会,我的确是很好奇,不过因为无法预测里头的东西见光之后会不会有什么变化,因此怕破坏了重要的证物,所以想等你们来了之后,再一起拆开。

&&&&“有钥匙么?”公孙指着那铜像的锁扣问,“这里有钥匙孔好像没有钥匙无法打开。”

&&&&“这也是一个问题。”赵爵颇有些无奈地说,“我将这整座城堡都拆了,但是依然没有找到任何钥匙的线索,我还找来了几个锁匠看过,他们说这东西太老了,而且还是西方人的玩意儿,因此都没法打开。”

&&&&“这个家族后来全灭了么?”展昭问。

&&&&“嗯。”赵爵点点头,道,“目前我得到的资料是,在二战结束后,最后一个继承人都死在异乡了……他们很早就离开了自己的家乡,而且这座城地处深山实在是非常的隐蔽,所以才没有被人烧掉或者抢夺一空……另外,这房子的周围,也实在是比较吓人。”

&&&&“如何吓人法?”展昭好奇地问。

&&&&“嗯,听说过树海么?”赵爵突然问。

&&&&“日本那个自杀圣地么?”白玉堂问。

&&&&“嗯。”赵爵点点头,道,“青木原的树海我以前去过,很想感受一下是否会有某种未知的神力迫使我也有自杀的念头,我还在那里过了夜,不过可惜,除了很冷之外,没有别的感觉。

&&&&展昭耸耸肩,道,“那个自杀热,是因为松本清张的《萧瑟树海》出版之后才引发的,当然,浓密的树林的确会给人造成些困扰和孤独无助之感,但是考虑到日本每年的自杀人数,其实也可以理解。”

&&&&“这家城堡的外围也有这样的情况,而且那些树林是主人家特地种的。”赵爵耸耸肩,“经过百年的努力,已经长成了一片像模像样的森林了,所以我这次没把它们弄来……不过我也雇了很多人进入那个森林里头寻找,除了找到几具差不多的尸体之外……”赵爵伸手,指了指悬挂在空中的那些飘荡荡的尸体,“其他的并没有什么问题。”

&&&&展昭皱眉,“想在森林里头找钥匙……应该也是天方夜谭吧?”

&&&&“这倒也不一定。”赵爵道,“只要人手够、器材够、大海捞针也是可以的。我让人将森林按平方米划成不同的区域,用黄丝带分隔开,然后每个人负责一平方米,用金属探测器探测整块地面,并且探测每一棵树木……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众人都有些吃惊地看赵爵,心中觉得不可思议——竟然较真到如此程度,赵爵究竟想要查什么。

&&&&“你们要不然帮我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找到那把钥匙吧。”赵爵靠到铁棺的旁边,“我是已经无能为力了。”

&&&&“以你的性格,应该是每块砖都让人找过了吧?”展昭道,“那样都找不到,我们怎么找?”

&&&&“那钥匙会不会已经不在这个家里了?”白驰问。

&&&&“应该还在。”赵爵摇摇头,伸手拿过展昭手里的那本破书,将书打开,翻到其中一页,道,“你看这里写的,‘公爵亲手将他的荣耀锁进了铜质的雕像之中,埋葬在家族老宅的后院,随后,他将钥匙放在了家里最显眼的位置,让他的荣耀,永远不会离开家族的庇护。”

&&&&“最显眼的地方?”公孙微微皱眉,众人面面相觑。

&&&&“永远不会离开家族……”展昭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伸手打开了白驰背着的包,拿出骨灰盒子,打开,取出那串项链来。

&&&&“啊……”赵爵轻轻地叫了一声,道,“聪明啊,钥匙就是家族徽章,所以就能永远跟家族不离不弃吧。”

&&&&“试试看吧,不知道对不对。”展昭走过去,将十字架的一头塞进了钥匙孔里头,微微地“括脱”一声,似乎是契合了……展昭心中一喜,捏住十字架往左边一转,转不动,往右边一转……九十度后,传来了“咔”的一声……铜质的塑像,微微地一震。

&&&&作者有话要说:好吧,俺承认,俺昨天的确是忘记了……OTZ……顶锅盖爬走,为鸟谢罪明天加更个番外~~~

&&&&PS,撒花庆祝一下,俺家多才多艺滴老娘参加老年组的舞蹈比赛,在市里拿鸟金奖=&=+,可是,为毛瓦硬得连腿都掰不开??俺娘一个后下腰可以抓到自己脚踝……为毛啊T—T。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