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二部 > 119爱情凶手25 真相or骗局

119爱情凶手25 真相or骗局

&&&&次日清晨,展昭起床,就看到白玉堂靠在一旁打盹,一脸的憔悴。低头,怀里的小狮子正在咬自己的尾巴,看到展昭醒了,蹭上去呼哧呼哧地蹭来蹭去,展昭揉揉它,看白玉堂,“小白,你眼圈好黑。”

&&&&白玉堂望天翻了个白眼,看展昭,“我刚挂电话。”

&&&&展昭惊讶地长大了嘴巴,问,“阿姨骂了那么久啊?”

&&&&白玉堂掏掏耳朵,“我耳鸣。”

&&&&“你要不要睡一会儿啊?”展昭问。

&&&&白玉堂摇摇头,“老爸叫我回家一趟,说跟我滴血认亲去,要是不是他亲生的,就砍了我,是他亲身的,也砍了我。”

&&&&展昭哭笑不得,“为什么砍的都是你?”

&&&&白玉堂凑过来搂住展昭蹭了蹭,“猫儿……”

&&&&展昭拍拍他,算是安慰。

&&&&随后,两人快手快脚地起床洗漱换好了衣服,展昭抱着小狮子下楼,管家端上了一个奶瓶来交给了展昭,展昭给小狮子喂奶。管家低声对展昭和白玉堂道,“小狮子每天要喝四次奶,他还能吃些简单的食物,嫩的生肉之类的,不过不能多吃。”

&&&&展昭微微吃惊,看着那管家,问,“什么意思?”

&&&&管家道,“它不能直接喝牛奶,而是喝奶粉,要加一定比列的葡萄糖。”边说,边递给白玉堂一张单子,道,“这是它的食谱。”

&&&&白玉堂笑了笑,接过了食谱,对展昭说,“猫儿,赵爵像是要把它送给你。”

&&&&展昭看了看小狮子,小狮子真的是相当可爱,但是展昭又有些犹豫了,道,“它小时候是很可爱,但是长大了,若是跟里斯本一样大呢?赵祯的里斯本已经养了十来年,跟人类相当亲近了,他又是魔术师,表演的时候需要用到……可是我们住在城市里头……”

&&&&白玉堂听后也有些犯愁,狮子毕竟是极度危险的猫科类动物,小时候的确非常可爱,但是如果到了成年之后,那……在人口密集的城市里头,他们的工作又如此繁忙……

&&&&“放心吧。”管家突然说,“主人让我告诉你们,它是不会长大的。”

&&&&“什么?”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看管家。

&&&&管家无奈地笑了笑,道,“主人是这样说的,而且我已经照顾了它有一个多月了,它真的一点都没有长大过,再看它的食谱,这也是主人给的,它即便成年了,吃的也至多只有狗那么多。”

&&&&展昭盯着小狮子看了良久,抬眼看白玉堂,“那不是永远都不能像里斯本那样帅气?”

&&&&白玉堂无力地看展昭,道,“猫儿,你好矛盾啊。”

&&&&展昭也觉得自己挺矛盾,想了想,就问管家,“赵爵呢?”

&&&&“主人还在睡觉,他说他今天不送你们了,他知道的都已经说了。”管家礼貌地回答完,就退下去道,“我去端早餐,无论如何,请在这里吃完了早餐再走。”

&&&&此时,白驰和洛天也来了,一听说小狮子送给展昭了,白驰高兴地说,“里斯本算是有玩伴了。”又听说小狮子不会长大,白驰更高兴了,认真对展昭道,“哥,这样最好,你知道么,饲养里斯本,赵祯每年就要花掉十几万的。”

&&&&展昭和白玉堂挑眉,“够一个小白领一年的收入了。”

&&&&随后,管家端上了早餐来,众人坐下吃饭,管家还把小狮子所用的床铺、生活用品包括玩具等一切家当都给展昭和白玉堂送上了车,感觉……像是养了一只大猫一样。

&&&&展昭左思右想,将小狮子塞到了白玉堂的手里,说,“你们先吃。”说完,就独自上了楼,来到了赵爵的卧室门口。

&&&&敲了敲门,里头没反应。

&&&&展昭推了一把……门开了,房间里窗帘敞开着,光线很好,赵爵正靠在床上,有些慵懒地翻着一本杂志,见展昭进来,赵爵瞄了他一眼,没说话。

&&&&展昭走到他床边,“还不起?”

&&&&赵爵瞄了他一眼,不说话。

&&&&“干嘛不说话?”展昭道,“都是你害的,小白让他妈骂了一晚上。”

&&&&“噗……”赵爵捂着嘴大笑了起来。

&&&&……

&&&&“那小狮子,为什么不会长大?”展昭问。

&&&&赵爵翻了翻杂志,道,“会,只不过长得慢而已,非常非常慢,慢到它还没长大,就已经老死了。”

&&&&展昭皱眉,问,“也就是说,不老的只有容颜,实质却未变么?”

&&&&赵爵笑了起来,摇摇头,道,“你真是聪明。”

&&&&展昭不解,“那不老有什么意思?只不过一张脸而已。”

&&&&赵爵轻轻摇摇头,道,“有些事情你不会懂的,其实不老也要看时机,如果孩童时候不老,那就能无忧无虑得久一些。青年时候不老,可以抱负更远大些。但是如果当你已经经历过人生的悲喜,再发现不会老……只不过徒惹伤悲而已。”

&&&&展昭轻轻点点头,问,“那个人,究竟是谁?为什么和小白那么像?没有血缘关系么?”

&&&&赵爵沉默了半晌,才道,“你和白玉堂是一模一样的,你俩的命运也是相连的,你能查清楚自己的命运,便也能弄清楚了白玉堂的命运,救了你自己,也就等于救了他,明白么?”

&&&&展昭点点头,又问,“你想对谁报仇,跟你给我们的那四个视频有关系么?”

&&&&赵爵沉默了一会儿,转脸对展昭说,“过一段时间,我会离开这里。”

&&&&“啊?”展昭见赵爵突然换了个话题,有些纳闷,就问,“为什么?”

&&&&赵爵想了想,道,“还有一些时间可以用,我要多办些事情,有线索,我会寄给你,近期应该不会有麻烦,你们可以专心破案。”

&&&&展昭点点头,两人又坐了一会儿,展昭道,“小狮子……我收下了,谢谢。”

&&&&赵爵笑了,转脸看展昭,“你不针锋相对的时候,真是可爱。”

&&&&展昭抿抿嘴,道,“那是因为你捉弄小白。”

&&&&赵爵笑了笑,看展昭,“捉弄你们比较有趣。”

&&&&这时候,就听到楼下汽车的喇叭鸣了一声,展昭知道白玉堂他们在叫他,就站起来。

&&&&两人又对视了一会儿,展昭突然道,“我们一定会赢的。”

&&&&“我们?”赵爵睁大了眼睛看展昭,笑问,“是指你和白玉堂?”

&&&&“总之就是我们。”展昭笑着往外走,打开门前,回头对赵爵说,“赵爵,我希望到最后,一切结束的时候,你能有一个好的结局。”

&&&&赵爵盯着展昭看了良久,“好的结局?”

&&&&展昭点点头,想了想,道,“嗯,起码让你自己满意高兴的,另外,咱俩性子的确有些像,我也觉得躲着命运不如早点面对比较实际,有仇要报,而且要酣畅淋漓的报。”

&&&&赵爵突然笑了,道,“你终于承认像我了?”

&&&&展昭耸耸肩,道,“只是一部分而已,这个不是像,更确切地说,是一种对待事情的态度。”

&&&&赵爵点点头,展昭打开门,对赵爵最后说了一声,“你保重吧。”说完,关上门,跑下楼,坐上白玉堂的车子,和白驰洛天一起,带着小狮子,离去。

&&&&直到庭院中又恢复了宁静,赵爵还是呆坐在床上,眼前还是刚刚展昭有些随性地跟自己挥手说保重的样子,想得也许太过出神,以至于平台上的落地玻璃门被推开,他都没有注意。

&&&&“你相当高兴?”进来的人,走到了赵爵的身边,看着他说。

&&&&赵爵并没有抬头看他,良久才点点头,“几十年没这么开心过了。”

&&&&那人轻轻叹了口气,道,“允文打电话来痛骂了我一顿。”

&&&&“呵……”赵爵笑了,道,“那是,现在儿子怀疑他戴绿帽子,不炸毛才怪呢,我还以为他非找你打架不可。”

&&&&“你太任性了。”那人伸手将赵爵的头发轻轻拢到耳后,“现在还不是时候。”

&&&&赵爵挑挑眉,“你也看到了,那个孩子,从来没让我失望过!”

&&&&“你不能再留在这儿了,会有危险,跟我回去吧,现在就走。”那人道。

&&&&赵爵点点头,叫管家收拾东西,带着两个孩子,准备离开。

&&&&……

&&&&回去的路上,洛天开车,白玉堂和展昭坐在后座,展昭抱着小狮子,白玉堂靠着展昭,顺便打个盹补眠。展昭知道这两天白玉堂可是被折腾惨了,本来前天晚上就熬夜没睡,后来又奔波到了乡下,又到了赵爵家里,受了不小的刺激然后又被痛骂了一晚上,铁人也要累的。因此静静地让他靠着睡觉。小狮子颇调皮,想要伸爪子去抓白玉堂的衣服,被展昭拽回来,捂住它嘴巴不让它捣乱。

&&&&……

&&&&公孙熬了个通宵验尸的结果是越验越精神,到了天光大亮,他跟马欣两人坐在法医室里,兴奋之情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吃惊于震撼。

&&&&“公孙、欣欣。”马汉探头进来叫公孙和马欣,“休息一会儿吧,出来吃早餐。”

&&&&见两人一脸的不正常,马汉走了进去,问,“怎么了?”

&&&&马欣看了公孙一眼,公孙点点头,马欣对马汉道,“哥,这些人的身上,发现了很多奇怪的线索。”

&&&&“奇怪的线索?”马汉不解,道,“我看那些墙上的痕迹,应该是被折磨死的吧。”

&&&&“不像啊。”马欣道,“非常奇怪。”

&&&&“怎么奇怪了?”说话间,刚刚回来的展昭和白玉堂端着咖啡走了进来。

&&&&马汉皱眉,“头儿,你不休息啊?神仙都受不了了。”

&&&&白玉堂摆摆手,道,“听了验尸报告就去了。”

&&&&马欣看公孙,公孙道,“这些人是一起死的,被砍死或者刺死,手法像是处决。”

&&&&“什么?”展昭和白玉堂对死了一眼,问,“不是被折磨死的么?”

&&&&“相反的。”公孙道,“这些尸体的身上,有旧伤被治疗好的迹象。”

&&&&“被治疗?”展昭皱眉。

&&&&“还有。”公孙道,“这里发现了相当多比较精密的外科手术的痕迹,比如说有截肢的,还有皮□合的……这在当时来说,绝对是相当需要勇气的医学知识的,反教会的行为。”

&&&&展昭想了想,问,“换句话说,那些墙上的抓痕和挣扎的痕迹,可能不是因为不想受刑,也有可能是因为病痛,或者害怕那种看起来类似于酷刑的医术?”

&&&&“没错。”公孙点头,道,“因为是同时死亡的,也就是说被杀的地点根本不在地下室里,而是在外面被杀了,集体送入了地下室里头吊起来。”

&&&&展昭沉默了良久,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

&&&&“猫儿,这可真是出人意料。”白玉堂道,“这么说来,那巴托里伯爵不像是屠夫,倒像是个医生啊。”

&&&&展昭看了看手上那本从赵爵那儿拿回来的书,良久才说,“怪物家族……会不会是一个惊天骗局呢?古老的血债累累的家族,会不会是一个被冤枉了数百年的无辜者呢?”

&&&&“这其中,铁定有什么隐情。”白玉堂道,“只可惜真相已然故去了百年,只有死人知道。”

&&&&展昭却摸了摸下巴,道,“不对……还有一个张颖,应该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新年快乐~~~~~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