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三部 > 6微笑凶手06 大杂烩

6微笑凶手06 大杂烩

&&&&凌晨一点左右,展昭和白玉堂终于是将房间都收拾出来了,展昭洗完澡后就趴在床上呼呼睡着了,白玉堂给他盖好被子,将要洗的东西扔进筐里头,拿到外头,正好看到趴在走廊上的里斯本,还有靠在里斯本身边呼呼大睡的小狮子。

&&&&“里斯本,怎么睡在门口?”白玉堂走了过去,就见白驰和赵祯房间的门开着,白驰正独自收拾房间。

&&&&“驰驰。”白玉堂走了进去,微微皱眉,“赵祯呢,怎么你一个人收拾?”

&&&&白驰道,“哦,他在后面的工作室里头,明天他有个很重要的表演,正在准备道具……他想帮我的,不过我让他先练习去,工作要紧。”

&&&&白玉堂点了点头,心说这小家伙一心向着赵祯啊,生怕别人对他有误会,&“你也不说一声,让人帮你一把。”

&&&&“我收拾完了。”白驰笑眯眯。“哥呢?睡着了?”

&&&&白玉堂耸耸肩,“刚刚收拾完就躺倒了。”

&&&&白驰笑了,将最后几件衣服都叠好,塞进抽屉里头,房间也算收拾好了,干净温馨的风格。

&&&&白玉堂让白驰将要洗的也放到篮筐里头,他一起带到楼下的洗衣房里。

&&&&“早点睡。”白玉堂给白驰关门,“明天要早起。”

&&&&“嗯。”白驰点头。

&&&&从白驰的房间出来,白玉堂接着往前走,看到双胞胎房间的灯也亮着,有些纳闷,轻轻推开虚掩的门,就看到里头两人正戴着3D眼镜看电影呢,白玉堂赶紧把门关上,摇摇头……这种集体式生活还真是怪异啊。

&&&&又往前走了进步,经过白锦堂的房间,就见里头也有亮光,白玉堂推门,就见白锦堂正在桌边看文件。

&&&&见白玉堂推门进来,白锦堂问他,“还没睡?”

&&&&“嗯。”白玉堂点点头,“就睡了,大哥你还不睡?”

&&&&“看完这份文件。”白锦堂道。

&&&&白玉堂瞄了一眼里间的床上空空的,才想起来,今天公孙要通宵验尸,刚想退出去,突然就听白锦堂道,“对了玉堂。“

&&&&“嗯?”白玉堂看他。

&&&&“忘了告诉你了,这房间的卧室是隔音的。”白锦堂道。

&&&&白玉堂愣住。

&&&&白锦堂对他一笑,“要干什么的话,把门一关就行啦,不用拘束。”

&&&&白玉堂望了望天,哭笑不得地对白锦堂说了一声,“早些睡吧。”就走了。

&&&&将衣服放到了洗衣房里头,外头夜幕深沉,白玉堂走到窗边,隔着窗户往外面望,前方是修剪齐整的园艺,他们的车子都停在门口,高高的院墙上面,有闪着红光的摄像头,大铁门上指纹的开锁器,还有感应的警报器。

&&&&他又环顾四周,四周围没有任何高楼之类的建筑,远处,隐约可以看到警局的大楼,这一条路上路灯特别亮,两旁商铺大多是通宵的,很热闹,因此每过一会儿,就有巡逻的警察路过。

&&&&无奈地摇了摇头,白玉堂丰富的刑侦经验判断——想要偷袭这座别墅的难度真的是非常非常大。

&&&&想到这里,白玉堂莫名就有些饿了,走进厨房,冰箱里头还有食材,他快手快脚地做了一大锅意大利面,香味把白锦堂和两只白狮子都引诱下来了,里斯本大半夜地又啃了一块牛肉,小狮子也跟着啃了小块,白玉堂问白锦堂,“大哥,要不要?”

&&&&白锦堂想了想,道,“嗯……不如我给策送一份去吧……嗯,对了,还有跟他一起干活的那个小女生。”说完,让白玉堂封了两饭盒,拿着出门了。

&&&&白玉堂稀溜溜吃完了面,上楼钻进被子里,搂着已经睡熟的某只猫咪,睡觉。

&&&&警局里,奋斗到了凌晨的众人,终于是把两份万字的检查都写完了,就觉得手有些麻,柳青和沈仲元将稿子叠到了一起,突然明白了白玉堂让他们抄“合作无间”那句话的真正含义……果然,团队合作才是关键,只是……两人心中有数,自己脾气属于古怪类型的,到哪儿都处不长久,SCI的都是老队员,在警界各个部门都是风云人物,不知道该和这种人怎么相处。

&&&&“喂。”蒋平点的外卖送来了,边啃着披萨,边对众人道,“我今晚通宵游戏,你们睡吧,我守夜,明天你们说不定还出外勤呢,我可以补眠。“

&&&&柳青和沈仲元都有些吃惊,问,“值班不是轮休的么,明天上午应该是休息的吧?”

&&&&“哦……一般头儿要是说要早晨分析案情,我们都聚在一起,分析完了才回去轮休,不过通常我们都不想回去,直接攒到明晚一起睡呗。”张龙回答。

&&&&“所以现在趁机眯会儿。”王朝指了指休息室,道,“有床有被有沙发。”

&&&&柳青和沈仲元对视了一眼,沈仲元拍拍柳青,道,“你去睡吧,我陪蒋平通宵打游戏。”

&&&&“当真?”蒋平吃惊。

&&&&沈仲元脱了外套跟他坐下打游戏,一个小时后,蒋平激动得眼泪流啊,终于有人陪他打游戏了!

&&&&法医室里头,马欣和公孙正在尸检,看到那么多的尸体,马欣边工作边叹气,“唉,如今是人越死越多了,光一个案子刚刚开始就死了那么多人,真是。”

&&&&公孙笑了笑,道,“你手上那几个都是女生吧。”

&&&&“嗯。”马欣点点头,道,“尸体被破坏得太厉害了,我正在找死亡原因……咦?”

&&&&“怎么了?”公孙看马欣。

&&&&“先生,你看看这死者的脸。”马欣指了指正在检验的一具尸体,那极度腐烂,眼睛突出,嘴唇残缺的面部。

&&&&公孙走了过去,看了一眼,微微皱眉,他拉过尸检台上方的折叠放大镜,将尸体的脸照了出来……被放大的那张脸上,有一个略带诡异的,僵硬的笑容。

&&&&公孙抬眼,和马欣对视了一眼……两人下意识地将所有其他的尸体也都排列摆放到了一起,一具具地看了过去,就见……这些尸体的共同点就是……每一个的脸上,都有一个诡异的笑容。

&&&&“跟那个死掉的学生一样。”公孙皱眉,道,“看来这就是死因!”

&&&&说话间,就听到法医室的门被轻轻敲了两下。

&&&&马欣惊了一跳,公孙笑,“你还有被惊到的时候?”

&&&&马欣捂着胸口道,“大哥一直教导我,做女人要小鸟依人,要受不得半点惊吓,要一委屈就哭,一害怕就叫,一哭二闹三上吊,不然嫁不出去!”

&&&&公孙笑着摇头,走到门口打开门,果然,见门口站着白锦堂,手上拿着两个盒饭。

&&&&公孙已经猜到是白锦堂了,一般自己突然想到他的时候,他都会出现在附近。

&&&&“啊!”马欣欣喜,问,“是宵夜么?”

&&&&白锦堂点了点头,道,“玉堂做的意大利面。”

&&&&“有口福了!”马欣跑过来,笑嘻嘻拿过一盒,对白锦堂说了声谢谢,就打开盒子,边吃边跑到尸体旁边看,还边道,“先生,药剂的量对于笑容会不会有影响啊?”说到这里,赞叹,“队长手艺真不是盖的,好男人啊,又帅又会做饭!”

&&&&公孙颇有些无奈地看马欣,道,“欣欣,你要嫁掉就别盯着尸体吃饭,换哪个男人都受不了。”

&&&&马欣一脸颓丧,“我果然嫁不掉么……还好我比较萌大叔,嘿嘿,大叔都扑克脸,承受能力强。”

&&&&白锦堂搬了张凳子让公孙坐下吃,往法医室里看了一眼,皱眉,道,“你们查什么案子呢?大屠杀啊?那么多尸体?”

&&&&“嗯,十几个人呢,再加上有一些可能我们还没发现的。”公孙摇头,“真的是屠杀级别的了……这种杀人凶手必定能载入刑事侦缉史里头。”

&&&&白锦堂似乎有些兴趣,问,“这么多人,是怎么弄死的,怎么还烂成这样?”

&&&&公孙笑着看他,道,“难得你对尸体还有些兴趣啊。”

&&&&白锦堂伸出手指,轻轻擦掉公孙嘴边的番茄酱,将手指头塞进自己嘴里,道,“我通过尸体了解你。”

&&&&马欣捧着饭盒点头,“嗯,这话有水平。”

&&&&“对了。”公孙又吃了几筷子面,问白锦堂,“你早年一直都在意大利吧?”

&&&&“嗯。”白锦堂点头。

&&&&“听说过死亡微笑么?”公孙问。

&&&&白锦堂愣了愣,道,“是那个什么岛上人的风俗是吧?”

&&&&“嗯。”马欣点头,拿起证物袋里头的面具吊坠给白锦堂看,“腓尼基人。”

&&&&白锦堂接过那个吊坠看了一眼,半晌才道,“我好像见过。”

&&&&“你去那个岛旅游过?”公孙好奇地问。

&&&&“嗯。”白锦堂摇了摇头,道,“这个吊坠……我好像看到人戴过。”

&&&&……

&&&&听了白锦堂的话,马欣和公孙都同时停止了吃东西,马欣走了过来,道,“这个吊坠很特别啊,我逛遍了整个淘宝都没看到过一样的,还问了好多喜欢首饰吊坠的朋友,都说没看见过。”

&&&&白锦堂微微皱眉,低头想了想,问公孙,“那些尸体……是不是死前都是在笑?”

&&&&“对啊!”公孙和马欣都有些惊喜,莫非白锦堂知道跟这案件有关的线索?

&&&&见两人一脸期盼地看着自己,白锦堂摆摆手,道,“我不知什么特别的,只是……意大利曾经发生过跟这个类似的案件。“

&&&&“哦?”公孙好奇,“类似?”

&&&&“嗯。”白锦堂点了点头,道,“我听干爹跟我提起过。”

&&&&“干爹……老伦纳德?”公孙问。

&&&&白锦堂点点头。

&&&&马欣嚼着意大利面心说——没天理了,又帅又成熟竟然还是黑手党家的养子……白锦堂简直就是少女小说里头那种必杀男主么。

&&&&“欧洲大陆现在还存留着不少新纳粹分子。”白锦堂将面具还给马欣,道,“他们经常会做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残暴事情,对于这种激进分子,是黑社会都头疼的。”

&&&&公孙点了点头,的确,黑社会再强也强不过纳粹去。

&&&&“那时候,似乎是成立了一个特殊的团体,都由年轻人组成,新纳粹成员,他们的组织名字就叫死亡微笑,每个成员都有一个这样的吊坠。”白锦堂道“当年也发生了几起用死亡微笑毒药杀人的案子……不过那个案子后来证明是乌龙的。”

&&&&“乌龙?”马欣和公孙都好奇,“死人还乌龙?”

&&&&“嗯。”白锦堂点点头,道,“那些年轻人靠服用药物来得到某种幻觉……据说有些人吃药了之后觉得自己是希特勒转世……但是有一部分服用的药物过量了,所以就离奇死亡了,脸上还有笑容。当时警方发现突然死了那么多人,以为是黑手党间有什么变化,后来才查明白,原来是一帮无知的年轻人在闹激进,结果案子就了结了,也再没有因为死亡微笑而死去的人了。”

&&&&“新纳粹?”公孙拿着那面具看了良久,问,“这个……离我们好像很遥远吧。”

&&&&白锦堂耸耸肩,我只是曾经见到过。

&&&&“亚洲人很少有机会能接触到这些吧?”公孙微微皱眉。

&&&&“不一定哦。”马欣道,“现在网络是一家,哪儿不能去啊?”

&&&&“那当时,死掉的人有没有身体残缺?还有,有没有是被迫吞下手指头的?”公孙又问。

&&&&“吞手指头,吞自己的?”白锦堂问。

&&&&“不是,别人的。”公孙道。

&&&&白锦堂皱眉,“黑手党对付背叛者的手段,不过大多是吞自己的。”

&&&&“什么意思?”公孙不解。

&&&&“发现叛徒了之后,割下他的手指头和脚趾头,然后让他吞下,意思是,他残害了手足。”

&&&&“那割耳朵、割鼻子和挖眼睛呢?”公孙问。

&&&&白锦堂皱眉,道,“哪儿有那么多说道……这种情况属于私刑吧?”

&&&&“被老鼠吃呢?”公孙问。

&&&&“哦,这个倒是经常出现,用来毁尸灭迹是最好的方法。”白锦堂道点头,“还有活活被吃掉的。”

&&&&马欣将最后一口面咽下,道,“先生,我怎么觉得,我们遇到的杀手,是个大杂烩?”

&&&&“大杂烩?”公孙笑,“这名字新鲜。”

&&&&“你看他,又是新纳粹、又是黑社会,滥用私刑还毁尸灭迹。”马欣道,“简直就是坏事做绝了。”

&&&&公孙点了点头,道,“别说,这个倒的确是条线索……大杂烩!”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