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三部 > 14微笑凶手13 冰山一角

14微笑凶手13 冰山一角

&&&&“哥。”白驰戳戳一脸郁闷的展昭,问,“那个……炸弹,为什么他背着炸弹啊?”

&&&&“哦。”展昭回过神来,道,“这个……跟之前郭成他们的行为有关,我觉得那个人原本是想要用炸弹炸死郭成他们的。”

&&&&“嗯。”众人都认真听着,不过还是闹不明白究竟怎么回事,展昭因为什么想到了炸弹。

&&&&展昭组织了一下语言,道,“你们想,如果最后让那三人都聚到了车子上面,然后一起死了,还都死于死亡微笑的毒药。和让众人都死了,死于爆炸,哪个更方便隐匿线索,并且对我们的威慑更大?”

&&&&“爆炸!”众人都点头。

&&&&“我对于炸弹的判断,其实是一种情绪判断。”展昭道,“通过对方的心理,还判断对方遇到某种特殊状况时候的心态和情绪,从而推测他会做出的行为,以及对细节的选择。我们看,到了整个事件的后期,特别是处理郭成他们那段时间,几乎出面的,都是第三种人格,是不是?”

&&&&“嗯。”众人接着点头。

&&&&“这第三种人格的性格是狂躁暴怒的,这种性子的人,有他的处事特点,他们会比较忌讳自己的失败,很极端,一旦失败了找到机会,就要狠狠地报复回去”展昭道,“你们看他那封信上面的言论,态度非常傲慢,我们之前从他身上找到了线索他非常不满。看一个人的文字判断他的情绪,很重要的就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词,我们可以分析一下他的信!”说着,展昭拿出了那封信来。

&&&&我的名字,叫K,是个杀手。

&&&&正如你们所见,这次的案子,我是幕后的策划者,我并无意惊动警方,只是刘嵩不听劝告,而发生了一些意外,因为我们的研究而给你们造成的困扰,我深表遗憾。不过你们可以放心,这一系列的案件已经告终,你们大可将郭成和王爱华作为这次案件的最终凶手来定性。请你们不要再追查我的线索了,一来你们是不可能抓到我的,二来,虽然我杀了人,但是我的信条和你们坚持的东西是一致的。

&&&&K

&&&&“信的内容,我们去掉交代事实的所有字,留下无关紧要的辅助字,会得到下面的一些词汇:我的名字,叫K,是个杀手。

&&&&“正”如你们所见,这次的案子,我是幕后的策划者,我“并”无意惊动警方,“只”是刘嵩不听劝告,“而”发生了一些意外,因为我们的研究而给你们造成的困扰,我“深”表遗憾。不过你们“可以”放心,这一系列的案件已经告终,你们“大”可将郭成和王爱华作为这次案件的最终凶手来定性。请你们不要再追查我的线索了,“一来”你们是不可能抓到我的,“二来”,“虽然”我杀了人,但是我的信条和你们坚持的东西是一致的。

&&&&“请注意这些无关紧要的词,‘正’如,‘并’无意识,‘只’是,‘而’发生,‘深’表,‘可以’放心,‘大’可,‘一来’,‘而来’‘虽然’”展昭一一列举,道,“字里行间他都在争胜,他想要表现得谦逊一点,但是他是不懂得谦逊的性格,因此他的谦逊表现成了一种挑衅。”

&&&&众人都拿着信念了念,果然,去掉那些词,整封信看起来明显没那么刺目!“

&&&&“从他这封信,我读出他当时的心理状态是……”展昭缓缓道,“输了就要扳回一城来,我本来就比你们强,我要你们震惊、懊恼,比我这次更加的挫败!”

&&&&“嗯。”沈仲元点头,“我能够理解这种心情,的确,人有时候恨极了是会有这种心态。”

&&&&“这个其实也很正常吧。”赵虎道,“比如说这次球赛要是三比零输了,那下次至少要三比零赢回来,最好是踢他个五比零六比零的,不然难消心头之恨。”

&&&&“嗯,原则上是如此。”展昭点头,“这是一种情绪释放法,现代社会压力大,我们可能在生活中受到很多的屈辱、怠慢,或者不公正……很多时候是无法释放我们的情绪的,因此会转嫁。”

&&&&“那……所以你猜测,他原本是想要用炸弹炸死他们的?”柳青问。

&&&&“嗯。”展昭点点头,道,“你们想,几乎世界上所有的恐怖分子,实施恐怖行动的时候,都是用到炸弹……当然,也有一部分用生化武器的,但是毒气这种东西是需要条件的,而且无差别针对所有人,这些忽略不提。他们为什么那么喜欢爆炸效果,你们知道么?”

&&&&众人面面相觑,虽然经常看到新闻上,恐怖活动高发地带经常会有哪家超市爆炸,炸死平民多少人,但是鲜少想过,为何偏偏钟爱炸弹,都只是觉得,炸弹方便……但是一想,炸弹其实并不方便,首先,它很容易被查出来,而且没有灵活性。

&&&&“爆炸的效果和捅一刀的效果是很不一样的。”展昭道,“几乎所有人都喜欢看发散性的东西,比如说烟花、花开,甚至是伞打开。”

&&&&众人都皱起了眉头,脑中琢磨着展昭所说的那些行为之间的细微差别……的确是那么回事啊。

&&&&“就好比说,拆房子没什么好看的吧?大家都不会去看,但是定向爆破拆房子,却有可能围上几百几千人等着看,还电视直播……因为很多人喜欢看,至于为什么,没人能说出个理由来……其实那是发自本能地喜欢。”展昭解释道,“从心理学的角度上,这种也是人本身,对于发散和摧毁这些行为的喜爱。”

&&&&“发散……摧毁。”众人都琢磨着。

&&&&“我刚刚也说了,现实生活中我们太多的压力无法宣泄,因此我们喜欢看这种包含着发散性又有摧毁性的东西,每本好莱坞大片里,有多少这样的镜头?不可否认的,这些镜头几乎都会出现在首映前用来吸引观众的片花里头,可见人类对于这种摧毁的喜爱!”

&&&&“嗯,我好像有些明白了。”白驰点头,“那个第三种人格,想要享受那种爆炸给他带来的感觉,还想看我们看到爆炸的时候,那种挫败的表情!”

&&&&“正确!”展昭点头,“你们想,如果我们没有追出去,而是任凭那辆车子开到指定地点,接了人上车,然后车子爆炸,三个人都死了……我们会有多颓丧?”

&&&&众人都点头。

&&&&“最重要的是,如果爆炸,我们会第一时间知道,也会第一时间释放出最大的情绪,让那个凶手感觉很痛快!可换种角度,如果那三个人都是中毒死的,可能他们的尸体要过上一段时间才能被我们注意到,最先可能是交通事故,或者以为是沉尸,我们不会那么震惊后悔!”

&&&&众人听后,都恍然大悟,简单的说,展昭只是在众多的杀人手法中挑选了一种符合凶手当时心态的,所以怎么想,都是用炸弹。

&&&&“白队。”这时候,门口有人推门进来,是拆单组的军方机械师徐庆。

&&&&“三哥。”白玉堂看他,徐庆有些资格了,年纪也不小,因为小名叫老三,所以包拯等长辈都叫他徐老三,而白玉堂他们这些后辈,都叫他三哥。

&&&&“炸弹分析过了?”白玉堂问。

&&&&“嗯,土炮!”徐庆笑道,“太容易做了!”

&&&&“哪儿弄来的火药?”展昭有些不解地问,“S市能弄到火药的地方都没有丢失的报告吧?”

&&&&“所以说是土炮了。”徐庆将炸弹放到桌上,拆开给众人看,道,“这是从花筒里拆出来的。”

&&&&“花筒?”众人好奇地看徐庆,白驰问,“就是放的那些礼花么?”

&&&&徐庆笑了,道,“小白驰,烟花和礼花是两种概念。”

&&&&白驰尴尬地笑了笑,“对哦……好像一个是自己放的,一个是用礼炮的。”

&&&&“这个可能是你们的一条线索。”徐庆道,“知道猎枪不?”

&&&&众人都点头,“知道!”

&&&&“国家管制枪械,就算有持枪证的,每年的子弹供应量都有限,自个儿做子弹,知道上哪儿弄火药么?”

&&&&众人又集体摇头——这个,太高难度了。

&&&&“炮仗。”徐庆笑道,“这一般的炮仗都分作两响,第一响嘭,第二响啪,‘啪’那响没用,是黄火药,要用‘嘭’那响的黑火药,这玩意儿可威力巨大啊,存满这一包,只要有一根雷管,就能炸飞一栋楼啊!”

&&&&“哪儿来的雷管啊?”白玉堂皱眉。

&&&&“线索来啦!”徐庆笑道,“前两天拆单组正查这案子呢,南城西面的郊区不是有石矿山么?”

&&&&“嗯。”众人都点头,洛天问,“就采石场哪儿?”

&&&&“对。”徐庆点点头,“采石场每天都需要炸山取石,所以场边有火药库,半个月前,库里丢了两千根雷管。”

&&&&“两千根?”众人都睁大了眼睛看他。

&&&&“可不?!”徐庆道,“没见整个采石场都关了么?这案子若是不破,那可了不得。”

&&&&“这么大案子,怎么不让我们查?”白玉堂似乎有些意见了。

&&&&“唉,别埋怨你们包局了。”徐庆摆摆手,道,“上头不让声张,怕引起群众恐慌。”

&&&&“难怪采石场那几天不上班了。”柳青和沈仲元对视了一眼——原来是这么回事。

&&&&“这么说,那小子很有可能知道雷管的下落?”白玉堂问。

&&&&“可不是。”徐庆摇摇头,到,“这年头,好端端的禁了烟花炮竹,没想到又准放了,每年过年那会儿如果大量采购取出来火药,那种豪华型的烟花筒,就好几万块钱一个那种,那里头取出来的就是TNT啊!每年大家是过节看烟花,我们和消防队的一看见烟花就头疼。”

&&&&众人都失笑,白玉堂拍拍徐庆的肩膀,道,“三哥,帮大忙了,这线索管用。”

&&&&徐庆笑了笑,悄声说,“我刚刚先把情况汇报给包局了,我看见他打电话了呢……所不定这案子就归你们了!你们SCI可得好好露露脸啊!”

&&&&众人都笑,徐庆拿着炸弹,溜溜达达出门了。

&&&&“调查一下春节期间大量购置花筒、烟花的地方。”白玉堂吩咐众人,“还有,查查关于采石场丢失雷管的那件事。”

&&&&“这不是不让查么?”柳青和沈仲元问。

&&&&白玉堂笑了笑,道,“我们不过是从拆弹组那儿得到了消息,又不知道这关系到别的什么?再说了,别声张不就行了?”

&&&&柳青和沈仲元对视了一眼,都一个想法——跟着聪明人干真是太痛快了。

&&&&正这时候,就听“嘭”一声,门被踢开。

&&&&公孙气势汹汹杀了进来,白驰拍胸口,道,“吓死了,还以为三个刚刚那可炸弹响了呢。”

&&&&“公孙?”展昭见公孙一脸杀气,就问,“有线索了?”

&&&&“被骗了!”公孙将手上的文件往桌子上一扔,道,“郭成他们两个,根本不是被死亡微笑毒死的!”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