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三部 > 45幽灵凶手 13 医生

45幽灵凶手 13 医生

&&&&进来偷袭的人被抓了,不过白锦堂的脸色还是很难看。

&&&&展昭刚刚电话没关,那头秦鸥也听到了爆炸的声音,展昭问了他具体的地址。

&&&&“哪个公园?”白玉堂问展昭。

&&&&展昭说了地址后,就听陈瑜冲过来就问,“啊!问他有没有死人!”

&&&&展昭和白玉堂都一愣,问了秦鸥后,对陈瑜说没死人,陈瑜脸上才有了些人色。

&&&&洛天等先押着那人回SCI,展昭和白玉堂他们一起赶赴公园,将陈瑜也带上了。

&&&&公园门口,聚集了很多人,白玉堂他们的车子到时,艾虎等已经在了,救护车也停在了门口,交警在疏导交通。

&&&&“公园太靠近马路了。”展昭看了看路边围着的人,“已经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混乱了。”

&&&&白玉堂点头,将车子停下,下车走了过去。

&&&&警员拉着黄线,展昭一眼看到了黄线后面,几个老头坐在那里说话。

&&&&“爷爷!”

&&&&陈瑜一眼看到陈老头了,跑了过去。

&&&&“呦,你咋来了?”老头也有些吃惊。

&&&&“队长。”

&&&&艾虎跑了出来,“你们怎么来了?我还以为这案子归拆单组”

&&&&“有人给我们打了电话。”白玉堂道,“出事的人我们认识。”

&&&&“哦……”艾虎明白了,指了指远处。

&&&&展昭和白玉堂望过去,就见秦鸥站在公园门口,正在和一个警察说话。展昭双手插兜缓缓走了过去,到他身边。

&&&&“唉,队长。”艾虎凑过来低声对白玉堂说,“那就是秦鸥啊?看起来好年轻啊。”

&&&&白玉堂一笑,“你还听说过啊?他当警察那会儿你还在警校呢吧?”

&&&&“那可不,他是我偶像啊!”艾虎说着,问,“不过听说他很惨啊,是不是真的啊?我觉得他样子看来还好啊?”

&&&&“少八卦。”白玉堂有些无奈地看了他一眼,问,“案子怎么样了?”

&&&&“我不知道啊,就知道没伤人,多亏了秦鸥机警。”

&&&&白玉堂点了点头,这时候,他就见旁边的救护车还没走,似乎是要给那些老人家检查一下……其中一个来参与急救的就是上次那个和秦鸥吵架的医生,他俩好像关系不错。

&&&&那医生走到老头身边给检查,但是双眼却仍不断地瞄着远处的秦鸥。

&&&&白玉堂看在眼里,也没说话,突然想到,如果是展昭看到了,说不定会过去逗逗那医生。

&&&&正这时候,就见远处开来了几辆样子挺奇特的黑色笨重车子。

&&&&白玉堂回头,知道这是防爆拆单组的车子,里头是拆单组的成员。

&&&&如今的拆单组,已经变成了一个配合部门,基本就是拆弹,加上支援别组调查,提供专业辅助。

&&&&现在拆单组的组长姓陈,叫陈宓,虽然在一个警局工作,不过白玉堂倒是从来没跟他合作过。

&&&&车子到了黄线外面停下,车门打开,一个三十多岁的高瘦男子下车,摘下墨镜,他穿着防爆服,面相长得挺刻薄,白玉堂也听说过,很多人说陈宓很难相处。

&&&&“白队长?”

&&&&陈宓看到了白玉堂有些吃惊,他身后还跟了三个警员下来,和他一起过了黄线,来到白玉堂面前。

&&&&“这里已经归你们SCI接手了么?”陈宓问。

&&&&“哦,还没。”白玉堂道,“刚刚有一起相同的炸弹案发生,可能是连环案件,所以过来看看。”

&&&&“哦。”陈宓笑了笑,“白队长动作够快的。”

&&&&白玉堂心说,果然是个计较的,不过他向来不喜欢与人争辩,而且大家都是同事,又是队长,所以就笑了笑,“是么。”

&&&&陈宓身后几个小警员都脸上带出笑意来,白玉堂看在眼里,心里明了,秦鸥走后队长换了好几任,但是不用说,谁都比不上秦鸥,所以很难让队员信服。

&&&&“还有这炸弹么?”陈宓问。

&&&&“哦,已经爆炸了,不过周围有没有不肯定。”艾虎回答。

&&&&“去检查一下。”陈宓对身后几个警员说话,却见警员都看着远处,顺着他们的视线望过去,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展昭见秦鸥回答完了警员的问话,就问,“秦鸥,你认得赵爵么?”

&&&&秦鸥微微一愣,问,“什么人?”

&&&&展昭笑,“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秦鸥摇摇头,“没什么印象,我认识到人里头至少一大半是我不知道名字的,他什么样子?”

&&&&展昭想了想,他手机里倒是保存了一张赵爵的照片,那是之前他从资料上拍下来的,不过不能让人知道,尤其是昭觉,不然那人自我感觉太好说自己暗恋他就气人了。

&&&&看了看左右无人,展昭将手机拿出来翻了翻,翻出来了赵爵的照片递给秦鸥看,问,“认识他么?”

&&&&秦鸥接过手机看了看,道,“嗯,我认识。”

&&&&“你认识?”展昭一下子有不好的预感,“怎么认识的?他也认识你么?”

&&&&秦鸥想了想,道,“也不算多熟,两年前吧,有一次S市一幢楼房着火了,火很大,他很着急地跟我说,里面有个小孩儿。不过当时的情况已经不能救援了,我稍微犹豫了一下,是不是应该去拿套防护服,可是他就对我破口大骂,后来我穿着普通救活服就直接进去,往外跑的时候就煤气爆炸。还好我命大,那小孩儿也挺机灵,知道自救。不过他骂人那一张嘴,我可是记忆犹新。”

&&&&展昭失笑,问,“那后来呢?”

&&&&“后来人救出来了,他把小孩儿抱走了,很凶悍地问我叫什么。”秦鸥道,“我以为他嫌我态度不好要投诉呢,直接告诉他了,他就走了。”

&&&&“你也忒老实了!”展昭不满,心说,什么都敢直接告诉别人,就不怕赵爵偷偷摸摸催眠你啊?

&&&&正在说话间,就听后头突然有人喊,“队长!鸥哥!”

&&&&秦鸥眼皮子一颤,这一声鸥哥叫得他望了望天,回头,就见三个一脸兴奋的防暴组队员跑了过来。

&&&&“队长!”

&&&&展昭暗自叹息,果然,实力就是一切,一般离开了很久的人还能让人对他念念不忘,就证明这人有很强的人格魅力的。

&&&&白玉堂听到那一声队长,再看陈宓的脸色,就知道那几个小队员铁定不服气他。

&&&&“说起来,这次多亏了秦队长在这儿。”艾虎也挺白目的没什么眼线,说,“不是他啊,就真炸死人了。”

&&&&陈宓冷笑了一声小声嘀咕了一句,“没他也没爆炸。”

&&&&“啊?”艾虎没听清楚,白玉堂可是听得真切,有些反感,秦鸥只是个受害人而已,这不是警察对待案件的态度吧,更何况秦鸥之前还是他的同事。

&&&&陈宓见白玉堂脸色不善,也就走开了,带着人去一旁检查。

&&&&那几个拆单组的组员和秦鸥聊了几句之后,也走了。

&&&&展昭带着秦鸥走了回来。

&&&&此时,陈瑜正陪着老头在检查身体,那医生给他量血压呢。

&&&&陈老头看到秦鸥了,赶紧对他招手,“唉,小秦啊,看看,这就是我孙女!”说着,伸手指了指自己身边的陈瑜,笑问,“漂亮吧……哎呦……”

&&&&话没说完,就感觉胳膊上一紧,那医生刚刚一个愣神,赶紧回过神来,将抽的太紧的橡皮条放松了,狠狠白了秦鸥一眼,秦鸥有些无奈。

&&&&“陈瑜,这就是你爷爷啊?”展昭笑问。

&&&&“嗯。”陈瑜点点头,戳戳陈老头,“老爷子,这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SCI的警察。”

&&&&“哦……”老头一个个打量过去,突然伸手给了陈瑜一个烧栗,“哎呀,你个笨丫头啊,这里随便挑一个都好,你怎么就不跟阿乐似的先下手为强啊?“

&&&&陈瑜揉着脑门瞪他,“你再凶?不准你喝酒!”

&&&&“呃……”老头呵呵干笑了两声。

&&&&“老爷子,你发现炸弹的?”展昭问。

&&&&“嗯!”老头点点头,将发现炸弹的经过说了一遍。

&&&&展昭听后皱眉,看秦鸥,“你是每天必然来这里么“?

&&&&秦鸥想了想,道,“不是,我放假有空就回来,来得挺勤的,但是时间是不固定的。“

&&&&“哦……”展昭点了点头。

&&&&“猫儿?”白玉堂看他。

&&&&展昭微微一笑,问陈瑜,“陈瑜啊,你跟你爷爷一起,跟我们去趟SCI行不行啊?我们问他些情况,问完了,我们送你们回家。”

&&&&“好啊。”陈瑜点头,老头显得很兴奋,能去参观警局啦!

&&&&展昭也看秦鸥,“你也去吧?”

&&&&“嗯。”秦鸥点点头,就见旁边的医生将听诊器拿下来,脱了白大褂交给了身旁的护士,让他们先回去,便对着展昭他们说,“我也去!”

&&&&展昭和白玉堂一愣,对视了一眼,不解看他,“你也去?”

&&&&“嗯!”那医生点头,“当年的事情我比谁都清楚!说完,看了秦鸥一眼。”

&&&&秦鸥有些无奈,点点头。

&&&&“怎么称呼?”展昭问他。

&&&&“我姓杨,叫杨帆。”医生说道,“我是他的康复医生。”说着,指了指秦鸥。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他们听包拯说了,当年秦鸥的确受了伤而且有了很严重的心理问题,他甚至连火都无法接近,并且得上了严重的抑郁症,多亏了一个很出色的医生全程陪护,外加心里干预,才让他重新活了过来。

&&&&展昭是这方面的专家,对于这种伤害性心理阴影,短期的心理干预根本是不行的,必须要长期的陪护……

&&&&白玉堂对展昭一挑眉——这杨帆和秦鸥什么关系?

&&&&展昭眯起眼睛——嗯,微妙啊。

&&&&这时候,陈宓走了回来,对白玉堂道,“白队长,都检查过了,一切正常,很安全。”

&&&&白玉堂点点头,“辛苦。”

&&&&“应该的。”陈宓笑了笑,看秦鸥,“最近还好吧?”

&&&&秦鸥点点头,“嗯。”

&&&&陈宓对手下招招手,“走吧。”

&&&&众人跟秦鸥告别后上车,陈宓关上车门,对秦鸥摆摆手,“有空回来坐,兄弟们都想你。”

&&&&秦鸥点点头,车子离开。

&&&&展昭看白玉堂——呦?不都说陈宓难相处么?挺有人情味啊。

&&&&白玉堂则是有些纳闷——陈宓变脸够快的啊。

&&&&正这时候,就听杨帆低声嘀咕了一句,“伪君子!”

&&&&“嗯?”展昭看他。

&&&&杨帆没多说什么,抬眼看秦鸥,“药吃了没?”

&&&&秦鸥点点头,“嗯。”

&&&&展昭和白玉堂问,“吃药?”

&&&&“哦,我有些感冒。”秦鸥说着,和白玉堂他们一起上车。

&&&&陈瑜和陈老头进了赵虎的车子,秦鸥扬帆跟着展昭和白玉堂……一起开车离开。

&&&&杨帆看了看白玉堂的车子,问,“sci的待遇那么好么?”

&&&&白玉堂一挑眉,“祖产。”

&&&&“哦。”杨帆点点头,展昭觉得,杨帆某些地方,和公孙有些像,还挺讨人喜欢的。

&&&&“阿嚏……”

&&&&家里,公孙裹着条毛毯,打了个喷嚏缩在大沙发上,枕着里斯本毛茸茸的背窝着。

&&&&白锦堂给他拿来了水杯和药。

&&&&公孙觉得还是头晕,端着水杯吃药。

&&&&白锦堂坐在他身边看他,有些无奈,“我是病患吧?不是应该你照顾我么?”

&&&&“嗯。”公孙点了点头,“等我病好了。”

&&&&白锦堂忍不住笑了起来,伸手,轻轻将被毯子裹成毛毛虫的公孙抱起来,带他上楼睡觉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意大利队尊悲剧=&=…… 在 线阅DU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