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三部 > 49幽灵凶手 17 幽灵再出没

49幽灵凶手 17 幽灵再出没

&&&&秦鸥说完,就轮到赵祯了。

&&&&赵祯见一群人围着自己,跟审讯似的,也有些无奈,道,“我还真是不知道那人是谁。”

&&&&众人一听他开口就这么一句,便也有些泄气。

&&&&展昭问,“那你刚刚去哪儿了”?

&&&&赵祯叹了口气,道,“这人跟了我有一段时间了……我大概知道他是谁。”

&&&&“你刚刚说不知道。”白玉堂纳闷。

&&&&“呃……听我说完。”赵祯笑了笑,道,“没那么复杂,最早,我开始表演的时候就注意到,有一个人喜欢看我变魔术,那时候我只是在小酒吧里变着玩玩,后来才渐渐到大舞台上开始表演。那个人一直都在,跟个鬼似的,我到哪儿他就出现在哪儿。”赵祯失笑,“不过我并不讨厌他,他就远远地看,每场表演必到。后来我来了国内,有一段时间没看到他,但是巡演开始之后,他又出现了,也就是匿名信开始出现的同时。”

&&&&“他就是看你?”白驰问,“有没有做过别的事情?”

&&&&赵祯摇了摇头,道,“这倒没有,那天我特意去找了他,他看起来很紧张。”

&&&&“你还去找他啊?”白驰有些急眼了,“你不怕他是变态拿出枪或者拿出刀来呀?你想想约翰列侬,你还敢去见他?”

&&&&赵祯伸手轻轻揉了揉白驰的耳朵让他安静,道,“就知道你会有这种反应,所以才不敢告诉你,其实再激烈的追随者我都见过,那只是一瞬间的冲动,过去了也就过去了,不是多大的问题。”

&&&&展昭听后似乎有些纳闷,问,“为什么那么肯定是他?”

&&&&“嗯……”赵祯想了想,道,“那天我对他说,最近收到了一些奇怪的信,他莫名就慌起来,然后就跑了……我不知道是不是他写的,但是觉得大概和他有些关系,所以想找他。”

&&&&“然后呢?”白玉堂问,“你又找到他了没?”

&&&&赵祯微微皱眉,道,“过了一阵子吧……他又来看我表演了,让我逮个正着,问他究竟怎么回事,最后他让我在他胳膊上签个名,还说,让我那天中午去东面一个建筑工地,他有事情要告诉我。我去了,可是等了很久,他也没来,后来看时间来不及了,我找了他一圈没找到,于是就回来了……我还派了人找他,但始终没出现,我现在倒反而比较担心他会不会出事。”

&&&&众人都睁大了眼睛看他。

&&&&白驰眼睛瞪得溜圆,“你……你去工地……你不怕那里埋伏着好几个人把你绑架啊?你!”

&&&&赵祯见白驰气得直蹦,赶紧安慰。

&&&&展昭和白玉堂也对视了一眼——赵祯太不靠谱了!

&&&&“的确是冒险了些吧。”一旁,杨帆也忍不住说,“风格和你好像喏。”边说,便捅了捅秦鸥。

&&&&展昭和白玉堂转脸,问“有哪些地方像么?”

&&&&“呃……”秦鸥道,“我当时查炸弹的时候,也接到过陌生人的电话,说让我去哪里,我也去了……也有工地,去了之后也是不见人。”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觉得有些奇怪,怎么会多少年前的案子和现在的案子那么相似呢?这其中究竟有些什么牵扯?“

&&&&正这时候,就听到办公室的电话响了起来。

&&&&众人一愣,都被电话惊吓到了。

&&&&蒋平接了电话,“喂?好的……”说着,回头,“队长!”

&&&&白玉堂走了过去,接过电话,听完后皱着眉头挂了,回头对展昭他们说,“幽灵凶手又出现了。”

&&&&众人都一愣,赵虎一拍脑门,“别说,还真的忘记了还有这么个案子呢。”

&&&&白玉堂对众人招招手,秦鸥和扬帆对视了一眼,扬帆说要回医院去了,秦鸥说要送他,白玉堂突然说,“那个……你俩还是准备和原来一样照常生活?”

&&&&两人一愣,不解地看白玉堂。

&&&&白玉堂则是对展昭挑挑眉——猫儿,你觉得呢?

&&&&展昭想了想,伸手指了指扬帆,你,去我们家,跟陈瑜他们一起接受保护,直到案子结束。

&&&&扬帆睁大了眼睛,“那我工作怎么办?”

&&&&“你若是跟医院商量说,不请假医院有可能被炸掉,你们医院领导应该会同意的吧?或者我让卢方帮你说。”白玉堂打趣说,“我们家也有个医生,你俩倒是能交流交流。”

&&&&扬帆眨了眨眼睛,就听一旁秦鸥道,“呃……你也去吧,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扬帆有些吃惊地看秦鸥,秦鸥摸摸后脑勺,看别处。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一笑。

&&&&白玉堂又指了指赵祯和秦鸥,“你俩就跟这我们吧。”

&&&&“让驰驰回家吧。”赵祯突然说。

&&&&“那怎么行?”白驰抗议,“我担心你的!”

&&&&赵祯微笑,“你跟着出外勤我担心,你和白大哥他们在一起我比较放心。”

&&&&“我是警察。”白驰不高兴了。

&&&&赵祯看展昭和白玉堂。

&&&&展昭想了想,道,“驰驰,那些书你还没看完呢吧?”

&&&&白驰一愣,点点头,“嗯,没呢。”

&&&&“别墅阁楼上面,有一些报纸,你帮着也全部看一下吧。”展昭道,“就是当年秦鸥那个案子发生那段时间的所有报纸。”

&&&&白驰问,“查什么?”

&&&&展昭一笑,“那就要看你的感觉了……不过我觉得必然有线索。”

&&&&白驰想了想,点头,“好,我回去看。”说完,别过赵祯,好生嘱咐了一番,和扬帆一起回去了,洛天负责送他们,白玉堂带着众人,开车赶去案发现场。

&&&&秦鸥和洛天一起先开车送扬帆白驰他们,顺便认认路,一会儿由洛天带过来。

&&&&赵祯坐在白玉堂的车里,扒椅背问两人,“这人不错啊,是不是想招揽?”

&&&&白玉堂看了看他,道,“秦鸥是个人才,如果这案子能解决了,留在SCI的确很好,就是……”

&&&&展昭问,“是不是担心他心里阴影的问题”?

&&&&“对啊。”白玉堂点点头,问,“能彻底治好么?”

&&&&展昭想了想,“案子破了就能。”

&&&&“你的意思是,他心里有阴影,主要是因为案子一直没破?”赵祯好奇,“我还以为是他家人去世,对他的刺激太大?”

&&&&“那是肯定的,但是有一点……宝宝不是还在么?”展昭笑道,“儿子在,老子无论如何都崩溃不了的,不信你看洛天,多艰苦的环境都能生存下来,因为阳阳在。”

&&&&“这倒是。”赵祯点点头。

&&&&“另外么……扬帆也在。”展昭微微一笑,“是个好兆头,时间和关爱可以冲淡一切,拥有坚强意志的人,沉沦得深,但遇到救赎也能坚强挺过来。”

&&&&“能好起来就好。”白玉堂道,“留在SCI吧,我挺欣赏他,那天包局也提起了,说如果秦鸥一直在,现在比咱俩铁定有出息。”

&&&&“那倒是。”展昭点了点头。

&&&&“怎么了?”白玉堂问他,“有心事?”

&&&&“在想关于炸弹的事情。”展昭道,“如果说当年的炸弹制造者,和现在这个是同一个人,为什么隔了那么久才有所动作?“

&&&&“对啊。”赵祯也点头,“他是想炸秦鸥,还是炸陈瑜家的老头子?”

&&&&“还有陈瑜爸妈的案子。”展昭自言自语,“还有幽灵凶手的案子,还有大哥……这一连串案子究竟什么关联,总觉得不简单。”

&&&&“赵爵呢?”白玉堂问,“他为什么会扯进来?”

&&&&“哦……秦鸥救的那个孩子可能是方行,所以他才会关注他,想帮他忙,没想到查到了些关于他的过去的事情,他说有些资料会寄到蒋平邮箱。”

&&&&“他现在人在哪儿?”赵祯问,“我很久没见他了。”

&&&&“在外地吧。他也很担心你的案子,不过听口气,好像还挺忙的。”展昭嘟囔了一句后,就不再说什么了。

&&&&前方,已经看到了交通警察在疏导交通,这次的车祸发生在一个十字路口,幸好这一带还比较偏僻,车子不多。

&&&&“有死伤么?”展昭问。

&&&&“两辆车的司机都死了。”白玉堂道,“一辆是出租车,后面没人,被撞的那辆是私家车,副驾驶座上那个人没死,送去医院抢救了,交警说有监控录像,是那出租车的问题,跟疯了一样要负完全责任,那两私家车是在无辜。”

&&&&众人都皱眉……又来了!

&&&&……

&&&&白家的别墅里头,如今可热闹了,又来了好些人,大丁小丁忙着张罗房间。

&&&&扬帆进门就见身后里斯本溜达进了客厅……懒洋洋打着哈欠躺下,一只小狮子,和两只超级可爱的猫咪,立即冲过来不停地蹭它,显得很亲昵。

&&&&“莉莉娅来啦?”白驰过去,抱起一只可爱的加菲猫,轻轻揉着毛。

&&&&减肥成功现在玉树临风的鲁班也上来嗅嗅扬帆和秦鸥,顺便蹭一把。

&&&&看到小狮子,扬帆吃惊不已,刚刚在警局看到里斯本就吓了一跳,没行到还有小的。

&&&&“很帅吧?”陈老爷子在旁边笑道,“我刚刚也吓了一跳。“

&&&&扬帆看了看他,还有他身后的陈瑜,点了点头,又看了秦鸥一眼。

&&&&秦鸥和洛天与大丁小丁打了招呼之后,就别过众人走了,白驰则是去楼上看书。

&&&&客厅里剩下几人,有些尴尬。

&&&&这时候,白锦堂正好从房间出来,公孙醒了,也退烧了,他就想找个医生给看看,一听说扬帆是急诊室的医生,赶紧就请他上去了。

&&&&扬帆一走,陈瑜跩了陈老头一把,道,“爷爷,看到没?你别再瞎折腾啦,搞得人家尴尬!”

&&&&“哎呀。“陈老头摆摆手,“他刚刚给我量血压抽我那一下我就知道了……又不是傻子,你爷爷吃过的盐比你吃的饭都多!”

&&&&陈瑜斜了他一眼,小丁凑上来,“老爷子,想给姑娘征婚啊?找我也,我认得的人多!”

&&&&“真的啊?”老头来兴致了,被陈瑜一把拽了拉到一边,“你少听他俩的,他俩认识的我也认识!”

&&&&小丁在一旁闷闷地笑,道,“我说陈瑜呐,是不是已经有目标了啊?不然怎么那么大了都不着急呢?”

&&&&“就是啊,说来听听?大丁也过来笑,“做大哥的给你张罗张罗。”

&&&&陈瑜脸上微红,白了两人一眼,拉着老头去一旁了,小丁和大丁敏锐地对视了一眼——真的有!神秘男出现了!

&&&&房间里,扬帆走到床边给公孙检查。

&&&&“已经退烧,没事了。”扬帆给公孙量了体温,又看了病历和上一个医生给公孙开的药,“多休息就行了。”

&&&&公孙斜眼看白锦堂,“都跟你说了吧?”

&&&&白锦堂挑眉,“你是法医,我比较相信正经医生。”

&&&&公孙想要炸毛了,扬帆坐下,笑问,“你是法医啊?我当年也有学法医学。”

&&&&“是么?”公孙吃惊,问,“你是医生?”

&&&&“看得出来?”扬帆问了句傻话,见公孙笑他,立刻也笑了起来,“也是哦,我刚刚还给你看病。”

&&&&随后,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交谈了起来,公孙看了白锦堂一眼,白锦堂点了点头,去隔壁的书房办公了。

&&&&扬帆也想走,公孙笑道,“你若是没事就在这儿多待会儿吧,我一个人也闷。”

&&&&扬帆点点头,他本来也不想下去,下面没一个人认识的,而且陈瑜他们也在,好尴尬。

&&&&公孙其实也是说了句瞎话,他那性格,一个人才不会觉得闷,两个人倒是会觉得烦。只是刚刚展昭给他打了个电话,大致说了一下扬帆的情况,并且告诉他,扬帆的心理问题不会比秦鸥的少,他大概需要一个垃圾桶倒一下,公孙跟他类型有些相似,又都是医生有共同语言,所以最好能帮着开解开解他。

&&&&公孙听了秦鸥的遭遇,对扬帆也挺佩服,自然乐得帮忙,几句话一聊,扬帆就真的对公孙噼里啪啦地说了起来,将憋在肚子里好几年的辛酸都说了。公孙打开了藏在被子里的录音笔……倒不是说为了什么不好的意图,只是展昭嘱咐了,扬帆的苦水里,可能有很重要的线索,因此麻烦公孙录下来。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