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三部 > 90幸运凶手20侵入

90幸运凶手20侵入

&&&&“你之所以假装人格分裂,是想让我们别追究你的病史?”白玉堂也明白了展昭的意思,看来他和廉浅义是在心理战,当然展昭看穿了廉浅义的伎俩。

&&&&“呵呵。”廉浅义无奈地笑了笑,“果然,班门弄斧被拆穿了……我早该知道根本骗不了你。”

&&&&“为什么要隐瞒这些?”展昭和白玉堂找凳子坐下,准备详细询问。

&&&&“嗯,首先我要向你俩道谢。”廉浅义伸手轻轻捂着肋骨受伤的部位,“你们都救过我的命。”

&&&&展昭倒是理解白玉堂那一枪误打误撞救了廉浅义,不过自己……什么时候救过他?

&&&&“你的书救过我。”廉浅义笑了一声,说,“其实我的病根本不是那些庸医治好的,而是你。”

&&&&展昭挑挑眉,这算是某种赞扬么?

&&&&“他们都拿我当疯子来治,我小时候也以为自己是疯子……直到我看了你的书!”廉浅义说这话的时候,神情非常自然,“看了你的书后,我开始发现,这世界上其实原本就没有几个疯子,除了一小部分在生理上有疾病的之外,其他的大多是由某些原因地造成的。

&&&&白玉堂看了展昭一眼——你确定你写的是书?

&&&&展昭咳嗽了一声,看廉浅义,“然后呢?你发现了自己有什么问题?”

&&&&“我曾经,当然,真的是在很久很久以前,给你写过一封邮件,询问记忆遗传和人格分裂以及妄想症的区别,你还记得么?”廉浅义笑着问。

&&&&展昭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忘记”这两个字,当然是记得的,甚至连具体的日期都能说出来,“很久以前了,我记得,我还详细地回复你了。”

&&&&“没错,你的那封信,让我从混乱中分清了自己的状况。”廉浅义说话的时候有些感慨,“疯的不是我,我只是特殊。之后,我疯狂地看了你所有的书籍以及报刊上刊登的文章。还找了很多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来看,最后利用这些知识,将自己混乱的记忆和思维都归拢了一下,于是,我就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

&&&&“你的记忆是关于什么?”展昭耐着性子问……

&&&&但是对于廉浅义是否真的自己搞清楚自己的状况了,他表示怀疑。关于记忆遗传方面,他觉得廉浅义可能有一些误区。这些理论本身没有经过具体的证实,也没有成系统的科学体系。也就是说那是存在缺憾的,廉浅义只不过是抓到了救命稻草而已,现在下结论他究竟是不是记忆遗传,还为时尚早。

&&&&但是展昭的兴趣还是被勾起来了,因为无论从哪方面看,廉浅义都会是一个极好的例子,史无前例的病例。

&&&&白玉堂见展昭微微眯着眼睛跟瞧见了耗子的猫似的,就知道他必定是盯上了什么。

&&&&“那么,具体跟我描绘一下你的梦境吧。”展昭拿出了随身带的录音笔,索性将廉浅义作为病人,给他做起了治疗。

&&&&白玉堂站在一旁听着,他站在医院窗户的旁边,百叶窗关着,但是从内部还是能望到楼下。

&&&&此时天气已接近傍晚。

&&&&白玉堂忽然注意到,楼下停着一辆警车。

&&&&又望了望远处……他记得进门的时候,也看到过一辆警车。

&&&&据他所知,守门的警员是四人,其中门口的两人是便衣,他认识,都是艾虎的手下。外围有两人,是制服的,守着大门口。便衣应该不太可能开着警车过来,制服的么,两个警察两辆车子?

&&&&展昭坐在床边,跟廉浅义聊着。

&&&&白玉堂从容地走到门边,打开门往外看了看,两个警员都站在那里,也看了看他。

&&&&白玉堂问,“就你们两个执勤?还有别人么?”

&&&&“有的白队。”其中一个警员回答,“有一个在外面的车里执勤,还有一个在楼道口,另外有两个便衣跟我们交班,没四个小时一班。”

&&&&“哦……”白玉堂点了点头,走出去关上门,对两人勾了勾手指。

&&&&两人凑过来,白玉堂跟他们耳语了几句。两人面面相觑,白玉堂轻轻一摆手,示意他们照办就可以了。

&&&&于是两人点头,明白了。

&&&&白玉堂回到房里关上门,展昭还在和廉浅义说话。他没动声色,也没打扰两人,走到门口,到对过的医务办公室借了一条白大褂来。脱下外套换上,装模作样拿着病例夹板和笔,站在了展昭他们的房门口,两个警员依然站在那里,不明情况。

&&&&……

&&&&SCI的办公室外面,聚集了N多人,外层是不明真相的其他警员,大多是因为闻到恶臭扑鼻,并且听经济科刚刚来“参观”过的人“传言”说,公孙那个诡异法医室里头终于出现尸变了,于是纷纷组团前来围观。

&&&&中间走廊里,是鉴识科的人在公孙的要求下,对走廊进行取证。

&&&&而内层是带着简易防毒面罩的SCI众人堵着法医室的门围观。比较内层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本来想找公孙吃饭,现在食欲全无的白锦堂。

&&&&最内层,也就是法医室里头,公孙正在研究的那一堆肉酱和骨头。

&&&&马欣好不容易挤进来,冲进法医室一看,傻眼,“怎么会这样?”

&&&&公孙指了指口罩,马欣戴上之后,公孙拿了玻璃皿给她,“他的体内好像有强氧化剂,你看下成分。”

&&&&“尸体被人破坏了么?”马欣换了衣服戴上手套,接过公孙递过来的东西,“不太可能啊,尸体一直都在法医室里头,没人进来过。”

&&&&“不是没人哦。”

&&&&这时候,蒋平走了进来。

&&&&公孙等都抬头看他,蒋平将不是SCI的众人都赶走,打开笔记本给众人看,“这是昨天晚上的视频。

&&&&众人都坐下看,公孙眨眨眼,“法医室也有监控?”

&&&&“咳咳……”蒋平咳嗽了一声,含糊道,“嗯……其实整座大楼都有二层监控,我这边才能监视到,和大楼安监物理性绝缘的,所以黑客很难攻击到。”

&&&&白锦堂忽然问,“有存档么?”

&&&&蒋平嘴角抽了抽,耳朵通红。

&&&&众人怀疑地看他。

&&&&蒋平赶紧打开视频,让众人看,就见画面昏暗……应该是晚上

&&&&“也就是说,SCI的每一个角落都有监控了?!”白驰忽然想起来前几天和赵祯在走廊的角落里头亲过嘴,不是被看到了么!立马红着脸很不好意思地问蒋平。

&&&&“嗯……咳咳,也不是哪里都有,继续看视频吧还是。”蒋平忽然意识到自己有被灭口的危险,赶紧转移众人注意,将视屏调整到凌晨两点多的时候,众人就见法医室的窗户外头,出现了一个人形的白影。

&&&&“这是什么?”公孙看到白影愣了愣,那白影样子很特别,似乎还有些荧光,透明的一大块,看着像是人,但又不像人。

&&&&“哇!”白驰惊叫了一声,“什么啊!”

&&&&“这摄像头是红外线的,遇到容易反光的面,就变成这样了!”蒋平道,“我怀疑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人,穿了比较特别的衣服才会造成这种效果。”

&&&&“可是他怎么进来的?”张龙抓了抓头。

&&&&“估计从楼顶用登山绳索下来的,警局每一层都有警员值班,如果从外墙爬上来不可能没人发现。而且徒手爬难度未免也太高了,我去楼顶看看。”秦鸥往外走,洛天正好回来,一看情况,跟他一起去了。

&&&&法医室里,众人继续看视频。

&&&&就见那古怪的白影用古怪的动作打开了玻璃窗,由上往下钻了进来,是透过天窗。

&&&&马欣到玻璃窗边看,皱眉,法医室的玻璃窗,下半部分都是单反的固定窗户没法打开。只有上面部分几个用来通气的活动窗户能动,看那人的情况,该像是从上面进来的。

&&&&“啊!”马欣站在凳子上,指着上方的窗口对众人说,“窗户上有个洞!”

&&&&张龙走过去,爬上去凳子往外看,皱眉,“是有人利用玻璃胶布干的!洞太小了,而且在上方,所以一直没发现。

&&&&“他是从那个洞里伸手进来打开窗户的,玻璃胶布阻止钢化玻璃整体碎掉,这应该是专业人员的手法。”马欣赶紧去让鉴识科的人进来,看能不能从那里弄到衣物纤维或者指纹之类的。

&&&&这时候,包拯也进来了,走到了众人身边,问,“听说有人从外围侵入?”

&&&&“我们正在看,还不知道他是不是人。”蒋平说完,挨了包拯一个烧栗,“不是人是什么?!”

&&&&蒋平揉了揉脑门,让众人继续看。

&&&&就见那人走到了藏尸柜旁边,将柜子抽出来,随后低头,俯下身……

&&&&随后的画面有些诡异,那人搂着尸体不知道在干吗。

&&&&“他在干吗?”马欣惊骇地问。

&&&&“那样子像是在猥亵尸体。”公孙扁了扁嘴,“我以前在法医课上倒是见过有这种癖好的人。”

&&&&众人都皱眉,就算真的变态,跑去殡仪馆或者太平间,也不至于冒这么大的风险跑来警局法医室吧?再说了,再猥亵也不能把尸体猥亵成一堆肉酱了吧!

&&&&那人忙碌了一阵子,众人看久了,举得他似乎是在找什么东西。随后,他又打开了其他的几个柜子,将那两具尸体也以同样的方式翻弄了一阵子之后,转身关上抽屉,小心翼翼地原路返回了。

&&&&众人面面相觑,这算什么状况?!

&&&&“刚才呢?”公孙问蒋平,“我刚刚上洗手间的时候听到的尖叫声是怎么回事?

&&&&蒋平大概找到了当时的时间,让公孙看画面,但是完全没有异常。

&&&&公孙就不明白了……那声音的确像是尖叫是吧?!

&&&&“嗯,又像是什么东西摩擦了一下,也像是哨子。”白驰回想着那种感觉……只是声音这种东西存在主观性,每个人听都不一样。

&&&&这时候,洛天和秦鸥也回来了,叫了鉴识科的上楼顶去取证,他们发现了围栏上有掉漆的情况,看来是有人用绳索降下……只是警局的守卫很严密,那些人是通过什么方法到达了楼房顶部的?这个值得商榷一下!

&&&&“呼……”公孙双手插在口袋里,盯着那三袋子肉酱和骨头看了良久,道,“算了,都出去,给我把门关上,我和欣欣要验尸。”

&&&&众人乖乖转身出去,包拯赶来,看了这情况也转身走了,太反胃了。

&&&&却听公孙突然说,“留下两个劳力给我干苦活!”

&&&&众人立马咧嘴。

&&&&公孙伸手一指洛天和秦鸥,“就你俩吧。先把骨头都拿出来。”

&&&&秦鸥和洛天脸刷地就一白,众人庆幸自己没被点名,纷纷作鸟兽散。

&&&&白锦堂也跟众人一起被撵了出来,关上门,他伸手一把揪住想要逃走的蒋平的后脖领子,“你录到过别的画面么?”

&&&&“没……”蒋平摇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白锦堂微笑,“你开价,我跟你买。”

&&&&蒋平苦了脸色,“大哥你别害我啊,资料我没法卖给别人的。”

&&&&“哦……果然录了啊。”白锦堂满意地点了点头,脸色一寒,“这么说,你看过了?”

&&&&蒋平脸色立马青了,“没有啊……我都没有!装摄像头的事情是白队吩咐的,录像一般每周检查一次,没用的就删除了。”

&&&&白锦堂微微眯起眼睛。

&&&&蒋平张了张嘴,还是决定坦白,毕竟小命要紧,“那个……你们那一段激情戏码,我瞄了一眼,看到情况不对就删掉了。”

&&&&“嗯?”白锦堂挑了挑嘴角,“没有备份?”

&&&&蒋平咽了口唾沫,“只有展博士拷走了一份!其他都删除了。”

&&&&“哦……”白锦堂满意地点点头,放了蒋平,蒋平跑回办公室,被白驰一把揪住,“那个……你,走廊里有没有安摄像头?

&&&&“哈?!”蒋平张大了嘴,“白家大哥和公孙也就在法医室里头,你竟然跟赵祯在走廊里……哇!驰驰你这么开放啊?”

&&&&“才没有!”白驰脸通红,“那你装了没?”

&&&&蒋平点点头。

&&&&白驰脸色一黑,逼近,揪住他衣领子摇啊摇,“给我!那个录像统统都给我!”

&&&&……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