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三部 > 93幸运凶手23餐厅钓鱼风波

93幸运凶手23餐厅钓鱼风波

&&&&展昭主张放长线钓大鱼,众人虽然摸不着头脑,但是展昭就等于是头脑,SCI一向尊崇一句广告词——相信猫,没错的!

&&&&展昭和白玉堂仔细地安排了接下来的行动,就等着天黑抓人,当然……还要适时地放出风而去,也就是说,需要先放个饵。

&&&&离开晚上还有一段时间可以吃个饭,展昭戳戳马汉,“去吃饭么?”

&&&&马汉有些纳闷,看了看展昭又看了看身边的白玉堂,“吃饭?”

&&&&“哦……”公孙心领神会走过来,“餐厅估计有人守在那里,等着听消息,咱们这时候放饵最合适。”

&&&&“我和玉堂不方便出面,有人会防着我们。”展昭一脸的坏主意,“魏子强为了避嫌轻易不会触动,所以肯定让亲信来探消息……他手下能跟SCI说上话的,估计也就是钱嘉让了,你带着欣欣去,最合适!”

&&&&马汉点了点头“我去倒是没问题……不过该说什么?”

&&&&“大哥。”马欣过来拍他肩膀,“戴个耳机被,让展博士教你。”

&&&&马汉看展昭和白玉堂,两人都点头,“就这么定了!”

&&&&一会儿,马汉和马欣公孙一起去食堂吃饭。马汉戴着窃听器和隐形耳机,马欣是来给他配戏的,公孙是去凑热闹的。

&&&&三人晃晃悠悠进了餐厅,其他人在办公室里透过窃听器听热闹,也都不肯出去吃饭,白驰就去买了外卖来。

&&&&展昭边啃披萨,边发短信。

&&&&白玉堂在一旁看着,问,“猫儿,你给谁发短信呢?”

&&&&展昭眨眨眼,“我在编短信,还没有发出去,时机未成熟。”

&&&&白玉堂莫名,“什么时机?”

&&&&展昭啧啧两声,“不见兔子不撒鹰!”

&&&&……

&&&&这时候,就听到食堂里头的马汉低声说了一句,“鱼来了。”

&&&&“这么快就来了,估计早就有人盯梢了。”赵虎靠在窗户边听着,笑了一声,他对钱嘉让还是非常反感。

&&&&展昭笑眯眯,按了个发送键。

&&&&白玉堂托着下巴,展昭的表情应该是在恶作剧。

&&&&钱嘉让其实并不是经常去餐厅吃饭的。

&&&&警局的餐厅分好几层,大家都去离自己最近的一层。因为警察是一种最没有饮食规律的职业,所以警局内部餐厅基本是全天二十四小时供餐,而且伙食极好,但是职位比较高的管理人员不经常来。

&&&&当然,对餐厅利用率最高的就是法医室的人……貌似法医和鉴识人员都很爱吃东西,估计工作内容比较开胃。

&&&&马欣熟门熟路,要了晚餐还要了好几样点心。

&&&&从猪排饭到蛋花汤到烤鱼再到甜点,最后还要了一根香蕉和一块黑米糕,马汉还在旁边看着马欣点菜,无奈地说,“唉,别以为嫁出去了就乱吃,小心胖了洛天不要你。”

&&&&办公室里,洛天正喝茶呢,见众人看自己,尴尬地张张嘴,“胖瘦不要紧的……”

&&&&秦鸥在一旁笑。

&&&&马欣还不乐意了,一气要了两块黑米糕,不愧为警局大胃女王的称号。

&&&&“买这么多啊?”

&&&&不出意料,钱嘉让跑来套近乎,问马欣“晚上值班?”

&&&&马欣叹了口气,“唉……出事了么,自然要值班。”

&&&&马欣的说辞大多是展昭事先安排好的,虽说是钓鱼,蛋在让鱼看到诱饵的同时,却不能让鱼起疑心!法医室出了那么大的事,不值班是不可能的,值班才自然。

&&&&“我听说有人潜入SCI法医室破坏尸体,真的假的?”钱嘉让还八卦了起来。

&&&&“咳咳。”

&&&&这时候,公孙在他身后出现了,要了份烤鱼又要了份汉堡,看来食欲不错。

&&&&展昭又笑了笑。

&&&&白玉堂越想越不明白,伸手拿了展昭的手机看他最后发出去的那条短信,立刻傻眼,望着展昭,“猫,你……”

&&&&展昭嘿嘿一乐,“好戏在后头呢!”

&&&&白玉堂摇头,一旁白驰叼着披萨凑上来看,只见展昭这条短信是发给白锦堂的,写了一句话,“有人对公孙有意思,在食堂缠着不放走了。”

&&&&“呵……”白驰倒抽了口凉气,开始担心一会儿食堂会不会有流血事件发生。

&&&&白玉堂托着下巴继续听那边的对话。

&&&&“话说回来,你们白队也太严厉了吧。”钱嘉让继续套话,“法医室有人侵入,那要外勤人员执勤才行么,让你们几个法医留守?”

&&&&“唉,案子紧人手不够用啊。”马欣摇头,“所以我这个弱女子只好多吃点东西,万一有事情发生,打不过起码还能喊大声点儿。”

&&&&钱嘉让让她逗得直乐,跟着三人去餐桌边坐下吃饭,马汉向来话不多,按照展昭的知识,找了张四人的圆桌,挨着马欣坐下。

&&&&一桌总共四个人,马汉和马欣坐到了一起,就表示钱嘉让无论坐那儿,都会挨着公孙。

&&&&“要不要给你们借调些人手帮忙?”钱嘉让全然不觉,做到了马汉身边,继续套话。

&&&&马汉看了看他,问,“借调哪儿的人手?”

&&&&“人事方面我还是能帮忙的,就怕你们白队不要。”钱嘉让说着,问公孙,“公孙你是法医室主管,你要不要人?”

&&&&“你提供活人么?”公孙嚼着烤鳗鱼阴森森地问。

&&&&钱嘉让一个激灵,公孙要活人值班还是解剖啊?

&&&&展昭在电脑前,呵呵地笑。

&&&&白玉堂戳戳展昭,指了指话筒,示意——怎么办?别光笑,钓鱼啊!

&&&&展昭摆摆手,示意——还不到时候。

&&&&白玉堂等只好耐着性子等待。

&&&&众人吃着饭就没话说了,公孙吃了鳗鱼看看汉堡,觉得干,就又去要了一份拌面,呼噜噜地吃起来,边嘟囔一句,“欣欣啊,晚上没事干脆大扫除吧,找人来清理一下冷冻柜,那地方不洗明天更臭了,肉酱都快长毛了。”

&&&&公孙说话声音不大,但身边坐着的其他警务人员都竖着耳朵听这边动静呢,无奈听得清楚食欲全无,纷纷捂着嘴就跑了。

&&&&钱嘉让打开橙汁喝了一口,“清洁人员我帮你们安排吧。”

&&&&公孙和马欣都不知道要不要回答……因为展昭说了,是钓鱼,这会儿鱼上钩了,就不知道火候如何……一时间两人都看马汉,因为马汉等着展昭的指示呢。

&&&&马汉见两人看自己,心说你俩别看了,小心露馅。

&&&&钱嘉让也有些疑惑,同时看马汉。

&&&&展昭对马汉来了一句,“不用,让卢方安排吧。”

&&&&马汉脱口而出就说了,钱嘉让看了看马汉的神色,心里有数,马汉大概知道自己要调走他的事儿了,对自己有些意见,SCI这帮精英啊,什么都好,就是太自以为是,正直不屑圆滑……不过这样也好,比较好套话,不痛快都摆在脸上的人不用防着。

&&&&白玉堂戳了戳展昭——接下来?

&&&&展昭对他挤挤眼睛——有招!

&&&&“卢方找的是外部清洁工吧?”钱嘉让显得比较担心,“刚刚出过事,不如让内部人员来做?”

&&&&马汉犹豫起来,其实他是等展昭指示呢,可展昭这头继续嚼披萨,不说话。白玉堂用勺子搅拌着咖啡,心说,这也算是欺负老实人的一种新招么?

&&&&可在钱嘉让的眼里看来,的反应很正常,更加坚定了马汉别看平时很酷很锐利的感觉,其实还挺老实的么,就问,“有什么难处?”

&&&&“没有。”展昭嚼披萨,马汉那头也立刻答一句没有,钱嘉让心中暗笑,果然闹意见呢。

&&&&“唉,小马。”钱嘉让认真给马汉做思想工作,“怎么吱吱呜呜的?要知道整个SCI,我是最欣赏你的,怎么,有什么事儿不能告诉我啊?”

&&&&马汉笑了笑,可耳机里头只有展昭嚼披萨的声音没说话声,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于是只好笑而不语。

&&&&钱嘉让见马汉的表情,觉得自己这高帽子带对了,果然人喜欢听好话,要再接再厉。

&&&&白玉堂和白驰感觉都有些憋闷,同时拽了拽展昭——快!

&&&&展昭“咳咳”咳嗽了一声,那头马汉不知道这句该不该学,就也犹犹豫豫地跟着咳嗽了一声。

&&&&钱嘉让知道,这会儿估计是话匣子打开了,之后谈话就好办了!

&&&&赵虎在突然噗一声乐了……展昭是太了解马汉了。以马汉这人防备心很强,大概跟狙击手的职业有关系。钱嘉让上来套话,一套他就说,太假,套来套去不肯说,就钓不着鱼。

&&&&展昭是故意让钱嘉让经历那么一个小波折,先问,马汉不说,显得跟他闹意见,美言几句,马汉说了……钱嘉让这种比较自负的性格,不会怀疑有诈,只会自满于自己的本事,马汉这种年轻人,耍心眼怎么可能赢得了自己,因此对之后“套”出来的话,也会深信不疑。

&&&&展昭见情况差不多了,就说了声,“吃饭吧,晚上SCI我们都有任务,外部的人来,会有人卢方叫人盯着,内部人就不一定了。”

&&&&马汉算是没脾气了,他也知道展昭用的什么法子了,就如实说了。

&&&&钱嘉让满意地点点头,笑道,“哦……这样啊,应该的应该的,呵呵。”

&&&&SCI众人也自然明白了展昭的法子,都对他这种将人心“玩弄”于鼓掌之中的能力很无语,幸亏这不是个坏人,而是专门治坏人的人,不然就麻烦了。

&&&&马欣吃着饭,见公孙吃了鳗鱼,又跑去买了个鸡肉卷来,心里琢磨着,最近白大哥可能需求量比较大,公孙的热量摄取量比平日多了一点!

&&&&公孙看到她的神情,挑起嘴角一笑——那你吃那么多算是在做准备?

&&&&马欣脸皮挺厚不过也是个女的,脸红红瞪了公孙一眼,公孙笑。

&&&&正这时侯,靠在窗边的赵虎看到了下头飞驰驶入停车场的那辆黑色车子,说了一句,“靠!白大哥的车来了。”

&&&&展昭立刻看手表,微笑着跑到麦克风边,对马汉说,“马汉。”

&&&&马汉吃着饭呢,听到展昭叫他,就估计展昭接下来会让他做什么,不动声色地听着。

&&&&展昭看着手表,算了大概十五秒中的时间,对马汉说,“假装起来加菜。”

&&&&马汉愣了愣,但也没犹豫,站起来加菜去了,桌子并不是太大,马汉要起来,钱嘉让就往旁边拉了拉椅子,挨着公孙近一点。

&&&&公孙嚼着鸡肉卷看他,等着马汉加完菜回来,接着钓鱼。

&&&&而对面坐着的马欣,是正对着大门口,看到门口出现的那个身影……马欣差点咬到舌头,心说——乖乖!精彩了啊!

&&&&马汉走到加菜的地方回头看,也抽了口凉气,他算明白展昭什么意思了,因为白锦堂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正站往公孙身后走呢。

&&&&“小马,什么菜啊?”盛菜的大婶见马汉的菜也没吃多少,不解地问。

&&&&“白……”马汉张了张嘴,大婶立刻给了他一勺白菜,附带一个狮子头。

&&&&马汉擦了把汗,端着饭菜往回走。

&&&&钱嘉让见马汉回来做了,就继续往一旁靠,挨公孙挺近,让马汉好坐进来的时候方便,马汉见白锦堂的脸色又黑了几分,心说——完了。

&&&&公孙嚼着鸡肉卷准备接着往下看热闹,却觉得眼皮子跳,背后凉丝丝的,餐盘里一个阴影。

&&&&而此时SCI众人都聚集在电脑前面,因为蒋平实在忍不住了,调出了餐厅的监控画面看,这会儿是声情并茂了。

&&&&就看到白锦堂黑着一张脸走到公孙身后,看着公孙和钱嘉让几乎挨在一起的胳膊。

&&&&“我赌大哥肯定发飙。”赵虎压了二十块钱。

&&&&“不会吧,大哥最近理智很多。”白驰也赌了二十块。

&&&&众人纷纷掏钱押在两边。

&&&&展昭却突然对着麦克咳嗽了一声,惊醒了盯着白锦堂发呆的马汉,“白大哥。”

&&&&马汉顺着展昭的意思,叫了一声白大哥。

&&&&“咳咳……”

&&&&随之而来的是公孙的咳嗽声,钱嘉让也回头,看到了白锦堂。

&&&&他倒是知道白锦堂这个人,警局一半以上的新型警用器具都是他捐助的,特别是那个未来世界似的超豪华法医室。他跟公孙是合法结婚夫夫,这点警局也人尽皆知。只是……他可不知道这位白家大哥干嘛那么“冷酷”地看着自己,还是白家人一贯都这么“酷”?

&&&&白玉堂扶着额头等待悲剧发生。

&&&&公孙可明白了,跳着脚心里大骂——死猫啊,敢暗算老子!

&&&&展昭闷笑,拿出二十块钱来压在两堆前中间,“我赌豹子,打不起来,大哥会被公孙拖走。”

&&&&果然,就见公孙拖着要宰了钱嘉让的白锦堂就走,“你来干嘛?”

&&&&“捉奸。”白锦堂回答一句,公孙一脚踹过去,拽着领带把人拖走了。他多精明,一下子就明白过来展昭使坏整人呢,同时也是给个合理的理由,让他今晚不出现。

&&&&只是今晚不在法医室,回家更惨,白锦堂肯定要折腾了,早知道多吃个鸡肉卷。

&&&&马汉和马欣两兄妹一个端着菜盘一个捧着奶茶,替钱嘉让捏把汗,这算是躲过一劫啊?!

&&&&“怎么了?”钱嘉让还是一脸茫然。

&&&&展昭对着麦克告诉马汉,“没事,吃饭吧。”

&&&&马汉同样复述了,坐下吃饭。

&&&&马欣则是在一旁八卦,“钱长官,你害死公孙了哦!”

&&&&“啊?”钱嘉让张了张嘴

&&&&展昭则是满意地点头,女人大多都会八卦,但是在该八卦的时候八卦的女人那才是聪明的女人。

&&&&随后,马欣绘声绘色跟他讲白大哥是个醋坛子,刚刚要不是公孙及时把他拖走啊,你今天非得脱层皮不可!

&&&&钱嘉让也是擦了把汗,想想刚刚那场景可能是容易让人误会,他倒是听说过白锦堂这人性格古怪,不过SCI哪儿有正常人,包括他们的亲戚。

&&&&展昭拿起麦克风,对马汉说,“欣欣,今晚公孙没法来了,就你一个人行不行啊?”

&&&&马汉立刻复述。

&&&&“嗯……”马欣多聪明啊,皱了皱鼻子接话,“那怎么办,你们都还要出去。”

&&&&“你上办公室呆着,蒋平洛天在呢。”马汉照着展昭的话说。

&&&&“可是队长说了法医室里头要有人啊。”马欣回话。

&&&&“要不然一会儿让白队找人修玻璃外加大扫除得了。”马汉照着展昭的话说,“这样不就有人了,你们都别待了。”

&&&&“哦,那好啊,我找洛天去。”马欣笑眯眯回话,她喜欢洛天这也是警局上下都知道的事情。马欣条件不错,追得人不少,她怕麻烦就放出风声了,全警局男生都挺有意见,说SCI这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迅速地吃完了饭,马汉和马欣回办公室了,钱嘉让只跟两人打了个招呼,也匆匆回去自己哪里,估计是去报告探听情况了。

&&&&马汉和马欣进了电梯,对击一掌——这鱼算钓着了!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