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三部 > 98幸运凶手26比聪明

98幸运凶手26比聪明

&&&&洛天和秦鸥的突然出现,以及两人恰到好处的“走位”,让魏子强很快发现并且皱起了眉头。

&&&&现在要通知那些正在行动的人,提醒他们有SCI的人回来了必须小心,但自己又不好回头,以免被可能存在得监控拍到,留下证据。只见魏子稍微犹豫了一会儿,强轻轻地咳嗽一声,说了一句,“起风了啊,还是西风。”

&&&&钱嘉让似乎是愣了愣,回头看看他一眼,随后又回头敲键盘。

&&&&“博士,他动摄像头的角度了!”蒋平看到了钱嘉让电脑的变化,“是在查看西边入口处的监控。”

&&&&展昭微微一挑眉,“够精明的啊。”

&&&&白玉堂一笑,“还是没把柄啊,猫儿,狗不急不跳墙。”

&&&&展昭了然点头,拿起对讲机对洛天和秦鸥说,“你俩假装很着急的样子,边看手表边往回跑。”

&&&&洛天和秦鸥是两个很稳重的人,虽然说经历各异,但都历经磨难,忍耐力强且极聪明谨慎,两人心领神会,知道一举一动可能已经在监控之中。他俩加快脚步,在钱嘉让将视频切到地下室的时候,只看到两人急匆匆地跑到了电梯门口,进门……

&&&&随即视频又切换到了电梯,就见两人在电梯里还急匆匆地看手表,不知道交谈着什么。

&&&&钱嘉让看了一眼,微微一笑,低声道,“风大概是随便吹的,一会儿就停了,放心。”

&&&&魏子强低头不语,他不能看屏幕,因此无法分辨两人的情况,只能依靠钱嘉让通过对两人的行为判断出来,并非精心贮备,而是有什么突发状况才回来的,应该不会有事。

&&&&此时,钱嘉让将镜头切换到了法医室,就见那些工作人员已经开始拆换玻璃,另外有人打开了冷冻柜的抽屉,就轻轻地掏出手机,响了一下。

&&&&那些工作人员立刻关掉了抽屉,假装成清洁打扫的样子,继续打扫。

&&&&这时候……电梯门打开,就见秦鸥和洛天急匆匆地进了SCI的办公室找资料,同时……两人注意到了法医室开着的灯和门。

&&&&洛天过来看了一眼,问,“换玻璃?”

&&&&“是的。”负责带队的工作人员走过来。

&&&&秦鸥也来观察了一下那些人,问,“证件有么?”

&&&&“有。”工作人员赶紧掏出了证件来给秦鸥看。

&&&&洛天拿出手机,给白玉堂打电话,展昭看着屏幕,笑道,“聪明。”

&&&&不一会儿,白玉堂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

&&&&“队长。”洛天假装正常地跟他说,“今晚有人来换玻璃么?”

&&&&白玉堂想了想,回答,“哦,卢方提起过,人已经去了?”

&&&&“是啊。”洛天点了点头,秦鸥很仔细地盘查着众人。

&&&&“你俩盯着他们换完了再一起走。”白玉堂嘱咐。

&&&&“那资料先不拿了?”洛天聪明地问了一句,让刚刚展昭的嘱咐圆满。

&&&&展昭暗自点头,白玉堂笑道,“不急。”

&&&&……

&&&&钱嘉让看了看手表,有些不耐烦地说,“啧……风真是缠人啊。”

&&&&魏子强看着窗外的夜景,反倒是笑了,“有风是正常的,风不缠人,就不叫风了。”

&&&&白玉堂和展昭对视了一眼,对付聪明人,有时候用笨办法他倒容易上当,因为他总是把别人也想得很聪明。

&&&&秦鸥和洛天的多疑仔细,反而加强了魏子强和钱嘉让得信心。

&&&&白驰好奇地问展昭,“哥,这算是一种骗术,还是心理战呢?”

&&&&展昭想了想,说,“心理战。”

&&&&“可是……”白驰搞不懂,“你也不了解魏子强和钱嘉让,这两个人的性格差异很大,为什么能这么好地猜到他们的心态呢?”

&&&&“这是在通过行为推测心态。”展昭拿出手机来,边发短信边给白驰解释。

&&&&“其实聪明人和笨人只是相对而言的,最重要的就是揣摩对方的性格。每一个人的一个行动,都会透露出起码一个信息。找到这其中最主要和正确性最高的那一点,开始下套,他就容易上钩。”

&&&&“哦……”白驰见展昭噼里啪啦发短信,再看白玉堂,正站在蒋平身边,全神贯注看他设置陷阱和记录钱嘉让得所有违规行为……有些羡慕。这两人,仿佛都可以不通过语言来彼此明白彼此的思想,是什么样的经历锻炼出来了这种默契呢?

&&&&“哥。”白驰见展昭发了短信,又问,“能不能说详细点啊?”

&&&&展昭想了想,点头,“嗯,我对钱嘉让的了解,是通过他行为和性格的反差。”

&&&&白驰歪过头。

&&&&“从他的职位和身份来说,应该是个可以发号施令的人,可他通常与人说话的态度,是个比较会看眼色的人。因此他的性格里面有重要一点是八面玲珑,很会为官之道。这也是为什么他没什么出众才能却会爬那么高的道理。这样一个人,为什么明知道会得罪玉堂和我,也要出头来说马汉的事情呢?”展昭问白驰,“觉不觉的行为和性格不符?

&&&&白驰想了想,点头,“的确哦。“

&&&&“因为他可能知道这份工作自己做不久,相比经营警局同仁的关系,他有另一个更重要的关系在经营。而这种关系,就是他和魏子强的关系,以至于他可以为那个利益而甘愿违背性格做事。”展昭说着,指了指视频里的魏子强,“要知道,任何一个真正的幕后主使,有可能违背意愿做事,却不可能违背性格做事。短暂、突发的违背性格,那是他有所图。长期的,习惯性的,就表示他只是颗棋子,是被人驱策的。”

&&&&白驰点了点头。

&&&&“所谓的棋子,黑色也好白色也好,都是用来使用的,他可以用他的黑子吃你的白子,你也可以反过来用他的黑子来阻碍黑子本身的前进方向。”展昭说到这里,就听到白玉堂轻轻咳嗽了一声,知道自己越说越抽象了,再看白驰,果然刚刚还挺明白的,现在又有些糊涂了。

&&&&展昭抓抓头,不知道要怎么继续的时候,白玉堂帮他翻译了一句,“棋子的行为,最大用处就是找到和了解下棋的人。”

&&&&“哦!”白驰一拍手,“是哦!”

&&&&展昭有些不满地瞟了白玉堂一眼,白玉堂笑了笑,就见洛天和秦鸥已经在法医室门口等着,看那群人修玻璃和打扫卫生。更有趣的是,两人还不紧不慢地在门口聊起了育儿经来。

&&&&洛天说阳阳最近有些麻烦,英语发音不太准确,秦鸥说可以让小易帮他纠正,另外还希望洛阳教小易柔道。

&&&&钱嘉让皱眉已经显得很不耐烦了,毕竟……他们如果耽搁得太久,魏子强都不看电脑屏幕只是看风景,有也说不过去啊!

&&&&“这风真烦人啊!”钱嘉让忍不住唠叨了一句。

&&&&魏子强笑了笑,“风大就关窗挡一挡么,一直吹着容易感冒,感冒了就烦人了。”

&&&&钱嘉让明白了,打电话给那个负责的工作人员,“手脚快点。”

&&&&对方打电话的时候,洛天注意地往里面看了一眼,似乎是疑惑——这么晚了还打电话啊。

&&&&工作人员看来也比较老道,嚷嚷着回答,“知道了,这边修好就去你那里!”说完,挂掉了电话。

&&&&洛天和秦鸥继续谈,最后谈到了阳阳和小易长个子的问题。秦鸥问阳阳平日喜欢吃什么,小易挑食得厉害,太瘦了。

&&&&这时候,一个工作人员走了过来,给两人递上香烟。

&&&&秦鸥和洛天轻轻一摆手,表示不抽——开玩笑,两人都是超级爸爸,怎么可能抽烟,还是那种一看到别人在儿子附近抽烟就想动手打人的类型。

&&&&“二位警官,你们还要熬夜值班啊?”工作人员笑嘻嘻问。

&&&&秦鸥比洛天看起来和气,毕竟是爱笑的娃娃脸,就点头,“是啊,不过一个礼拜就轮到一天,你们呢?每天晚上都那么辛苦啊?”

&&&&“是啊!”那人唉声叹气的,“现在的白领都金贵,白天上班不好打扰,写字楼的玻璃又容易坏,我们只好晚上换了。”

&&&&一个正在打扫的工作人员也抬起头,“不过打扫法医室我们还是头一次啊!”

&&&&秦鸥笑着点点头。

&&&&这时候,展昭对着对讲机说,“洛天,去趟洗手间。”

&&&&洛天拍了下秦鸥,“我去趟洗手间。”

&&&&“嗯。”秦鸥点头,见洛天走了,他就到一旁靠在墙根看手机屏幕。

&&&&几个工作人员对视了一眼,秦鸥站在墙后面,一旦抬头就可能看到他们,现在动手有些太冒险了。可好不容易洛天走了……眼看着时间越来越久,这两个SCI似乎是接到了白玉堂的指示,和他们一起离开。

&&&&此时,一个工作人员走到了门口,用吸尘器大声地吸起了地板,边要关门吸门后。

&&&&秦鸥见可能扬起灰尘比较大,就走到了一旁,他走得不快,刚刚转身,就听展昭到,“走到他们看不见你的地方,去煲个电话粥。”

&&&&秦鸥顺势走到了走廊尽头,正好今晚扬帆值班,他就打电话过去,问,“还在值班?饿不饿,要不要吃宵夜”之类的情人间絮语。”

&&&&……

&&&&而此时,几个工作人员见机会正好,一人挡着大门吸尘,一人在门口擦大门放哨,房间里头的三人开始动手。

&&&&这几个人手脚极快,熟门熟路地找到了藏起来,包裹严实的折断假尸体,全部藏进了大型吸尘器里头。

&&&&很快门打开,工作人员继续打扫……洛天也从厕所回来了,见秦鸥在打电话,并没有打扰,而是到了大门口继续看。

&&&&这些工作人员脸上的表情明显放松了很多,钱嘉让也放松了不少,觉得几人可以收工了,他紧张得都有些胃疼了。

&&&&展昭看了看手表,笑道,“差不多了吧,该出来了。

&&&&果然,就见那几个工作人员收拾了东西,玻璃也换号了。

&&&&洛天和秦鸥检查了一下,就关门,和众人一起下楼,出去的时候,还大致地检查了一下众人的车子,盯着那几个大吸尘器看了看,似乎是有些疑惑。

&&&&钱嘉让皱眉,“真难对付。”

&&&&话刚说完,就听到魏子强咳嗽了一声,钱嘉让也一惊,差点说露馅了,不过他也在心里埋怨——魏子强也未免太小心了。

&&&&白驰忽然问展昭,“哥,你从钱嘉让得行为上,是看出魏子强这人超级小心么?”

&&&&展昭点了点头。

&&&&白玉堂见那些工作人员已经准备离开了,便回头对展昭道,“差不多了,群众演员呢?到位了没?”

&&&&展昭微微一笑,“应该……”

&&&&这时,就听到白驰“呀”了一声,只见警局的正门口,停下了一辆吉普车。

&&&&而同时,洛天和秦鸥已经和那些工作人员一起进入了电梯,准备下楼。

&&&&白驰为什么要叫,因为那辆吉普车是赵祯的。他一惊,哎呀,不是和赵祯说了今晚有重要任务么,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他就想打电话通知赵祯,可展昭却轻轻一按他的手,“唉,两位群众演员是我请来的。”

&&&&白驰愣了愣,“两位?”才意识到,展昭刚刚可能是在给赵祯发短信,可两位……

&&&&这时,就见赵祯将车门打开,自己下来,又打开了后门——里斯本跳了下来。

&&&&白驰张了张嘴,突然明白了展昭的心思。“哥,你是要逼钱嘉让他们出来?”

&&&&展昭冷笑了一声,“嗯,咱们不跟他斗武,跟他耍心机!”

&&&&说罢,跟准备出电梯的洛天和秦鸥说,“一会儿碰到熟人,记得打个招呼。

&&&&两人正疑惑熟人是谁呢,抬起头,就看到赵祯双手插兜,还是一贯那么慢条斯理的走过来,身边跟着一只威风凛凛的雄性白狮子。

&&&&警局几乎所有人都认识里斯本,值班警察还拍了拍它脑袋,里斯本用尾巴轻轻甩了一下他胳膊,算是打招呼。

&&&&而跟着洛天和秦鸥出来的,还有那几个工作人员,他们可是愣住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僵直在原地。

&&&&“没事。”秦鸥回头看到了众人紧张,就对他们摆手,“这狮子不伤人的。”

&&&&说话间,里斯本已经看到了洛天和秦鸥。它跟SCI众人早就熟透了,其中展昭他们天天见,秦鸥洛天算是比较难得见到的,所以格外亲热,低吼了一声,兴奋地跑过去。

&&&&虽然说是低吼,但那也是狮子吼啊,几个工作人员好险没一屁股坐地上,都僵直在原地不敢动。

&&&&钱嘉让也是“啧”一声,这会儿他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突然状况了,魏子强又不能回头看,只能焦急地等待。

&&&&里斯本到了洛天他们的身边,亲昵地用大脑袋蹭着两人。

&&&&秦鸥拍拍它脑袋,问赵祯,“你怎么来了?”

&&&&赵祯看了看手表,道,“驰驰说他们办完事了,让我来接他去吃宵夜。”

&&&&几个工作人员挤在墙边,紧张地看着里斯本,里斯们斜睨了众人一眼,觉得——这帮人鬼鬼祟祟干嘛?

&&&&秦鸥笑,“还没回来呢,来早了,SCI现在没人。”

&&&&赵祯似乎有些无奈,耸肩,三人就在走廊上聊了几句。

&&&&秦鸥看到那些工作人员还僵在那里,一笑,“走啊,都说了它不咬人的。”

&&&&“呃……”几人点了点头,刚想推着车子走,却听到里斯本忽然吼了一嗓子。

&&&&蒋平掏掏耳朵,“哈,里斯本中气真足。”

&&&&展昭嘴角向两边挑起,“乖孩子!”

&&&&里斯本为什么吼,因为它闻到了怪味道!

&&&&赵祯和秦鸥洛天都不解地看着里斯本,就见他用凑过去嗅了嗅那吸尘器的大型机身,嘴里不停地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似乎是在琢磨什么。

&&&&赵祯抬头,“里斯本,怎么了?”

&&&&“呼……”里斯本抬起白色的大肉垫,一巴掌拍在了一台装着假尸体的吸尘器上。吸尘器顶部的塑料部分立刻被拍碎了,同时……里斯本那尖尖长长的爪子钻出了脚垫子,看得那几个工作人员脸色刷白,腿都软了。本来么,被一只大狗盯着人都有压力,何况是百兽之王。

&&&&赵祯看了看吸尘器。

&&&&而此时,钱嘉让已经忍不住了,骂道,“机灵点啊!怕什么?!”

&&&&魏子强则是双眉紧皱。

&&&&展昭一笑,伸手摘下了耳机,戴上随身麦克风,白玉堂也拿着对讲机到了门口,“各部门注意,B计划,赵虎马汉,鱼就要游出来了,做好准备。

&&&&而此时,在楼道里窝得都快发霉了的赵虎和马汉总算是听到指令了,精神了起来。

&&&&展昭对白驰招了招手,“走,驰驰,该咱们上场了!”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