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三部 > 119狂医凶手14行为升级

119狂医凶手14行为升级

&&&&废墟里能找到的东西有限,鉴识科的警员一寸一寸地找过去,终于发现有两个椅子面对面地扣在一起,四周和外围都烧毁了,但是椅凳之间的两个面却是完好无损。

&&&&鉴识科的警员在两个凳子的凳面上找到了一些残留物,以及几枚完整的指纹和半个掌纹。

&&&&找到指纹这一点让众人觉得很鼓舞,毕竟,对方要烧掉房子就是为了毁灭证据,指纹一定会留有线索。

&&&&搜山排查进行到天亮,没什么线索。因为附近有野茶园游览区,山上又有人经常走动,很多生活垃圾和乱七八糟的物品被搜集起来,根本无从分辨,所以只好等待指纹鉴定。

&&&&众人清早回到了SCI,咖啡早餐下肚后,鉴识结果就出来了,指纹比对的结果是查无此人。在展昭他们失望的同时,鉴识科又给了众人一个希望——手,很大!

&&&&“手很大?”展昭觉得奇怪,“多大?”

&&&&“就是离奇的大!”鉴识课的主任老王扶了扶老花眼镜,下结论。

&&&&白玉堂和展昭很认真地体会了一下“离奇”这两个字的字面意思,觉得很有趣。

&&&&“大概算出身高在多少?”公孙问。

&&&&“这么说吧……按照指纹的间距和掌纹的大小来推算,留下手印的人,五指张开差不多能盖住两张A4纸,而且手部相当的宽阔。”鉴识科的科长很有兴趣地说。

&&&&“两张?”白驰拿了两张A4纸来试了一下,觉得有些恐怖。

&&&&“那么大的手,推算骨骼要超过两米高吧?”公孙比划了一下,问展昭,“还记不记得我们那次去美国看篮球?

&&&&展昭点头,“是啊,还给阳阳买了件奥尼尔的球衣,拿回来能当被子盖。”

&&&&白玉堂看了看老王,“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要找个七英尺高,三百磅重的巨人?”

&&&&众人都仰起脸来想了一下。

&&&&“如果这种身材,森林管理局那些人不可能没发现过吧?”展昭觉得不可思议。

&&&&“有没有可能只是手大?”赵虎问,“身高和正常人差不多然后手特别特别大?!”

&&&&公孙瞄了他一眼,“米老鼠那样的?”

&&&&赵虎刚想点头身后马汉踹了他一脚,赵虎摸摸头,“百样米养百样人么,有的事情也是没准。”

&&&&展昭想了想,忽然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声,“卡西莫多?”

&&&&白玉堂好笑地看他,“猫儿,想法太浪漫了。”

&&&&展昭也摇头,觉得事情偏向有趣的方向发展了。

&&&&“也是条线索,我们调查一下吧。”白玉堂将资料给蒋平,看时间,“大家也累了,回去睡觉四个小时,吃完中午饭后,一点之前集合,我们讨论案情!”

&&&&“是。”

&&&&众人各自散去,展昭打着哈欠也想走,刚到门口就跟包拯撞了个正着,“我还当你俩赶不及了呢,赶紧的出发了!”

&&&&包拯催促。

&&&&展昭和白玉堂都有些犯困,一歪头看包拯,“去哪儿?”

&&&&包拯瞪了展昭一眼,“我早说了医大的心理学研讨会,要你去演讲!”

&&&&“呃……”展昭完全忘记了,捂着脸郁闷地挣扎,“我好困啊。”

&&&&“困也要去!”包拯将一堆准备好的资料交给白玉堂,“马欣和陈瑜会陪你们去的。”

&&&&“啊?”白玉堂不解,“为什么让两个丫头陪我们去?”

&&&&“他俩是这次案件的关键人物,不是么?”包拯笑了笑,“两人在楼下了,好好干吧。”说完,乐呵呵走了。

&&&&展昭心不甘情不愿地被白玉堂拽进了电梯,两人左右想了想,毕竟好灵曾经在哪里工作过,去查查也好。

&&&&展昭和白玉堂趁机在车上小睡了一会儿,马欣开车送他们到学校,她和陈瑜看中白玉堂的车子好久了,今天可算过把瘾。

&&&&演讲在早晨九点左右开始,展昭他们到的时候,刚好课间休息时间,学校里显得很热闹,一派的生气。

&&&&车子不准开进学校,因此展昭他们早早下了车步行。没通知校方的人员来接,他们自己先在学校转悠了起来,只是没走多久……陈瑜就暴露了!

&&&&毕竟是当红的乐团成员,陈瑜身边很快围满了人,要签名什么的。

&&&&展昭和马欣跑去演讲,白玉堂带着陈瑜在附近转悠,顺便打听一下情况,双方分头行事,一会儿到演讲礼堂会和。

&&&&展昭和马欣走到礼堂附近,发现这次心理学研讨会规模还不小,门口站着负责招待和组织的,正是于小凤。

&&&&展昭远远看到站在大礼堂前穿着正装接受采访的于小凤,有些不解地问马欣,“于小凤怎么在这儿?学校级别的研讨会为什么会来那么多记者?”

&&&&“我跟老同学打听过了,于小凤和薛琴一样,后来也转了心理学系。她人长得甜喜欢出风头,之前又和什么明星搞绯闻,所以也不知道她是搞心理还是搞娱乐还是做学校公关。”马欣耸耸肩,“不过今天薛琴没法来,她要一个人撑场面了。”

&&&&展昭点了点头,这时候,就见众多记者身后,站着两个老外,双手插兜带着照相机……只是他们对于小凤不太感兴趣,四处张望,像是在等待什么人。

&&&&展昭觉得有些面熟,想了想,皱眉,“怎么是他俩?”

&&&&那两个老外也看到展昭了,赶紧热情地打招呼,“展博士!”

&&&&“谁啊?”马欣看着两个从远处狂奔而来的老外,好奇地问展昭。

&&&&“记者和主编。”展昭道,“社会新闻向的,不是娱乐版面。”

&&&&“他们为什么会认识你?”马欣纳闷

&&&&“SCI曾经侦办的几件国际性案件由他们报道过,当时有些来往。”展昭见两个老外屁颠颠越跑越近,微微蹙眉,小声提醒马欣,“这两人嗅觉很敏锐,别透露空难的事情。”

&&&&“嗯。”马欣点头。

&&&&“展博士!”跑在前面那个记者年纪稍微大点,四五十岁的样子,热情地跟展昭打招呼,后头那个端起相机先拍张照片。

&&&&展昭大致介绍了一下,这两个记者一个叫托马斯一个叫杰克,都是资深记者。

&&&&托马斯忽然凑过来,小声问展昭,“如何?是有线索了么?”

&&&&展昭微微一愣,不解地看他,“什么线索?”

&&&&“嘿嘿,别装傻了展博士,你不是来调查当年那个空难事件的么?”托马斯压低声音,“没好新闻我也不会跑这儿来!”

&&&&展昭眉头一皱,“你从哪里听来的消息?”

&&&&“有人发邮件给我的……”托马斯拿出手机给展昭看。

&&&&展昭接过来,就见邮件写着——三年前的空难是一个阴谋,到S市,SCI正在侦查此案,绝对值得报道。

&&&&展昭眉头微皱,看了看发件人地址——正是上次发警告邮件给他们,然他们别查此案的人。

&&&&展昭有些茫然,为什么一方面要通知国际知名的记者来采访,一方面又警告他们别继续查下去?这凶手到底是打的什么算盘?而且有一点展昭很在意——两封邮件,一封是中文的一封是英语的,措辞风格差异很大!分裂了么?

&&&&“能不能先透露点线索给我?”托马斯笑嘻嘻问展昭,“白队长呢?好久没看见他了。”

&&&&展昭微微一耸肩,“我想你被戏弄了,我们调查的是分尸案,不是空难。”

&&&&“分尸?”托马斯惊讶。

&&&&“很奇怪你为什么那么相信这封邮件,以至于亲自赶过来,而不是打个电话先问问。”展昭语音带笑却是话里有话,“这条新闻更适合娱乐版,不是和你。”说完,带着马欣往前走了。

&&&&于小凤已经从台阶上走了下来,跟展昭握手,“展博士,你肯来真是太好了。”

&&&&展昭笑了笑,于小凤又看了看马欣,“怎么你也来了?”

&&&&“我来做向导。”马欣笑嘻嘻说,“对了,昨天教导主任差点死掉,你知道么?”

&&&&于小凤一愣,“什么……差点死掉?不是薛琴遇到了个变态么?

&&&&“对啊。”马欣点点头,“继薛琴之后,教导主任都遭殃了,你们是不是曾经一起干坏事了,所以有人报复你们?”

&&&&“没……没有的事!”于小凤赶紧摇头,“别瞎说!”

&&&&马欣耸耸肩,“我就问问,出于关心么,你们还一起吃到脚趾头呢,小心为上。”

&&&&于小凤脸上表情复杂,不知道该说是尴尬、难堪忧虑或者惊慌,总之他她迅速绕开后方那些好奇探听的娱记,和展昭他们一起进了大礼堂了。

&&&&展昭在进入礼堂前,回过头,只见托马斯和杰克站在台阶下面,托马斯拿着电话正在发短信。

&&&&展昭心中微微一动,拿出手机给白玉堂发了条短信。

&&&&此时,白玉堂正和陈瑜一起,在几个热心又正好没课的女同学陪同下,参观医学大楼。

&&&&陈瑜问,学医是不是要解剖?那用真的尸体么,有样本看么?

&&&&学生们都笑,说尸体很值钱也很稀缺的,她们要上课了才能看到。

&&&&陈瑜很聪明,又跟众人讲起校园传说什么的,就说自己是要扮演一个医科大学的学生,拍的是恐怖片,所以来体验生活。

&&&&几个学生女一言我一语,跟陈瑜讲起了些医大著名的“鬼故事”,白玉堂一直在一旁有一句每一句地听着,其中有一段,引起了他的注意。

&&&&“两个老师自杀?”白玉堂好奇,“什么时候的事情?”

&&&&“三个月前。”几个女生见着个帅帅的白衣男终于说话了,都好奇,他是陈瑜的助理?经纪人?还是……一起拍戏的男明星?

&&&&“能说具体点么?”陈瑜问,“为什么自杀?”

&&&&“嗯,一个是给我们上解剖课的刘老师,他是跳楼的。”女生们给白玉堂陈瑜详细解释了下,“还有一个是教病理学的王教授,掉河里淹死的。”

&&&&“那个刘老师可惊悚啦,我们正上解剖课呢,上课到一半,他忽然就推开窗户跳下去了。”女生们都目睹了当日情形,说起来很详细,“解剖室在五楼,掉下去没当场死掉,还送医院抢救了一下呢,不过当晚还是死了!”

&&&&“上课到一半突然跳下去?”白玉堂觉得奇怪,“毫无征兆?”

&&&&“没有啊!”几个女生很笃定地点头,“我们全班三十个人都看到啦!”

&&&&“淹死那个呢?”白玉堂问,“为什么也说是自杀。”

&&&&“他就淹死在学校的小水渠里头。”女生们接着说,“那水渠就到膝盖那么高,怎么可能淹死人?”

&&&&“是啊,大家都怀疑他是心脏病发了摔进去不幸淹死的。”

&&&&“说起来,王教授大半夜的跑去水渠边干嘛?”

&&&&“校方的解释呢?”白玉堂问,“都确定是自杀?”

&&&&“嗯,警察也来了,查也查了,都是自杀结案呢!”

&&&&“这里头,有什么恐怖的成分么?”陈瑜不解。

&&&&“这两人,之前都有被鬼迷的现象!”

&&&&“你们是学医的吧?还信这个?”白玉堂觉得好笑。

&&&&“可是真的很诡异,刘老师有一次在上课的时候,忽然脱了鞋子打自己的脸,抽得脸都肿了,嘴里说什么,‘都怪你,都怪你,自作自受’!”

&&&&陈瑜睁大了眼睛,“好变态!”

&&&&“是吧?”女生们说来劲了,“还有王教授一把年纪了,那天竟然出来裸奔,一件衣服都不穿满学校转悠!当时险些吃官司呢!”

&&&&“你们学校生活很精彩么!”陈瑜觉得挺好玩儿的。

&&&&“刘老师曾经自杀过,上吊,被老婆发现了抢救及时。王教授那次也企图跳楼,被学校领导劝下来了!”

&&&&“为什么好端端的自杀呢?”陈瑜不解,“高效教授和老师待遇都不错吧?”

&&&&“还都挺好的。”女生们都摇头,“他俩时常自言自语,所以都说是被鬼迷了呗!精神上也查不出问题!”

&&&&白玉堂对这两个死者有了些兴趣,他发信息让蒋平查一查,正好看到展昭的短信进来。打开一看,白玉堂微微挑了挑眉。

&&&&大礼堂里,研讨会开始前,要领导讲话。

&&&&展昭忍着不打哈欠,忍得眼睛又干又涩,他现在急需要一杯香浓的咖啡来救命。幸好马欣激灵,跑出去一趟,带回来了一大杯现磨咖啡。

&&&&展昭喝了一口觉得得救了,问马欣,“哪儿来的?”

&&&&“跟老师要的呗。”马欣颇为得意,“这里我是路霸!还有,刚遇到个事儿。”

&&&&展昭感觉到了咖啡因的作用,问,“什么?”

&&&&“我特意往后头走的,听到于小凤拿着电话在跟人吵架!”马欣拿出手机给展昭,“我录下来了!”

&&&&“聪明!”展昭戴上耳机,马欣播放给他听。

&&&&只听于小凤有意地压低声音,但是情绪激动让她无法控制好自己的音调。高音调哪怕是低声音,也会被很清晰地记录下来。

&&&&于小凤对着手机那头喊,“你究竟想怎么样?我都说了跟我无关,你不要阴魂不散好不好!”

&&&&……片刻沉默,似乎是对方在说话。

&&&&“不是我,是可晴的主意!”

&&&&……又片刻沉默。

&&&&“我告诉你,你别得寸进尺,我给了你很多钱了!”

&&&&展昭和马欣对视了一眼——钱?

&&&&“当时的事情你也有份的!现在警察还没查到你头上,你到开始勒索我了?!我告诉你,想要钱跟陈可晴要去,我才不吃你这套,大不了一拍两散!”

&&&&……对方又说了那么两句,陈可晴情绪激动滴大吼了一嗓子,“杀我?就凭你,你去死吧!”

&&&&……电话挂断。

&&&&“很激烈啊!”展昭看马欣,“说的内容也很有趣。”

&&&&这时候,就看到于小凤在一旁准备,似乎是要上台了。

&&&&“她也要演讲么?”展昭问马欣。

&&&&“能出风头她当然不会错过的啦。”马欣点了点头。说话间,于小凤已经从容地上了台,面带笑容自信满满,仿佛刚刚的事情没发生过。面对台下的掌声她显得很适应,伸手将话筒的位置调低了点,笑着讲了起来。

&&&&虽然她讲的跟心理学没什么大关系,但长得漂亮还挺风趣,赢得听众的很多掌声。展昭挑了挑眉,“这个于小凤,有做凶手的心理素质啊。”

&&&&马欣笑了笑,“做医生的心理素质都不错,她和陈可晴都是那种控制欲比较强的女人。”

&&&&正想仔细听听她在说什么,忽然,于小凤张着嘴巴,皱着眉头努力开合着嘴,却说不出话来,像是失语了一样。

&&&&马欣微微皱眉,“好像不太对劲。”

&&&&随着于小凤抓着自己的脖子显露出痛苦状,台下的听众也骚乱了起来,最后,她抽搐着倒地,痛苦地抓着脖子不断颤抖。周围医大的老师们冲了上去检查她情况,反正这里不缺医生,众人赶紧打电话报警叫救护车。

&&&&“像是中了什么神经性的毒药。”马欣告诉展昭,“或者是脑瘤之类脑部重症发作。”

&&&&随后,于小凤的情况越来越糟,在救护车赶来的时候,她已经休克痉挛,无法呼吸。

&&&&将人送去医院之后,刚刚负责给于小凤急救的几位医大教授对上来询问的展昭说,“一定是中毒了,我好像闻到点大蒜的味道,恐怕是砷。”

&&&&“急性砷中毒?”马欣睁大了眼睛,“她刚刚吃过什么没有?”

&&&&“呃……矿泉水!”几个刚刚跟着于小凤的工作人员都说,“在自动贩卖机那里买的。”

&&&&“水呢?”展昭问,众人赶紧找,但是找来找去找不到了。

&&&&“猫儿。”

&&&&这时候,白玉堂也带着陈瑜跑了进来,“什么情况?我看到救护车。”

&&&&“于小凤被人暗算了,对方这次不像是开玩笑的,她很有可能会死。”展昭说完,问白玉堂,“东西到手没?”

&&&&白玉堂点了点头,拿出了一部手机,马欣看了一眼,似乎就是托马斯刚刚在用的那部iphone。

&&&&陈瑜对她眨眨眼——白队长还偷东西哦!手法好快!

&&&&展昭打开手机查看短信记录,就见最后发出的一条短信是——真的没错?展昭否认了啊。

&&&&“收信人的名字是三个X&啊。”展昭笑了笑,看白玉堂,“记者怎么这样神秘?”

&&&&白玉堂记下电话号码让蒋平赶紧查,展昭则是“无耻”地看偷看人家的短信记录,看完后,挑了挑嘴角。

&&&&这时候,大礼堂里的人都走了出来,展昭将手机交给一个看起来年纪很大的教授,“老师,我捡到一部手机。”

&&&&老教授接了手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展昭他们已经走了。

&&&&赶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很遗憾地告诉众人,经过抢救,于小凤还是不治身亡了。

&&&&展昭皱着眉有些想不通,“死了?”

&&&&医生点头,“这是起刑事案件,中毒死的,初步判断是砷中毒引起的猝死,具体等待法医解剖的结果吧,急性中毒应该会在胃溶液里找到残留毒药。”

&&&&众人点头,送走了医生后,站在在原地踱步,“不对劲!一点都不对劲!”

&&&&“的确,好像突然行为升级了。”白玉堂也觉得不妥。

&&&&“难道是要速战速决?”展昭皱眉,“还是两个人两套做法、还是自己人杀人灭口混淆视听?”

&&&&正在疑惑,白玉堂的手机响了起来,一个无法显示的号码打进来的。接通一听,对方是一个用了变音器的声音,只说了一句话“接下来,还会死很多人!”电话就挂断了。

&&&&白玉堂看了看展昭,展昭轻轻摸下巴,“可能,不止一个复仇者。”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