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四部 > 弹给凶手的镇魂曲05 不良少年

弹给凶手的镇魂曲05 不良少年

&&&&

&&&&展昭和赵爵吵完了,饭也吃完了,众人分两路,白锦堂带着公孙,和白驰赵祯双胞胎他们,去了大峡谷参观。

&&&&秦鸥、洛天和蒋平他们在火车留守,蒋平需要收集一些资料和调试机器。

&&&&展昭白玉堂则是和赵爵一起,去了教堂,还带上了马汉和赵虎。

&&&&展昭拿着便携地图划来划去,“去哪个教堂?”

&&&&“这个。”赵爵拿出一张照片来,递给展昭看。

&&&&展昭接过照片,皱眉,“这是教堂?怎么纯黑色的?而且也不是洋葱头!”

&&&&“嗯。”赵爵点了点头,“很古老的建筑了吧。”

&&&&白玉堂看了看照片上老旧的房子,“这房子只有两层吧?那么小,会不会已经被拆了?”

&&&&“嗯……应该一直都在的吧。”赵爵嘟囔了一句,“他明明去年有去过。”

&&&&“他?”展昭竖着耳朵,很感兴趣地问。

&&&&赵爵微微一笑,神神秘秘地说,“他每年都来,嗯……今年日子还没到呢。”

&&&&白玉堂疑惑,“每年都去教堂,拜祭什么人么?”

&&&&赵爵“噗”一声,伸手拍着白玉堂的肩膀,“果然不一样,哈哈。”

&&&&白玉堂有些莫名。

&&&&“搞了半天,你不知道路啊?”赵虎问。

&&&&赵爵想了想,“算是不知道吧。”

&&&&其余四人都望天。

&&&&展昭皱眉,“那就换一座教堂么。”说着,他远远已经看到t市最大的教堂了,漂亮的洋葱顶充满了俄国风情,“去那边?不知道会不会有套娃卖,我一直想弄一套收藏。”

&&&&“不准去。”赵爵皱着眉头显得不怎么高兴,戳了戳那张照片,“只准去这里。”

&&&&“为什么?”展昭皱个眉头,“没什么特别好看的啊。”

&&&&“好吧。”赵爵一摊手,“去那个大的吧。”

&&&&展昭原本也只是为了多问出些线索和赵爵唱反调,没想到他那么快妥协了,还有些不适应。不料赵爵跑去一挽白玉堂的胳膊,“不要理那只俗气的猫。”

&&&&展昭赶紧跟上,把白玉堂拉回来,“你才俗气!一点线索都没有怎么找,还有,给个非去这座教堂的理由。”

&&&&赵爵微微地笑了笑,拿着那张照片,翻转过来,就见背面写着一个日期,11月6日,还有一些锈黄色的痕迹。

&&&&做警察的对这种颜色的痕迹,特别是喷溅状的都特别的敏感。

&&&&“是血迹?”白玉堂问。

&&&&“这座教堂,可不是简单的教堂。”赵爵对展昭眨眨眼,“教堂后边,有坟地!”

&&&&展昭吊着心听他说了半天,又放下了,“很多教堂后边都有坟地的好不好?”

&&&&“这个坟地里,葬着的是别的人。”赵爵笑了。

&&&&“多特别?”

&&&&“特别到那个人每年都来拜祭啊。”

&&&&“那个人究竟是哪个……”

&&&&“姓白……”赵爵将个“白”字尾音拖出老长老长,“白白白……”

&&&&展昭心又吊起来了,吊了半天没下文,知道他卖关子肯定不肯说,只好摆手,“行了,别唱了跟你去就是了。”

&&&&赵爵一笑,打开一张纸,上边歪歪扭扭画了一张地形图,“大概就是朝着这个方向去的。”

&&&&“这么丑,谁画的?”

&&&&“包拯啊。”赵爵说完,又神秘地一笑。

&&&&展昭和白玉堂觉得其中好像有什么秘密,这几个老头子,莫不是当年在这里发生过什么事?

&&&&选了条路,朝着大概可行的方向往前走。

&&&&没走出多远,看到了一家花店。白玉堂拿着照片走进去,花店的主人是个阿姨,正在整理新到的百合。

&&&&“请问。”

&&&&那阿姨转回头,“哦,小白。”

&&&&白玉堂一愣,展昭走在后面微微皱眉,赵爵则是偷笑。

&&&&“呃……”阿姨拿着一束百合走出来递给白玉堂,大概有些近视眼,凑到跟前看清楚了,“哎呀,我认错人了。”

&&&&那胖阿姨捂着嘴笑,“你们是兄弟吧?这么像啊,不过你年轻好多。”

&&&&白玉堂笑了笑,问,“他经常来这里?”

&&&&“每年都会来的,买一束百合,然后去前边的小教堂。”

&&&&“我也要一束。”白玉堂拿了一束百合,问那胖阿姨,“你知不知道他来看谁的?”

&&&&阿姨歪着头想了想,“是来看蔡阿姨的吧?”

&&&&“蔡阿姨?”白玉堂没听过家里有哪个姓蔡的亲戚。

&&&&“就是辛辛的奶奶啊!”那胖阿姨说完,见白玉堂没什么反应,似乎也有点疑惑,“你……是他朋友吧?”

&&&&白玉堂点头,“我想多了解一些。”

&&&&“呵呵,辛辛和他奶奶都葬在那里,你们有心了,可能也就只有小白还记得他们。”胖阿姨叹了口气,“唉,有的人命呢,就贵得像金子,有的人命呢,就轻得像草芥。”

&&&&白玉堂想详细问一问,但觉得自己是不是问题太多,而且那胖阿姨已经走进去继续收拾花了。

&&&&展昭单手轻轻摸着下巴像是在琢磨那胖阿姨的话,见白玉堂回头看自己,对他勾手指,示意——这边问得差不多了,再多就要引起怀疑了。

&&&&白玉堂付了花钱,众人要走。正这时候,远处传来了追打的声音,还有吼声,“别跑,老子今天砍死你!”

&&&&展昭等人退后一步,往外望,只见是一群穿着校服,高中生模样的学生。

&&&&有一个男生手里拿着一本书,跑得飞快,后头一群男生,拿着铁杆木棍追着。

&&&&“哇……”赵虎看的惊奇,“校园暴力啊?”

&&&&“唉,又打架啊!”胖阿姨把挑好的花拿出来,放到门口的位置,边跟白玉堂他们说,“最近的高中生啊,不知道是不是社会压力大还是学校没教好,一个两个跟小流氓一样,要不然勒索同学、要不然那么多打一个。”

&&&&赵虎很感兴趣地看着,边问身边马汉,“小马哥,你小时候被人欺负过没?”

&&&&马汉白了他一眼,“怎么可能。”

&&&&眼看着前边跑的那个男生跌跌撞撞像是要不行了,展昭拍拍白玉堂,“去不去帮忙啊?”

&&&&白玉堂皱眉,想不帮忙都不行,因为被追赶的那个男生已经一个跟头摔在了他们脚边。

&&&&“你再跑啊!再跑啊!”后边追的,为首是个金毛,瘦瘦高高头发还挺长,穿着白衬衫藏青色长裤的校服,原本应该挺斯文的,偏偏裤子上边拴着一条特朋克的皮带。

&&&&他手里拿着一根铅制水管,估计路边捡的,抡起来就要砸那个男生。

&&&&被打的男生抱着头,但水管没砸在他身上,因为落到一半,被白玉堂抓住了。

&&&&金毛一愣,抬头看,就见眼前站着几个男的,看着不像是本地的人。抓着自己水管的是个瘦高个的白衣服男人,长得那叫一个帅啊,看起来也算斯斯文文。又看了看两边,一边是展昭和赵爵,另一边是马汉和赵虎。几个男生都皱了皱眉头……五个大人,看着像是不怎么好惹的样子。

&&&&展昭数了一下,打人的男生总共有四个,虽然说看校服只是高中生,但个子大多已经挺拔高的了。金毛一个,身边一个戴无镜片眼镜框的矮个子一个,还拿着个篮球。身后一个大胖子,少说两百多斤,另一个是个高个子,黢黑,脸皮子黑得跟包拯似的,看着特亲切。只可惜,他们的心智和这外表并不太相符,有些幼稚得只会用暴力来解决问题,可通常用暴力无法解决问题,只能制造问题。

&&&&那被追赶的男生爬了起来,顺便捡起书拍了拍。

&&&&展昭瞄了书一眼——尼采的美学文选。再看看对面学生手里的“武器”,展昭扁了扁嘴,鲜明的对比,不知道哪一边活得更加自我?这也算是一个哲学可以讨论的话题吧。

&&&&被追赶的男生戴着眼镜,矮矮瘦瘦的,这体格也难怪被欺负了。虽然穿着校服,却能从书包和眼镜上看出来——家境应该很不错。

&&&&扶了扶眼镜,男生快速地扫视了一圈众人,像是松了口气,知道自己有酒了。

&&&&展昭观察着他的神色,这是个相当会审时度势,权衡场面利弊的人……可以说他非常精明吧。

&&&&再看那个金毛,手里的水管被白玉堂抓住抽不出来,他仰着脸,下巴翘起,双目向下,和时下校园电影中的不良少年打架时神情十分相似。明明是做一件傻事又要彰显自己的力量和勇气,也不知道是电影拍得写实,还是他只是单纯地模仿电影。于是,不良事件和不良影响就像是一对双生儿,如影随形又畸形发展——有了不良事件才会产生不良影响,而有了不良影响又会导致不良事件,永远无解!幼稚冲动,而又不甘心于平凡,这就是青春。脑力使用过剩的孩子和荷尔蒙分泌过剩的孩子,选择了两条发泄口,也选择了两种人生的起点。

&&&&“放手!”那少年的话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不过个子没有白玉堂高,一脸所谓的“凶悍”,在白玉堂看来有些想笑。

&&&&赵虎撇着嘴,他以前当卧底的时候经常和混混在一起,小到偷鸡摸狗的小瘪三、大到在东南亚有种植园的大毒枭,他哪个没打过交道,通常来说,越像流氓的,越不是真流氓。

&&&&“叫你少管闲事,今天老子要废了他!”那金毛少年仰着脸警告白玉堂,不忘威胁他身后那男生。

&&&&展昭看到他黝黑的面颊上,还有一道不短的凹痕,应该是疤痕。这疤看形态估计是小时候造成的……是意外么?还是暴力伤害导致的暴力习惯?

&&&&“杀人犯法的。”白玉堂轻轻一抽,那少年手上一阵刺痛,一撒手,水管到了白玉堂手里,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心——脱了块皮,生疼。

&&&&刚才被追的那个男生看在眼里,知道自己是安全了,伸手拍裤腿上的灰,边拿出手机打电话。

&&&&“老子未成年,大不了宰了他进去蹲三年。”少年扯着嗓门,用大嗓门和说大话证明他的年轻和幼稚。

&&&&展昭突然好奇了起来,“你干嘛要杀他?他得罪你啦?”

&&&&“他搞我妹妹!”

&&&&金毛给出的理由似乎很能让人接受,展昭看那打完了电话的男生,对方赶紧解释,“我没有,是他妹妹来问我作业题,我不过说了两句。”

&&&&“说两句说得我妹差点被你们班女生推下河啊?!”金毛越说,让展昭觉得男生挨揍的理由越充分。

&&&&白玉堂将水管还给他,看了看他身后三个男生,“你们呢?给兄弟帮忙?”

&&&&三人还挺神气,那意思——当然!

&&&&这时,从不远处开来了一辆黑色的奥迪。

&&&&车子停在了展昭他们身边,有两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走下来,那被追的男生赶紧跑过去。

&&&&“少爷。”

&&&&两个大个子恭恭敬敬的,显然是保镖,前边还有个司机。

&&&&“就是那伙人。”男生指了指那几个不良少年,边又看展昭白玉堂,很礼貌地给众人鞠了个躬,“谢谢你们帮了我。”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怎么说呢——这是个无可厚非的好孩子,从刚才到现在,都算是表现得彬彬有礼,虽然有些过度老成。

&&&&两个保镖看了拿着“武器”的不良少年们一眼,眼里带着警告。

&&&&金毛可不买账,举着水管,“你给老子滚出来!没那么便宜……”

&&&&话没说完,水管被那保镖一掌拍在了地上,随后他伸手一把抓住金毛的手腕子,反向往后一扭似乎是要把他按在汽车前盖上。

&&&&只是胳膊还没扭到底,那金毛也只是那么一瞬间刺痛,但随即就感觉自己被扯了出来。

&&&&保镖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人已经到了白玉堂的手里,自己一个趔趄。微微皱眉,他和另外一个保镖都惊讶地看白玉堂——知道是遇见高手了。

&&&&“小孩子而已,何必下那么重的手。”白玉堂是行家,那保镖刚才那一下动作看似没什么,但实际上,金毛的手可能会被扭断。而且这种手法是特种兵训练的时候教过的,扭断型的骨折,可能会造成错位和韧带断裂,是最痛也最危险的,金毛的手又可能一辈子都好不了。

&&&&“回去吧,我又没事。”

&&&&那已经坐进了车里的少年皱着眉头,对外边两个保镖喊了一声。

&&&&保镖低着头回车子里,那男生探头出来,对金毛说,“希望你别再找我的麻烦。”

&&&&金毛气得脸有些白。

&&&&一旁赵虎突然说,“你小子也是个人精,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说着,指了指那两个保镖。

&&&&男生一愣。

&&&&展昭微笑,指自己的眼睛,“我们看到了,你刚才有点头,你的保镖才动手的。好孩子,有暴力记录的话,没法保送名牌大学哦。”

&&&&男生一愣随即脸上的温顺和斯文散去,白了金毛一眼,“是你妹妹自己送上门来,长得又不漂亮,一厢情愿我也要负责啊?”

&&&&“你个混蛋!”金毛要踹车子,被身后两个兄弟拦住,踹了车子,那些保镖更有理由大人了。

&&&&男生索性也不装乖孩子了,趴在车窗对他笑,“野蛮人才用武力解决问题,我和你注定是两个世界的人,下次别让我再看到你。”说完,一摆手。

&&&&司机开着车就走了,目送这车子远去,众人也目瞪口呆。

&&&&“嘶。”赵爵忍不住赞叹了一声,“好坏啊!”

&&&&展昭有些哭笑不得地看他,“你小时候不会也这样吧?”

&&&&赵爵挑了挑眉,“我怎么可能这么没品?!”

&&&&白玉堂回头,见那金毛捂着肩膀脑门上都是汗,“脱臼了吧?”

&&&&金毛愣了愣,“少管闲事,都怪你们。”

&&&&“怪我们?”赵虎皱眉,“你小子刚才要是真打伤他或者打死他,有你受的了。”说着,见身边马汉不说话,用胳膊肘捅捅他,“你说是不是?”

&&&&马汉看了看金毛,突然伸手指了指脸上的伤疤,“子弹划过造成的擦伤。”

&&&&金毛忽然眼中闪过一丝慌乱,随即白了众人一眼,也不回答,示意兄弟们走了。

&&&&他那三个兄弟似乎有些犹豫,那个胖子看白玉堂,“脱臼了,能不能接好啊?”

&&&&白玉堂伸手一拽金毛胳膊,“咔哒”一声。

&&&&“啊!”金毛一呲牙,“操!”

&&&&白玉堂瞪眼,金毛讪讪地撇嘴,动了动胳膊还是很痛。

&&&&赵爵抱着胳膊一直在一旁看着,突然问,“唉,小孩儿,认识蔡奶奶么?”

&&&&话音一落,几个男生都惊讶地看着赵爵。那金毛问,“你说哪个蔡奶奶?”

&&&&“欣欣的奶奶。”展昭套话。

&&&&金毛搔了搔头,一眼看到了白玉堂单手还拿着一束百合呢,心情立马好了,“哦!你们该不会是蔡家的亲戚朋友吧?”

&&&&白玉堂点了点头,“我们想去拜一拜蔡奶奶,你们人不认识路?”

&&&&“认识。”几个男生都挺来劲的,脸色也没刚才那么差了,一指前边,“跟我们走。你们也算有情有义啊,还记得辛辛和蔡奶奶。”

&&&&展昭等人就听着这话耳熟,和刚才花店阿姨的口吻相似。也有些纳闷,为什么都那么说?难道,很多人忘记了那两个人么?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