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四部 > 弹给凶手的镇魂曲13 乖学生怪学生坏学生

弹给凶手的镇魂曲13 乖学生怪学生坏学生

&&&&

&&&&弹给凶手的镇魂曲13 乖学生怪学生坏学生

&&&&赵爵一说出自己是展昭,教室里一片哗然。

&&&&展昭被白玉堂按住了才没跳起来,身边女生们尖叫,“这也太帅了吧!”

&&&&展昭瞪白玉堂,“老子比他帅!”

&&&&白玉堂点头啊点头,“对,你和你老子都比他帅。”

&&&&展昭气得挣扎,赵爵一定会胡说八道毁他名声!

&&&&白驰被身边女生的尖叫惊得捂耳朵。

&&&&赵爵轻轻一扣桌面,慢条斯理地说,“谁想学催眠?”

&&&&“噗……”

&&&&白玉堂好不容易稳住了展昭,想喝口水,赵爵一句话,他刚吞到嘴里的矿泉水全喷了出来。

&&&&前边女生惊叫一声回头怒视。

&&&&白玉堂赶紧道歉。

&&&&两个被喷了的女生起先一张脸都拧起来了,但看清楚喷水的是谁后,随后瞬间恢复如花笑颜,连说“没事”,那样子像是让白玉堂继续喷,别客气!

&&&&白玉堂擦了擦嘴,看身边展昭,果然,那猫的脸都黑了。

&&&&赵爵话出口,刷拉一声,全班同学都举手了,另外,手机通讯快速发挥功效……转眼,校内人尽皆知,有史以来最帅的心理学讲师出现了!

&&&&“想学催眠可以啊。”赵爵拿出一叠纸来,扔给了前排的几个学生,“每人一份,我问你们什么,你们就写什么。”

&&&&很快,试卷分到了各人手中。

&&&&展昭拿起来看了看,不过是需要填写名字和班级的a4纸而已,这妖孽又要搞什么鬼?!

&&&&白玉堂托着下巴观察着全班的学生,大学生果然各色各样,回想一下,因为一路跳级和过早地去当了兵,所以他还是比较缺乏这种真正的,大学生的感觉。

&&&&赵爵见众人都拿到了考卷,就开始问问题,“第一个问题,写下你最喜欢的人的名字,以及喜欢她或者他的理由。”

&&&&他说完,就有同学举手发问,“所谓的喜欢是有好感、爱慕还是钦佩什么的……”

&&&&赵爵一笑,“不用在意这些,让你的大脑来支配你们,看到‘最喜欢’三个字,你立马想到的是谁,就写谁的名字!理由,等写下名字后再想!”

&&&&同学们都低头写字。

&&&&白玉堂低声问展昭,“他搞什么鬼?”

&&&&“套话呢,集体心理诱导。”展昭托着下巴撇嘴,“骗子或者算命师傅们通常用的伎俩。”

&&&&白玉堂微微挑眉,“比如?”

&&&&“就是如果直接问你觉得哪个人最可疑,那肯定会引起你的怀疑。可如果把这个问题夹在很多问题当中问,就顺理成章了。另外,有些问题经过思考和本能做答的效果是不同的,让人本能回答需要一个长时间的作用,才能产生惯性,这招小儿科,赵爵玩起来得心应手。”

&&&&白玉堂微微一笑,“你夸他啊?”

&&&&展昭鼻子一皱,“切,哪有,基本也要这样的……”

&&&&“坐在倒数第三排中间的两个帅哥。”

&&&&这时,赵爵突然说了一声,众人“刷拉”回头,展昭和白玉堂下意识地往后看了看,身后就两排……

&&&&回头,发现众人都在对他俩行注目礼。

&&&&赵爵笑眯眯,“不准交头接耳!”

&&&&展昭和白玉堂尴尬地低头填字,对视了一眼——赵爵那家伙!

&&&&“第二个问题。”赵爵接着问,“你们最讨厌哪个人?为什么?”

&&&&同学们还是第一次上这样的课程,一个两个挺兴奋的,认真填写。

&&&&“第三个问题,如果让你杀一个人,你回选择杀死谁?”

&&&&同学们脸上兴奋的神情更加明显——这是已经踏入了他们平日不怎么涉及的陌生领域了。

&&&&展昭和白玉堂则是对视了一眼,大概能猜到赵爵的下一个问题。

&&&&果然,赵爵慢条斯理继续发问,“你认识的人当中,哪一个是你觉得有可能杀人的?”

&&&&接下来的一系列问题,赵爵都问得有条有理,但问出的答案,估计会五花八门,同时……可能需要白驰汇总一下,将会是展昭他们初步得到的第一份线索。

&&&&这一节课,很快在赵爵的发问下结束了。

&&&&“老师,你说的教我们催眠呢?”有几个大胆的女生主动问赵爵。

&&&&赵爵对她们笑眯眯,“学习催眠需要有一定的天分。”说着,晃了晃手中的考卷,“我先了解一下你们,再挑选出可以学习催眠的人。”

&&&&同学们交头接耳,赵爵收了考卷,“马上下课了,该布置一下课后作业。”

&&&&“啊?!”这些学生们大多数时候都习惯了没有作业,一听说课后还有作业,都皱起了眉头。

&&&&“不是多难的题目,相反很有趣。”说着,赵爵在黑板上写了一串网站的地址,“这个地址上,有一款小游戏,你们都有电脑的吧?没有就去网吧图书馆也ok。”

&&&&“游戏?”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

&&&&“这是一款简单的逃生游戏,你们的作业就是没人玩一次,输赢什么的都无所谓。”赵爵说完,笑眯眯,“记得登陆用输入你们的名字和学生证号,玩一次就ok。对了,这是测试智商而非学习是否用功的游戏,所以千万别找别人来代考。以上。”说完,拿起那一叠卷子,晃晃悠悠地回去了。

&&&&留下众人课后热烈讨论今天的课程有意思,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基本没啥收获,等着回去改作业吧。

&&&&“下一节什么课?”展昭问白驰。

&&&&“哦,是射击课。”

&&&&“你们也上射击课啊?”

&&&&这时,前边两个刚才被白玉堂喷着水的女生转回头来了,很热络地问,“你们是不是转校生啊,我都没见过你们。”

&&&&展昭和白玉堂点头。

&&&&两个女生脸上莫名露出了一些奇怪的笑容来,似乎幸灾乐祸,高兴地小声说着什么。

&&&&展昭不解地问两人,“有什么问题?”

&&&&“没……”两个女生的回答显然有所保留。

&&&&展昭对白驰一努嘴,示意——上!

&&&&白驰不解地歪过头看展昭,那意思——上哪里?

&&&&两个女生却是被白驰的一歪头萌住了,小声交流——白驰看着好可爱好小!

&&&&“怎么了啊?”白驰好奇地问,大眼睛睁得溜圆,忽闪忽闪的。

&&&&两个女生实在是招架不住了,于是就告诉展昭和白玉堂,“下一节射击课,可是有好戏看的!”

&&&&“什么好戏?”展昭和白玉堂都不解。

&&&&其中一个女生,伸手指了指前边一个坐在桌子上,正跟几个男生说话的男学生,“看到没?那个人叫周逸!”

&&&&展昭和白玉堂顺势看过去,就见那是个长得挺不错的男生,一头黑发,戴着副眼镜斯斯文文,穿着淡蓝色的衬衫和黑色长裤,面容么……怎么形容呢?还不错,但是显得十分傲慢。

&&&&“周逸?”白玉堂问两个女生,“他跟射击课有什么关系?”

&&&&“你们不知道,周逸是全国大学组射击比赛的冠军,有学界神枪手之称!他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学校的射击老师被他赶走好几个了,这次来了个新的,估计有得受了!”

&&&&“他赶走老师?”展昭不解,“他有这能力?”

&&&&“倒不是说通过家庭背景什么的,虽然他家也的确是很有钱没错 。老师么,教他不行,教一教普通学生还是绰绰有余的!只是这个人……”

&&&&说话间,就见一个男生经过周逸他们身边,忽然被周逸抬脚绊了一下。

&&&&男生一个没留神,摔了出去。这里是大教室,课桌都呈台阶状分布,男生这一个跟头,若不是身边朋友帮着抓住,估计要摔伤的。

&&&&“周逸,你有病啊!”男生的朋友十分恼怒,“这么恶作剧,分不分轻重的你?!”

&&&&周逸双眉一挑,冷笑,“是他太没用。”

&&&&“你……”

&&&&“我什么我啊?”周逸仰起脸,说话毫不客气,“弱者注定被欺负的,提前适应一下社会不是更好?”

&&&&“你怎么那么没教养……”

&&&&“你小子跟我谈教养?”周逸抬脚,一脚踹翻了他,“你也配?”

&&&&白玉堂看得出来,这周逸似乎还有些身手,那男生摔了出去,最后被周逸的跟班撵走了。

&&&&这时候,教室里众人基本都收拾东西准备上第二节课去了。

&&&&周逸一跃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对那群跟班一摆手,“走,咱们去会会那个新来的老师。”

&&&&“唉,肯定不经看的!”

&&&&“不经看就拿他做靶子,哈哈……”

&&&&女生们低声跟展昭和白玉堂说,“这人呢,就是嚣张傲慢还很不留情面,射击老师大多数是被他羞辱走的。

&&&&展昭和白玉堂都下意识地“哦?”了一声,只是在白驰听来,这声“哦”完全没有担心,而是看好戏的成分居多。

&&&&众人出了教室往靶场的方向走,白驰问展昭和白玉堂,“哥,小马哥会不会被那些学生刁难?”

&&&&展昭和白玉堂笑眯眯,“反正下一节课肯定比上一节有意思!”

&&&&靶场的空地上,马汉正在看所谓的“教材”,有些奇怪。这一个学期的射击课程很满也很详细,普通学生需要学习这种东西么?教程是之前留下来的,那是什么人制定的呢?他刚来,发现射击教官就他一个,唯一一个系主任也是体育系的,没什么人管他。

&&&&正看着,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来接电话发现号码无法显示,“喂?”

&&&&电话里头没人说话,不过还是可以感觉电话那头有人。

&&&&“谁?”马汉微微皱眉。

&&&&“我。”

&&&&马汉一愣,随即精神集中到了一起,抬头皱着眉,略带惊讶,“eleven?”

&&&&“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来这里?”

&&&&“呵呵。”

&&&&“你没死么?”

&&&&“你还记不记得我教过你的?”

&&&&“你教过我很多,你指哪一件?”

&&&&“最好的杀手身上带几把枪?”

&&&&“三把。”

&&&&“最危险的是哪一把?”

&&&&此时,上课铃已经响起,远处也已经有学生聚集。

&&&&“不打扰你了。”

&&&&马汉张张嘴,但那头已经挂电话了,他只得叹一口气,挂了电话往外走,耳边似乎又想起了eleven教他拔枪时常说的那句话——最危险的,是第四把枪,敌人身上的枪,永远比你想象中多一把。

&&&&走向靶场边,学生大多在那里聚集,因为靶场的缘故,射击课分成很多班级,每班才三十人一起上课。

&&&&展昭和白玉堂在这里碰到了早餐时在食堂遇见的那个漂亮女生刘萌,还有暗恋她的学生会长陈曦,以及陈曦的妹妹,看起来很乖巧的陈璐。

&&&&“嗨!”刘萌热情地过来跟展昭等人打招呼,陈曦臭着脸。

&&&&马汉走到众学生面前,他看到了展昭和白玉堂,有些犹豫——要不要说eleven的事?

&&&&展昭忽然眯起眼睛低声跟白玉堂说,“小马哥好像有心事。”

&&&&白玉堂一脸佩服地看他,“他号称警戒第一面瘫,你还能看出他有没有心事?”

&&&&展昭一挑眉,“喔?是小马哥么,我一直以为是包局!”

&&&&白玉堂失笑,“包局情绪波动那么大哪里面瘫了?”

&&&&“那他黑得看不清楚面部肌肉走向么!”展昭说着理直气壮,“公孙说的,果肌肉也和皮肤一样颜色,那包局扒了皮绝对是合金装备!”

&&&&白玉堂就觉得有些晕,脑袋里不自觉地闪现包拯黑乎乎一身腱子肉的样子,赶紧拍头。

&&&&“喂,新老师也不错哦!”

&&&&“好严肃!”

&&&&“我喜欢这款的!”

&&&&学生们依然热络地讨论新老师的问题。

&&&&……

&&&&展昭和白玉堂下意识地走到了那位周逸同学的身边,等着看热闹。

&&&&白驰跟在两人身后,替小马哥捏把汗。他以前上警校的时候也经常碰到这种学生,很能干然后为难老师,当时老师们都好尴尬哦,不晓得小马哥要怎么处理。

&&&&马汉见白玉堂和展昭到了身边,就看看众人。他以前教过狙击队的学员,应该也差不多吧?

&&&&“唉,新老师。”

&&&&展昭和白玉堂眯起眼睛看身边突然插嘴发话的周逸。

&&&&马汉看他,这学生真没规矩。

&&&&“知不知道我是谁?”周逸有些不习惯,通常上课前或者上课的时候,那些教官都会来跟他打招呼。

&&&&马汉皱眉看他,心说我管你是谁,不过很快发现展昭和白玉堂的神情似乎满满的幸灾乐祸……马汉就觉得有古怪。

&&&&“你不是射击协会的正式会员吧?”周逸笑着问马汉,“这学校真怪,找个外行来当老师。”

&&&&展昭对白玉堂做鬼脸——哇唔!他叫小马哥外行人哦!

&&&&白玉堂摸鼻子,传说中的无知者无畏么?!

&&&&马汉大概明白这人是干什么的了,估计是挑衅或者不服气的,这倒是也正常,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么,他教课的时候也曾经碰到过这种讨厌的学生。

&&&&“我不觉得你有资格教我。”周逸大概是个十分爱出风头的人,对着身后的众多同学说,“还不如让我直接来教你们!”

&&&&学生们彼此看了看,心说又来了!有些同情新老师,有些则是看戏。

&&&&白玉堂见周逸脸都快仰到天上去了,摇头。

&&&&马汉看了看周逸,伸手拿出一把训练用枪给他,道,“五十米外那个可乐罐,打掉它。”

&&&&“太简单了吧?”周逸举枪。

&&&&“等等,”马汉轻轻一摆手,阻止了他,然后跟站在后头一个背着书包的男生伸手,“书包借我一下。”

&&&&男生不明所以,将书包交给了马汉。

&&&&马汉从地上捡起了五块转头放进包里,塞得满满的,往周逸的手上一挂。

&&&&“喂!”周逸一惊,手哪里举得起来,就听马汉说,“开始吧。”

&&&&“你有病啊,你知不知道我的手多值钱……”

&&&&“你当你是弹钢琴的?”马汉看了他一眼,“五块砖都受不了,你拽个屁啊?”

&&&&“你……”周逸恼怒,“谁办得到?你能行?”

&&&&马汉接过枪,伸手一勾书包,抬手连开三枪,打掉了三个可乐罐。

&&&&众学生面面相觑,有的捂嘴惊呼。

&&&&周逸扁了扁嘴,虽然还是很不服气,不过只好归队,不然太没面子了。

&&&&“谁让你回去的。”马汉冷声道。

&&&&周逸回头看他。

&&&&“你耽误上课时间了,去把罐子捡回来。”

&&&&展昭拽着白玉堂的胳膊晃啊晃——小马哥好严厉!

&&&&白玉堂哭笑不得,这算是轻的了,马汉那可是狙击队最有名的魔鬼教练,多大的特警都能给人练哭了,何况几个学生。

&&&&周逸没办法,只好过去。

&&&&“蹲跳。”

&&&&“你……别太过分!”

&&&&“射击协会这么点都办不到?”

&&&&“我……”

&&&&“你这学期不及格,滚吧。”

&&&&“你,你知道我是谁?”

&&&&“我管你是谁。”

&&&&“你,你以为你是谁?!”

&&&&“你管我是谁。”

&&&&……

&&&&“噗……”不少同学都笑了,第一次见周逸吃瘪成这样子。

&&&&周逸张了半天嘴,气得脸都绿了。

&&&&白驰惊讶地小声问展昭,“虎子不说小马哥嘴笨的么?”

&&&&白玉堂抱着胳膊,“通常嘴皮子利索的都超不过最笨的。”

&&&&白驰扁了扁嘴,莫名有些羡慕,sci的大家,都好能干哦!走出去都不会吃亏,就是自己比较不起眼,身高也不够……

&&&&周逸这回算碰上对手了,但他一个射击冠军不及格就太丢人了,只好背着手蹲跳去拿罐子受罚。他平日嚣张惯了,因此见他出丑众同学都很高兴。可那些学生还没笑完,就听马汉不满,“队友受罚你们开心什么?全体绕场二十圈。”

&&&&白玉堂下意识地看了看身边展昭,果然……这猫的眼神就是——二十圈?!我要逃课!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