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四部 > 弹给凶手的镇魂曲15 藏尸

弹给凶手的镇魂曲15 藏尸

&&&&

&&&&“死人?”众人都看着公孙。

&&&&白玉堂微微挑着眉头,问他,“你说的是正常的那种死人?”

&&&&公孙眨眨眼,“死人还有正常和不正常的区分?”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看公孙,“因为你的表情,和你平常看到尸体不太一样,而且你和大哥在一起……”

&&&&公孙嘴角抽了抽,摸着下巴琢磨起来,“说起来,都是那家伙闹的,你大哥真的需要去拜拜。”

&&&&“跟大哥什么关系?”白玉堂刚问出口,门一开,白锦堂走了进来,似乎刚刚洗过手,高档手帕优雅地擦着手,一脸的困惑,“邪了门了啊,每次都这样。”

&&&&“出什么事了?”展昭不解地问。

&&&&赵爵也好奇凑过来。

&&&&公孙看了看白锦堂。

&&&&白锦堂伸手摸额头,看公孙,那意思——要不然还是你说。

&&&&公孙皱皱眉头,开始解释,“那什么,我们不是喝了点酒么?”

&&&&展昭和白玉堂都点头,是啊,通常酒后乱性什么的……而且据他们所知,白锦堂给公孙喝酒的目的就是乱性来的。

&&&&“喝着酒呢,就顺便那什么一下……”公孙搔搔下巴。

&&&&“那什么一下?”众人都一脸天真地歪过头,睁着大大的眼睛瞧着两人。

&&&&公孙尴尬。

&&&&白锦堂望了望天,拉过公孙,“做一遍给你们看就知道了。“

&&&&“喂!”公孙吼了他一声,但是已经来不及了,白锦堂一把将他按在了墙上,就在众人准备欣赏一出活春宫时,白锦堂却停下手,按着墙面抬头看众人,“就这样了。”

&&&&“就这样?”赵爵恼怒,“接下来嘞?卡这里要被驴踢的……”

&&&&话没说完,展昭揪了他头发一把,“胡说什么你!”

&&&&“我也不是故意要卡的。”白锦堂回答得理直气壮还有些郁闷,“浪费老子一瓶好酒。”

&&&&众人一脸鄙视地看他——果然!

&&&&“然后出什么事了?”现场唯一还比较有理智的白玉堂问公孙。

&&&&公孙指了指自己身后的墙壁,“可能撞到了什么巧的地方,墙皮忽然离开了,有一只人手伸出来,正好落在我肩膀上,干尸状。

&&&&众人忍不住嘴角抽了抽——难怪脸色都变了,被打断兴致了吧……还挺惊悚的。

&&&&“你说墙壁里面有个死人?”白玉堂皱眉,“尸体呢?”

&&&&公孙一摊手,“还在墙里啊,医务室的门我锁住了,暂时不会有人进去。”

&&&&“人死了多久了?”白玉堂问。

&&&&公孙摇头,“我需要详细验尸才知道,墙壁里边的情况比较特殊,会有虫子啃食尸体,所以不能从表面情况判断死亡时间。但是看外观,墙皮已经很脏,应该是有些年代的了。”

&&&&“学校医务室的墙壁里面有一具尸体,果然够奇怪。”展昭抬头问赵爵,“你的这次调查里边包不包括悬案啊?”

&&&&赵爵赶紧摇头,“这个我也第一次听说哦!”

&&&&“不如我们去看看,尸体挖出来检验一下死因?”展昭问白玉堂。

&&&&白玉堂倒是有些为难,“可是……这里不是我们管辖范围,如果有凶杀案,应该第一时间通知当地警方,不然会破坏现场。”

&&&&众人彼此看了看,倒也是。

&&&&“可是……”赵爵在一旁不紧不慢地说话,“也许会打草惊蛇什么的、前功尽弃什么的、半途而废什么的、被包局痛骂什么的……”

&&&&白玉堂嘴角轻轻地抽了抽。

&&&&展昭拍他一下,“你问问包局呗,跟当地警局说一下,我们也有督办和接手各地案件调查的权力的。”

&&&&白玉堂想了想,拿出电话给赵爵。

&&&&赵爵挑起嘴角,拨了个号码,按下免提。

&&&&没一会儿,就听包拯的声音传来,“喂?”

&&&&“哈~尼~”

&&&&“噗……”

&&&&众人隔着电话就听到包拯喷茶后剧烈咳嗽的声音,一起默契地挑起嘴角——过瘾!

&&&&赵爵笑嘻嘻问,“我们发现一具尸体。”

&&&&包拯叹气,“和调查有关系?”

&&&&白玉堂点头,“嗯。”

&&&&包拯沉默了一会儿,“好,你们先办事吧,过后我会跟t市那边的警局沟通。”

&&&&sci众人都惊喜又疑惑——包局这么好说话?是不是有什么把柄在赵爵手上啊,言听计从的啊。

&&&&“哎呀,不愧是黑包子,果然会随机应变!”赵爵笑着调侃包拯。

&&&&包拯忽然也笑了一声,学着赵爵的语气说,“呐,你知不知道什么叫自投罗网?”

&&&&“什么?”赵爵不解。

&&&&展昭和白玉堂也对视了一眼,这时,就听电话那头有一个凉冰冰没什么温度的声音传来,“原来在t市。”

&&&&赵爵一惊,众人就见他差不多头发都竖起来了,“嗖”一声,躲到白锦堂身后。

&&&&展昭一脸狐疑,谁那么厉害,连赵爵都吓成这样。

&&&&“你去那边做什么……”话没说完,白锦堂按掉了通话键,挂断电话。

&&&&众人都看赵爵。

&&&&只见赵爵哭丧着脸,抓住白锦堂的衬衫袖子,“完蛋了!”

&&&&白锦堂失笑,“谁叫你得意忘形。”

&&&&赵爵一脸郁闷,“意外惊喜没有了!黑包那个坟蛋!”

&&&&“那个人是谁?”展昭疑惑,赵爵怎么神神叨叨的,“什么意外惊喜?”

&&&&“没。”赵爵闷闷不乐转身,带着众人出门。

&&&&展昭对白玉堂使眼色,白玉堂赶紧上前单手一搭白锦堂的肩膀,“大哥。”

&&&&公孙则被展昭拖到一旁。

&&&&“那个什么人?”白玉堂问白锦堂。

&&&&白锦堂一挑眉,“过阵子你们就知道了。”

&&&&“你最近和赵爵走得很近啊。”白玉堂顺势问,“和白烨有没有关系?”

&&&&白锦堂一愣,随即笑着摇头看白玉堂,“你年纪比我小,记性怎么比我还差,白烨已经死了,墓碑你都看到了。”

&&&&“确定?”白玉堂问,“可使赵爵跟我提起过白烨,和之前他们对他的形容不太一样。”

&&&&白锦堂点点头,也没说话。

&&&&“那你觉得,究竟怎么回事?”白玉堂不死心地追问。

&&&&白锦堂伸手一拍他背,“总之无论如何,你我还是亲兄弟。”

&&&&白玉堂皱眉,“啊?”

&&&&白锦堂淡淡一笑,“你别跟爸斗气了。”

&&&&白玉堂扁嘴,看别处。自从之前白锦堂的事之后,他的确对白允文有些意见,虽然嘴上不说,但明显能避就避,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

&&&&“他不想让我记得,的确是有充分理由。”白锦堂无奈一笑。

&&&&“那你和赵爵在调查什么?”白玉堂皱眉,“告诉我们比较好查。”

&&&&“关键是我也不知道。”白锦堂摇头,“其实你和展昭,也许进入了某个误区。”

&&&&“误区?”

&&&&两人身后,展昭不解地看公孙。白玉堂在前边逼问白锦堂,展昭当然不会闲着,在后边逼问公孙。

&&&&公孙的回答则是,“其实之前我也问过锦堂,干嘛什么事都瞒着你们,他却说呢,你俩进入了一个误区。”

&&&&展昭抱着胳膊,“什么误区啊?”

&&&&公孙一耸肩“简单说,好像就是越不让你们知道,你们越想知道之类……”

&&&&展昭摸了摸下巴,似乎是有所领会。

&&&&身后,赵爵嘴角上翘,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喵呜!”一声。

&&&&众人回头。

&&&&赵爵尴尬地伸手掏电话,是短信声。拿猫叫做短信,sci众人早就听习惯了,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只是展昭和白玉堂的短信“喵”是从鲁班那里录来的,十分可爱,软趴趴的很萌。赵爵这手机的短信声音各人都不一样,比如说白驰那个是从小猫那里录下来的,奶声奶气的。展昭那个是从鲁班炸毛的时候录下来的,包拯是鲁班便便的时候那种喵喵声。而这一个,就好像是鲁班被夹尾巴时录得的似的,叫得那叫一个凶残。

&&&&赵爵随手将手机塞给展昭,问,“看看发来的什么。”

&&&&展昭好奇,打开手机看,只见短信只有短短一句话——我几天后就到,你给我老实点。

&&&&……

&&&&“就这句?”赵爵凑过来看。

&&&&展昭将手机藏到一旁不让他看,眯着眼睛,“你究竟怕什么?”

&&&&“谁说我怕!”赵爵还不服气。

&&&&“你这样不叫怕那什么叫怕?”展昭好笑,“你看你啊,连手机都不敢看。”

&&&&赵爵收了手机,哼哼一声,“我是怕麻烦。”

&&&&“嗯……”展昭想了想,“ 想问个问题!”

&&&&“什么?”

&&&&“两个问题。”展昭伸出两根手指,看赵爵,“所谓的误区,指的是不是混乱?”

&&&&赵爵微微扬起眉头,“哦?”

&&&&“我很难想象,有什么事情是你、我爸、白叔加上包局那么多人,查了那么多年都没查出线索。更有趣就是大哥的记忆,他们宁可把大哥的记忆消除,都不让他恢复,我不认为什么记忆会让大哥害怕。如果有必要一定删除,想来想去,只有混乱!”

&&&&赵爵看展昭,“继续。”

&&&&“会不会……你们这么久都没查出真相,是因为你们处于混乱之中,当年案件的记忆,你们自己都分不清楚那些是真,哪些是假,很混乱。所以你们只是选择性地透露一些案件的线索给我们,而大部分都隐瞒。因为知道的太多真假难辨,比什么都不知道更容易叫人混乱。”

&&&&赵爵听完,捂着嘴闷声笑了起来。

&&&&展昭皱眉,“我猜错啦?”

&&&&赵爵笑过瘾了,叹口气,“果然够聪明,这么快就想到这一点。”

&&&&展昭皱眉问赵爵,“当真是这样?这也是你真正对心理学、催眠和暗示感兴趣的原因?”

&&&&赵爵伸出一根手指,“第二点呢?”

&&&&展昭抿嘴,“既然一切都是混乱,真相未必是真相,事实未必是事实,那白烨究竟有几个人?”

&&&&赵爵微微一愣,抬头看展昭,神色有些怪异。

&&&&展昭抱着胳膊,“为什么有人和玉堂长得那么像,我一直很在意。”

&&&&赵爵闭着嘴不说话了,沉默半晌,打个哈欠,“你猜食堂有没有番茄炒蛋。”

&&&&展昭见他又扯开话题,有些恼怒,“每个食堂都有番茄炒蛋好不好!”

&&&&赵爵窜到前边白锦堂身后,回头对展昭做鬼脸,“凶猫!”

&&&&展昭和白玉堂都只问出了几句就又什么都问不出来了,有些气恼,不过也没辙。

&&&&众人进入了校医院的办公室,关上门……一眼就看到了墙体开裂的大缝。

&&&&“这么大条裂缝?”赵虎惊讶地看白大哥,“这一掌拍开的?”

&&&&白锦堂拽了拽领带——小意思!

&&&&“墙里那么大个洞?”白玉堂到墙缝前站着,往里看。只见那具尸体呈一种干枯状,往前倾,一手从墙缝里伸出来,胳膊上残缺破败,皮包着骨头,皱巴巴焦黄色。

&&&&“说起来。”公孙凑过去,闻了闻那尸体的手,“我头一次看到尸体呈现这种颜色。”

&&&&“是啊,这个人有肝病么?为什么全身那么黄?”白驰也闻了闻,捏着鼻子,“还有一股硫磺味道。”

&&&&“硫磺……”公孙拿了个工具箱,准备敲掉一些墙皮存证,顺便看清楚那尸体。

&&&&大丁小丁来帮忙。

&&&&刚刚撬开一块墙皮,里头有黑乎乎的东西滑了出来,众人定睛一看,都有些反胃。

&&&&“这么长头发啊?”展昭惊讶,只见尸体的头发很长很长,从头顶覆盖整个背脊,长过脚跟,而且发质感觉还挺不错的。

&&&&“是个女人?”白驰问。

&&&&“头发长倒未必是女人。”公孙看了看发质,“也许是死后长出来的,你们看死者的手指头。”

&&&&一群人辛苦地凑在狭窄的缝隙前边,看着里边死者的手,就见指甲也长得吓人,还打着卷往前长,至少有四五寸那么长。

&&&&“的确有些尸体死后,手指甲和头发还会继续生长,不过长这么长,会不会有些不正常……”展昭也觉得不可思议。

&&&&“这现象的确不正常。”公孙摇头,仔细研究,“会不会和那黄色皮肤有关系。”

&&&&正在讨论,就听到门口,有“嘭嘭嘭”的敲门声传进来。

&&&&众人都一惊。

&&&&公孙咳嗽了一声,“谁啊?”

&&&&“医生,我学生上课的时候突然晕倒了,你给检查一下吧。”传来的,是一个女老师的声音。

&&&&“哦……”公孙赶紧站起来,众人都有些为难,这房间就那么大,挤满了人,而且还有一具干尸。那女老师就站在门口,万一打开门被她看见。

&&&&“你扶着她到隔壁病房躺下,我马上过来!”公孙回话,展昭正趴在猫儿眼前边看,见一个女老师和一个男生,扶着一个似乎昏倒了的女生。

&&&&展昭回头,对众人示意人已经走了。

&&&&公孙换上白大褂要出门,展昭也兴匆匆跟上。

&&&&白玉堂一把拉住他,问,“你去干吗?”

&&&&“那个老师我们认识,资料刚刚看过。”展昭神秘一笑,“就那个什么女杀手,叫雪雁的。”

&&&&众人都一皱眉——她?!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