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四部 > 弹给凶手的镇魂曲19 血统

弹给凶手的镇魂曲19 血统

&&&&

&&&&弹给凶手的镇魂曲19 血统

&&&&“也是杀手?”白玉堂不解,“怎么看出来的?”

&&&&“这个。”公孙放下碗筷,到后边房间拿过来了一把造型古怪的长管□□,放在展昭等人面前。

&&&&“这是什么枪啊?”展昭从来没见过这种枪,“好畸形。”

&&&&“雷明顿……”马汉接过枪。

&&&&“雷明顿长这样么?”赵虎觉得不像。

&&&&“这是最早的雷明顿□□。”白锦堂伸手接过枪来看了看,稍微调整了一下,拉开枪栓,就见里边还有一发子弹,伸手拿了出来,“从枪到子弹,全是自己改装的,最早的狙击手都是用□□改造□□。”

&&&&众人都微微张着嘴看白家大哥。

&&&&展昭小声问白玉堂,“大哥果然是做军火生意的……”

&&&&白锦堂将枪放到了白玉堂面前,“这枪六几年就量产了,但是八十年代就没人用了。”

&&&&“那岂不是四十年前的事情?”白玉堂皱眉,问公孙,“验尸结果呢?死了多久了?”

&&&&公孙一耸肩,“三年左右。”

&&&&几人面面相觑。

&&&&马汉拿起那颗子弹,就见上边有简简单单两个英文字母的缩写——bk

&&&&“bk……”马汉皱眉,“不是吧……”

&&&&“什么情况?”展昭问他。

&&&&马汉抬头看了看展昭,“eleven跟我说起过,他以前有个搭档,外号叫黑k,二十年前失踪了。他一直在找那个人,据他自己说,他除了是个很棒的狙击手,更是当时最好的改造枪高手。”

&&&&“这枪改造得很棒。”白玉堂指了指枪管,“□□想做到消音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这改造枪的降噪管做得十分复杂,几乎可以完全消音。如果用来近距离伏击,是完美无瑕的杀器,还可以让狙击手安全脱身,不暴露行踪。”

&&&&展昭挑了挑眉,“失踪了二十年,死了三年……那他期间的十七年在干嘛?”

&&&&众人也都想不通。

&&&&“我只是说尸体死了三年而已。”公孙忽然抬起头,手中的银叉插着一个虾仁,脸上的笑容别有意味,“可没说人也死了三年。”

&&&&众人都像吃坏了东西一样看公孙,简单形容——茫然又费解。

&&&&赵虎抓头,“公孙,啥意思?”

&&&&“头发?”赵祯忽然问。

&&&&公孙微笑。

&&&&展昭也点头,“正常人的头发想长成那样子,起码也要个十几二十年的。”

&&&&白玉堂皱眉,“头发是死后长出来的我可以理解,但是长了二十年,哪里来的养分?”

&&&&“细胞。”公孙抬头,“我刚打电话让马欣带着仪器过来了,初步检查了一下,这尸体身体虽然已经干枯,但是细胞还有部分是活着的!”

&&&&众人张大了嘴。

&&&&白锦看公孙,“你刚才要我去拔赵爵一根头发,还要连发根就是为了这个?”

&&&&公孙点头,“作对比用,发现那些没死的细胞不是生命力强劲,而是衰竭缓慢。”

&&&&“我没听明白。”展昭不解,“细胞是通过再生的吧?人都死了,怎么再生细胞?”

&&&&“人死了,身体也在腐化,但是细胞再生比正常人持续很久,死亡却比正常人缓慢很久。”公孙举了个例子,“如果用活人来说,就是受伤的时候好得比别人快,伤重感染得比别人慢。”

&&&&“吸血鬼?”赵虎撇嘴,“有牙齿没有啊?真是bk?”

&&&&“恐怕这位仁兄真是eleven要找的搭档bk。”公孙有些遗憾地点了点头,告诉马汉,“因为我在他手背发现了一个纹身,原本干瘪酱紫的尸体看不出来了,但是我刚才验尸的时候用紫外光灯看到了。”

&&&&“黑桃k?”马汉问。

&&&&公孙点头,“还是裂开的黑桃k。”

&&&&马汉轻轻叹了口气,“eleven会在这里出现,莫不是跟他的死有关系?”

&&&&“那他是怎么死的?”白玉堂问公孙。

&&&&“胸口中了一枪。”公孙见众人都吃完了,就带着大家到了车厢后边,豪华的验尸房。

&&&&“他心脏中了一枪。”公孙拿出已经取出来的弹头。

&&&&“□□。”马汉接过子弹皱眉,看白玉堂,“也是改装枪。”

&&&&白玉堂围着尸体走了走,仔细查看,“能恢复容貌么?现在看好像只是干枯了一样。”

&&&&“细胞还有一小半是活性的呢。”公孙道,“如果把他冰冻起来,过个几十年科技和医疗更发达一些,说不定可以完成细胞再生术,让他死而复生。”

&&&&“科幻片?”赵祯靠在门边看尸体,“嗯,这个题材很新潮。”

&&&&“eleven也不会老么?”展昭问马汉。

&&&&马汉摇头,“我也觉得是稍微嫩了点,和赵爵他们的情况有些像。不过他留胡子,而且平时不修边幅,看起来没那么年轻。”

&&&&展昭摸着下巴,“有趣了啊。”

&&&&白玉堂看他,“有趣什么?”

&&&&展昭想了想,伸手一拍白玉堂的肩膀,“你做完饭后,会去哪里?“

&&&&白玉堂皱眉,“啊?”

&&&&“做晚饭呀。”

&&&&“吃饭。”

&&&&“吃晚饭?”

&&&&“洗碗。”

&&&&……

&&&&众人一脸鄙视地看展昭,不煮饭也不洗碗!

&&&&展昭咳嗽一声,“洗完碗?”

&&&&“洗手。”

&&&&“洗完手!”展昭已经有些上火了。

&&&&“……”白玉堂沉默半晌,“洗衣服拖地。”

&&&&展昭暴跳,指着白玉堂,“别说的自己跟家庭主夫一样,你明明吃完饭会跑出去消食!”

&&&&白玉堂想了想,他好像是习惯吃完饭站起来出去走走,溜溜里斯本它们……

&&&&想到这里,白玉堂好奇地看展昭。

&&&&展昭点点头,“想不想再去拔根头发?”

&&&&白玉堂会心一笑,点头,和展昭一起往外走。

&&&&白驰一脸困惑,“哥他们去干吗?”

&&&&赵祯拍了拍他,“消食么,别管他们。”

&&&&公孙拿起手术刀,看着桌上的干尸,问马汉,“你要不要问问eleven,真不想把尸体带去冰冻?”

&&&&马汉哭笑不得,“冻在哪里?珠穆朗玛峰还是北极?”

&&&&赵虎一拍手,“小马哥,你这个主意好!”

&&&&马汉顺手拍他脑瓜。

&&&&白锦堂出门点烟,继续回去坐着看报纸,公孙研究细胞问题。

&&&&白玉堂和展昭到了火车外边,前后两边都空无一人,不远处有一个铁架子堆积的废弃工地。那些铁架子很大,似乎都是电缆塔的架子,废弃了堆在这里,还有没建完的厂房。

&&&&白玉堂忽然指着远处高高的钢架子让展昭看。

&&&&展昭顺势望过去,就见那架子起码有十米高,在最高处一块突出的钢板上面,站着一个人。

&&&&今晚月亮还特别亮,一轮圆月正好将黑夜中高处的那人外形勾勒出来。

&&&&光看身材……展昭晃脑袋,和白玉堂好像,匀称修长,傲视众生的黄金比例。那人单手插在身后的裤子口袋里,做着一个白玉堂平日不会做的动作——抽烟。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人低头拿下烟的方式——白锦堂附体了。

&&&&展昭又慌脑袋,幻觉么?好像是白锦堂和白玉堂和结合体一样的存在。

&&&&完美!

&&&&一个词突然从展昭脑袋里冒了出来,随即又看白玉堂。

&&&&展昭又出起神来……这个才是完美,更年轻。思绪忽然就翻飞了起来,展昭有些无法控制地想到了很多词,比如说——进化。

&&&&“猫儿!”白玉堂叫了他一声,打断他出神,问,“要不要上去?”

&&&&展昭目测了一下架子的高度,十分认真地说,“爬上去太累了,不过在上面站着很帅的样子。”

&&&&白玉堂失笑,“可以叫他下来,既然会在这里出现,就表示他也没打算躲着我们。”

&&&&“那见了面要说什么?”展昭问,“嗨,白白白先生,你是不是叫白烨?白夜还是白烨?你不是该在坟墓里躺着么?怎么又活过来了?还有啊,你跟白玉堂什么关系啊?跟白玉堂的爹什么关系?跟白玉堂的爹的爹又是什么关系?”

&&&&展昭碎碎念,白玉堂已经望天,拉着他往前走去。

&&&&身后的车厢里,赵爵趴在窗边,原本正在欣赏月光下,那人赏心悦目的侧影,就见展昭和白玉堂从眼前走过去了。赵爵想了想,站起来往外跑,看热闹去!

&&&&赵祯见刚才还生气的赵爵跟个兔子似的蹦跶出去,有些好奇,拉开窗帘,往外望了一眼,摸下巴。

&&&&“祯。”白驰戳戳他,“看什么呀?”

&&&&“哦。”赵祯回头,“下次弄个铁架子,我也摆这个造型吧,然后把月亮变没了,你说怎么样?”

&&&&“喔!”白驰嘴巴张成一个o形,拍手“帅气!”

&&&&赵祯摸他脑袋,“乖!”

&&&&白锦堂本来在看报纸的,听到他们的对话,也忍不住抬起头,撩开窗帘望了望,瞧见了月光下的那人。

&&&&身边公孙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出来,也坐下,拿了他嘴里的烟自己叼上,刷拉一声打开报纸。

&&&&白锦堂看他。

&&&&公孙用食指轻轻一推眼镜,问他,“知道抽烟看报纸的要素是什么么?”

&&&&白锦堂茫然地看他。

&&&&公孙架起腿晃了晃脚上毛茸茸的棉拖鞋,“拖鞋呀!最好是人字拖!”

&&&&白锦堂好笑,索性伸手打开窗帘,侧身靠在公孙身边,拿过他的眼镜戴上,看远处的情况。

&&&&公孙眯着眼睛举着报纸,“果然……眼镜比拖鞋更重要!”

&&&&白锦堂回过头,拉他领带,微笑,“让我靠一下。”

&&&&公孙托着他头放到自己腿上,自己靠在椅背上,也看窗外,夜色一片模糊中,只有特别亮的月亮下面,那个修长的人影,以一种熟悉的动作,点第二根烟。

&&&&“原来遗传并不是最神奇的。”公孙忽然自言自语。

&&&&白锦堂抬头,“那是什么?”

&&&&公孙沉默了片刻,开口,“是血统。”

&&&&白玉堂和展昭已经走到了铁架子的下边。

&&&&展昭仰着脸看了一下,这些铁架子交错堆放,牢固应该是很牢固的,毕竟每根铁管都胳膊那么粗。倒是也不很高,最多三层楼的样子,只是四周围太空旷了,所以感觉很高。

&&&&白玉堂抬起头,就看到一个红点悠悠扬扬地落下来,碰到铁管,还溅出散碎的火星……落到地面,是一个烟头。

&&&&展昭还在看烟头,就觉得有风声。

&&&&身后白玉堂拉着他往后退了一步,眼前就有个人影落地。正踩住那烟头,黑色的外衣和黑色的牛仔裤,就想进墨汁里头打了个滚的白玉堂相仿,天与地、日与夜。

&&&&展昭打量眼前人,努力抛开他刚才是直接跳下来的,那个违反自然规律的举动。

&&&&相似的脸,但是那人下巴上略显清晰的胡渣,是干净的白玉堂脸上绝对不会出现的东西。然而……却也带出了几分淡淡的沧桑。

&&&&双方对视了一会儿,那人从两人身边走过,走到不远处的一个空汽油桶旁边,拿起了一个长形的箱子,类似于放大提琴的手提箱,随手背在身后往就外走,却不是要回火车的方向,而是往车站外面,远处,一片空旷的黑暗,不知道他要去哪里。

&&&&“白烨?”白玉堂忍不住问了一声。

&&&&那人顿了顿脚步,回头看白玉堂,“白烨在坟里。”

&&&&展昭听到他的声音,莫名觉得有一点点熟悉,在哪里听过呢?一想,心里就莫名毛毛的,说不出来的怪异——是介于白玉堂和白锦堂声音之间的,那种声音。

&&&&白玉堂皱眉,“那你是谁?”

&&&&那人盯着两人看了片刻,突然嘴角轻轻一挑,转身继续走,边不经意地举起手轻轻一摆,慢悠悠地说,“赵爵的监护人。”

&&&&“噗……”展昭莫名觉得解气,忍不住就笑出声了。

&&&&身后原本隐蔽偷听的赵爵窜了出来,跳着脚骂人,“监你个头,耍p帅啊,你小子有种别回来!”

&&&&很快,一身黑衣已经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白玉堂和展昭回过头,不解地问,“他究竟是什么人?”

&&&&赵爵脸上的怒容渐渐地缓和了下来,看了看两人,“你们觉得呢?”

&&&&“他很强。”白玉堂低声说,“用钥匙干掉塔伯的就是他?”

&&&&赵爵忽然笑了,伸出食指轻轻地敲了敲嘴唇,“嘘。”

&&&&展昭皱眉,赵爵他想……

&&&&只是,还没等展昭说话,赵爵已经开口,用低沉而隐含着某种神秘意味的语气说,“这世上,唯一的一件,完美完成品,无任何瑕疵,不可复制,无法销毁……失去了死亡资格的,人。”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