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四部 > 弹给凶手的镇魂曲30 前奏

弹给凶手的镇魂曲30 前奏

&&&&

&&&&在赵爵的捣乱下,白玉堂还没弄清楚那神秘的ptw的真实身份,甚至连性别都没判断出来,就被对方溜走了。

&&&&他原本想追,但赵爵告诉他,有好戏看。

&&&&白玉堂有些不解,“看什么戏?刚才看的还不够?”

&&&&赵爵竖着手指轻轻地敲了敲嘴唇,示意白玉堂别说话,转身朝另一边的大门口走出去。

&&&&白玉堂回望了一下教堂里躺着的三具尸体,微微皱眉。出门口的时候,他又回头看了一眼,似乎有些迟疑,他在想要不要叫人来收拾一下尸体,这么横呈着,感觉就好像不是死人,跟死狗死猫似的,连基本的尊严都没有。

&&&&赵爵见他没跟上来,就回头看,只见在教堂大门口的台阶上,白玉堂回过头望着教堂里边,明亮的月光勾勒出他美好又立体的侧面,双眼望着教堂的地面,也许是因为月光太过明亮,白玉堂的眼睛里有晶莹的光斑,跟打着反光板似的,又亮又柔和。

&&&&通常来说平时眼神越锐利坚定的人,有些犹豫的时候眼神会很迷离。

&&&&赵爵见白玉堂似乎很为难,就忍不住笑了一声。

&&&&白玉堂不解地看他。

&&&&赵爵在他回过头的一瞬间,忽然想到某个人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如果这一世,生活对你就是不断重复的残酷,那么你也无须遗憾,下一世,上天一定会找到你,然后加倍宠爱你。这一句话,是他们所有人刻在墓碑上的墓志铭,也是坚持走完这残破一生的唯一理由。

&&&&赵爵很满意白玉堂此时的眼神,眼里有悲悯、有无奈。只有幸福的人才会懂得去悲悯,因为知道自己的幸,才能感受别人的不幸,从而去同情。

&&&&赵爵仰起脸,望向墙壁上光亮耀眼的十字架,仿佛在透过那成排的弹孔看到世界的反面,而反面的边界上站着的,是高楼之上的白烨。

&&&&白烨双手的手肘随意地靠在已经生锈的铁栏杆上,小半个身子探出楼外,望向远方月光下的山谷,似乎感觉到赵爵的视线,无意义地转过脸,看了一眼教堂。教堂的内里如果是美丽又明亮的十字架光影,那么外面就是残破又布满弹孔的墙壁。赵爵在教堂的那一边,就好像镜子的另一面,分明可以看见可以触摸,却永远与现实相反,再怎么动作,镜子里的人也不可能出来。

&&&&白烨嘴角微微挑起了一些,笑得太淡太淡,淡到一旁注意他神情变化的展昭,从这笑容里品味出了一丝无奈。善于心理分析的他,也很难猜测此时白烨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心情,面对这样一份疯狂的礼物,白烨是惊多一些,或是喜多一些呢?

&&&&马汉抬起头,忽然四周望了起来。

&&&&“怎么了?”赵虎好奇。

&&&&“呃……好像……”马汉话没说完,突然就听到一连串的“喳喳”声音传来,远处的峡谷里头,似乎有什么惊动了正在休息的群鸟。

&&&&黑压压的鸟阵从峡谷里毫无征兆滴腾升上来,很快飞向远方。

&&&&白烨深深皱眉,“打开了么……”

&&&&“打开?”展昭好奇,“什么打开?”

&&&&“你听……”白烨忽然提醒。

&&&&展昭等人都微微一愣,就听到一阵古怪的声音传来,这声音真的只能用古怪来形容,音符不是单一的,而更像是组合的。

&&&&有一些类似于金属摩擦的声音,又有一些似乎是风铃在摇晃,还有一些好像是打击乐,更有一些嗡嗡的凝重吹奏乐,大杂烩么?但整体,还是莫名给人一种很沉重,也很苍凉的感觉,大概跟大峡谷的背景有关系。

&&&&展昭就凑过去问白烨,“是什么打开了啊?”

&&&&白烨沉默片刻,与教堂那一段被白玉堂问了同样问题的赵爵一起开口,同时回答——坟墓

&&&&展昭一脸怀疑。

&&&&赵虎就用胳膊肘轻轻捅了捅马汉,“小马哥,啥坟墓?”

&&&&马汉沉默了一会儿,皱眉,“好像是什么金属门打开的声音,因为回响才造成这种效果,还有……”

&&&&“还有掉落的骨头,以及空气稀薄度突然变化造成气流形成风,吹响了那些空心的枯骨,加上惊起的飞鸟拍打翅膀的声音。”白玉堂看赵爵,“大峡谷不是古迹么?为什么说是坟墓。”

&&&&赵爵轻轻拍了两下手,“厉害啊厉害,这样都能听出来,绝对音感么?展小猫还说你是音痴,果然基因是会突变的!”

&&&&白玉堂叹了口气,“你究竟想怎么样?”

&&&&赵爵双眼微微地沉静了下来,向墓园的方向走过去。

&&&&白玉堂困惑地跟在后面,看着眼前大片大片的墓碑,才意识到,原来牺牲者已经有那么多了。不禁又联想起刚才教堂里的那些尸体,杀人的人和被杀的人,同样悲哀。

&&&&“这里本来就是一座废墟。”赵爵声音淡而无味,不兴不沉,双眼看着其中一座洁白的坟墓。

&&&&白玉堂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小天使雕塑——是辛辛的墓碑,那个被遗忘了的孩子,还有坟前那一束雪白的百合花束,还很新鲜,与墓园的死气沉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赵爵缓缓伸起手,一手轻轻放在胸前,轻托另一只手的手肘,修长的食指微微弯曲,缓缓地顺着嘴唇下方的微凹处滑到下巴上,轻轻一点,开口,用一种带点戏谑的语气问白玉堂,“准备好了没?”

&&&&白玉堂没有回答,只是微微低头注视着那墓碑,往前缓慢而优雅地迈了一步,随后突然一把拉住赵爵翻过了墓碑,两人刚刚躲到一块墓碑之后就听到了刺耳的枪击声音。

&&&&白玉堂握着枪,看了一眼身边双手按住耳朵,对他做鬼脸的赵爵。

&&&&“听……”

&&&&白玉堂微微一愣,就听到教堂的钟声突然响了起来。

&&&&现在的时间应该是晚上九点左右,白玉堂一皱眉,瞪赵爵。

&&&&赵爵伸出三根手指,比了个ok还是三的姿势,对白玉堂眨眼睛,白玉堂心中明了,如果当年的ptw试验品都存活,应该是七个人,刚才逃掉了一个,被马汉狙击杀死了三个,这么说,这里还有三个。

&&&&教堂的钟会响九下,于是……

&&&&白玉堂脑中闪过一个念头,配上赵爵那个狡黠的笑容,向来很斯文的他忍不住骂了句脏话。

&&&&赵爵笑得开怀,看着白玉堂一闪身到了另一块墓碑后,引出第一个杀手,在第三声钟响来到的时候扣下扳机,随后冲入了浓密的树林。

&&&&接踵而至的是踩着钟声点的枪响。

&&&&远处,屋顶上的展昭走到对着教堂的这一边,皱眉,“牺牲同伴么?”

&&&&“螳螂捕蝉。”白烨淡淡接了一句,“原本应该是用来对付我的。”

&&&&“不过赵爵把你换成了玉堂。”展昭微微眯起眼睛,“是为了更有把握一点么?”

&&&&白烨看着似笑非笑的展昭,“还真敢说。”

&&&&展昭回头,眼底流出淡定和得意,“他本来就比你更强。”

&&&&又一声枪响传来。

&&&&“第三个应该也解决了。”白烨自言自语,听到第八下钟声响起,忍不住点头,“真快。”

&&&&……

&&&&赵爵听到没动静了,刚想探头往墓碑后边望了一眼,就感觉胳膊被人拽了一把,回头一看,只见白玉堂已经一把将他拽出了墓地,两人往墓园外边狂奔。

&&&&“呀啊”赵爵被白玉堂直接从教堂的围墙一头甩了出去,落到草地上摔了个结实,揉着屁股刚想骂人,白玉堂一个纵跃跳了出来,一把扯住他衣领继续往前。

&&&&两人跑出教堂区域的同时,第九下钟声落下。

&&&&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轰隆隆”的巨响,白玉堂站定,回头望教堂的方向看。

&&&&赵爵被他连拖带拽的,蹲在一旁拍胸口,仰起脸看白玉堂,不知道是不是仰角的问题,还是白玉堂挺拔的身材加上一身白衣在黑夜中太过刺眼。

&&&&总之这样的仰望让人心中悸动——为什么那么多人想要年轻、力量、美貌、天赋、智慧……皆因为这一切,都美好得叫人为之疯狂。

&&&&随着巨响声,整座教堂加上墓园都像是定向爆破一般,炸了开来,随后是滚滚的烟尘被激起,扬到半空,球状的粉尘夸张地膨胀,石头木片的碎屑四散飞出。

&&&&远处,赵虎张大了嘴,“不是吧……”

&&&&白烨皱眉,“果然有埋伏。”

&&&&“糟了,队长他们……”赵虎着急,就摸出手机要打电话。

&&&&展昭低声道,“放心吧,玉堂和赵爵都不会有事的。”

&&&&马汉放下□□,他刚才从瞄准镜里头看到了将赵爵扔出教堂自己也窜了出来的白玉堂,白色的身影在黑暗中,舒展迅速得就像是一只雪白的豹子,充满了力量的美感。

&&&&“他俩都没事。”马汉回头,指了指□□的瞄准镜,示意自己看见了。

&&&&“这就是黄雀在后。”展昭双手插兜转身下楼,“想算计赵爵,太天真。”

&&&&马汉和赵虎面面相觑,一起望向还靠在栏杆边凝望远方峡谷的白烨,“礼物究竟是什么?”

&&&&白烨回过头,沉默良久,开口,“大概是,镇魂曲之类的东西。”

&&&&赵虎眨了眨眼睛,索性将枪放下,也不想问了,站起来,伸手捡起马汉仍在一旁的外套,摸出烟盒来,发现里边还有三根烟正好,就自己叼了一根在嘴里,给了马汉一根,又扔了一根给白烨。

&&&&走到白烨身边的栏杆上,赵虎单手握着已经锈迹斑斑的铁栏杆,“爷喜欢这个调调。”

&&&&展昭走到楼下,回头往上往,就见楼上三个男人,齐齐低头点烟,火红的光点亮起,烟雾将三个不同的形态勾绘得与头顶黑暗的夜幕异常契合。

&&&&笑着摇了摇头,展昭往前走,岔道上,一辆白色的车子飞驰而出,横在了他眼前。

&&&&白玉堂打开车门,展昭上车。

&&&&赵爵在后座呢,饶有兴致地凑上来,趴着椅背看两人,“精彩的就开始了!”

&&&&展昭一挑眉,“很期待。”

&&&&白玉堂发动车子,快速往大峡谷的方向疾驰而去。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在 线阅DU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