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四部 > 鬼船凶手02 心脏的承载

鬼船凶手02 心脏的承载

&&&&

&&&&两个小时后,展昭和白玉堂随着包拯到达了林若的住所,因为并不是正式的调查,所以并没有太多人随行,只是先看看情况。

&&&&林若没有住在公寓也没有住在别墅里,而是住在古堡里。

&&&&展昭下车,瞻仰了一下这座建造在s市区郊外的英式庄园,惊叹,“s市竟然有这种建筑?”

&&&&“有些年代了。”包拯和一个迎接出来的管家模样的老头打了个招呼,就带着两人往里走。

&&&&白玉堂看了看精密的安保设备,还有随处可见的职业安保人员,对展昭挑了挑眉——请警察帮忙,都有些多余吧?

&&&&展昭则是怀疑林若的品味,这种性格,会和白锦堂是好朋友?

&&&&“这里不是林若的住所。”包拯似乎看出两人的心思,回头告诉二人,“是他的祖宅,因为这件案子,他被父母强行带回家确保安全了。”

&&&&“少爷住在城里的公寓,他不喜欢和佣人保安一起住,老爷担心他的安全,所以把他带回来了。”管家彬彬有礼。

&&&&白玉堂和展昭对视——难怪包局要说他家世显赫了。

&&&&走进客厅,就见一位五十来岁的男子走了过来,戴着眼镜,看起来相当斯文。

&&&&他与包拯似乎老相识了,寒暄了几句,包拯介绍展昭和白玉堂的时候,说是启天和允文家的小孩。

&&&&这人自我介绍了一下,展昭和白玉堂才知道他叫林谦赐,是林若的父亲。

&&&&展昭听了名字觉得还挺特别的,于是搜索了一下自己脑内庞大的记忆库,果然搜索到了此人身份——是十分成功的船商,家资巨富,没弄错的话,他太太也就是林若的妈妈是某大学的校长,出身名门。爷爷辈是开医院的,一门都是人才,祖上貌似还是清朝某个大官……果然是世家。

&&&&展昭脑内着人家的族谱,白玉堂则是四外看了看,发现安保相当的严密,很重视的样子。

&&&&“去叫承继下来。”林谦赐坐下后,吩咐管家。

&&&&展昭瞄了白玉堂一眼——不是林若么?承继又是哪里冒出来的?

&&&&白玉堂嘴角细微地动了动一下——估计大户人家,除了名还有字之类。

&&&&展昭眉梢微微地动了动——不是吧……

&&&&白玉堂神情一松——谁知道。

&&&&“咳咳。”包拯轻轻咳嗽一声,阻止两人看似无表情的对视和实际上的“眉来眼去”

&&&&“我也有一阵子没见过允文和启天了。”林谦赐伸手给展昭和白玉堂剥桔子,显得很亲切。

&&&&展昭和白玉堂倒是有些不习惯,总觉得不像是工作又不像是拜会长辈,别扭……

&&&&正这时,就见管家满头大汗跑下来,到林谦赐耳边压低声音说了几句,虽然他很谨慎,但白玉堂和展昭的耳朵更尖,管家说的是——少爷不见了。

&&&&“什么?”林谦赐紧张,“哪儿去了?”

&&&&“不知道啊,守在门口的保安说他没出来过,窗户开着,但是楼下的保安也没见他下去。”

&&&&林谦赐一脸怒容,“你没跟他说今天包局会来?”

&&&&“我说了……”

&&&&“赶紧去找,我就不信他不惊动那么多保安自己跑出去。”林谦赐气急败坏吩咐人赶紧找。

&&&&包拯看了看展昭和白玉堂,就见两人默契地端着茶杯,慢悠悠喝茶,动作统一外加面无表情。

&&&&这边的动静显然惊动了家里其他人,这时,一个中年女子走了下来。她看起来还挺年轻的,不过气质出众,穿着体面优雅,非常贵气。

&&&&“老爷,出什么事了?”

&&&&展昭和白玉堂默契地对视了一眼——拍年代剧啊?还老爷……

&&&&“没事,你先上去。”林谦赐颇有些大家长的风范。

&&&&“是不是承继出了事?”

&&&&展昭摸摸下巴,白玉堂也伸手轻轻摸了摸耳朵……

&&&&包拯余光瞥见两人的小动作,有些奇怪。

&&&&“没事。”林谦赐对跟在美女身边的一个女帮佣说,“扶太太上楼。”

&&&&林太太最终还是上了楼,家门口则是一团糟,众保安掘地三尺在找这位林大少爷。

&&&&展昭放下杯子,问包拯,“不是林若找我们查案子啊?”

&&&&包拯也有些不解地看林父。

&&&&林谦赐尴尬地笑了笑,“其实是我,可我跟他说的时候他也没抗拒啊,怎么就……。”

&&&&“林若没受过什么专业训练吧”包拯看了看门外,“这么多保安,他应该出不去,会不会是到了别的房间?“

&&&&林谦赐也点了点头,名人挨间屋子找。

&&&&“其实这些保安都可以撤掉。”白玉堂放下茶杯,本来礼节性地喝一口红茶,发现一股香菜味道,也不知道是自己不懂品味还是这茶叶变质了,果然他还是爱咖啡和绿茶。

&&&&林谦赐不解地看着白玉堂。

&&&&“哦……”白玉堂无所谓地说,“我觉得一般人根本对付不了你儿子,而能对付的了他的,这些保安也挡不住,倒反而人多乱糟糟的。”

&&&&包拯默默瞪了白玉堂一眼——礼貌啊!礼貌!

&&&&白玉堂只好端起杯子继续喝那难喝的红茶。

&&&&林父则是若有所思,似乎是在考虑白玉堂的话。

&&&&展昭似乎对林若的失踪并不感兴趣,从刚才开始,他的视线就一直落在对面墙上的一幅风景画上。这幅画画的是大海,海上有一艘船。画面很简单,但通常来说越是简单的画越是不好画,这画无论构图、气势、包括细节都处理得相当好,即磅礴又柔和,很适合这房子的内部装饰,又有一种古朴的贵气。展昭打量再三,确定这画很新,手法应该也是出自当代画家之手。展昭对当代艺术有一定了解,不记得有这样一个重量级的新手,这么惊人的天赋,应该很有名才对吧……

&&&&“这是承继画的。”林谦赐回头看了一眼,很低调地说了一句,但语调和眼神里边,有着难掩的自豪。

&&&&“嗯。”展昭意义不明地点了点头,发出了一个音节,其中似乎包含着很多的情绪。

&&&&白玉堂实在觉得茶很难喝,第二口之后还是放下了杯子,见林谦赐脸刷白,焦急看着门口闹哄哄的保安,轻轻叹了口气。

&&&&林谦赐以为他们等得不耐烦了,尴尬地笑,“承继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倔强,我让他继承家业他偏不,职业棋手、画家、建筑师、学者、商人,这么多职业他都可以选,他偏偏去航海去潜水,如今弄得大祸临头还不当一回事……”

&&&&“我一直想问,承继是他的字么?”展昭总算忍不住了。

&&&&“不是。”说到这里林谦赐脸色更难看了几分,“他本名叫林承继,偏偏满了十八岁就去改名叫林若。”

&&&&展昭和白玉堂都点头——原来如此啊。

&&&&“老爷,院子和屋顶还有大宅都找过了。”管家急匆匆跑了进来,低声说,“都没有……”

&&&&林谦赐此时神情倒是真的紧张了起来,“派人去他公寓看看,难道真的跑出去了?”

&&&&管家刚要走,白玉堂伸手对他轻轻摆了摆。

&&&&管家望向他,

&&&&白玉堂指了指不远处,林谦赐沙发后边一个样式奢华的酒柜,“你家少爷在柜子里。”

&&&&众人一愣,一起望向那个柜子。

&&&&管家张着嘴,“怎么可能,这柜子我刚刚才打开过……”

&&&&他话没说完,林谦赐伸手阻止他,沉下脸看着柜子,“还不出来!”

&&&&大概过了五秒钟,就听柜门“咔哒”一声,随后缓缓地打开了。

&&&&一个年轻人双手插兜,含笑走了出来。

&&&&林谦赐脸色又黑了几分,“你多大了,幼稚!”

&&&&展昭和白玉堂此时才看清楚这位林若的样貌……果然十足贵公子气,瘦高匀称,相貌堂堂。长相属于斯文,不过看得出来,性格相当的开朗。

&&&&他此时一点尴尬的感觉都没有,出来后伸手点了点白玉堂,“不愧是锦堂的弟弟。”

&&&&展昭对白玉堂挑了挑眉——直接叫锦堂喔!

&&&&白玉堂点头——注意到了。

&&&&林若走过来,很礼貌地先跟包拯打招呼,然后走到展昭和白玉堂身边坐下,对气喘吁吁的管家说,“阿伯,给白队长换咖啡,他不喜欢喝红茶。”

&&&&白玉堂挑眉。

&&&&展昭默默地瞟了白玉堂一眼——这个红茶好贵的,没品位。

&&&&管家很快送上了咖啡来,还给林若递了杯不知道什么饮料,林若还撒娇说不够甜,要加糖。

&&&&展昭对白玉堂挑了挑眉,那意思——看到没,做少爷也要会撒娇,你看他胡作非为他爹他管家满眼就只有个“宠”字。

&&&&白玉堂默默喝咖啡——还不进入正题啊?

&&&&“你还笑得出来,躲在柜子里干什么?”林谦赐不太明白他是什么时候进柜子的,更不明白白玉堂是怎么发现的,不过他对展昭和白玉堂的印象来源于他们的父辈,所以他充分相信这两个孩子都不简单。

&&&&“他只是和大哥打了赌,看我们能不能找到他。”展昭问林若,“是吧?”

&&&&林若笑得开怀,对展昭点头,“嗯,锦堂说你俩肯定能帮上忙,我相信了,我还输了瓶好酒。”

&&&&“胡闹!”林父瞪了他一眼,林若立刻乖乖坐好,顺便给他爹剥桔子。

&&&&林父立刻脸色缓和了几分。

&&&&包拯对展昭和白玉堂眨眨眼,那意思——看到没,要这样哄老人家!

&&&&白玉堂嘴角抽了抽,他这样哄他妈还说得过去,如果这么对他爹,他爹会觉得他吃错药了吧。

&&&&展昭见林若似乎一切都游刃有余的样子,忽然坏心眼上来了,开口,“那幅画画得很好。”

&&&&林若微笑,“锦堂说你一眼就能看透人心,让我别得罪你,否则后果自负。”

&&&&包拯在一旁默默点头,那意思——白家大哥说的话还是靠谱的。

&&&&“不如你说说看透我什么了?”林若笑咪咪问,“如果看不透,我好把酒赢回来。”

&&&&展昭沉默片刻,开口“虽然你行为上很有冒险精神,可实际上你是个很有分寸的人,凡事要尽在掌握了才会动手,所以伯父不用太担心。另外你事业心也很重,潜水游戏不过是解压的一种方式,你原本的名字承继其实挺适合你的,家族观念那么重,野心也不小,希望白手起家超越父辈,真是伯父的好儿子啊。”

&&&&展昭说完,放下杯子,问有些窘迫的林若,“那什么,你还有艾米利亚号相关的资料么?”

&&&&“咳。”林父此时向上挑起的嘴角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林若向来高人一招,没想到今天让展昭和白玉堂制住了,“我和你包叔有正经事谈,你们年轻人自己找地方聊吧,不用跟我们坐在一起。”

&&&&林若骚骚头站起来,对展昭和白玉堂招手,“上我房坐吧,我有很多资料。”

&&&&展昭和白玉堂交换了一个眼神,跟着林若上楼了。

&&&&等三人走了,林谦赐笑着看包拯,“真是后生可畏。”

&&&&包拯笑着摇头,和林谦赐品茶闲聊,案件就交给白玉堂展昭处理了。

&&&&……

&&&&“其实我不相信诅咒的事情。”林若的房间在三楼,是一个大尖顶的阁楼,床是一张吊床,整个房间被一张巨大的桌子占据了大部分的空间,桌上摆放了很多航海的资料以及厚厚的书籍,墙上都是新闻简报和老照片。

&&&&展昭扫了一眼墙面,“你对艾米利亚号情有独钟啊?”

&&&&“嗯!”林若也不否认,“我希望在有生之年能找到那艘船,最好能看到艾米利亚的尸骨。”

&&&&展昭好奇,“为什么偏偏是这艘船?”

&&&&林若笑了笑,“不知道,一种感觉吧,我第一次看到这个故事的时候就很想见一见艾米利亚,可惜她已经死了,也有可能只是传说,不过越调查就觉得越有趣。”

&&&&白玉堂详细地看了那箱子骷髅头的照片,发现照片拍得很详细,骷髅头的颈骨部分是平整的切面,可见真的是被砍头的。

&&&&“喵~”

&&&&白玉堂拿出手机,发现是蒋平给他传送过来了关于林若几位朋友死亡案件的资料,不多,都定案为意外死亡。

&&&&“真正让我怀疑他们的死有问题的,是这几封邮件。”林若打开笔记本电脑,开了邮箱给展昭和白玉堂看邮件,“他们三个去世的当天,都给我发来了一封邮件。”

&&&&展昭和白玉堂凑过去细看,发现邮件的内容是想同的,只是因为不同的国籍,所以使用了不同的语言文字。如果都翻译成中文,只有一句话——人的心脏,究竟能承载多少重量?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