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四部 > 鬼船凶手17 海难寻踪

鬼船凶手17 海难寻踪

&&&&

&&&&既然是被海盗劫持的船只,又知道失踪于2003年,那就比较好办了。

&&&&蒋平很能干,一早就已经搜了2003年出事船只的资料,经过筛选,他找到了那艘白色的船,并且还给了展昭和白玉堂,一条新的线索。

&&&&“这艘船只是一艘渡轮,没有特殊的名字,但是有编号pt1001。这艘渡轮原本是从塞班岛驶往夏威夷的,但是中途不知道为什么偏离了航道,失去联络后,就没有了踪迹。”蒋平将船的资料图片传给白玉堂看,相比起现在这艘“艾米利亚号”,那艘新一点,也有生气一些,可不像现在这艘那么死气沉沉。

&&&&展昭盯着图片,微微皱眉,“渡轮?”

&&&&“也不完全算渡轮。”蒋平道,“我查过了,这艘船分上下两层,有些类似于飞机有经济舱和商务舱头等舱一样。pt1001的底层是普通的渡轮,用来运送乘客,而且坐这艘船的大多是普通人,有出游的也有劳工,还有一些货物。而二楼则是豪华船舱,接待了几位十分有钱的贵客”

&&&&众人听后,也觉得没什么问题,这种安排很常见,毕竟从塞班到夏威夷还是有点距离的。

&&&&“失踪后呢?”展昭问,“后来找到没有?”

&&&&“没有。”蒋平双手一摊,“整整一船人都没有了,只留下一段通讯记录,当时出动了大量的搜寻人员和海警都没有找到任何线索,而且随后台风过,休渔外加避风,再能找的时候已经是一周之后,什么都没留下。”

&&&&众人听到这里,都皱眉。

&&&&白玉堂问蒋平,“那段录音放一下。”

&&&&“好。”蒋平答应了一声,又不忘提醒,“有很强的杂音,而且……听听再说吧。”

&&&&蒋平的欲言又止更加引起了众人强烈的好奇心。

&&&&录音还不算短,嘈杂的干扰声非常响,先传出来的是船长的求救声,用英语说,“我们被袭击了……”

&&&&但随后就是一阵枪声,还有密集的枪声传过来,可以听得出有一些应该是在驾驶室内部,有些是在外边……

&&&&众人都皱眉,应该就是马里奥看到的那个处决的时刻。

&&&&随后,声音只剩下了嘈杂的信号干扰声音。

&&&&众人刚想开口说话,却听蒋平道,“还有呢!”

&&&&众人都微微一愣,“还有?”

&&&&又等了大概五分钟左右,都是干扰的杂音,没有什么特别,使得这段等待时间特别的漫长也难熬。

&&&&就在众人的好奇心都提起来时,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还有一串古怪的叫喊声,听着不像英语。

&&&&展昭侧耳仔细听,也将音量调大了一点。

&&&&录音里边,除了杂音就是咦哇鬼叫,一句都听不懂。

&&&&随后,尖叫声不断传来,最后……有一个带着喘息的声音似乎是凑到了对讲机附近,说了一句话,依然听不懂,接踵而至的就是一声结束生命的惨叫声。

&&&&就在众人一脸困惑满腹狐疑的时候,突然……杂音都消失了。

&&&&大家的情绪在听这段录音的时候一路起伏,如今随着杂音的消失终于落到了平地,正想着关掉音频再讨论一下的时候,却听到了录音里清晰的海浪声,似乎还有海鸟在叫。

&&&&一片平静之中,一个略带沙哑,但是十分清晰的女人声音传来——“艾米利亚”。

&&&&随着这几个众人早已熟悉的音节发出,寒意就好像从脚底往上“嗖”一声窜上来似的。

&&&&赵虎惊讶不已,“为什么这里也会有艾米利亚?”

&&&&众人都摇头。

&&&&白玉堂问展昭,“猫儿,刚才那些人乱叫了些什么?”

&&&&展昭抱着胳膊单手摸着下巴,“说的是越南语。”

&&&&“越南?”众人都纳闷,“为什么会跑出越南语来?”

&&&&“应该就是那些海盗。”白玉堂想了想,“当年越战的时候留下了很多武器,越南不少渔民都会拿着武器在海上打劫,只是我不太明白……”

&&&&“对啊,他们顶多打劫一些小船,这么大一艘游轮都敢抢?”马汉觉得不可思议。

&&&&“再说了!”赵虎也不明白,“干嘛把全船的人都杀了?”

&&&&“那些越南人说了什么?”白玉堂问展昭。

&&&&展昭道,“基本都是在求救,能听清楚的说话声依次是,‘救命!’、‘鬼啊’、‘你是什么人’、‘救命’、‘快跑’、‘别杀我’……最后一句最清楚‘鬼船,救命,我们遇到鬼船了!’”

&&&&“鬼船?”众人面面相觑。

&&&&“马里奥的笔记里没写到还有别的船啊?”公孙不解。

&&&&展昭见白玉堂皱着眉头似乎有什么事情很想不通,就问,“怎么了?”

&&&&白玉堂看了看他,道,“我只是觉得奇怪,如果那群人都是海盗,似乎步骤不太对。”

&&&&“步骤?”展昭疑惑,“什么步骤?”

&&&&“你想,海盗们有枪,先将所有人都控制住,再抢东西,就算要处决所有人,也要抢完了,临走的时候这么干,对不对?”

&&&&众人想了想,都点头。

&&&&“如果一上船就处决所有人,恐怕会引起大规模的反抗。”马汉似乎明白了白玉堂的疑惑。

&&&&“他们杀光了所有人,还要将尸体抛进大海。”展昭摸着下巴,“表示他们想要那艘船……”

&&&&“别忘了船上还有一批富豪。”公孙提醒。

&&&&“是想把船上的富豪连同船都带走然后勒索?还是单纯只想要那艘船?”展昭想了想,“这种做法那么复杂……不像海盗。”

&&&&“在海上有船,还有强大火力的,除了海盗之外还有两种人。”白玉堂皱着眉头,“一种是毒贩子,还有一种是某些小规模的武装组织,那些富豪有线索么?之后有没有接到勒索的案件?”

&&&&“没有,一整艘船,连人带船消失在了太平洋里。”蒋平迅速搜索了一下,“头,你那两条说不定还真有些线索。”

&&&&“嗯?”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看蒋平。

&&&&“我刚刚搜索了一下2003年之后到现在,这一片区域的海警执法记录,看看有没有越南籍的毒贩或者走私贩落网的,倒是真的有一个!”

&&&&“一个?”展昭高兴,“详细资料。”

&&&&“这个人叫阮文高,当年因为贩毒落网,他现在就在s市啊!”蒋平有些惊喜。

&&&&白玉堂听着都新鲜,“他一个越南的落网毒贩,为什么会在s市?监狱?”

&&&&“在精神病医院。”蒋平查出了他的简历和病例,传给展昭和白玉堂他们。

&&&&展昭大致看了一眼,挑眉,“还是个传奇人物啊!“

&&&&众人都详细研究了一下,这个阮文高出生在越南的一个渔村,水性很好,从小就喜欢潜水捕鱼什么的。十六岁开始混黑道,几年后混得风生水起,成了越南一个大毒枭。后来他的团伙在一次大规模的扫毒行动中被打散了,他身边就剩下一小部分人,逃到了海上……从此销声匿迹。

&&&&2003年,夏威夷附近的海上搜救队员救起了一个抓着木筏漂浮的男人 。他也不知道在海上漂浮了多久,骨瘦如柴还皮肤漆黑,但是死死抓着木筏没有放手。他被送入医院之后,警方根据他的指纹从国际刑警的通缉犯名单里找到了他的身份,此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毒枭阮文高。

&&&&阮文高在医院疗养了十几天才彻底恢复了过来,但是他虽然醒了,人却也疯了。

&&&&他被引渡回国后,一直关在监狱里,但是此人有严重的暴力倾向、狂躁症、妄想症……等等。阮文高身背多项罪名,最要命的是他还牵涉到一大批黄金的去向。

&&&&“黄金?”白玉堂好奇,“多少黄金?”

&&&&“据说阮文高还有几个毒枭,在金边附近的毒窝里藏有大批量的黄金,当年阮文高逃走的时候,不止带走了大量的武器还带走了所有的黄金。因此不止是警方,连其他的那些毒贩子都在找他。但是阮文高是真的疯了,无论怎么跟他说话他都神神叨叨的。”蒋平给了众人一张阮文高的照片,“他最近在s市精神病医院接受治疗。”

&&&&白玉堂听着不怎么合逻辑,“他是重刑犯吧?为什么跑出来外面治疗?越南没有精神病医院么?”

&&&&“他早就被释放了。”蒋平一耸肩,“三年前有一个很有钱的人请了律师,花了大笔的钱给他打官司,总之这小子最后还是被放出来了,加上有严重的精神疾病,于是到了s市治病呢,有小半年时间了。”

&&&&众人沉默了一会儿,脑袋里都闪过一丝念头——谁出钱给他打的官司?莫非是觊觎黄金的毒贩子?和当年的海船失事案件有没有关系?

&&&&“当年他漂流到夏威夷,当地警方没跟tp1001失踪案件联系起来?”

&&&&“没。”蒋平摇摇头,“根据时间计算,他被救上岸的时间,离开那艘船失踪前后相差了三个月。”

&&&&“三个月?”众人都皱眉——总不可能在海上漂了三个月吧。

&&&&众人面面相觑,就有些扫兴,会不会白高兴一场,他和海船失踪案没多大关系?但又有太多巧合值得推敲。

&&&&“不管怎么样,在s市就最好办了,咱们去见见他。”白玉堂道。

&&&&展昭则是很好奇,问蒋平,“他在s市精神病院的主治医生是谁?”

&&&&蒋平又查了一会儿,开口说的却是,“呃……”

&&&&众人等了一会儿,见他没“呃”出来,展昭的一边眉梢就挑了挑,问,“谁啊?”

&&&&“可能是同名吧……”蒋平道,“这个医生没有相片,只有资料,名字叫……赵觉。”

&&&&展昭脸就沉下来了,“赵觉……”

&&&&白玉堂叹了口气,原本他还觉得阮文高和海难有关系的可能性是对半开,这回看来就是**不离十了。

&&&&展昭已经对金良船上什么牛鬼蛇神阵法不感兴趣了,就要杀去医院找那只“赵觉”。

&&&&白玉堂抓住他,起码看一下另外一间屋子。

&&&&第二间屋子就在隔壁,与这一间不同,这间是古代中式风格,那么隔壁一间就是古代欧式风格,花里胡哨还很复杂。

&&&&白玉堂让其他人好好调查船内的摆设门道,寻找可疑线索,顺便去金良的家里找一找有没有文字记录之类的东西。

&&&&展昭早早坐在了车里,对白玉堂招手,“快呀!”

&&&&……

&&&&车子驶往市精神病医院,白玉堂见展昭杀气腾腾,不忘提醒他,“人有相似,重名的更多,你别那么激动,万一到时候真的此觉非彼爵呢?”

&&&&“不会的,一定是!”展昭眯着眼睛。

&&&&“这么肯定?”

&&&&“靠直觉!”

&&&&……

&&&&白玉堂也不说什么了,将车子停在了医院门口,和展昭一起进入。

&&&&s市的精神病医疗中心是世界级的顶级精神病医院,规模也很大,里边分不同的区域,分别治疗不同的病人,医务人员资源也比较丰富,还经常会有大型的医疗会议以及一些医生的借调使用。展昭也算名人,和这里的很多医生都很熟悉,进去就一路打招呼。

&&&&到前台调查了一下,赵觉医生的办公室在第七综合治疗区的办公楼十一层,需要预约。

&&&&白玉堂拿出证件给她看,前台的护士小姐就带着两人去找人了。

&&&&第七综合治疗区类似于疗养性质,展昭很疑惑像阮文高这样的狂躁症患者为什么会住在这里,而不是被关在类似于囚室的高度危险患者治疗区里。

&&&&进了第七区的区域,就感觉鸟语花香,人很少,除了住院楼和办公楼之外就是花园,花园里有不少穿着蓝白条衫的病人,有的在做运动,有的在看书,有的在画画……护士小姐们也很悠哉。

&&&&到了办公室的十一层,小护士的对讲机就响了,貌似前台找她回去,于是她伸手指了指走廊尽头的那个虚掩着门的办公室,跟展昭和白玉堂说,“赵医生就在那里,他很好相处的,你们直接找他问就行了。”

&&&&白玉堂见护士急匆匆走了,再回头,展昭已经大踏步迈向了那间办公室。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在线阅读网全本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