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四部 > 无齿凶手04 无齿的配方

无齿凶手04 无齿的配方

&&&&

&&&&展昭和白玉堂走进sci办公室,愣了一下,都下意识地退出门口,看了看门牌——没错,是sci的办公室。

&&&&但是现在办公室里摆满了电脑,还坐了好几排他们根本没见过的人,男女都有,大多有一个特点——不像警察!一股宅的气息扑面而来。

&&&&此时,蒋平带领警局电脑部门的所有技术人员正忙的热火朝天。

&&&&卢方皱着眉头在一旁不断接手机,回答都只有一句,“不好意思,他们不会去的!不参加活动!不拍电视!不做访问!不……”

&&&&……

&&&&而再看sci其他警员,都被挤到了走廊里,包拯黑着脸站在大门口,脸都快黑过石墨了。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问,“视频还没删完?”

&&&&包拯将手里的平板电脑交给两人。

&&&&白玉堂凑过去一看,就见是刚才他摆平两个袭击者的视频,视频的标题是——sci队长秒杀两杀手。

&&&&展昭眨眨眼,看白玉堂。

&&&&白玉堂皱眉,刚才楼上是有不少人拿着手机在拍,不过不会闲到这种程度放上网吧?

&&&&“这个视频不比得刚才那个。”蒋平十分无奈,“网友自拍的,各种角度,转发量比刚才那个推理的还惊人,今晚我不用睡了。”

&&&&展昭好奇地看视频相关的评论,有几条还挺有意思的,“小白你看呀,网络语言已经突破象形和象声的制约,向着声形兼备的方向发展!”

&&&&说着,展昭念给白玉堂听……

&&&&“给跪!这是电影特效吧?”

&&&&“妈妈,他会飞!”

&&&&“我去,瞬间脑残粉了!”

&&&&“sci还招人么?白队长,求混!”

&&&&“求组团!求参观!”

&&&&……

&&&&白玉堂听得莫名其妙,展昭边念边捶桌,说这段子够自己笑半年了。

&&&&这一段视频比刚才展昭的视频更加直观,也不需要什么耐心更不需要动脑子去理解分析,直接视觉冲击,转发量惊人。

&&&&没多久,sci成了网络搜索热门词。

&&&&而另一头,卢方的好脾气也被磨平了,三个电话轮番接,接一个摔一个……

&&&&“这里是警局!警局啊!”

&&&&“他们是警察!警察啊!”

&&&&“sci是查案的!查案的啊!”

&&&&……

&&&&门口,赵虎和马汉提着两大包外卖走进来,惊骇地看着一向有涵养的卢方处于失控状态。

&&&&赵虎还耍贫嘴,“嚯,上次大停电之后,卢方好久没做过复读机了吧。”

&&&&马汉也觉得无奈,进门跟白玉堂说,“头,三个都救活了,不过都中毒了,会有后遗症。”

&&&&赵虎也点头,“杨凡给他们做的检查,都惊了,说现在的非主流都往肚子里吞什么呢。”

&&&&“有说哪里来的药丸,或者怎么中毒的么?”白玉堂问。

&&&&“还没,他们几个声带有些问题暂时不能说话,在治疗。洛天和白驰等着,能说话了立刻问他们。”马汉回答。

&&&&白玉堂点了点头。

&&&&展昭从外卖袋子里摸出了一个三明治,边啃,边问走进来的秦鸥,“染少七呢?”

&&&&“我安排他在询问室了。”秦鸥说,“然后陈嘉怡和齐乐她们也来了,和马欣在休息室。”

&&&&展昭点了点头,对白玉堂勾勾手指,“走了,我们去跟他聊聊。”

&&&&白玉堂跟他一起出门,展昭走到门口,又折返回来,顺走了一罐饮料。

&&&&“小白。”

&&&&展昭叫了已经走在前面的白玉堂一声。

&&&&白玉堂回头。

&&&&展昭抬手,随手将一罐饮料丢向他。

&&&&白玉堂没整个回转过来,只是单手往侧面一伸,接住了那罐饮料,依然是单手,大拇指轻轻一扣易拉罐的拉环,修长的食指也不知道怎么一转,拉环已经套在了手指头上,他边回头边做这个动作一气呵成……等他面相走廊边喝边往前走的时候,就听到前方传来一阵尖叫声。

&&&&白玉堂抬头一看……

&&&&就见前边休息室门口至少站了二十几个女警,有制服的也有便衣的,大多是文职人员,手里拿着本子,聚在那里兴奋地捂着嘴或者对着他尖叫。

&&&&白玉堂瞧了乐呵呵啃着三明治走到他身边的展昭一眼。

&&&&展昭明显是故意的,白玉堂平时开罐子都这腔调,反正举手投足不经意的一些动作最有杀伤力,用之前那些评论里的黑话讲,就是——前边那些姑娘们没hold住,被秒得妥妥的,瞬间被白队长圈粉了,还都是脑残粉!

&&&&白玉堂看展昭——怎么个意思?

&&&&展昭笑得很大方——服务大众。

&&&&白玉堂望天。

&&&&展昭继续啃三明治,把个三明治啃得帅气又优雅,斯文又智慧……虽然谁都不知道那些持续花痴状态中无法自拔的姑娘们是怎么从一个啃三明治的动作中看出智慧来的。大概在她们看来,展昭干什么都充满了智慧……

&&&&不过白玉堂可没理会那些姑娘,更不会被人看两眼叫两声就腼腆,白队长的气场在警局从来让人望而却步,可远观不可近瞧。

&&&&白玉堂走到休息室门口,才明白怎么那么多小女生,原来休息室里,陈嘉怡等人都在。

&&&&嘉怡现在一点心情都没有了,在和马欣说话,齐乐和陈瑜在门口给等着的工作人员签名。

&&&&白玉堂有些无语地看了看那些姑娘们,想让她们工作场合不要追星。

&&&&身后展昭却轻轻一拽他,警告,“不要打断姑娘们追星,更不可以发表蔑视言论。”

&&&&白玉堂费解地看展昭——这里是警局。

&&&&展昭伸出一根手指头轻轻摇了摇,认真跟白玉堂说,“小心人家粉转黑!”

&&&&白玉堂无语,不过他向来不纠结这种小事情,就准备去询问室跟染少七聊聊。

&&&&“等下等下。”展昭示意白玉堂再等等,转身进了休息室。

&&&&白玉堂也跟了进去。

&&&&陈嘉怡正捧着个杯子六神无主,抬头看到白玉堂他们,“白队长,展博士……”

&&&&展昭点了点头,回头对门口的姑娘们做了个“嘘”的姿势。

&&&&姑娘们差不多都得着签名了,美滋滋有秩序地撤离。

&&&&白玉堂望着展昭更费解——你这算是给她们下的暗示?看着不像粉转黑的样子。

&&&&展昭一挑眉——有些事你永远不会懂……

&&&&白玉堂扶额。

&&&&“染少七说他杀了常言。”展昭道,“染少七和常言都属于没什么亲人的类型,貌似你跟她们的关系最密切些,怎么看?”

&&&&陈嘉怡显然也是在为这件事情困扰,“其实,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展昭笑着点了点头,“染少七和常言不是师徒关系那么简单是吧?”

&&&&陈嘉怡一愣,睁大了眼睛看展昭,“你……知道啦?”

&&&&展昭伸手拿过白玉堂手里还剩下的半罐饮料喝了一口,问,“我只是推测,他俩类似于情人关系,女方主动一点,男方有些顾忌年龄所以比较抗拒,是么?”

&&&&陈嘉怡眨了眨眼,“神了,这都能看出来?”

&&&&“我是早上听常言的歌,觉得这姑娘别看斯斯文文,不过性格极端敢爱敢恨,而且完美主义又因为身怀绝症所以活的有些醉生梦死……”

&&&&“全中!”陈嘉怡点头,“小言就是这样的性格,醉生梦死很贴切。”

&&&&“具体说一下。”展昭似乎对八卦很感兴趣。

&&&&白玉堂靠在沙发上静静听。

&&&&“我和小言很小就跟着老师学音乐了!小言打从第一眼看到师父,就爱上他了,还是那种崇拜带尊重的暗恋!不过她将这份感情掩藏得很好,直到她身体越来越差,觉得快撑不了多久了。然后她向师父表白了,那时把老头吓够呛。”陈嘉怡无奈一摊手,“毕竟相差了二十几岁,师父醉心音乐,别看他那么大年纪了,其实十分单纯,除了音乐他几乎什么都不知道的,更不会懂什么人情世故之类。”

&&&&展昭和白玉堂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之后的发展呢?”展昭追问。

&&&&“之后就是师父吓跑了,小言到处追呗。”陈嘉怡叹气,“这事情还不能高调,一旦曝光,最纯洁的感情也会被黑出翔来。”

&&&&展昭和白玉堂接着点头。

&&&&“师父一直不接受小言,他的理由也很充分,自己已近暮年,小言风华正茂,只是一时糊涂把崇拜当爱情了,坚决拒绝她,让她找更适合她的真爱。”

&&&&展昭托着下巴听,“染少七的处理方法其实很傻。”

&&&&齐乐和陈瑜还有马欣也在一旁听呢,都好奇问展昭,“傻么?很有担当很替常言着想啊。”

&&&&“就算常言没有绝症,她也不是个轻言放弃的人,得不到的永远最好……常言干嘛中意染少七?虽然他风度翩翩,但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是不会为了生理上的原因去爱一个老头的,当然是因为思想和精神。染少七在常言看来是个感情干净纯洁甚至崇高的人。他越是拒绝,常言陷得越深!而且要考虑常言觉得命不久矣的那种心情,她做每个决定基本都跟遗愿一样,不会做第二选择……于是那姑娘走上不归路了。”

&&&&在场四个姑娘都张大了嘴听着。

&&&&展昭见扯远了,就摆摆手,“讲正经的,染少七后来是怎么就范的?”

&&&&“有一天小言喝醉了,跟我说,她可能快不行了,可师父就是不肯接受她,她可能要带着这个遗憾进棺材了。”

&&&&“染少七听到了,对么?”展昭问。

&&&&陈嘉怡点头,“其实是小言特意安排的,装醉向我哭诉,借机向师父摊牌兼表白。”

&&&&“这招够狠的。”齐乐无奈,“得不到他的爱,就算要他的同情也在所不惜,常言是豁出去了啊,这爱得太卑微了。”

&&&&陈嘉怡点头,“之后,他俩的关系就微妙了起来。其实不可能手挽手出去逛街吃饭看电影的,小言也不需要这些,她只需要精神层面的归属感。他俩经常会在一起晒太阳、聊音乐,我碰见过几次,抛开一切陈规,起码那一刻,他俩都是快乐而幸福的。”

&&&&众人都点了点头——可以理解。

&&&&“之后我没有太留意他俩之间的感情变化了,可说我师父杀人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他连只麻雀都杀不掉!”陈嘉怡说着,皱起眉头,“不过我的确发现了几个疑点。”

&&&&兴致勃勃的展昭和已经犯困的白玉堂都打起了精神,等听疑点。

&&&&“首先,小言的笔记本电脑不见了。”陈嘉怡道,“我哪儿都找过了,没找到!”

&&&&展昭摸了摸下巴,“她平时会用电脑干嘛?”

&&&&“大多是做曲、上网,还有存一些照片。”陈嘉怡道,“我本想照几张她的生活照印出来做一本影集放在家里,好想念她的时候拿出来翻翻,但是哪儿都找不到她的电脑!”

&&&&展昭听后,轻轻地点了点头,“疑点不止一个吧?”

&&&&“不止!”陈嘉怡接着说,“小言写了十几年的日记和剪报本也不见了!”

&&&&展昭好奇,“写了十几年日记?还剪报?”

&&&&“对啊,有满满一大箱子呢!”陈嘉怡道,“小言从小知道自己有病,所以对生活的每一点滴都分外珍惜,有写日记和做简报的习惯,但是那记录她生活的一大箱子资料找不见了!”

&&&&“笔记本随手提一下就行了,这东西可沉吧。”展昭问。

&&&&“那可不!那樟木箱子少说几百斤重,都搬走要出动搬家公司的!”

&&&&“还有没有?”展昭接着问。

&&&&“还有一点!”嘉怡神色又严肃了几分,“也是最可疑的一点!”

&&&&展昭和白玉堂看着她,那意思——洗耳恭听。

&&&&“小言的钱不见了!“

&&&&“钱?!”展昭和白玉堂在sci处理了案子那么久,说来也奇怪,变态连环杀手杀人干坏事的动机千千万,可他们却甚少碰到“钱”这个动机。钱这个万恶之源,似乎是被连环杀手高端凶手们唾弃的东西……这次突然冒出来,还真叫人不适应。

&&&&白玉堂问,“没有了是指存款空了?”

&&&&“对啊!”嘉怡点头,“小言没有亲人,我帮她处理全部身后事的,据我所知,小言除去不动产,还有一大笔存款,但是她存款户头竟然是零!”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

&&&&白玉堂拿出电话打给蒋平,让他百忙之中抽空,查一查常言的账户情况。

&&&&马欣跑去隔壁,没一会儿,拿回来了一份打印的常言账户的账目明细。

&&&&展昭接过来仔细看,皱眉,“这一年,常言经常大额支出钱,小的几万大的十几万,而且都是取现金,她拿那么多钱干什么?买东西?”

&&&&陈嘉怡摇头,“这丫头很省的!她衣服有赞助商提供,平时不出门也不穿什么,不喜欢珠宝,不投资,更没有亲人连个红包都不用发,她身体又不好,很多好东西都不能吃。”

&&&&展昭微微皱眉。

&&&&白玉堂让蒋平再弄了一份染少七的账户明细过来。

&&&&展昭打开一看,“嚯,老头这么有钱啊?”

&&&&“那是!”嘉怡点头,“而且他还对钱完全没有概念!什么理财啊、投资啊一概不会也不管,银子就放在银行贬值。”

&&&&“他的资产很清楚,基本没什么不明来源的进账。”展昭看白玉堂,“常言的资产还不如老头资产的零头,这笔钱应该跟他没什么关系。”

&&&&“常言的钱都去哪儿了呢?”白玉堂觉得费解,“难道捐掉了?”

&&&&这边厢众人正疑惑,突然,就听到“嘭”一声。

&&&&展昭和白玉堂一起望门口,就见包拯破门而入,那张原本黑黢黢的脸都白了。身后还跟了赵虎马汉等sci的其他人,貌似是出了什么大事。

&&&&“包局?”展昭惊讶,“你干嘛?”

&&&&“出事了!”包拯将手里的平板电脑递给了两人,“有人做了视频传上网,教人怎么做‘无齿’胶囊!”

&&&&展昭眨眨眼,“无齿胶囊?跟脑残片一样的东西么?”

&&&&“别贫了,是这次导致喝水死胶囊□□的配方,不止有视频,还有图解和化学方程式。还有教人哪些生活用品里有这些化学药剂,什么分量怎么混合可以成为□□杀死想杀的人……”包拯说着,指着一行加粗黑体字,“你们看!”

&&&&展昭和白玉堂一起望向那一拍硕大的加粗黑体字,写的是:sci永远无法抓到的凶手,就是——全民凶手!行动起来吧,让你痛恨的人,让那些该死的人,落光牙齿。

&&&&白玉堂和展昭看完,都愣了。

&&&&“终于有了。”

&&&&良久,包拯开口来了一句。

&&&&“终于有什么?”众人都看他。

&&&&“从sci成立那天起,我就觉得终有一天会发生的事情。”包拯面色凝重,“挑战sci的凶手!”

&&&&“喝水死,那真的防不慎防啊。”赵虎郁闷地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水杯,“应该会引起恐慌吧?”

&&&&马汉点了点头。

&&&&“可是……还有一个条件需要满足不是么?”白玉堂觉得不解,“除了胶囊、水之外,落光牙齿的前提是要有一口烤瓷牙……不是任何人都有一口烤瓷牙的吧?”

&&&&“呵呵。”

&&&&众人正挠头的时候,就听到一声冷笑,转脸看,只见展昭抱着胳膊,单手轻轻摸着下巴,嘴角带着浅浅的笑容。

&&&&这神情,sci所有人都熟悉,神棍要出现了。

&&&&白玉堂对展昭微微一挑眉——有招了?

&&&&展昭一笑,一抓白玉堂的胳膊将人拖走。

&&&&“去哪儿?”

&&&&“抓凶手。”

&&&&“又来?”

&&&&“那是。”展昭坏笑,“抓住了给他吃脑残片!”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