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四部 > 无齿凶手17 五颗棋子

无齿凶手17 五颗棋子

&&&&

&&&&白玉堂找来了一台笔记本,播放了蒋楠给的那块硬盘里的最后一段采访。

&&&&众人一看,果然是王悦采访蒋楠的视频。

&&&&视频十分清楚,说话的声音也能很清晰地听到。

&&&&众人都皱着眉头,看着视频中的那个“王悦”。

&&&&该怎么说着,从样貌上,这个人的确很像王悦,但是气质整个变了,显得比较时髦,短发很干练,妆容精致,和众人之前见她时候的朴素知性打扮很不同。

&&&&“哎呀,跟整容了似的啊。”白驰眯着眼睛仔细看。

&&&&“唉。”双胞胎一人一边搂着小白驰,“驰驰,你要知道,女人的变化是可以很大的,只要会化妆,母猪赛貂蝉啊!”

&&&&白驰惊讶,“这么厉害?”

&&&&赵祯从双胞胎手里把白驰抢了回来,以免被他俩教坏。

&&&&“感觉是两个人。”白玉堂道,“性格差异有些大。”

&&&&展昭点头,“这是完美的……”

&&&&“完美的人格扮演。”

&&&&没等展昭说完,门口的赵爵探头,插了句嘴。

&&&&展昭怨念地看他——又来抢风头了!

&&&&“人格扮演和人格分裂有区别么?”白玉堂不耻下问,心说又是怎么样的变态心理产生了新病种么?

&&&&“简单地说,人格分裂是无意识的,而人格扮演是有意识的。”展昭解释。

&&&&“什么叫有意识什么叫无意识?”众人歪头。

&&&&门口,啃着咖喱包的赵爵又瞄了展昭一眼,那意思——你们sci都是文盲么?

&&&&展昭也无奈,“就是说人格分裂的人不知道自己人格在分裂,而人格扮演是当事人有意识地模拟另一种人格。”

&&&&“讲了半天……”公孙问,“等于说王悦是个演员对么?她一直在生活中扮演角色?”

&&&&“可以这么说。”展昭点了点头,“她在随时分裂扮演着几个人,其中一个是之前我们见到和交谈的王悦,是女性,并且以各种形象示人,演技精湛。而另一个就是这个记者,也就是男性。”

&&&&这时,白玉堂接到了蒋平的视讯电话,他将平板电脑的视讯打开。

&&&&蒋平的脸出现在了屏幕上,“队长,我查到了些东西。”

&&&&白玉堂点头,示意他说。

&&&&“我将近年所有出版物的关键词排查了一边,发现很早就已经有新闻报道sci的事情,还有一些关于展博士的报道。但是版面都不是很大,也没引起什么反响。”蒋平说着,点出一份报纸的电子文档到屏幕上,道,“这份是最早,杀手训练营的时候的报道,看看照片。”

&&&&众人都歪着头看照片,因为照片是横着拍的,却是竖着放的,但是字却又是横向的,明显是版面不够了,只有一块小豆腐干。

&&&&蒋平帮忙将图片正过来。

&&&&“咦?”展昭摸着下巴。

&&&&白玉堂也很是吃惊。

&&&&就见那张照片上的背景似乎是一片火海,后面的建筑物不知道怎么就烧着了,前边很是凌乱,有一个高高的台子,还有一些警察在逮捕什么人。而在画面的最前端,站着两个人,是两个侧影,两人似乎都在回头看火场和逮捕现场的情况。熟悉展昭和白玉堂的人,一眼就看出了拍的正是展昭和白玉堂。

&&&&“啊!”白驰惊讶,“我记得这个照片!那天夜总会着火,哥用谈判让泼了汽油挟持人质的犯人丢掉了打火机!”

&&&&白玉堂也点头,“我记得这个人,袭击齐乐的毒贩。”

&&&&“这篇报道写的还满夸张的么。”展昭歪着头看文字内容,笔者将心理学探案写得神乎其神,还着重介绍了一下sci这个部门,只是篇幅不够,文笔也一般。说实话,现在读报纸的人本身就少,这篇报道是社会新闻,简单点说就是警方抓住了一个脑子有问题的毒贩,不被人注意也是正常的。

&&&&“这个人误解了犯罪心理学,并且对这门学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展昭皱眉,指了指最下面的记者署名,写着的是——陈悦。

&&&&“陈悦?”白玉堂皱了皱眉头,“陈悦和王悦……巧合么?”

&&&&“我根据这篇报道,查了一下这个名叫陈悦的记者。”蒋平道,“一定叫你们大吃一惊。”

&&&&说着,他摆出好几篇报道,“看吧!他之后陆续写了接近一百片报道,都是关于sci的,对我们不要太感兴趣哦!”

&&&&众人看着蒋平一排排罗列出来的剪报,都皱眉。

&&&&“每一件案子她都跟?”展昭问。

&&&&“对啊,她所在的报纸有一个社会问题和犯罪问题类的专栏,几乎一大半都是在说我们和关于心理学犯罪的问题。”蒋平一摊手,“但是版面真的好小,而且阅读情况一直不好,每次问卷调查这个专栏基本都被读者忽略,直到两年前,专栏被取消。”

&&&&“我打去报社查询了,专栏取消之后,陈悦也辞职了。”蒋平接着说,“我让报社的人事部将陈悦曾经的就职档案找了出来,给你们看些好玩的。”

&&&&说着,蒋平又点出了几分资料,众人看得就是一皱眉。

&&&&其中一份是陈悦的个人简历,第一眼吸引众人的就是他的照片,照片上的是个男人,或者说,是个和王悦长得很像的男人。

&&&&“看看两张照片对比。”蒋平又放上王悦现在的工作照。

&&&&“一样的!”

&&&&这一对比,众人都看出来了,虽然有明显的性别差别,但是是同一个人!

&&&&“气质变化好大。”公孙感慨,“但绝对是同一个人,竟然没被发现?伪造身份证么?”

&&&&“并非。”蒋平又拿上来了两张身份证作比较。

&&&&“这是王悦的身份证复印件,这是陈悦的身份证复印件。”蒋平将两张身份证并排放在一起比较。

&&&&两张身份证上的照片却是有差别,号码之类的区别也很大。

&&&&“都是真的?”

&&&&“是的。”蒋平点头。

&&&&“身份证照片和本人照片都很像,又都不能说是一样。”白玉堂皱眉,“但是他俩拿着自己的身份证出去给人看,应该不会有人怀疑,的确是相似度非常高的。”

&&&&“这么说。”公孙道,“本来有王悦和陈悦两个人,这么巧名字都是个悦字,而且两人性别不同,但是长相却有些像,起码身份证上的照片王悦和陈悦非常像,然后王悦将自己假扮成男的,用了陈悦的身份。”

&&&&“那个真正的陈悦呢?”白玉堂问。

&&&&“陈悦一直在国内啊,现在的工作是杂志摄影记者。”蒋平边说边对众人挑眉,“只是前阵子突然辞职了,我查了一下,他辞职的日子就是常言去世的日子。”

&&&&“陈悦今年二十八岁,他没有亲人,很小就父母双亡了,只有一个患有精神疾病的爷爷,陈悦一直单独照顾他爷爷,直到他两年前去世。”蒋平总结,“我怀疑……”

&&&&“王悦占据了陈悦的身份,那么陈悦应该已经死了吧。”白玉堂道,“且王悦用这个身份不是一天两天或者一年两年,而是好多年。”

&&&&“一个人有两个身份啊,难怪办事这么容易,又不会被发现。”

&&&&“我查了一下这个陈悦的资料。”蒋平道,“陈悦曾经在警局工作。”

&&&&“什么?”众人都惊讶,“他是警察?”

&&&&“他大学念的是档案管理。”蒋平道,“参加了很多考试之后被警局录取进行实习,他的工作是档案归类整理,你知道,警局有很多旧的档案要扫描入网,建立共享网络,当时招了不少人。”

&&&&众人都点头,

&&&&“那就是说有他的就职档案的了?”一直不出声的包拯皱眉问,心中则是觉得这也未免太危险了,就这么混进警局了。

&&&&“有的,我从人事部的记录里调出了这份。”蒋平说着,将陈悦当年的简历拿了出来,和报社的那一份放在一起,内容几乎一模一样,唯独照片不同。

&&&&“这么看还是能看出不同来的,两人只是长得像……或者说,王悦更像陈悦的身份证而非他本人。”众人都点头,问,“那后来呢?”

&&&&“后来,陈悦就突然没来上班,只是寄来了一封辞职信,对此人事部门很恼火。”蒋平的话,说得众人心中领会——估计,那时候陈悦就已经死了吧。

&&&&“等一下。”白玉堂突然问,“照这么说,陈悦在警局上班的时候,王悦正用陈悦的身份在报社工作。”

&&&&“没有被发现?”公孙也觉得很特别。

&&&&“也不是不可能的。”蒋平道,“我调查来一下,那家报社规模小,且陈悦是实习生待遇,写专栏也是他义务的。”

&&&&“署名‘陈悦’的第一篇报道就是刚才你们看到的那篇,但是在事情发生的一个月之后才刊登的。”蒋平道。

&&&&“一个月之后……”展昭点了点头,又问,“在警局工作那个陈悦,社会关系怎么样?”

&&&&蒋平笑了笑,“我找见过他的警察问过了,他们都记得他有个女朋友,貌似叫‘小王’,也有人听陈悦乐打电话的时候叫过‘悦悦’什么的。但是他女友没来过警局,陈悦和警局的同事一起吃饭,她也都没到过场,所以所有人都没见过她。”

&&&&“很谨慎。”白玉堂低声道,“看来是蓄谋已久的。”

&&&&“我猜那个过程是。”公孙倒是也推理了一回,“王悦先对sci和犯罪心理学着迷,之后她可能到警局附近转悠或者什么的,发现了陈悦这个人的存在,于是就跟他谈起了恋爱,轻而易举地就得到了陈悦的信任,弄到了他的假身份。陈悦估计还帮她影印了很多sci的警局内部档案,所以她才会有那么多的调查资料。”

&&&&“如果这么说的话,那个撞死的许强也是用的假身份……他俩是原本就认识,还是只是一个巧合?”

&&&&“当时鉴识科从地下室的墙壁上提取了五个不同人的指纹。”蒋平道,“我刚才让鉴识科的人,将陈悦分别给警局和报社的两份档案提取了一下指纹。鉴识课的人很成功地从两份简历上提取了几组指纹,我们一比较之后,发现陈悦在报社那份简历上的一组指纹,同地下室墙体上的一组指纹相吻合。陈悦在警局那份简历上的指纹,同地下室资料上的一组指纹相吻合,但是没有在墙壁上留下指纹。我查了一下,都是一些影印的关于sci案件的相关资料。而最奇怪的是,两份同样属于陈悦的简历上,却没有找到一样的指纹。另外我又用王悦的指纹对比了一下,发现陈悦交给报社的杂志上那组和墙壁上相同的指纹,正是王悦的。”

&&&&“于是证明了我们的推断是正确的。”白玉堂道,“本来她的指纹在地下室出现也不奇怪,毕竟她说她全都翻看过,可是现在看来……我们已经有确凿的证据可以逮捕她了。”

&&&&展昭点点头,“她这一人分饰二角的手段还真高明,只是她应该千算万算都没算到,脸会被赵爵画出来。”

&&&&白玉堂拿出电话,“马汉和赵虎正好去村里调查,直接叫他俩把人抓回来吧。”

&&&&可是还没来得及拨通,电话却是响了起来,来电的正好是马汉和赵虎。

&&&&白玉堂接通,还没来得及说话,那头赵虎的声音就传来,“队长,王悦死了。”

&&&&白玉堂一皱眉,看了展昭一眼。

&&&&展昭接受到白玉堂的眼神,心中有数,所谓怕什么来什么。

&&&&“她怎么死的?”白玉堂问。

&&&&“无齿胶囊。”赵虎低声道,“死在家里的书桌上。”

&&&&众人叹气……又来了。

&&&&同时,另一部电话也响了起来。

&&&&展昭看着口袋里一直亮的手机,皱眉。

&&&&白玉堂将手机拿出来放到桌上按免提,那是之前邮寄到警局的,凶手给的电话。

&&&&“这一次走的有些慢啊,而且损失惨重。”那头,传来了愉悦的笑声,虽然声音通过变声器变得有些诡异,但笑意明显。

&&&&“这是我的第二颗棋子,还满意否?”

&&&&白玉堂微微皱眉,展昭则是轻轻地摸着下巴——第二颗棋子?

&&&&“她是不是也很无耻?”对方笑着问,“无齿胶囊就是设计给这种人的。还有三颗棋子,sci的诸位精英们,抓把劲啊。哈哈哈。”对方笑得得意,“今天就到这儿,对了,保重身体啊,展博士。”

&&&&说完,伴随着笑声的余韵,电话被挂断。

&&&&白玉堂看了看展昭,果然……那猫一脸踩到狗屎的表情。

&&&&包拯来气,“究竟是什么人?!”

&&&&“第二颗棋子。”展昭则是皱眉,“似乎第一颗棋子是双腿瘫痪的李睿,而第二颗棋子就是这个人格扮演的王悦。”

&&&&“头。”蒋平在那头也听到了对话,操作了一下电脑后,对众人说,“李睿的指纹也在墙壁上。”

&&&&“李睿需要靠轮椅才能行动,是怎么进入那个地下室的?”白玉堂不解,“而且还没被发现。”

&&&&“那个地下室,应该是给我们的提示而已吧。”展昭道,“包括指纹都是留给我们的线索,好让我们顺着这个方向调查,从而对方可以享受比我们快一步的愉悦。”

&&&&“可是王悦还有跟踪的车辆做提示,第三颗棋子连提示都没有。”白驰丧气,这次的对手显然筹划了很多年要对付sci,如此的心思缜密计划周详。

&&&&“提示也不是没有。”白玉堂问展昭,“恐怕就是那个在王悦家附近出现多次的,有胎记的男人吧。”

&&&&展昭点点头,正思考,一旁白驰突然戳了戳他,示意他,看门口。

&&&&众人转脸看门外,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

&&&&就见赵爵鬼气森森地趴在门框上,探着半个头,一双眼睛盯着桌上那个凶手寄过来的手机看着,整个眼瞳乌黑乌黑的,。

&&&&众人都下意识地拍胸口——好可怕,赵爵啥情况?

&&&&赵爵慢慢地走了进来,伸手拿起那部手机,按了几下,似乎是回拨。

&&&&没一会儿,电话还真的通了,刚才那个声音传来,“有不明白的地方么?还是想要提示?”

&&&&众人都看着赵爵。

&&&&良久,就听赵爵说了一句,“你竟然还活着。”

&&&&……

&&&&众人一愣——认识?!

&&&&连包拯都皱眉看赵爵。

&&&&那头沉默了良久,随后传来了一声冷笑,“好久不见了!你在指导小朋友们破案么?”

&&&&“屁。”展昭忍不住来了一句。

&&&&“呵呵。”对方显得很自信,“就算有你的帮忙,也无所谓……”

&&&&“呵呵?”赵爵模仿着对方的笑声也笑了笑,“你在害怕么?想到我你会尿裤子吧?”

&&&&对方不语,但似乎能听到气息加重的声音。

&&&&“还真不需要我帮忙,就你这样的货色,三天之内就会被抓住!”说完,举起起电话。

&&&&“唉……”白玉堂赶紧拦住,才阻止了赵爵将电话摔在地上踩烂。

&&&&而另一边,传来了凶手咬牙切齿的几句,“等着吧,我会让你知道,你欣赏的那群人,是多失败,多没用!”说完,挂了电话。

&&&&众人刷拉一下,一起转脸看赵爵,那意思——搞了半天,问题出在你身上?

&&&&赵爵可不管这些,一手一把抓住展昭和白玉堂的衣领子就晃,“你们两个给我三天之内抓住他,不要给我丢脸听到没有!”

&&&&展昭和白玉堂一脸茫然,“他究竟是什么人?”

&&&&赵爵伸出一根中指斩钉截铁地回了两个字,“贱人!”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