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四部 > 无齿凶手19 最后一程

无齿凶手19 最后一程

&&&&

&&&&谢天朗。

&&&&这个名字就像是某种开关,一旦按下,就会将那黑暗的帷幔拉开,帷幔后面有一张巨大的网,网的尽头,是众人一直追寻的真相。

&&&&从赵爵出现,到离谜底越来越近,这几年来,展昭等人已经做了足够的心理准备,无论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秘密,它的结果就是造就了一个又一个的悲剧,无论幕后的人是谁,都到了让他付出代价的时候,为了祭奠那些无辜死去的生命。

&&&&再一次来到特殊监狱,站在那条长长的陡坡前,众人仰起脸,心中莫名有些感慨。

&&&&山顶上的特殊监狱有全球最严密的安保系统,钢筋铁锁,困着的是一群极度危险的生物,这些生物有着凌驾于普通人类之上的智慧或者力量,只是他们没用这些来造福人类,而是选择了破坏。

&&&&包拯带着众人踏上那条长长的陡坡,众人每次踏上这条陡坡都有一种领悟,这是一条善与恶的分界线,顶部,不是人类的世界。居高而住的往往不是神明,而是魔鬼。

&&&&特殊监狱门口,里三层外三层严密的安保,一层层地检查着众人的证件,还需要各种指纹和虹膜识别确认身份,光通过各层关卡就用了接近一个小时。

&&&&赵爵双手插兜,笑眯眯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等进入最后一扇门,白玉堂突然问白烨,“如果让你进去,你能出来么?”

&&&&白烨看了看白玉堂,微微一笑,没有作声。

&&&&前面,赵爵也是意义不明地笑了笑。

&&&&这次,与他们上次见邓车所在的会见室不同,众人坐着一部巨大的金属电梯,来到了另一个地方,四周围都是反光的金属墙壁,一眼望过去,除了反光什么都没有。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走了出来,三十多岁,十分漂亮有气质。

&&&&“包局。”那女人跟包拯打了个招呼后,目光落到了赵爵身上,“好久不见。”

&&&&赵爵“哧溜”就躲到了白玉堂身后,探出半个头瞄着她。

&&&&展昭有些不解地看了看他。

&&&&赵爵像一只站在桌子上的小猫撵一条在桌下对它晃尾巴的狗一样,伸出手对那个女医生一直摆啊摆,“怎么是你啊?你这算升官了?”

&&&&女人笑了笑,又去对白烨点头,“好久不见。”

&&&&白烨轻轻点了点头,依然是面无表情地冷酷。

&&&&“你好。”那女医生跟白玉堂握手,“我叫傅敏,特殊监狱病房区的负责人。”

&&&&白玉堂跟她握握手,“病房区,是负责什么的?”

&&&&傅敏伸手轻轻推了推眼镜,“十分敏锐么,我不是医生,是科学家。”

&&&&白玉堂也没细追究,大致跟她介绍了一下众人。

&&&&傅敏跟白锦堂握手时,笑了笑,“还记得我么?”

&&&&白锦堂轻轻点了点头。

&&&&众人好奇,这人和白锦堂也认识?

&&&&之后傅敏跟公孙握手,“久仰。“

&&&&公孙眨眨眼,傅敏——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儿听过。

&&&&最后是展昭。

&&&&傅敏握着展昭的手好好地打量了一下他,随后笑了笑,“久仰大名。”

&&&&展昭搜寻了一下自己的记忆库,问,“傅敏……那个遗传学权威?”

&&&&公孙也想起来了,之前看过她的研究报告,十分低调但是成绩斐然。

&&&&“这么有名为什么会在监狱做病区负责人?”赵虎好奇。

&&&&“因为这里研究材料丰富啊。”傅敏眨眨眼,边对赵爵招招手,“来我办公室坐吧,我准备了你喜欢喝的茶。”

&&&&赵爵瞄了她一眼,又躲到展昭身后。

&&&&众人都有些好奇,她和赵爵很熟么?

&&&&“我是他的学生。”傅敏边给众人带路,边自我介绍,“我念研究生那会儿就是跟他学习的,那时候疯狂崇拜他,当然了……现在也是。”

&&&&众人又瞧了赵爵一眼。

&&&&赵爵斜了包拯一眼,“怎么把她调来了?”

&&&&包拯一摊手,“不止有她,一会儿见到那位你估计还得跳脚。”

&&&&赵爵微微一愣,这时,傅敏推开了一扇金属的大门。

&&&&“oh!my honey!”

&&&&众人刚进门,就听到门里传来了一声肉麻到叫人起鸡皮疙瘩的召唤声,再看,一个白色的人影扑了出来。

&&&&展昭就见那白影扑向自己,幸亏白玉堂眼明手快,一把将展昭拽到了一旁,而白烨也将赵爵拽到了一旁,走在最后的马汉一把将还发呆的赵虎拽到了自己身前挡住……于是,赵虎不幸被那个白影扑了个正着。

&&&&“哇!”赵虎就见一个人挂在自己身上,“谁啊你?”

&&&&那人抬头,伸手推了推眼镜眯着眼睛端详了赵虎一会儿,表示不认识,于是又回头,对着赵爵笑眯眯,“honey,好久不见你好冷淡!”

&&&&赵爵一见他就蹦了起来,“白毛猴子!”

&&&&“讨厌!”那人回转身,微笑看着赵爵,面部表情却是有些阴森,“这么对老朋友。”

&&&&赵爵眯起眼睛,表情比他还阴森,“想死啊你。”

&&&&他话说完,那个白衣人挂着傅敏撒娇状,“讨厌,他还是那么不可爱啊!”

&&&&傅敏无奈拍了拍他以示安慰。

&&&&众人再看那人,一身白大褂,和傅敏差不多打扮,但是年龄却大得多,看起来应该有五十多岁了,外国血统,类似东欧人,相当的高大,倒是不胖,一头银灰色的短发,帅气的老头。

&&&&他有淡灰色的双眸和高挺的鼻梁,一副无框的眼镜,镜片有些镜面效果,不知道是不是故意那么搞的,推上去之后几乎看不到眼镜。

&&&&“你是戴着瞳片还是……”展昭忽然凑过去看他的眼睛。

&&&&众人这才注意到,那老头一双灰色的眼睛,里边还有一些绿色和棕色的斑纹,似乎虹膜的颜色是彩色的。

&&&&“漂亮么?”那人微笑问展昭。

&&&&展昭抬眼看了看他,摸下巴,“好像花栗鼠……”

&&&&“噗……”赵爵捧着傅敏给他的茶刚喝了一口就忍不住喷出来,笑得跺脚。

&&&&那个老头瞄了展昭一眼,笑到,“哎呀,性格果然很恶劣呢。”

&&&&“哦……你就是白玉堂啊。”老头又双手握着白玉堂的手一个劲地上下摇,“幸亏幸亏。”

&&&&白玉堂微微皱眉,不解,“幸亏?”

&&&&“是幸会啊你这白痴。”赵爵踹了他一脚。

&&&&“哈哈,我中文不太好。”老头自我介绍,“我的名字太长了,通常就简称缪拉。”

&&&&“缪拉?”展昭皱眉想了想,突然眼前一亮,“缪拉赫拉托夫斯基?”

&&&&“咦?”老头坏笑着看展昭,“竟然知道。”

&&&&白玉堂低声问展昭,“什么人?”

&&&&展昭眨眨眼,“全球最好的心理学家之一。”

&&&&“心理学家?是那种普通的心理学家还是那种变态类的心理学家?”赵虎嘴角动了动,心说莫非又是个怪物。

&&&&“怪物。”展昭回答得十分干脆,“人家都叫他银瞳怪。”

&&&&众人默默叹气——又是个妖怪。

&&&&“唉,不用紧张,年纪大了不好跟你们年轻人相比。”缪拉笑嘻嘻端着自己的咖啡杯,凑到白烨身边,“呦!”

&&&&白烨看了他一眼。

&&&&缪拉凑过去看他的眼瞳,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放大镜来,观察白烨的虹膜,“嗯,老化现象还是没有出现啊,果然是完成品!”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又是完成品啊。

&&&&老头似乎和白锦堂也认识,到他身边,依然用放大镜看他的虹膜,皱眉,“哎呀,第二道锁解开了啊?”

&&&&白锦堂微微一挑眉,很有礼貌地跟他问好,“好久不见。”

&&&&“哎呀,还是那么乖啊,好好。”老头伸手轻轻拍了拍白锦堂的头,众人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好诡异的相处模式。

&&&&“都认识了吧。”包拯觉得叙旧时间差不多了,就问缪拉,“我们想见见谢天朗。”

&&&&“谢天朗啊。”缪拉微微一笑,“来的时间点不错哦,再晚几天他可能就要死了。”

&&&&众人都皱眉,彼此对视了一眼——谢天成突然出现,会不会和谢天朗即将离世有关系?

&&&&“双胞胎之间有一定的感应这种说法也不是没有。”缪拉似乎是可以看出众人的心思,笑了笑,伸手拿起一个烟斗叼在了嘴里,“不过么……谢天成和谢天朗两兄弟,据我所知具有本质的区别。”

&&&&“什么意思?”白玉堂问赵爵。

&&&&赵爵摊手,“一个是试验品一个不是。”

&&&&“也就是说,谢天成现在应该是一个快九十岁的老头的样子,而不像谢天朗那样具有年轻的外貌?”白玉堂问。

&&&&“关于年轻外貌这回事。”傅敏干笑了一声,打开一个有多道密码的保险箱,取出一张磁卡,“我们去看看再说吧。”

&&&&赵虎皱着眉头看刚才傅敏连着按了n下按钮输入密码,忍不住问,“这箱子密码多少位啊?”

&&&&“九十六位哦。”白驰说。

&&&&赵虎嘴角抽了抽,看白驰,“你记住啦?”

&&&&“嗯。”白驰点头。

&&&&傅敏笑了笑,伸手摸白驰,“哎呀,正太好可爱!”

&&&&赵祯将白驰拉到一旁,省得他被怪阿姨揩油。

&&&&傅敏托着眼镜去看赵祯,“哎呀,有好明显的遗传基因啊!”

&&&&赵祯则是低头看一样东西,惊叹,“啊?已经三十八岁了……”

&&&&“啊!”傅敏一把抢过赵祯悄悄偷走的身份卡,藏起来,“讨厌!”

&&&&之后,众人一起走出那个有机密仪器的办公室,再一次踏上了那条光秃秃的走廊。

&&&&“走在这里不会迷失方向的么?”赵虎看了看四周围迷宫一样的金属通道,完全没有参照物。

&&&&“有精密的路标啊。”说着,傅敏指了指一旁的金属墙壁,众人都凑过去看,就见墙壁上有一些镂刻的数字。

&&&&赵虎眨眨眼,问,“这什么啊?”

&&&&“几点钟方向。”展昭道,“带着手表就不会迷失,不过要通过时间换算。”

&&&&傅敏微微一笑。

&&&&赵虎嘴角抽了抽,“意思是不是天才走不进来也走不出去是么?”

&&&&“果然,sci是没有笨蛋的啊。”傅敏笑了笑。

&&&&众人面面相觑,除了展昭白驰他们几个,都有一种穿越到了另一个空间的感觉——好累,好想回到人类的世界!

&&&&走过长长的走廊,众人来到了一间病房门口。

&&&&傅敏拿出磁卡,又输入了一串九十六位的密码。

&&&&白玉堂问,“每个病房的密码都不同么?”

&&&&“是的。”傅敏点头。

&&&&众人默默叹气,每一个病房都要记一个九十六位的密码,显然这里的负责人不好做,起码要有白驰那样的记忆力,这么说……傅敏的智商应该非常高才对。

&&&&公孙忽然好奇地问赵爵,“你挑研究生的条件是什么?”

&&&&赵爵坏坏一笑,“指了指脑袋。”

&&&&公孙了然挑眉——果然。

&&&&病房的大门打开后,里边是一个敞亮的环境,四周围似乎是模仿了天光,和此时户外的亮光差不多。

&&&&病房里并不是病床,而是另一个小型的病房,四周围都是密闭的玻璃,有一个通话的装置在外边,而密闭玻璃病房里边,有大量的仪器,仪器中间有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全身插满了各种管子的人……或者确切地说,是一具干尸?

&&&&众人站在玻璃房前边,皱眉看着床上的谢天朗。

&&&&和记忆中那个大波浪卷的性感美女完全不同,此时,他形容枯槁,瘦得只剩下一副骨架。

&&&&“怎么会这样?”白玉堂皱眉,其实距离上次那个案件也不是很久,是什么力量让一个人瞬间老成这样,就好像电池用尽的机械一样。

&&&&“瞬间老化……”展昭皱眉,“半成品的副作用么?或者说,订立契约的代价?”

&&&&“嘿嘿。”缪拉笑了笑,伸手轻轻敲了敲对话话筒旁边的一个按钮,“谢天朗,醒醒,有人来看你了。”

&&&&良久,众人就看到那具干尸的双眼缓缓地睁开。

&&&&那一双眼睛显然也已经没有了生气,涣散的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了赵爵的身上。

&&&&良久,谢天朗开口问,“很久没看见那么多人了,呵呵,我的身体貌似不好了,是实验副作用么?”

&&&&他说话的声音类似一个年迈的老人,低沉、沙哑、缓慢……

&&&&展昭有些疑惑——谢天朗说话有点古怪。

&&&&缪拉看了看白玉堂对他挑了挑眉,那意思——想问什么就问吧。

&&&&白玉堂看展昭。

&&&&展昭凑到话筒旁边,道,“你有没有什么遗愿?”

&&&&众人有些好奇地看展昭,这问题出乎意料。

&&&&赵爵则是笑了笑,一旁白烨看了玻璃房里的谢天朗一眼,没有任何情绪的双眼里,闪过了一丝淡淡的嘲讽。

&&&&站在他身边的白驰敏锐地观察到了这一点,不太明白这个眼神表达的意义。

&&&&“遗愿啊……”谢天朗点了点头,“帮我杀一个人吧?”

&&&&众人都皱眉,该说狗改不了吃屎还是什么?这人都快死了还惦记着杀人。

&&&&“杀谁?”展昭问。

&&&&“我弟弟。”谢天朗道,“天成。”

&&&&“为什么要杀他?”展昭问。

&&&&谢天朗盯着天花板上仿天光的灯,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们一起来的,理所当然要一起走呢。”

&&&&展昭看了看白玉堂。

&&&&白玉堂问,“你弟弟在哪儿?”

&&&&“呵呵。”谢天朗笑了,“他还能在哪儿啊?躲在洞里呗。”

&&&&“洞里?”白驰不解,人躲在洞里

&&&&“他那种一辈子都见不得天日的东西,自然是躲在洞里。”谢天朗答得随意,之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问,“赵爵,你的实验成功了么?”

&&&&众人微微皱眉,看赵爵。

&&&&赵爵摸了摸下巴,似乎觉得很有意思,“记忆也退化了么?”

&&&&“衰退和混乱同时发生。”傅敏拿出一份厚厚的病历记录,交给赵爵。

&&&&公孙好奇凑近看,就见上边记录了很多数据。

&&&&白玉堂觉得谢天朗的状态似乎是随时会死,就问,“谢天成在哪儿?”

&&&&谢天朗看了看白玉堂,皱眉,似乎是有些疑惑。

&&&&“他在哪儿?”白玉堂追问。

&&&&“你……”谢天朗歪着头。

&&&&此时,仪器上数据和波浪线产生了剧烈的起伏。

&&&&“他出现排斥反应了!”傅敏快速按机器上的按钮。

&&&&“哦?密码原来是这个。”缪拉倒是并不紧张,摸着下巴观察着谢天朗。

&&&&“洞……洞里。”谢天朗说着,突然开始痉挛,随后身体剧烈地抽搐,嘴里含含糊糊说着什么,“白……白……”

&&&&展昭皱眉,莫名想到了之前临死前的邓车,他也是说出了一个“眼……”字之后,突然死亡。

&&&&这时,警报声大作。

&&&&侧门打开,有大批穿着白色衣服的医疗人员跑了进来,打开玻璃房门进去急救。

&&&&傅敏正记录着数据,缪拉则是饶有兴致地反复看着电子仪器上波动的曲线,还有变化剧烈的数据,自言自语,“自爆系统启动了么……”

&&&&他的话刚说完,所有电子仪器上的躁动戛然而止,换来了长而平缓的一声“du……”

&&&&再看病房里边,一个医疗人员抬头对着外边的缪拉等人摇了摇头。

&&&&傅敏点点头,众人开始拆解他身上的插管。

&&&&傅敏登记死亡时间。

&&&&众人离开病房。

&&&&赵爵摸着下巴,“洞里?哪个洞?”说着,问白烨,“我怎么不记得,我记忆也退化了么?”

&&&&白烨一摊手,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缪拉和傅敏也都摇头,“没听过。”

&&&&白玉堂看了看展昭,显然,展昭也很困惑。

&&&&赵虎小声跟马汉嘀咕,“搞了半天,等于来送他最后一程啊……”

&&&&他的话没完,展昭忽然问他,“你刚刚说什么?”

&&&&赵虎一愣。

&&&&马汉帮他复述,“搞了半天,等于来送他最后一程啊。”

&&&&突然间,展昭、赵爵和缪拉,一人一只手,拍住赵虎的肩膀,来了句,“天才!”

&&&&说完,展昭拽着白玉堂就往外走,其他人也跟了出去,大多一头雾水。

&&&&赵虎搔着脑袋在后头一脸茫然,什么情况。

&&&&马汉伸手一拍他头,问,“被天才的三次方夸天才,什么感觉?”

&&&&赵虎想了想,似乎回味了一下,随后一拔胸脯,“爽!”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