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四部 > 无齿凶手23 神秘人物

无齿凶手23 神秘人物

&&&&

&&&&赵虎等人将剩下两颗“棋子”带回了sci。

&&&&审讯室里,王朝和张龙对两人进行的审问,因为罪证确凿,因此两人都老实交代了。

&&&&原来这两人也是常言歌迷会的,可事实上,常言的歌迷会,只是一个幌子。

&&&&众人这才知道,是最开始薛天成看重了这几个人,正好发现李睿是常言的歌迷,而王悦又有一定的人格分裂,采访过常言,于是……他让众人都加入了歌迷会,方便传递信息,而这些信息,就藏在仿造常言歌迷会群发的邮件的广告内。

&&&&这两个被抓的人当中,有一个,正是那些村民们看到的,有胎记的男人。

&&&&最早王悦并没有加入这个复仇计划,而是那位用假身份的许强。可惜许强死于意外,谢天成就让王悦代替了他的位置。

&&&&谢天成这次的计划实施了其实很久,这个过程中,他不止自己病得越来越重,他的棋子也换过好几批。

&&&&而之所以那些资料和地下室的墙壁上,会有那么多凌乱的指纹,是因为资料是由很多人搜集的,而那个地下室,是用来转移sci视线的一个骗局。

&&&&众人之前的推理都是正确的,本来谢天成并不想这么快动手,按照之前他给众人留下的提示,先找到的应该不是王艺,而是那个有胎记的男子。

&&&&只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赵爵来,使谢天朗的死提前了,于是,不得不让谢天成临时改变了计划,率先启用了王艺这颗棋子,当然了……最终还是被识破了。

&&&&至于赵爵是怎么在展昭之前率先找到这两颗棋子的,这除了赵爵,没人知道。

&&&&马汉和赵虎回来之后,众人听说赵爵突然有急事走了,也很无奈。

&&&&展昭听完已经没太大意义的案情回顾,皱着眉头,托着下巴看着房间里的两人。

&&&&白玉堂熟悉展昭的表情,有些不解,“怎么了?”

&&&&“嗯……”展昭歪着头,摸着下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啊。”

&&&&“的确不对劲。”白玉堂道,“我想不出来赵爵是怎么找到线索找到这两人的,除非……”

&&&&展昭看他。

&&&&白玉堂微微一挑眉,“他一早就知道这两颗棋子在哪儿。”

&&&&“这期间究竟疏漏了什么线索呢?”展昭皱着眉觉得自己估计要失眠很久了。

&&&&正这时,忽然就听到审讯室里传来张龙和王朝的叫声,“喂,怎么了?”

&&&&再看,就见里边两人突然开始翻白眼,随后身体僵硬。

&&&&公孙进去检查了一下,对展昭和白玉堂摇了摇头——死了。

&&&&展昭和白玉堂忍不住皱眉——两个都死了……

&&&&这时,白玉堂的电话响了,他接听之后,看了看展昭,“猫儿,李睿和王艺都死了。”

&&&&展昭微微皱眉,“都死了……”

&&&&白玉堂点了点头。

&&&&“是谢天成对他们下的催眠还是别的什么?”白驰好奇问。

&&&&展昭轻轻摇了摇头,“谢天成是个半吊子,他没这点本事。”

&&&&这时,包拯走了进来,“怎么样了?”

&&&&众人看他。

&&&&包拯叹气,“还是来晚了一步啊。”

&&&&白玉堂看包拯,“你知道他们会死?”

&&&&包拯一摊手,“猜到了。”

&&&&“抓来的时候还好好的。”马汉和赵虎都不解,问,“赵爵做的手脚么?”

&&&&“那你们有没有证据呢?”包拯倒是也没有否认。

&&&&展昭皱眉看了包拯一眼,没说话。

&&&&白玉堂皱眉,“既然已经都逮捕了,为什么要滥用私刑?赵爵不像是那么闲的人吧。”

&&&&包拯搔了搔头,“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吧。”

&&&&白玉堂和展昭对视了一眼,“后患?”

&&&&包拯无奈,“还是那句话,没有证据。”说着,包拯转过脸问马汉和赵虎,“赵爵走之前有没有说什么?”

&&&&展昭和白玉堂又交换了一个眼神——包局明显想搪塞过去。

&&&&赵虎和马汉听到包拯的问话,默契地摇了摇头。

&&&&“什么都没说?”包拯狐疑地问两人。

&&&&两人接着点头,摇头的频率、表情都一样。

&&&&包拯搔头,“奇怪。”说完,出门了,临走不忘跟白玉堂和展昭道,“结案了,报道写完交给我,你们几个趁机放个假休息一下吧。”

&&&&展昭和白玉堂点头。

&&&&等包拯走了。

&&&&展昭问白玉堂,“觉不觉得奇怪?”

&&&&白玉堂点头,“如果真是赵爵杀了这几个人,包局没理由这么平静。”

&&&&展昭眼眉一挑,“他只是搪塞一下而已,动手的绝对不是赵爵。”

&&&&“这么肯定?”白玉堂问。

&&&&展昭点头,“这不是赵爵惯用的手法。”

&&&&“这都能看出来?”公孙有些好奇,众人回去办公室,现场留给洛天和秦鸥处理。

&&&&“因为一点美感都没有!”展昭认真说。

&&&&“美感?”众人都不解。

&&&&“赵爵的催眠可以说是当今世上最高端的,他的手法极度自然,而且不着痕迹。”展昭道,“反正就我所知,这个星球上,还没有人催眠能胜过他。”

&&&&众人都看着他,那意思——你这算认输?

&&&&展昭摸了摸鼻子,“我研究的方向不是以这个为主!”

&&&&众人了然,展昭的确在心理学上成就斐然,但是他并没有疯狂迷恋或者不断探索那种很高端的心理学,比如说控制人心、掌控人命之类的危险能力。他更感兴趣的是心理学的实际应用,比如说治疗一些难治的疾病,心理学戒赌、治疗抑郁症以及青少年问题等等……当然了,他最为追求的,是心理学在刑侦学上的运用。

&&&&然而赵爵,他就好像在探索心理学的极限在何处一样,那种近乎妖术一样的能力,让人不寒而栗。但正如展昭所说,到目前为止,赵爵接触到的所有案子里,跟他有关的催眠都带着一股很自然、很温和的美感。

&&&&“这次催眠的行为,反而像是劣质的机器人制造的一样,乏味,粗暴。”展昭摸着下巴原地走了几步,“是谁干的呢?”

&&&&“会是那个组织的人么?”白玉堂问,“跟谢天成有关系?”

&&&&“不确定,信息太少。”展昭自言自语,“赵爵为什么突然就走了呢?”

&&&&展昭正皱眉琢磨,马汉突然拿出了一份报纸给他。

&&&&展昭不解地看着那份报纸。

&&&&马汉道,“赵爵本来想回来的,但是白烨给他看了这份报纸之后他就走了,让我们带话说下次再笑你。”

&&&&展昭和白玉堂都挑起眉看着赵虎和马汉,那意思——刚才包局问你俩竟然不说?

&&&&马汉和赵虎默契地咳嗽了一声。

&&&&展昭笑眯眯夸赞,“有前途!”

&&&&白玉堂也无奈,显然,马汉和赵虎在赵爵的问题上,对包拯缺乏信任,选择站在展昭这边。

&&&&展昭接过报纸,他手不太方便,白驰坐在一旁帮他翻着……可是展昭整份报纸都看完了,也没发现什么值得注意的问题。

&&&&展昭眨了眨眼,问白驰,“驰驰,你看出什么来了没?”

&&&&白驰更是一头雾水,“就是一份普通的报纸么。”

&&&&展昭问马汉,“他看的哪一页你知道么?”

&&&&马汉摇了摇头。

&&&&展昭眯眼,“你不是狙击手么?隔了多少米?你应该连字都看到才对啊!”

&&&&马汉无奈,“我只是瞄了一眼而已,怕被他发现。”

&&&&展昭又看赵虎。

&&&&赵虎赶忙摆手,“我连看都没看到。”

&&&&展昭大概这辈子都没这么认真地看过一份报纸,又反反复复从头到尾一个字一个字地看过去。

&&&&白玉堂表示无语,“猫儿,你再看就能背下来了。”

&&&&展昭眯着眼睛,那意思——已经背下来了,但是还没有发现!

&&&&“走了,换换脑子,你该换药了。”白玉堂强行拖着展昭走了。临走,他不忘吩咐了赵虎和马汉几句,两人都点头……白玉堂就押着展昭去医院了。

&&&&医院里,这会儿跟开茶话会似的,马欣她们已经康复,几个女孩儿都在展妈妈的房间里聊天,展启天和白允文有工作,都没在,门口双胞胎安排的几个保镖正守着。

&&&&白玉堂拽着展昭到了房间门口就一皱眉……房里一堆女人还有一个陈爷爷聊得正起劲呢。

&&&&貌似众人还比较关心四个女孩儿的婚事,陈爷爷表示陈瑜有蓝西了,但是陈宓还单着呢啊!

&&&&蓝西和陈宓这会儿从走廊那头走过来,手里拿着洗好的水果,看到展昭和白玉堂,打招呼。

&&&&展昭和白玉堂跟众人问了个好,就跟着何盈去换药了。

&&&&何盈边给展昭换药,边询问案情怎么样了?

&&&&白玉堂告诉她,已经破案了。

&&&&何盈倒是也松了口气,摇头,“哎呀,你们sci碰到的坏人真多啊,而且智商都好高。”

&&&&白玉堂点了点头,就见展昭还在盯着那张报纸看,有些无语。

&&&&“你看报纸这么认真的啊?”何盈逗展昭,“看的还是两天前的报纸?果然智商高的人都好奇怪哦,你们sci那个技术男也是,怪里怪气。”

&&&&何盈话刚说完,就见展昭忽然抬头看她。

&&&&何盈被他吓了一跳,问,“疼啊?”

&&&&“你刚才说什么?”展昭问。

&&&&何盈眨眨眼,有些不好意思地扭脸向一旁,“那什么……你们sci那个技术男咯,他约我看电影什么的。”

&&&&白玉堂微微一挑眉,难怪蒋平这几天心情不错的样子。

&&&&“不是这个。”展昭激动,举着报纸,“这报纸是两天前的?”

&&&&何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心说不是么?日期明明是两天前的啊。

&&&&于是,小医生小声问白玉堂,“他是不是对药物有过敏反应还是天才都这样?”

&&&&白玉堂也无奈,问展昭,“猫儿,报纸是两天前的那又怎样?”

&&&&“我是今天看到的。”展昭对白玉堂道,“那只长毛也是今天看到的!今天看两天前的报纸?”

&&&&白玉堂了然,“所以说两天是个关键,密码么?”

&&&&展昭笑了起来,拿着报纸,“关键就是二!二!”

&&&&何盈不确定地看了看白玉堂,那意思——这位什么情况?

&&&&白玉堂想了想,问何盈,“蒋平请你看电影?”

&&&&“是呀。”何盈笑眯眯。

&&&&白玉堂微一挑眉,“蒋平人不错的,考虑下。”

&&&&何盈美滋滋一笑,收了纱布棉花金属托盘,晃晃悠悠地出去了,“所以说要观察下。”

&&&&等何盈走了,白玉堂抬手,拍了还“二二二……”的展昭后脑瓜一下。

&&&&展昭揉着脑袋看白玉堂,“拍傻了怎么办?”

&&&&“别二了。”白玉堂往他身边一座,“喂,三个星期长假怎么过?”

&&&&“二……”展昭还没来得及说,白玉堂瞪他,“你敢再二试试!”

&&&&“我是说二十一天啦!”展昭无语,“我们去度假?”

&&&&白玉堂点头,指了指他的手,“正好你养伤。”

&&&&展昭满意,“去哪儿好呢……”

&&&&“头?”

&&&&这时,门口马汉和赵虎撩开帘子往里看。

&&&&白玉堂点了点头。

&&&&赵虎站在了门口把风,马汉进去拿出一张照片给白玉堂。

&&&&白玉堂接过一看,就见是一个穿着米色风衣的男人,戴着一副墨镜,一头灰色的短发。照片是从上方往下拍的,而且是黑白的,似乎是监控镜头拍下来的画面截图,不是很清晰,但大致能看清楚那人的样子。

&&&&“什么东西?”展昭有些不解。

&&&&马汉道,“刚才头我们去监狱查了一下,果然赵爵根本没去探过李睿或者王艺,倒是这个人探望过李睿。”

&&&&“探监要留下身份信息的。”展昭问,“他是什么人?”

&&&&马汉一摊手,“查不到。”

&&&&“查不到?”展昭惊讶。

&&&&白玉堂皱眉,“被抹去了吧。”

&&&&“谁干的?”展昭不满。

&&&&“这段影响还是意外保留下来的。”马汉道,“蒋平说,包局之前让他改造过警局包括监狱的摄录软件,所有影响都存备份到sci的一台主机上。蒋平搞了一大堆编码,我们查监狱视频监控时发现少了一段,蒋平查过之后说被黑了,不过他那里有备份的存货,于是帮我们找出了这个人。”

&&&&白玉堂皱眉,包局还是有先见之明的。

&&&&“另外蒋平还说。”马汉道,“包局刚才已经看过了这一段影响。”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老狐狸果然知道!

&&&&正说话,就见门口的赵虎突然转脸进来,轻轻地“咳咳”了一声。

&&&&白玉堂顺手将照片塞进了兜里,又将展昭手里那份报纸藏到了风衣里。

&&&&这时,就听到门口赵虎叫人的声音。

&&&&随后帘子一挑,白允文和展启天来了。

&&&&“手恢复得怎么样了?”展启天问展昭。

&&&&展昭给他看,“快好了吧,不疼了。”

&&&&展启天点头,“正好,加上春假你们有三周的长假,出去放松一下吧。”

&&&&展昭和白玉堂点头。

&&&&“有三周假期?”赵虎一惊。

&&&&马汉也意外。

&&&&“哦?三周啊……”

&&&&不知何时正好经过门口的白锦堂脸上露出了笑容来,随后心情很好地走了。

&&&&之后,众人回病房,商量放假的事宜了。

&&&&展启天和白允文接到一个电话后,离开了病房,来到电梯旁边的一个拐角处。

&&&&展昭皱眉想跟去,白玉堂拉住他,掏出电话来,给什么人发了个短信。

&&&&……

&&&&包拯就等在那个拐角处,见展启天和白允文过来,就拿出了一张照片给两人看。

&&&&白允文接过来看了一眼,就见照片上有一个穿着米白色风衣、戴着墨镜一头灰色短发的男人。

&&&&白允文皱眉,“找了他这么多年,终于露面了。”

&&&&“来杀几个不相干的棋子?”包拯皱眉,“不觉得奇怪么?”

&&&&“谢天成大概把东西藏在几颗棋子的脑袋里了。”展启天轻轻“啧”了一声,“迟了一步,已经被回收了么?”

&&&&“未必见得。”白允文微微扬起眉,“赵爵怎么会知道最后两颗棋子在哪儿?”

&&&&包拯一愣,“他早就知道?”

&&&&“是引他出来的最好时机。”白允文晃了晃那张照片。

&&&&“总之盯紧些。”展启天叹气,“可能会有动作。”

&&&&包拯和白允文都点头。

&&&&三人聊完了,转出拐角,等电梯准备回去……

&&&&这么巧,电梯门“叮”一声打开。

&&&&众人一抬头,电梯里一个正低头看手机的人也一抬头,双方一愣。

&&&&电梯里,赵祯正看手机呢,看到三人站在门口,有些不解地一歪头,“这么早走啦?”

&&&&“呃……”包拯张了张嘴。

&&&&赵祯问包拯,“驰驰有三周假期?”

&&&&包拯点了点头。

&&&&展启天和白允文扫了一眼,就见赵祯手机上有一条短信——我有三周假期喔!^—^,我们去哪里玩?

&&&&三人都松了口气。

&&&&包拯笑了笑,拍拍赵祯的肩膀,“是啊,赶紧出去放松下吧。”说完,三人一起进了电梯。

&&&&赵祯自顾自往前走……等电梯门关上,他将隐藏的录音键关掉,微微一挑嘴角,快步进了病房,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手机塞给了白玉堂。

&&&&白玉堂拿着手机对展昭一挑眉。

&&&&展昭坏笑。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