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四部 > 地狱归来的凶手14 游乐场

地狱归来的凶手14 游乐场

&&&&

&&&&展昭太戴着阳眼镜,忍不住“咦”了一声,又拿下来比较了一下,“真不一样。”

&&&&白玉堂也接过去戴上,随即皱眉,“这两具干尸上边怎么写满了字?”

&&&&“字?!”宋佳佳一惊,拿过马汉的太阳镜来戴上,看了一眼尸体之后,张大了嘴呆滞状。

&&&&sci其他人也有随身带墨镜,但是戴上之后并没发生任何变化。

&&&&于是,众人都看着马汉。

&&&&其实马汉此时也一头雾水,他拿了自己的太阳镜戴上看了看,随后就道,“哦……”

&&&&“哦?”马欣搭着他肩膀好奇问,“哥,你太阳镜什么特殊功能?”

&&&&“不是。”马汉摆摆手,“这太阳镜有夜视功能。”

&&&&“夜视?!”众人惊讶。

&&&&“不是像夜视仪那种功能特别强烈,就是类似司机开车时候戴的那种夜视眼镜。”马汉道,“有时候晚上需要出狙击任务,这种眼镜可以尽量把所有吸光的影像变亮,方便我晚上发现目标。”

&&&&“哦……”众人感慨,不愧是狙击手的墨镜!高端洋气上档次!

&&&&“嗯。”公孙凑近干尸闻了闻,又拿着墨镜看了看,回头问宋佳佳,“有紫外光灯么?”

&&&&“有的。”宋佳佳拿来了两个紫外光灯,对着那两具干尸一照。

&&&&众人都忍不住皱眉,就见两具干尸身上密密麻麻写满了一圈一圈的咒文,就好像是被锁链状的文字给绑住了。

&&&&“像梵文啊。”展昭凑近看了看,伸手摸出电话,微微仰起脸开始想电话号码。

&&&&众人都不解地看着他。

&&&&宋佳佳好奇问白驰,“他在干嘛?”

&&&&“哦,哥可能在找电话。”白驰回答。

&&&&“这样要怎么着?”宋佳佳看不懂了。

&&&&“他把整本电话簿都记下来了。”一旁赵虎帮忙解释了一下,宋佳佳嘴角抽了抽——万恶的高智商!人肉电脑好恐怖。

&&&&没一会儿,展昭“找”到了他要的号码,拨通。

&&&&电话似乎响了好一会儿,随后,就听展昭说,“喂,曹教授,不好意思吵醒你。“

&&&&众人都不解这曹教授是谁。

&&&&宋佳佳倒是知道,“哦!古文字权威曹教授啊!他八十几岁了哦!”

&&&&众人下意识地看了看手表,都过十二点了,这时候吵醒一个八十几岁的老头也未免太不人道了。

&&&&“是这样的。”展昭道,“我可能找到了叶贺兰咒的全文……呃,我在新研究院这边,你到了会有特警带你进来。好的。”

&&&&展昭挂掉电话,对众人微微一笑,“老头呼吸加速肾上腺素明显飙升,如果心脏病不发作的话,大概十分钟之内会赶到。”

&&&&众人都替那老教授捏把汗。

&&&&“叶贺兰咒?!”

&&&&公孙和宋佳佳关心的却不是那位曹教授,而是展昭说的话。

&&&&“什么叶贺兰咒?”白玉堂不解。

&&&&众人也表示没听过,是什么旁门左道的知识?

&&&&“叶贺兰咒是东欧古老传说中最神秘的巫术之一。”宋佳佳道,“当然只存在于传说里,这是世上最长的咒文,全文有接近一万字,可以写成咒文锁。用这种咒文将尸体‘锁’起来之后,就能控制那具尸体,为施咒的人所用!”

&&&&众人都张大了嘴,邪得没谱了!

&&&&白玉堂扶额,“你们这不是正常向破案的节奏……越来越离谱!”

&&&&其他人也面面相觑——这是要彻头彻尾的闹鬼还是闹哪样?

&&&&“嗯……”展昭摸着下巴,让马欣和宋佳佳拿着紫外光灯将两具尸体都照住,显示出了那密密麻麻的咒语“锁链”之后,拿出手机,围着尸体转了一圈,拍了一张长长的全景照,发了一张彩图给一个号码。

&&&&白玉堂问,“问赵爵?”

&&&&展昭眼睛一眯,嘴硬,“是跟那厮分享一下。”

&&&&没多久,展昭的手机“喵”了一声。

&&&&展昭点开来,就见满屏的颜文字。

&&&&展昭觉得看得眼睛都要瞎掉了,“这什么啊?!”

&&&&马欣看了一眼,笑了,“是一个人在打滚,从三楼滚到二楼再滚到一楼……”

&&&&展昭耐着性子往下按,最后边,果然还有几个字——好想过去玩!

&&&&展昭望天。

&&&&“说明什么?”白玉堂问。

&&&&“说明不在赵爵的研究范围之内。”展昭也显得无奈,“跟我们要查的那些完全无关。”

&&&&白玉堂忍不住皱眉,说实话,除了那个诡异的组织之外,他还真想不到还有谁在做这么怪异的研究,这次的凶手究竟是什么人?装神弄鬼目的何在?

&&&&……

&&&&没等到十分钟,就听到脚步声。

&&&&特警带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走了上来,那老头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手里拿着副眼镜,鼻子上还架着一副,大口喘气,“在……在那儿呢!”

&&&&白玉堂注意到老头手里拿的是一副棕黄色镜片的眼镜,虽然没马汉那副帅气,不过貌似镜片差不多。

&&&&门口,赵虎就问,“老爷子,你怎么知道要带镜片看?”

&&&&众人都怀疑地看着老头,某种警察的直觉。

&&&&老头戴上镜片无语,“你说你们这些做警察的,怎么都是怀疑主义者呢?我研究叶贺兰咒几十年了,叶贺兰咒是隐藏咒,必须融入尸体,外界不能见!这是用某种植物的汁液写的。一旦和空气接触就会消失不见,需要用夜视镜或者紫外光灯才能看到。”

&&&&众人了然,同时又瞄了赵虎和马汉一眼,标准的瞎猫撞上死耗子了啊!

&&&&曹教授戴上镜片,凑近尸体表面一看,张大了嘴,然后就开始围着一圈一圈转,转得众人都替他捏把汗,这不会转晕了摔倒直接中风吧?!

&&&&白驰忍不住上前扶着老头陪他转。

&&&&曹教授看了大概十分钟之后,呆呆地站着不说话了,双眼直直地盯着那些咒文看着,脸上神色很难形容,那涨得通红的面色和起伏的胸膛,足以证明他此时的心潮澎湃。

&&&&“能辨别真伪么?”展昭问。

&&&&曹教授摘下了眼镜,擦了擦脸上的汗水,道,“叶贺兰咒的全文是一万字,我研究了几十年,到目前为止只确定了五千个左右的字符,还有五千个根本无从考究,但是……这咒文前五千字与真正的咒文一字不差,而后五千个字符我根本没见过,如果是真的,那这绝对是震惊世界的发现。”

&&&&白玉堂理解学者对于这种东西的追求,只是他们是警察,只想查明真相,于是就问,“也就是说,你也不确定这咒文是真是假?”

&&&&曹教授点头,边自言自语,“汗颜啊……我这权威根本名不副实,如果是真的,这人比我强不知道多少倍啊!”

&&&&“那你印象中,有没有哪个人是能做到这一点的?”展昭问。

&&&&曹教授一个劲摇头,仔细想了很久,接着摇头,“研究叶贺兰咒的人并不多的。”

&&&&“说起来。”公孙问曹教授,“这叶贺兰咒的目的是为了控制亡灵?”

&&&&“不是不是。”曹教授轻轻地摆了摆手,“叶贺兰咒来源于古老的巫咒文明,发源地应该是在藏地,由游历的僧侣传入东欧。叶贺兰咒本身并非是邪恶的咒文,它是用来绑缚怨毒太重而作怪的亡魂的。有些邪灵怨恨太深,根本无法使其安息,因此就用咒文锁住,起码可以保护无辜的人不受它们骚扰。但后来这咒语被一个邪僧改了,原本的枷锁变成了操纵木偶的绳索,邪恶的灵魂变成了受控的木偶,任凭施咒者摆布。”

&&&&“真的有这种咒语?”马汉觉得不可信。

&&&&“就是啊,这也太迷信了。”赵虎边说,边看了看那个小姑娘的干尸,皱眉——刚才一闪就看到她跑走了,然后就消失了。除了根本不是人之外,哪个小女孩儿可以做到这样?但要他相信世上真的有鬼魂作祟,他又觉得太困难,直接颠覆整个人生观。

&&&&“其实我也不相信。”曹教授摇了摇头,“就和很多古老文明里的咒语一样,叶贺兰咒可能只是一种悼词。”

&&&&“悼词?”展昭摸了摸下巴。

&&&&“嗯。”曹教授点头,“其实很多时候活人怕死人是因为做了对不起死人的事情,怕报复。就好像欧洲人怕尸体吸血鬼化,就用桃木钉住它们的心脏再下葬。中国古代就往尸体的嘴里塞定尸珠……往尸体上写咒文,是很多古老文明丧葬文化里都有出现过的,类似于劝说死者安息以及放弃仇恨之类的悼词。后来越传越离谱,这种词文就被妖魔化了。”

&&&&众人都点头。

&&&&“嗯。”公孙也赞成,“我也总跟尸体打交道,死了就是死了,也没见哪个是活过来了的。”

&&&&曹教授又看了看那尊雕塑,问,“我需要研究一段时间,才能给你们更多的信息。”

&&&&众人也不发表意见,其实证明了真假又能怎么样呢?除了学术研究上的突破之外,对案情也没什么进展。

&&&&马欣蹲在地上仔细地看了干尸足部和底托的连接处,毫无缝隙,是被泥土封死的,又看了看那干尸的手指。

&&&&“好像能取到一两个指纹。”马欣拿出工具来取指纹。

&&&&赵虎绕了一圈,蹲在雕像的后边,看着那小女孩儿的背影——总觉得和刚才看见的那个很像,但好似又有些不同,有哪里不同呢?

&&&&众人正研究,白玉堂的电话响了。

&&&&白玉堂接起来一听之后,皱眉,对展昭道,“沈博要不行了。”

&&&&展昭一惊,“什么?!”

&&&&“那一刀扎中了内脏,失血过多,老头本来身体就很糟糕。”白玉堂道,“杨帆说我们如果半个小时内赶过去,应该还能见他最后一面,还说老头好像有话要跟我们说。”

&&&&展昭立刻和白玉堂一起离开,留下众人带着特警将整个研究院都查一遍,看看有没有其他的线索。

&&&&宋佳佳也跟着白玉堂和展昭他们去医院,沈博曾经是她的老师,师徒感情还不错,在车上,宋佳佳已经开始哭了。

&&&&白玉堂飞车赶到医院。

&&&&沈博的病房门口有很多人,白玉堂有些不解地看展昭。

&&&&展昭低声说,“都是学生吧,大概。”

&&&&白玉堂点了点头。

&&&&杨帆戴着口罩,打开病房门,对两人招了招手。

&&&&展昭和白玉堂走了进去。

&&&&郝南和沈博的那个助手就在病房的窗户外边站着,垂头丧气的,宋佳佳也走到了窗边,透过窗户,就见展昭和白玉堂走到沈博的身边。

&&&&老头戴着呼吸器,面色跟灰纸接近。

&&&&杨帆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老头的眼皮子轻轻地动了动,良久才睁开了一条缝,同时,手指,似乎是对展昭和白玉堂招手。

&&&&两人弯下腰,杨帆轻轻摘掉老头的呼吸器。

&&&&沈博张开嘴,似乎是费力地想说什么,但开口发出的却是呵呵的喘息声。

&&&&展昭和白玉堂尽量屏住呼吸听,沈博也看得出来是在尽最后的努力将话说出来。

&&&&调整了好一会儿,他终于说出了一句比较清晰的话——告诉f,对不起。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再听,喘息声也没有了,心率仪刚才规律地响着的di~di~声,也被长而平缓地du……一声取代。

&&&&展昭和白玉堂下意识望向一旁屏幕上的那条直线。

&&&&杨帆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跟护士说了时间之后,将沈博还微微睁着的双目合上,拉起雪白的被单盖过他的脸部,宣布死亡。

&&&&门口,沈博的学生都在哭。

&&&&白玉堂和展昭微微皱着眉头——又是f?沈博死前的遗言,竟然是向f道歉。

&&&&研究院里。

&&&&白驰接到了电话,告诉众人,沈博已经死了。

&&&&sci众人面面相觑,沈博是在他们眼皮子地下被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儿杀死的,无论对方是人是鬼,都一样那么无法接受。

&&&&门外,马汉站在墙边,仰脸望着六楼墙角那一块黑暗的阴影——为什么干尸爬到这里,就不见了呢?

&&&&门内,赵虎站在楼梯口,看着那几级金属的台阶——为什么那小女孩儿跑下楼之后,瞬间就消失了呢?

&&&&……

&&&&医院里。

&&&&沈博的家人和学生张罗后世,展昭和白玉堂从病房离开,走在长长的走廊上。

&&&&展昭双眼直视着前方,似乎是陷入了某种沉思。

&&&&白玉堂边走,边看走廊外的夜色,这时……远处高楼上的一个人影,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是很远很远的一座高楼。

&&&&白玉堂极好的视力让他能清晰地看到楼顶站着一个人,因为夜太深,光太暗,根本看不到那人的容貌穿着,只有一个大致的轮廓,应该是个男人……

&&&&不知道为什么,白玉堂总觉得那个人,是在望着医院的方向,从那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沈博病房的区域。

&&&&白玉堂微微皱眉盯着那人影看了起来。

&&&&就见那人影望了一会儿之后,转身,离开。

&&&&“叮”一声,电梯门打开。

&&&&展昭拽着白玉堂进电梯,两人沉默地离去。

&&&&当夜,众人都回到了sci的办公室。

&&&&包拯当时也在场,知道众人现在很沮丧也很不甘,但有些事情的确发生的突然,谁也预料不到。

&&&&他走进办公室,本想安慰一下众人,不过众人已经忙忙碌碌在继续工作了。

&&&&包拯满意地点点头,又看了一圈,有些不解地问白驰,“你们队长和展昭呢?”

&&&&“哦,哥他们刚才打电话来,说要去一个地方。”白驰回答。

&&&&“去哪儿?”包拯不解。

&&&&“说是游乐场。”

&&&&包拯一头雾水,“什么游乐场?”

&&&&……

&&&&此时,s市郊区的一个大型厂区门口,白玉堂的车子停在那里。

&&&&展昭和他此时正站在厂区一个占地有体育场那么大的厂房门口。

&&&&白玉堂掏出了一把挂着一个“z”字钥匙扣的钥匙,打开了巨大铁门上的锁,哗啦一声,将大门往一旁推开。

&&&&展昭走进去,伸手按下墙上的开关,瞬间……发电机组开始工作,数百盏大功率的白炽灯一起亮起,整个厂房亮如白昼。

&&&&厂房里,一排一排都是巨型书架,一眼根本望不见尽头。

&&&&白玉堂将大门关上,靠着铁门等待。

&&&&展昭独自顺着一排一排书架上的字母走着……走到f那一排之后,转入过道里,盘腿坐下。

&&&&仰起脸,眼前是巨大的数十面墙一样的书架,这世上能找到的所有文献、资料、报章、人物传记、新闻纪录等等……只要是和f相关的文字资料,全部都在这里。

&&&&大概半年前,赵爵突然给了展昭一把钥匙,并且告诉了他这个厂区的地址。

&&&&展昭不解地看着那把钥匙。

&&&&赵爵笑眯眯地跟他说,“跟你分享一下,那里是我的游乐场。”

&&&&展昭之前来过一次,觉得这地方简直太可怕了,这是个信息量的海洋,再高的智商再强的记忆力,也应该会被淹没在这里。

&&&&不过此时,展昭坐在那一面面f墙的前面,用双眼过滤着所有的数据,无论这个f是谁,只要他在这个地球上存在过,一定会留下只言片语的记录,没有人可以在这个世界转了一圈,却不留下一丝痕迹。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