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四部 > 地狱归来的凶手16 声音

地狱归来的凶手16 声音

    

    回去的路上,白玉堂开车,展昭则是拿着平板电脑,好好地学习了一下苹果种植的知识。

    “哦!”展昭摸着下巴,“原来苹果树不是把籽埋到地里浇水施肥就能开花结果的啊,还要嫁接。”

    白玉堂以前也没接触过果木种植之类的知识,听到展昭的话,松了口气,“也就是说不会出现那种苹果籽种出有毒的苹果然后流入市场的危险?”

    展昭仔细研究了一会儿,道,“可是这里写,育种需要用到苹果籽,培养出芽之后再跟海棠嫁接。”

    白玉堂皱眉,“海棠?海棠不是花么?软趴趴那种,我妈还种了一堆在院子里。”

    展昭眨了眨眼,接着搜,“啊!那种软趴趴的是秋海棠。”

    “秋海棠?秋天的海棠?”白玉堂不解,“这东西还分春夏秋冬?”

    “海棠和秋海棠是两种东西!”展昭纠正他,随后又觉得底气不足,“大概不是一种吧……”

    白玉堂望天,“嫁接不是直接用树苗的么?”白玉堂问,“我妈那次种梅花不就是剪了根梅花的树枝插在一棵桃花树的根上?苹果籽怎么嫁接?种出树苗再接?”

    展昭消化了一下白玉堂说的话,摸着下巴,“种花原来这样暴力!”

    白玉堂不明白他俩为什么在讨论园艺的问题,“那种一棵苹果树下去,大概多少年可以结果?”

    展昭继续查,“嗯,苹果树如果种得好的话,能活五十年,从第三年开始出果……”

    白玉堂皱眉,“三年……如果三年前是种子,今年能变成苹果了么?”

    “不过……”展昭道,“s市靠海,气候比较湿热,并不是种植苹果的理想场所,苹果一般都是种在北方的,而且喜欢较为寒冷的气候。”

    白玉堂叹了口气,说了半天,还是在讨论苹果的问题。

    车子回到警局,就见楼下一堆记者在蹲守,白玉堂开车直接进了地下室。

    展昭托着下巴看着楼前的记者,“话说,现在这案子在公众媒体上已经发展成什么样子了?”

    “你查一下看看。”白天也也有些好奇。

    展昭查各大新闻网站的娱乐版,发现都是头条,并且往徐列撞鬼这个诡异的方向神展开了,徐列最近风头很劲……另外,目测还殃及了池鱼。

    “徐列和陈宓一起出入的照片被拍到了哦。”展昭翻看着网页,“呵,他俩处的不错么,竟然一起遛墩布。”

    “不是说别出门么,怎么到处跑?”白玉堂不满。

    “呃……”展昭查看,“最新信息是,他俩一大早赶往警局……”

    展昭话音刚落,两人就听到“汪汪”两声狗叫。

    “我出现幻觉了么?”白玉堂停下车子,展昭打开车窗,就看到一只白色的巨大拖把狗出现在了车窗外,吐着舌头“呵呵呵”地对着他摇尾巴。

    “呦,墩布,你怎么来了?”展昭揉着墩布的脑袋。

    白玉堂开门下车,就见徐列和陈宓像是刚刚到,正从车子里走出来,展昭也瞬间了然,为什么门口那么多记者。

    “出什么事了?”白玉堂问。

    陈宓有些无奈,徐列激动,“昨晚上闹鬼了!”

    展昭和白玉堂都皱眉,“闹鬼?”

    “超惊悚!”徐列边跟着白玉堂和展昭往电梯走,边说,“先是房间的温控系统突然出毛病了,然后电压不稳、再然后电脑突然自己开了,再就是恐怖电话,整晚都跟拍恐怖片似的。”

    白玉堂皱眉,“昨晚?”

    “嗯!”徐列点头。

    陈宓也道,“看得出来是有人恶作剧,温控系统和电脑应该是黑客造成的。”说着,晃了晃手里的硬盘和笔记本,“你们警局那个宅男应该可以追踪到黑客的线索。”

    展昭和白玉堂都点了点头,果然——警局最忙的还是蒋平

    “你俩昨晚怎么不打电话?”展昭道,“我们好派人来。”

    徐列看了看陈宓。

    陈宓道,“因为还蛮好玩的……我想看看谁搞鬼,而且门口一直有警察,鬼魂也没出现。”

    展昭和白玉堂都有些无语,果然爆破组的有堪比法医组级别的神经强度。

    陈宓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录音笔,打开,给展昭和白玉堂听,“电话录音。”

    录音里有很嘈杂的杂音,然后是小女孩儿的哭声,随后就听到嘈杂的声音中,有小女孩的声音在叫“妈妈”。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

    随后,声音变成了尖叫声,还有响声,像是在砸东西。

    总体整个音频听起来,是异常混乱当中,一个被吓坏了的小女孩儿哭着喊妈妈。

    “整晚都只有这个音频么?”展昭问。

    陈宓点头,“应该是一个音频在反复放,昨晚总共打进来了五个电话,每次都是放这一段,我都录下来了。”

    展昭和白玉堂看着他和徐列,“你俩竟然没拔电话线?”

    徐列一耸肩,“我还追踪了一下,不过可惜,每次音频都短于30秒,追踪不到。”

    “连追踪器也有?”展昭和白玉堂惊讶。

    “最先进设备,我和双胞胎有业务往来,合作愉快。”陈宓一笑。

    白玉堂和展昭望天,大哥的生意面究竟是有多广。

    这时,“叮”一声,电梯门在sci的楼层打开。

    展昭突然停下脚步,对徐列说,“借我用一下电话。”

    徐列不解,不过还是将电话给他。

    展昭按了一个电话号码之后,就听到那头传来了,“喂?”一声。

    展昭将音频打开,放到电话旁边。

    随后,就听到sci办公室里传来赵虎一声“我靠!”

    展昭点了点头,将电话挂断,含笑走进了办公室。

    陈宓有些不解地问白玉堂,“他那算什么情况?”

    白玉堂想了想,“大概没睡醒,所以有些起床气。”

    走进办公室,就看到赵虎正拿着电话跳脚,看到展昭进来了,激动,“展博士,收到个怪电话……”

    话没说完,就见展昭拿着录音笔放了起来。

    众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

    音频的时间大概28秒左右,整个过程除了嘈杂之外,小女孩儿的哭叫也撕心裂肺,特别是叫妈妈的声音,让人十分揪心。总之无论是谁造成一个小女孩儿如此惊恐的反应,都不可原谅……

    “分析一下这段音频。”白玉堂跟蒋平道。

    “我让鉴识科的人做。”蒋平将音频拷出来,传给老王,“鉴识科最近新搞的那套音频分析的家当超神奇。”

    白玉堂和展昭走到蒋平身后。

    蒋平之前告诉两人他可能找到了f,于是两人迫切需要知道,这位f是何方神圣。

    “我就查了一下杂志的出版日期,然后找到那个时段这块区域广告牌的租赁情况,发现租用这块广告牌的是个本地商人,叫方友,广告内容是展览推广,文化类的。”蒋平点出一些信息给白玉堂和展昭看。

    “方友的手机号和广告牌上前半截是一样的。”蒋平接着说,“因为租赁广告牌要企业法人的信息登记,这个方友是一家文化推广公司的老板,这里有详细资料,他目前可能还在s市。”

    白玉堂点头,回头想叫赵虎和马汉去找那个方友。

    一回头才发现,sci几乎全部人都围着墩布参观中。

    “真的像拖把啊!”

    “眼睛这样能看见?”

    “走路会不会踩到裙摆摔倒?”

    “第一次见实物,好可爱!”

    白驰搂着墩布合照,连马欣和公孙也捧着饮料来围观。

    白玉堂有些无奈,打了声口哨。

    就见sci全员和墩布一起抬头,看着他,动作高度一致。

    白玉堂无语,对赵虎和马汉勾了勾手指,两人正想过去,就见陈宓突然走了过来,他似乎是被蒋平电脑屏幕上方友的照片吸引了。

    走近之后,陈宓皱着眉头凑近屏幕细看,随后伸手指了指方友,“我见过这个人。”

    “我也见过。”

    陈宓话音刚落,就听后边又有人说话,而且还是个女生。

    众人回头看,就见是马欣。

    白玉堂示意他俩一个一个来。

    展昭就问陈宓,“你什么时候见过?”

    “我小时候。”陈宓道,“我看到过一次他和我爸一起,这人笑起来挺吓人的,感觉脸是假的一样,所以我记忆很深刻。”

    “小时候是大概什么时候?”展昭问,“几岁?”

    陈宓仔细想了想,“十来岁的时候。”

    展昭和白玉堂点头,又问马欣,“你呢?”

    “前天。”

    “什么?!”马欣话出口,白玉堂和展昭一惊。

    “你在哪儿见到?”马汉问马欣,心说这丫头怎么什么都能碰到。

    “那天我跟小瑜逛街买鞋子。”马欣道,“这个男人突然跑出来,拿着她们乐队的专辑叫小瑜签名。这男的长相是挺吓人的,皮笑肉不笑,而且突然冒出来吓了我们一跳。”

    “小瑜给他签名了?”陈宓皱眉问。

    “嗯。”马欣点头,“那张专辑上还黏糊糊的,签完名他还要合影,不过他样子好像变态歌迷,我拉着小瑜就跑了。”

    “纸上黏糊糊?”白玉堂问,“塑料纸么?”

    “嗯。”马欣点点头,“说来也奇怪啊,小瑜她们的歌迷都是些年轻人,那大叔看着都快五十岁了,倒是蛮新潮。”

    “糟了……”陈宓皱眉,“他要的可能是小瑜的指纹和dna信息。”

    马欣愣了愣,随后一张嘴,“啊!”

    公孙在一旁敲她脑袋,“枉你还是法医系高材生呢,怎么一点警觉性都没有啊。”

    马欣着急,“那怎么办?可是他要那些干嘛?做坏事么?”

    其他人也疑惑。

    “你爸爸当年除了笔记本里提到f之外,有提到过其他的关于方友的事情么?”展昭问陈宓。

    陈宓摇头,“没有……我们相处的时间也不久。”

    “当务之急先找这个方友吧。”白玉堂问快速敲电脑键盘正找地址的蒋平,“能找到么?”

    蒋平道,“嗯,他公司的地址目前已经不存在了,看来是个皮包公司,然后他身份证上的地址倒是有一个,而且离欣欣提到的那个和陈瑜一起碰到他的商场还挺近的。”

    “他跟踪了陈瑜有一段时间了吧?”赵虎问,“不然这么巧,逛街还带着专辑?”

    “也不一定。”展昭摇了摇头,“齐乐他们乐队的专辑到处都有得卖……”说到这里,展昭问马欣,“她们是不是出了很多很多张专辑?”

    “是啊!”马欣点头。

    “他给陈瑜签的那张是什么名字的?”展昭好奇。

    “哦,叫《妈妈》。”马欣回答,“因为乐乐和小瑜都没有妈妈,然后之前她们资助的孤儿院做什么调查,发现很多孤儿都是年轻的甚至未成年的未婚妈妈抛弃小朋友所致,所以她们弄了首歌让做母亲的要勇敢,无论如何不要抛弃孩子,这张专辑貌似销量还破了什么记录。”

    众人都莫名想到了刚才的那段电话录音。

    “其实……”展昭似乎纠结一个问题,“很难说这小孩儿是哪个国家的。”

    众人都点了点头,这世上唯独“妈妈”这个发音,几乎全世界的语言里都存在,而且无论官方还是民间,小孩子都可以这样呼唤自己的母亲。

    众人莫名又想到了那尊“妻与女的雕塑,联想到那个制作过程,总觉得案件的线索有一种莫名的契合之感。”

    “队长,音频分析那边有初步结果。”蒋平点开视频对话框,屏幕上出现了鉴识科老王的脸,身后是几个年轻的技术分析员,视频一接通一个女分析员就叫了起来,“啊!徐列!”

    众人回头,才看到几乎被遗忘了,和墩布一起坐在沙发上发呆的徐列。

    “咳咳。”白玉堂咳嗽了一声,那姑娘赶紧缩到老王背后,老王还提醒她,“专业啊,专业!”

    “音频怎么样?”白玉堂问老王。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这段音频不是合成的。”

    众人都皱眉。

    “也就是的确有这么个小女孩儿在杂乱的环境中哭是么?”展昭问。

    “是的,然后我们正在分析……这是目前提取的第一层背景音”老王说,“很远,声音也不是很清晰,但是你们可以听一下。”

    说完,点一个按钮,“我们放大了好多倍。”

    众人都侧着耳朵,就听到“嘭”一声闷响。

    “是什么?”赵虎歪头,“放炮?”

    “是爆炸。”陈宓和秦鸥异口同声,“而且规模很大……”

    在爆炸响起之后,就听到有嘈杂的人声传来,有人在呼喊,还有人在尖叫,语言并非英语更不是中文。

    “罗马尼亚语。”展昭开口。

    “说的什么?”白玉堂问。

    这次,没等展昭帮着翻译,那边老王已经说,“这台设备有语音识别和翻译功能,呼喊的详细内容在这里。

    说着,他按了发送键。

    视频上,出现了嘈杂人声说话的大致内容——“快跑……爆炸了,快跑啊!”

    ……

    白玉堂看了看展昭。

    展昭点点头,表示机器翻译准确。

    “目前分析出来的只有这一些。”老王道,“再有发现我再联络你们。”说完,关掉了对话框。

    “爆炸……”蒋平开始查找,“可是通常的爆炸除了恐怖袭击或者切尔诺贝利核爆这样级别的,要不然就是陨石撞地球或者通古斯大爆炸之类……不然很难有官方记载。”

    “查一下妻与女那个艺术家相关的年代,还有住所附近的爆炸记载。”展昭说。

    蒋平接着敲电脑。

    白玉堂站起身,“我们先去找那个f,其他的回来再说。”

    展昭点头,又小声交代了白驰几句。

    随后,白玉堂和展昭带着马汉、赵虎,以及陈宓,赶往那位方友所在的地址。

    徐列死气摆列要跟去,但是被一脚踹了回来,理由是——太惹人注目,老实在警局蹲着。

    徐列拿着两根牛□□,一根给墩布啃一根自己啃,边叹气。

    一旁,公孙好奇地问忙着打电话的白驰,“驰驰,你查什么呢?”

    白驰也挺无奈,“找果园和花市的人问问,哥刚才让我们查s市种苹果的地方。”

    “苹果不是都种在北方的么?”马欣刚打电话给双胞胎,让他们派人保护陈瑜,走进来正听到白驰说话。

    “对啊。”白驰点头,“那些果园的老板也都这样跟我说。”

    “s市也有种。”

    这时,徐列突然插嘴,“我知道一个地方种了很多苹果。”

    公孙好奇,“在那儿?”

    “城北远郊,超偏僻!”徐列道,“那次我们剧组去山里拍戏,我内急就找地方方便,你也知道记者太多了。小楼后来找到一个很先进的玻璃房,我们跑去想借厕所,不过转了几圈没找到入口,四周围还有好多摄像头搞得跟监狱或者什么高科技研发基地似的。最后老子憋不住了只好在草丛里解决……可就在我方便的时候,这么巧,正对着树丛的大门开了,一辆吉普车开出来,开门关门的时候,我看到后边好多玻璃房,里边一片一片的苹果树。”

    “你确定是苹果树?”公孙皱眉。

    “是啊,小楼北方人,他家里就是承包果园专门种苹果的,他看了一眼就跟我说,这年头真是什么人都有啊,种个苹果又不是做苹果电脑,还搞这么高科技个厂房,能不能种出iphone和ipad啊?”

    众人都皱眉。

    公孙好奇,“开发种新品种苹果?”

    蒋平已经开始查询,很快回头说,“s市的北郊没有高科技园区更没有什么农产品实验基地,那里是山区,很便宜承包给当地农民种树了,可能是转包,不过这么先进的实验基地不可能没登记。”

    众人都摸了摸下巴,这时候,门口包局走了进来,边走还边啃着一个苹果,手里还提着一袋子,里头圆滚滚十来个苹果。

    进门,包拯就问,“案子怎么样了?”

    众人一起抬头,默默地看着他手里的苹果。

    “吃么?”包拯问,“刚买的,好甜。”

    众人嘴角抽了抽,此时只有一个想法——对苹果再也爱不起来了,怎么办!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