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五部 > 第02章 风车

第02章 风车


雨渐渐小了下来,就剩下大风。
白玉堂的车子飞速驶下高速路,在植物园前放慢了些速度。
展昭靠着车窗看远处的植物园大门植物园平日并不是一个游人如织的去处,加上树木枝叶太过茂盛,整体来说这是个比较幽静,甚至阴森的地方。

展昭突然问,你们谁还记得十年前植物园的案子么?
赵虎仰着脸想,十年前我还念高中呢。
马汉看着风雨中不怎么平静的植物园,十年前什么案子?
十年前,应该是我念大学的时候。展昭自言自语。
赵虎和马汉下意识地对视了一眼,打了个愣神想了起来,差点忘了,展昭是跳级怪,普通人上高中的时候他都念研究生了。

白玉堂一直都跟展昭在一起,上学的时候也在一块儿,有些不解,你那时候怎么接触到谋杀案的?我怎么不知道。
不是。展昭摇了摇头,你还记不记得那年暑假,我为了赶一篇论文,经常借公孙的书房用?
白玉堂点头,公孙那时候就开始给警局做法医了,每天都很忙,所以索性家里钥匙都给你了。
展昭点头。
赵虎和马汉都有一点好奇,问展昭,那时候是发生了什么事么?和十年前的案子有关系?
展昭想了想,道,那天的确切时间应该是八月七号,台风天,雨很大风也很大。
白玉堂皱眉,似乎不太确定有没有这么一天。

那天你被白伯父带去警局了。展昭道,我是被我爸送去公孙家里找资料的,回家的时候是你爸和你一起来接我的,我们回家的时候风特别大,路上还有一块广告牌砸下来,差点砸到我们的车。
白玉堂脸上露出了了然的神情,显然已经想起来了,问,那天发生了什么事?

展昭点点头,那天我跟往常一样,在公孙的书房找到资料后就开始写论文,大概三点多的时候,公孙回来了。
众人都等着听展昭说。
公孙却没像往常一样跑进来跟我聊两句,也没弄出一点点声音,以至于我有些怀疑是不是进贼了。展昭接着说,等我走到外边,就看到公孙还穿着一件黑色的雨衣,头发都湿透了,手边放着他外出验尸时候会用到的工具箱,坐在客厅里的一张椅子上,双眼直视前方,在发呆。他连鞋子都没换,地毯上都是水。

众人都有些吃惊,这种现象用在公孙身上,就代表两个字反常!
公孙别看是法医,但是某种程度上他也有点洁癖,他十分整洁又挑剔,人生最大的忌讳就是不换鞋进门!
在公孙看来,家是个安静又自由的地方,进家门一定要换拖鞋,穿着鞋直接进房间简直是犯罪。

白玉堂也觉得不太对劲,问,公孙像是受了什么刺激。
展昭点头。
十年前么!赵虎凑上来说,公孙那会儿还年轻,估计验尸被吓到了吧?
听了赵虎的话,一旁马汉突然笑了一声。
展昭也笑。
赵虎不解,问马汉,有什么好笑?
马汉道,他要是怕尸体就不可能当法医,欣欣上医大那会儿都拿各种血肉模糊的尸体照来下饭,这属于专业素养。

我也不觉得尸体会吓到公孙。白玉堂调转方向,此时车子驶上了海滨的公路。
这里风景不错啊!赵虎被窗外的风景吸引了注意力,可惜阴天风大,天好的时候上这里来骑车或者跑步应该爽翻了!
众人都望窗外,此时远处的海面被风吹得惊涛骇浪的,但正如赵虎说的,这里天气晴好的时候,一定很美。

公孙到底怎么了?白玉堂将话题拉回公孙身上,问展昭。
展昭超强的记忆力,让他仿佛重历了当时的经过

见公孙在发呆,展昭怕突然走出去会吓到他,于是轻轻敲了敲书房的门框。
笃笃两声,果然让公孙猛地醒了过来,抬头看到展昭,似乎很是吃惊。
展昭靠在门框上,好奇地看着公孙,问,你怎么了?撞见鬼了似的。
公孙突然轻轻叹了口气,意义不明地来了一句,可不就是撞见鬼了么!


听展昭说完,众人都一愣。
虎子调门都高了几分,撞到鬼?!
马汉也觉得奇怪,公孙竟然相信这些?
他当时说了这些之后就不再多说,很快他又去忙了。展昭道,这件事情之后也就没有提起了,不过后来我看警局还没破的罪案档案的时候,发现了那一天发生的案子。

展昭靠在椅背上,看着环海公路旁波涛汹涌的海面,那天的案子是一个女人在植物园中一棵龙眼树上缢死了。
自杀案?马汉问。
公孙当时负责验尸的。展昭说,他的验尸报告上明确地写着是他杀。
我也看了资料上的现场照片,那棵龙眼树相当的高,尸体所挂的树枝离开地面接近十米,女死者一双高跟鞋还穿在脚上、依着体面一丝不乱,就那么挂在树上。展昭回忆着记忆中的案情,当时警方调来了消防队的云梯,公孙应该是上云梯查看现场的。除了很多被人为吊上去的细节之外,他还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细节。

什么细节?赵虎好奇。
那根挂尸体的绳子的绳结。展昭抽出一张餐巾纸,卷成绳状,接着说,公孙将绳子的绳结拍了各个角度的照片,是一种我从来没见过的打结方法。
展昭将结打好,给身后的马汉和赵虎看。
马汉微微皱眉,他也没见过这种打结方法。
赵虎却是拿起来那个绳结,道,这种是用来做标记的绳结啊。

赵虎一句话,展昭倒是意外,我查了好多书都没查到这种绳结的意义
虎子哭笑不得,书上当然查不到啦!这是贼专用的,用来计数的。

计数?白玉堂也疑惑。
赵虎点头,贼下手之前都摸摸底,特别是一些有守卫的地方。比如前门三个守卫、后门两个、窗户边一个。只要在不起眼的地方系上这种绳结。我以前当卧底的时候跟一群惯偷玩过,他们教我的。不过会用这种手法的都是老人家,年轻人很少用了。现代化一点的小贼都是用隐形墨水,戴上特殊眼镜,在人家门上写一篇文章也发现不了。边说,赵虎边又拿了几张餐巾纸搓成长条,给众人演示打结,这是一、这个是二、这是三
等赵虎演示到展昭刚才打的那个结的时候,说,这个数字表示六。

六展昭皱眉。
这时,白玉堂将车子停了下来,众人望向窗外,已经到了海滨的住宅区了。虽然这里不如远处山坡上的别墅区那么豪华,但也绝对是相当高档的小区。只是这里远离市区,可能年轻人会觉得不怎么方便,但绝对适合老年人安度晚年,关键是环境好。

刘金是独居么?白玉堂问。
展昭看着资料,他太太在他查出二分之一缺失症的时候跟他离婚了,他之后也没有再婚,一直独居。
此时雨已经停了,就剩下大风,众人下车走入小区,风被两边的建筑物档去了一多半,整个小区里一尘不染、干净漂亮。
这里房价怎样啊?赵虎八卦。
最早的时候十分便宜,现在也不是特别贵,毕竟离市区太远了。展昭道,刘金的经济状况相当不错,除了自己收入丰厚、家底也足。另外,他有两个儿子,一个医生一个飞行员,都是相当的靠谱。跟他离婚的妻子是一位画家,现在两人任然保持联系
边念资料,展昭边感慨,蒋平是哪里查来那么多乱七八糟的资料的?堪比八卦杂志!

在花园小区里转了几圈之后,众人终于到了刘金所住的七号楼前。
七号楼总共三层,都是复式,刘金住在三楼。

展昭等人仰起脸,发现这小楼的阳台非常大,三楼的阳台没有装窗户,阳台上方的景象让众人都看的有些傻。
只见三楼的阳台天花板上,挂了十几排的小风车。
展昭忍不住要称赞一下想出这屋顶设计方案的设计师,品味真是太独特了!

黄蓝两色的四叶风车,应该是用塑料纸做成的,一个挨一个穿在一条细线上,横着挂在屋顶,就这么挂了好几排,将整个屋顶都挂满了这会儿风又大,所有的风车都转了起来,从楼下看景象奇异。

这个挺有创意啊。赵虎道。
马汉则是皱眉,看久了不会头晕么?
白玉堂看了一眼,觉得多看可能会引发密集恐惧症,于是走过去按电子门铃。
展昭还仰着脸看着那一排一排飞速转动的风车,若有所思。

门铃响了三下之后,传来一个声音,谁呀?
众人微微一愣,听声音像是小女孩儿的感觉。
你好,我们是警局的,找刘金。白玉堂回答。

哦,爷爷!电子门铃里传来小女孩儿喊爷爷的声音,动静还挺大。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可能是孙女儿吧。
没一会儿,大门咔哒一声,被打开了。
白玉堂等人进楼,回头,就见展昭还站在楼下看屋顶,就对他招招手。
展昭跑进来,众人步行上楼,白玉堂忽然问,植物园那个案子一直都没破?还有其他线索么?
展昭摇头,警方一点线索都没有。
那公孙为什么说见鬼?白玉堂好奇。
这我倒是真不清楚。展昭摇摇头,回去之后问问他吧?我早晨提到这事情的时候,他虽然有点不适应,但也不是特别排斥。
白玉堂点头,说话间众人已经到了三楼的门口。
同时,三楼的大门被打开了,一个看着七八岁,胖乎乎的小姑娘站在门口,仰着脸看众人。
门里,一只漂亮的大金毛叼着拖鞋跑了出来,放下拖鞋甩尾巴。
小姑娘对那只大狗伸出三根指头,还要三双哦,巴利。
大金毛汪汪叫着去拿拖鞋。

众人跟小姑娘问了好之后进入房间,就见内部装潢温馨、色彩丰富。
展昭正通过房中的色块来分析主人家的性格,客厅旁边的一扇玻璃门打开,一个老头走了出来。
眼前这老头应该就是刘金,看起来比照片上稍微年轻一点。

刘金显然对警察到访并不奇怪,让他孙女把大狗带去房间写作业,边招呼白玉堂他们坐下。

展昭看到刚才打开的玻璃门正是通向阳台的,阳台上除了有一些盆栽之外,还有一张大躺椅,一张小木桌,桌上一壶茶老头刚才估计是躺在躺椅上喝茶然后看屋顶的风车么?

等众人坐下,刘金问,你们想问什么呢?我该说的都已经跟警方说过了。
白玉堂看了看展昭,那意思包局是让你来跟他聊的。

展昭没说话,只是站了起来,走到阳台前,拿出手机对着风车拍了一张照片,然后低头发了条短信。
众人面面相觑。
刘金也有些不解。
展昭不紧不慢地走了回来,指着阳台上的风车,问,是那个治好了你的二分之一缺失症么?
刘金一愣,白玉堂和赵虎马汉也是惊讶,靠风车只好的?
最终,刘金了点头。

是谁教你这种办法的?展昭问。
呃我一个朋友。刘金回答。
你朋友是心理医生?
嗯。刘金点点头。

展昭走上一步,说了句失礼。就盯着老头的眼睛看了起来。
刘金茫然地坐着。不解地看展昭。

展昭看完之后,意义不明地笑了笑。他伸手,递了一支笔和记事本,放到刘金面前,你朋友的名字和联系方式,麻烦写一下。
刘金拿着笔一脸茫然。

这时,白玉堂的手机响了起来。
白玉堂看到一个陌生的号码,不解地接了起来,就听那边传来白烨无可奈何的声音,你又给那妖孽看了什么东西?他现在发疯要去找你们了。
白玉堂眨眨眼。
电话那头,就听到乒乒乓乓的响动,似乎是什么人在跑动,还有赵爵的喊声,猫仔!等我我马上来!带我一起玩啊啊啊啊!
白玉堂看了看展昭。
展昭一耸肩。
白玉堂就听到白烨问,你们在哪儿?
白玉堂告诉了他地址,白烨叹了口气,我们尽快赶来。

白玉堂挂掉电话,就听到叮咚一声门铃响。
白玉堂挑眉不是这么快吧?
刘金放下笔,看展昭。
展昭见纸上空空的,提醒刘金,你那个朋友,我们找他有事情。
刘金点头指了指大门,道,不用找了,他已经来了。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