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五部 > 第07章 冷兵器

第07章 冷兵器

    sci谜案集

    朝九家楼下的所谓仓库,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地下室。

    这里面什么都没有,空旷的空间用几座古旧的屏风隔出了一个正方形的空间,木质的地板十分厚实,屏风旁边有一个放刀的架子,架子上只有一把大概一米二左右长短的木刀。

    天板上十分古朴的吊顶,灯光什么的有一种冷冰冰的感觉。

    白玉堂走到这个空间,就觉得有些奇怪,明明四周都是木结构,却有一种金属的味道。

    朝九老头在刀架旁边站定,拿起那把木刀,回过头,就看到白玉堂一手插着兜,一手拿着刀,神情放松地正打量四周。老头就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头。

    白烨走到屏风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下,朝夏捧着茶盘跟下来,身后还有一脸“看好戏”表情的尤金。

    朝九拿着木刀叹气,淡淡对白烨道,“你白家的后代也是一代不如一代。”

    白玉堂就站在他对面,双手靠着刀把,四处看,似乎是在寻找什么,朝九的话他也不知道是没听到还是直接无视了。

    白烨突然很庆幸没把展昭也带来,不然这会儿展昭铁定嘴炮灭了这老顽固。

    朝九也不知道为什么,对白玉堂很不满的样子。

    尤金好奇问一旁跟他一起坐着吃生米的朝夏,“你爷爷讨厌帅哥?”

    朝夏眨眨眼,摸着下巴瞄了白玉堂一眼,“正经挺帅……没有啊,我爷爷最喜欢这种一表人才的类型了。”

    尤金也费解——白玉堂往哪儿一杵都是直接帅你一脸的类型,身材脸蛋无可挑剔,老头脑子有毛病?

    老头抱着木刀叹气,问白玉堂,“你是拿枪的也就是当差的了?”

    白玉堂觉得估计这老头活在几十年前了,自己跟他有代沟。

    “当差的我也见过不少,有的正有的邪,你眼里一点光都没有。”老头看白玉堂,“你为什么当差?”

    白玉堂微微皱眉,终于收回四外打量的视线,回头看向朝九。

    双目一对。

    白玉堂发现老头目光凌厉,心说,别看年纪不小身体倒是不错。

    朝九也是微微地愣了愣,有些狐疑。

    他见过的年轻人不少,包括白烨赵爵年轻的时候他都见过,每一个都非常特别。

    白家人,无论是谁,都是烈火中的刀刃那么锐利。白玉堂和白烨年轻时候长相几乎一模一样,但是气质却完全不同。

    白烨年轻的时候,朝九第一眼看到觉得这孩子根本就是一把刀。可如今换了白玉堂,他望向自己的眼神却是太过平静,哪怕一点杀气都没有,像一堆燃尽的灰,冰冷宁静,这白家人是出了什么问题?

    朝九原本非常不满,白家人那最强的血脉算是断了。可令他心生疑惑的却是刚才的对视,白玉堂与自己目光相对的时候,依然是平静得一池水似的,没有杀气之外,更没有惧意,看他的神情,和刚才打量四周的眼神几乎是一样的。

    朝九有些迟疑。

    就听白玉堂突然问,“你地板下面铺了铁?”

    朝九一愣。

    朝夏也抬起头。

    白玉堂皱眉,“生锈了吧,味道好重。”

    尤金四周围闻了闻,不解,“有味道么?”

    再看朝夏,只见少年惊讶地张大了嘴,一旁白烨淡定喝茶。

    朝夏从小跟着朝九,他总听他爷爷说,惟有天分这种东西是最不一般的,学文学武都要天分,学文没天分最多丢丢脸,学武没天分的话,是要丢性命的。

    小时候,朝夏表示想跟他爷爷学刀的时候,他爷爷就带他到这里来,问他,“能闻到什么味道?”

    朝夏当时觉得很奇怪,到处都是木头,自然是木头的味道了。

    可朝九却断定他没有天分学刀,如果有天分,可以闻到金属的味道。

    这种金属味的形成,并非是因为木头下藏着金属,而是因为这些木头的来源。

    这些木板并非只是普通的装潢材料,而是古董。据说曾经是一处很有名的比武台,很多人都死在这台上。他爷爷用高价买了所有的木头,拆卸下来铺了地下室。这种所谓的金属味,其实是一种实木混合血腥味产生的味道。并不是鼻子好才能闻出来,而是天生就能感觉到危险存在的人……才能感觉到。

    只可惜一直以来都没有人能闻到这种所谓的“金属”味。朝夏昨天都还以为这是他爷爷编的,目的就是不想让他学刀,直到今天遇到了白玉堂,他才明白——原来真的有啊!所谓的天分!

    朝九伸手轻轻摸了摸胡须,看了白烨一眼……难道自己眼拙了?

    白玉堂走到老头身边,伸手拿过那把木刀,在手里掂量了一下,问,“什么木头的?挺重。”

    “乌木的。”朝夏帮着回答。

    白玉堂点头。

    老头皱眉打量着身边气定神闲掂量木刀的白玉堂,问,“小子,你为什么当警察?”

    白玉堂无所谓地道,“我家世代都是干这个的。”

    “就这样?”朝九皱眉,“你自己意愿呢?”

    “我没想过干别的。”白玉堂将木刀还给他,问,“怎么比?你木刀我真刀,你不是吃亏?”

    “呵呵。”朝九笑了,“这把刀跟了我几十年,别说真刀,枪它都不怕。”

    “你就一把?”白玉堂忽然对这把木刀挺感兴趣,觉得样子也挺好看的,没准展昭会喜欢,就问,“还有没有?有卖的么?”

    “噗……”尤金没忍住,一口茶喷出来。

    白烨也被茶水呛到了,清了清嗓子摇头——刚才白玉堂绝对是想到展昭了……

    朝九将木刀拿了回来,突然反手一刀对着白玉堂的脖子就扫过来。

    尤金一挑眉,“哇!老头下手真黑。”

    白玉堂在他刀到眼前的时候都几乎没反应,老头微微一愣的瞬间想到要不要收刀……莫非真是个门外汉?好歹是白家后人,别打死了!

    可就在他准备收刀的一刹那,白玉堂微微一偏头。

    几乎是没动一样的情况下……刀从白玉堂眼前扫过了,一点都没碰到皮肉。

    朝九一愣。

    白玉堂伸手指了指老头,示意他不老实竟然偷袭。

    朝九就见白玉堂转身往房间中间走过去,有些莫名——竟然把整个背脊都暴露出来?

    想到这里,老头眯起眼睛,往前三步,二话不说举起木刀就砍。

    尤金嘴角抽了抽——这老头略下作。

    其实朝九这次全力一刀砍下去,并非是为了偷袭,而是想确认一件事情。

    果然,白玉堂依然是毫无反应,直到刀就要砍刀他肩膀的时候,他往旁边微微踏出一步,轻轻松松避开了那一刀,还是跟几乎没动一样,反应之快身体之协调,令朝九目瞪口呆。

    白玉堂一直走到房间正中间,回头看老头还呆站在不远处,有些好笑,这老头性子还挺着急。

    朝九收回手中的刀,开始正视白玉堂。

    然而……对面那个年轻人依然是神情淡定,将手中的刀抽了出来。

    看到他抽刀的样子,朝九就觉得有些想要吐血,这么好一把刀,这么好的身体素质,就跟抽玩具刀似的,随随便便抽出来。

    不远处的桌边,白烨依旧淡定地喝茶。

    尤金则是托着下巴看着白玉堂感慨——人长得帅就是好啊,干什么都帅,当门外汉也帅。

    而一旁的朝夏则是有些费解地歪着头——为什么他爷爷两刀都没有砍中白玉堂?如果说第一道有所保留的话,第二刀是倾尽全力的,换句话说,白玉堂如果避不开一定会受伤,但是他背后又没长眼睛,是怎么躲开的?

    尤金干笑了一声,他好歹也算被白玉堂痛扁过的人,大概知道这种感觉。白玉堂的可怕之处在于他的反应,他能够在第一时间出手又能在最后一刻躲开,是一种怪物一样的存在。

    朝九走上两步,站直,双手侧向握住刀,刀横在身前的位置,看着白玉堂。

    白玉堂将刀抽出来的同时看到了朝九的姿势,点点头觉得姿势不错,不愧是专业的,随后抬手,将刀放到了一旁,拿着刀鞘走了过来。

    朝九皱眉,“你干嘛?”

    白玉堂晃了晃刀鞘,“这个顺手点。”

    朝九不满,“你是觉得我年纪大了,想让着我?”

    白玉堂皱眉,不过他又不像展昭会趁机吐槽两句,平时酷惯了所以不擅长耍嘴皮子。不过对面那老头挺在意的样子,于是白队长很简练点解释了一下,“对我来说用刀鞘比用刀有利。”

    朝九一愣。

    “不用考虑控制力道。”白玉堂右手拿着刀鞘,轻轻侧在身旁,抬眼看朝九,那意思——赶紧动手吧。

    朝九接受了他的说法,的确……对于一个门外汉来说,用锋利的刀有所保留地对战,还不如拿根棍子无所保留对战来的划算。

    朝九开始观察白玉堂——这个年轻人怎么这么淡定呢?说他是自信吧,可是又好像不太对头,看样子身手应该不错,但是又似乎没什么胜负心。面对面拿着冷兵器对峙,却一点杀气都没有……这个人真的姓白么?

    白玉堂适应了手中刀鞘的手感,抬头跟老头对视,等着跟他过招。其实白玉堂因为各种原因可以说是从小“打架”打到大的,不过跟一个刀术高手拼刀倒还是第一次,觉得挺新鲜。虽然朝九年纪不小,不过从刚才他偷袭自己那两招来看,多少带着点试探的意思,起码现在朝九应该适应了自己的反应和速度,于是……要赢他也不是难事。

    “你没有胜负心么?”朝九问,“输了也不要紧?”

    白玉堂摇头,“谁都讨厌输。”

    “可你眼里没杀气,怎么比?”朝九纳闷。

    白玉堂皱眉,“你以为演武侠片?无冤无仇需要什么杀气?”

    朝九看了白玉堂好一会儿,最后点点头,“无冤无仇啊……原来如此。”

    白烨放下茶杯,抬眼看握着刀鞘的白玉堂,又看了看躺在不远处的那把出鞘的刀,锋利的刀刃带着古刀的沉稳。虽然不知道这把刀来自哪个年代,曾经什么人用过它,但它应该是要过人性命的东西。无论怎样,这把刀在白玉堂眼里看来也只是一把凶器而已,白家一代又一代都没有逃出的怪圈,不知道白玉堂会不会脱离出来。

    正想着,就见一旁朝夏突然手一抖,茶杯差点洒了。

    白烨抬眼,白玉堂已经和朝九打了起来。

    朝夏捧着茶杯看着两人打了个不分上下,张大了嘴问尤金,“他真的是门外汉?”

    白烨挑眉,“你爷爷是认真在用刀术。”

    “那白玉堂呢?”朝夏好奇。

    “本能反应而已。”尤金眯着眼睛,“挡刀的速度属于非人类……这家伙的身体能力简直是匪夷所思的开挂级别。”

    就这么大概缠斗了十分钟左右。

    朝九突然一撤刀,退后几步。

    白玉堂手里还拿着刀鞘,站在那里看他,气都没喘一口,似乎是刚刚热了个身。

    朝夏左右看了看,问尤金,“结束啦?还没有分出胜负哦。”

    尤金嘴角微微地动了动——已经结束了。

    白烨皱眉不语。

    白玉堂回身拿起地上的刀,准备收刀入鞘,就听到对面朝九开口,“刀不是这么收的。”

    白玉堂看他。

    朝九手中木刀一甩,做了个收刀的姿势。

    白玉堂看了一眼,抬手一甩刀,用朝九教的姿势收了刀。

    不远处看着的朝夏捧脸,“哇!腔调!”

    白烨下意识地看白玉堂手里的刀,“果然……他是适合冷兵器的,对武器有天生的悟性!”

    朝九收了刀,对众人道,“上楼吧。”

    朝夏好奇地问一旁不说话的尤金,“就这么结束了么?爷爷准备教他了?”

    尤金干笑了一声,那老头估计没什么心理准备,被白玉堂吓着了吧。

    白玉堂也跟着朝夏上楼。

    房间里,老头将木刀放到刀架上,回头,看着走上楼去的白玉堂的身影,双眉忍不住皱起——原本以为白家到了这一代油尽灯枯了,没想到枯柴冷灰里竟然还有星火。这个根本不是白家最强血统的终结,而是一个崭新的怪物。

    “就这么放过他了?”白烨走了过来,语调含着那么点调侃。

    老头撩起长衫的袖子给他看了看肿起来的手腕,“再打下去我的手就断了。”

    白烨抱着胳膊看他,“大意啦?”

    朝九无奈——他的确是大意了,或者说是被白玉堂算计了。他通过两次的偷袭,确定了白玉堂惊人的反应能力以及速度和力量。可没想到白玉堂在挡他剑的时候渐渐地加大力量、速度也越来越快,反应也越来越惊人,一切都比试探的时候要强。一个人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拓展自己的极限,只能说在他偷袭,白玉堂躲避的时候,那小子已经想好了要应对他的方法,于是当时有所保留。

    那惊人的天分,竟然还是有所保留的状态。那平静的眼眸,是无冤无仇所以没必要动真格的状态,以及那把躺在地上的刀……一个第一次接触冷兵器的门外汉而已。

    “他平时都跟什么人在一起混?”朝九突然问白烨,“白家人不都一根筋么?这小子怎么那么能算计?”

    白烨突然笑了一声,摇摇头,“大概跟喜欢养猫有关系。”

    “养猫?”朝九不解,跟着白烨上楼,“什么猫?”

    白烨皱眉,“跟赵爵差不多品种的那一类。”

    朝九一惊,“猫妖?”

    ……

    “阿嚏……”

    sci办公室里,正围观公孙解剖尸体的展昭和赵爵突然同时打了个喷嚏。

    公孙嫌弃地看了看两人,一指门口,示意——感冒的出去!

    展昭和赵爵退了出去,正碰上走来找展昭的蒋平,“查到了点线索。”

    展昭接过蒋平递给他的资料,打开看了一眼,挑眉,“哦?”

    赵爵好奇,“什么好玩?”

    展昭转回头看了看法医室里躺在解剖台上那几个“无辜”被害的死者,感叹,“这案子果然没想象中那么单纯啊……”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